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者荣耀/信铠/白铠】曙光守护者•往事

Chapter Text

  24.高尚可耻
  
  凯因昏迷了半个月,醒过来的时候躺在自家床上,被裹得严严实实。他手指移动,碰到了露娜的脑袋,露娜也醒过来,开心又疲惫的对凯因说:“哥你醒了,你真是吓死我了。”
  
  看一圈没有熟悉的人,露娜提前洞悉了他的心思,手里出现一碗热腾腾的粥递给凯因。
  
  “韩信哥做的。他俩每天都在吵架,”露娜耸耸肩,“还动过手,不过谁也没占到便宜。没人劝的动。”
  
  凯因把目光落在桌子上的报纸,“拿来我看看。”
  
  露娜叹口气抱住凯因,“听我的哥,不要看了,报纸上都说些很难听的话,不要在意这些了。”
  
  “哦。”凯因躺回床上,浑身都痛,摸摸胸口,硬邦邦的能量石安静如初,第一次被自己力量反噬倒也新鲜,凯因来了精神,问露娜道:“那天我昏过去了,后面发生了什么?这算赢了还是输了?”
  
  “没赢没输,本来李白哥可以拿到王者称号的,因为他擅自违规挑战你,让裁判收回了称号。”露娜玩起自己的头发,似乎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接着说。”凯因鼓励她,露娜吸一口气才道:“哥,你当时是怎么了?”
  
  凯因不想隐瞒魔铠的事实,实际上也已经无法隐瞒,他知道魔铠现世已经引起了曙光城的轰动,很有可能从此他会变成众矢之的,成守护者的道路会更加艰难。
  
  这时屋子外传来了争执的动静。
  
  “我真后悔让他下去。”
  
  “你以为我不后悔么,你还没资格教训我。”
  
  “当年你也见到过,你明明知道他不能被激怒,你故意这么做,是因为什么?收起你的骄傲和狂妄吧,否则我也不会再接受你。”
  
  凯因趁势咳嗽两声,外面争执停住,门被急忙打开了。
  
  李白走上前,露娜见状拉着韩信出去了。凯因隐隐约约有些尴尬,李白坐在了床边,隔着宽大的被子往下溜,抱住了他的腿,把脸埋在被子里。
  
  “是我的错,以后别这样吓我了。”
  
  凯因还想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李白竟然有一天也会低头认错,他腿动了动,手按在了他细碎的棕发上,他抬起头,眼圈有点红,窸窸窣窣的又抬起了身子,凑上来低头吻了凯因一口。
  
  “像个流氓,”凯因下定义,笑起来,“一直都像。”
  
  他知道李白这一阵不好过,韩信肯定给了他不小的压力,当然也包括外界的流言蜚语,说到底也不过是刚成年的孩子,有鲁莽也有冲动,当然更多的是随心所欲,像他往常一样。
  
  “我想知道你怎么看,你一直没说。”李白垂头盯着他,从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紧张的脸,听见打鼓一样的心跳声。
  
  凯因叹口气,要坐起身,李白扶着他胳膊。
  
  “我怎么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见个小狐狸翘着尾巴。”
  
  李白笑起来,抬颚又亲了他一口,忽然砰的一声变成小狐狸,钻到他怀里,暖暖和和的蹭来蹭去,凯因抓起狐狸的前腿放在眼前,和狐狸对视,狐狸把尖尖的嘴巴搁在他手臂上,他放下狐狸在腿上,狐狸立马懒洋洋的仰过身子,露出白绒绒的肚皮让凯因手掌热烘烘贴在上面。
  
  撸了一会儿狐狸毛,凯因倒是暂时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了,似乎想起来什么,问道:“之前我记得看到个巨大的狐狸影子,是长大了吗,你还能随时变大变小吗?”
  
