Actions

Work Header

【王者荣耀/信铠/白铠】曙光守护者•往事

Chapter Text

33.天使
  
  树叶被风吹得微微作响,那一抹黄绿色挂在枝头和淡棕色的瓣鳞花交相辉映。
  
  街道上只剩下游荡的恶魔在啃食尸体,倾盆大雨使李白双目模糊,每个人都在这场腥臭难当的血雨寻找安身之所,然后发现,城市每一处街道,每一个角落无一不在这血雨之中。
  
  “你相信天使的存在吗?”
  
  李白回头,凯因撑着黑伞,倦容是他从未见过的苍白,他安静地朝他走过来,附近的恶魔听到声音向他们跑来,凯因挥挥手,它们就变成气体蒸发了。
  
  他声音穿透血雨,淡淡道:“传说这座城市是天使建立的,天使建立它的初衷是什么,我们争论了许多年都没有结论。”
  
  凯因微笑起来,眼睛里闪烁着光泽。
  
  那天的阳光很刺眼,他要用手挡着阳光才能看清他,身后一帮嘈杂的小男孩在起哄,又吵又乱,看向他的时候,时间又静又远,如果永远停留在那一年、那一刻,岁月的齿轮转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会不会更好一点?
  
  “你们说的对,或许追溯过去没有什么意义。这些年老夫子也一直在调查雅典娜的线索,为了将能量石提取成能量结晶体换取我的灵魂,带回我被埋没的记忆阻止恶魔入侵。”
  
  “他早就预料到了?”
  
  凯因点头,“既然得出某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结论,一个人就只能尽力而为。”
  
  “所以……让你想起来的事情是什么?”李白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有什么事情会比留在我身边更重要?”
  
  他的目光柔和起来,看着李白,语速也慢下来,仿佛在安慰一个颤抖的灵魂。
  
  “你和信已经尽力了,我都知道,不要自责,也不要把责任都扛在自己肩上,你们做了很多人想做不敢做、想做不能做的事情,已经做的很好了。”凯因道,“临危不乱,让整个曙光城凝聚一心对抗恶魔……”
  
  “我不想听这些!”李白急忙打断他,狠狠抓住了他的肩膀,“告诉我,你想起了什么!”
  
  “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抱歉,这回不能和你分享了。你知道吗,也许老夫子没有唤回我消失的灵魂是好事,因为这样我便不会痛苦。”
  
  李白睁大眼睛,看着他脚下开始蔓延的铠甲,而这次却和上一次不同,光束也变成了白色。他一开始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不会痛苦,可看着铠甲,他却忽然领悟了他的话。
  
  当魔铠附身后会失去记忆。那么,他会忘了他和韩信,忘了一切消失就不会痛苦。所以他要亲眼看着他忘了他。
  
  “我一直觉得,既然恶魔可以来自人间,用人类的罪恶和贪欲形成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么天使为什么不可以也来自人间呢?”凯因认真执拗起来,似乎一定要听到他的回答,“你相信天使的存在吗?”
  
  而李白此刻只有被扼住咽喉的窒息和末日感,将要失去凯因的痛让他无法回应他任何话。
  
  他看着凯因走到了城市中央,白色铠甲已经蔓延他胸前,地面是倒塌的雕像,那里有一个和家人走散的男孩,凯因把一朵被践踏过的瓣鳞花捡起来放在了哭泣的孩子手上,摸摸他的脑袋安慰了他。
  
  城市防御系统崩溃,彻底陷入瘫痪,矿洞内的恶魔汹涌而出,一波接一波,也许今天的太阳落下去后,再也不会升起来了,黄昏过后不是黎明,而是无尽的长夜。
  
  一个恶魔跳到了男孩身后,被凯因抽剑砍成两半,男孩已经吓呆了,握紧了手里的瓣鳞花,凯因抱起他来,在还未感受到他怀里的温度时,就被扔给了李白。
  
  李白接住这个男孩,这时好像才活过来,“你他妈敢——凯因——你给老子回来!”李白嘶吼起来,声音都变了调。他绝对不能让凯因做这种以卵击石的事情,他要拿自己的身体去赌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这绝对不可以!他们还能再想办法,等和韩信汇合后,他们还可以商议!他们还没有输!一定还有办法的!“你停下来,听到没有!你他妈停下来!凯因!”
  
  “恶魔毁灭城市后,会把曙光城一起带到被它们撕裂的空间体,我们这里是三维世界,而进入到它们的二维空间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二维空间的一副画,你们再也没有机会重建曙光城。我成为曙光守护者那天便拥有召唤天使铠甲的能力,不管能不能成功阻止撕裂空间的扩大,我都要尽力一试。”凯因回头,笑着对李白说:“微笑吧,会很可爱。”
  
  铠甲覆盖了他的全身,冲天而起的天使圣光铠甲将城市照如白昼,幸存的人都从角落里抬起头望过去,李白眼中倒映出他的背影,那道背影那么清晰的映在每一个人眼中,李白却看不清了。
  
  一柄长枪破云而出却被光芒吞噬,韩信匆匆赶来时只看到那道背影随着光芒一起消失在空间里,他往前爬,拼尽全力要抓住那个影子,随后他听到了无数恶魔痛苦的哀嚎,似乎是被这圣光灼伤了一样,那声音渐渐小下去,光芒也渐渐减弱。
  
  他消失了。
  
  韩信耳朵嗡嗡作响,一会儿响起机器挖掘矿洞的巨鸣,那是一场持续了几个世纪的财富梦,让无数人生存,又让整座城市充满狂欢与喧嚣,践踏在哭泣的河流、土壤、生灵上的金币哗哗作响,带着欢声笑语与觥筹交错,以及从肮脏腐烂的角落里发出的呼号声,让韩信震耳欲聋。一会儿又响起了凯因的声音,那声音变成在今后几十年的时间里日日夜夜缠绕着他的梦魇。
  
  你相信天使的存在吗?
  
  他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下去。
  
  在那个暴风雨来临前的夜晚,他一个梦没有,像是在沉沦。他开始回想认识凯因的点滴,他总是冷静、潇洒、乐观,有几分天真、几分与世隔绝,像高山融化的积雪,化成水就融入了世界。接受了曙光守护者的称号后,他的肩上就多了一份责任和道义,沉甸甸的担子扛在他身上,有时候会让韩信发自内心的想念过去,想念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日子,那时他是凯因,不是曙光守护者,他是他的爱人、亲人和血骨,有时他也痛恨凯因,他的勇气和承担总是会高于一切,甚至不能让爱与责任共存。
  
  而在这个暴风雨结束后的夜晚,韩信更是厌倦了所有来吊唁或是大言不惭发表见地、高谈阔论凯因伟大的人,没有人比他和李白更清楚,在城市中央即将要矗立的冷冰冰的纪念碑和雕像前,人们只会看到他的荣光,而碑后那条鲜活的生命——带着欢笑、好奇、正直、乐趣的他,都只会永远活在他和李白的记忆里了。
  
  那条街他走了无数回,当天晚上没有路灯,整座城市的灯都灭了,他睁着眼睛来来回回走到天明。
  
  他不能忘记他宣誓成为曙光守护者的那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旦想起那天,他就会开彻夜狂欢的舞会,连续三天三夜或者一周都持续在酒精和性的亢奋中麻痹自己。于是他明白了这样一条道理:有时候,在幻觉中迷失自己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即使那幸福的泡沫在阳光下立马就会破灭,可那瞬间的回味也足够了却余生。
  
  人人都想成为守护者,拥有超能力,成为他们,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活的太长,爱的太短。
  
  ——卷一*往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