  狐狸把脑袋放他手里蹭蹭,算是回答。
  
  “那还挺有意思的,我能量用得多,估计这几天也要省省力气变成小孩。”狐狸听见这句话,抬头不解的看着凯因。
  
  “变小了恢复快,”凯因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心道他这么剽悍的砍王要是不经历被能量反噬这件事,估计一辈子都不肯变成个小孩。这是他极力避免的。
  
  狐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一阵挣扎着要往被子里钻,凯因没抓住它灵活的小身子,被它钻了空,狐狸贴在他大腿上,忽然用牙齿把他内裤拽了下来。
  
  他妈的。
  
  凯因没想到李白能让他显得这么禽兽。
  
  狐狸体温比常人高,此刻伸着舌头舔着他阴茎,凯因身体逐渐热起来,这真是非常奇妙,凯因心想,李白简直要把他全部的羞耻都调动起来,他有这种撩人的天赋,怪不得总是吸引别人飞蛾扑火。但要是传出去他被一只狐狸舔射了,还活不活……了……
  
  凯因郁闷的要把狐狸打开,一抬手碰到的却是李白的脑袋。
  
  “我操……”李白低头直接含住了他阴茎,一口吞到底,凯因想不通他什么时候变回来人身,此刻被口腔包裹阴茎的感受大过一切,他听见李白故意弄出水声,舌头拍打在敏感的龟头上,拨弄着他的神经,凯因太阳穴突突直跳,忽然听见李白问他:“舒服吗?”
  
  “唔……你他妈慢点……”凯因按住额头,仰起脸靠在床头,李白放开了他,抱紧了他的双腿,“我知道不应该这样,你还受着伤,好像你的一切不如意都是我带来的,”李白褪了一半裤子,掏出硬的直挺挺的性器,插到了凯因大腿之间轻微磨蹭起来,很快便蹭的凯因大腿到会阴处黏腻一片。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问过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但现在似乎你已经给了我答案,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李白抱紧他抬起的双腿,“魔铠又能怎么样,那时我想,即使你会把我撕成碎片我也不能放手。”
  
  凯因想,他终于能控制自己魔铠的变身,可是却无法控制肉体反应,自从初尝禁果后,他身体对性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李白只是在他双腿间模拟性爱的动作抽插着,他却忍不住握住了自己的阴茎开始自慰,李白呼吸急促起来,加快了动作。
  
  但是不够,远远不够。他清楚自己是因为看到李白流血才恢复的意识,那时他内心充斥着巨大的悔意——他让他受伤了!脑子里装不下任何想法,他的血让他明白在血脉相连的家族外,还有一个人可以唤醒他清明的意识。
  
  李白已经握着他的腰进入了他。
  
  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让他和两个男人纠缠在一起?
  
  一开始就是错的。
  
  如果不出生在阿尔卡纳家族,不被骗去学习魔铠就不会来到曙光城,不认识李白,更不用追逐曙光守护者,不会去黑暗矿山,也不会救韩信……一切一切都是无数个意外和偶然组成的吗?
  
  还是命运为他安排好的?
  
  他的心脏是能量石,不跳动;他没有欲望之魂,不完整。尽管如此,他还是陷入到情欲的漩涡中,他抓紧了李白金色的背脊,紧而滑泽的肌肤赤裸的纠缠在一起,到处都是湿濡濡的汗水和体液,无数个吻落下来,从天堂到地狱,遍地都是荒漠上开的瓣鳞花。他有一种错觉,好像李白就是那个转世的大轮子,要把他压碎,不,已经把他压碎了,他无法拒绝他的狂热,而他的回应又让狂热更加狂热。
  
  浑身酸痛之中升腾出来的快感从每一个神经末梢连接、传递,最后集中在胸腔里,爆炸开的烟花正如那年他们一起在夜空中祈愿时见到过的,岩浆和流火到处乱窜,世界颠倒过来,他眩晕的坐在李白身上,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夹紧了臀部,肉体毫无遮掩的暴露给他,李白鼻尖都是汗,额前血管在颤动,手掐着他大腿,狠狠进出那狭窄紧致的洞口,直到看着那里从肉粉色变成深红色,他再也无法忍耐,喉咙里低吼一声尽数射到凯因身体里。
  
  李白抱紧沉睡的他,似乎感受到一种活生生从他身体里长出来的妥贴、纵容和依赖,这令他安心。他知道凯因不会山盟海誓,但他见过他冷酷面容下温润的关怀,这种关怀把他们之间界限分明的战场变成一个密不透风的怀抱。
  
  他还不知道有一天他终将学会不在感情上浪费时间,那是一个高尚可耻的年代,承认粗鄙和贪婪是可赏的,野心会将所有人变得面目全非。
  
  那也是一个没有他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