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者荣耀/信铠/白铠】曙光守护者•往事

Chapter Text

11.巧克力呢
回到城市里时,三人已萎顿不堪。泥泞的乡间与壮丽的景色已成过去,曙光城依旧喧嚣不已,如同最无情又最迷人的不夜城,天使纪念碑高高矗立,周身遍布杂乱的涂鸦,底座尽是脏污的痕迹。
李白看见雕塑时松了一口气,这才是他熟悉的世界,雕工显然是个技艺不纯熟的匠人,或是根本没有对这座地标上心,把一个本该圣洁庄严的天使雕回了寂静又冷酷的石头,不走心的雕刻暗示着城市管理混乱,除了繁华的富人区,其余街道都是暴力、肮脏、下流的代名词,天使却守护着一切。
传说这座城市曾受到天使庇佑,但都是传说,谁也没有见过。
李白忽然觉得自己眼中的城市和未去黑暗矿山前的城市已经有所不同,实际上没有不同,但是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护城河水在流,他曾经把一切都看作理所当然,现在也能琢磨出一点意义,颇有点哲学意味。
他看着萎靡不振的韩信,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句话都不愿意说。韩信却只偷偷盯着凯因的发梢发呆,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浅显了,凯因的背影如同一道对他缓缓合上的大门,那里有他读不懂的世界,把他与凯因,甚至和李白一起隔绝起来。凯因心灵的厚度被他用自己单薄的认知去理解,这让他感觉羞愧,而每当凯因用他一无所知又无所不知的目光注视,他就会感觉平静。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模模糊糊的一个概念。或许就连凯因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对其他人意味着什么。
李白在街上被族人认出来,被提溜回家了,有时候名气太大也不是好事,他愤怒的挣扎了几下,结果凯因却没有任何表示,“太好了,你找到家了。“李白只好安静下来乖乖跟族人回去了,临走瞪着韩信,又是不甘心又是威胁的。
“那我先回家了。”李白垂下眼睛,忽然又抬起拳头挥了挥,“别和老头讲我跟去了。”
凯因点点头,“知道。”
但他明白什么也逃不过老夫子的眼睛,何况他也不是一个撒谎的好手。
“那你呢?”凯因转头看着小韩信。
“……。”韩信沉默了,他能去哪里呢,一直跟着凯因,拿走能量石的理由似乎也失去了站住脚的理由,天下之大,竟没有他安身之处。
“跟我走吧。”凯因见他没有说话便微笑起来,“我家离这里不远。”
韩信仰起脸,凯因已经走在前面,他掩不住自己的快乐,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连续几日的阴霾都一扫而空。
掩饰不住的好奇让他左瞧右看,热闹的城市带给他新奇。他站在卖零食的小推车前看了一小会儿,凯因回头见他可怜巴巴的,忍不住擦擦汗,“没钱。”
“你说要给我买巧克力的。”韩信胆子大了一点,小跑两步追上凯因。
“我说过么……”凯因看他快哭出来,立马道,“肯定买!先回去取钱好吗?”
他真是,拐回来个小祖宗。
“先说好,不是让你白住的,要交租的!”
韩信目不暇接地看着花花绿绿的一栋栋房子,快乐地点点头。凯因怀疑他根本没听见,黎明街一如既往,他还没走到门口,大门砰地被推开,露娜冲过来抱住他,“哥!你终于回来了!”
凯因摸摸她脑袋,“嗯,你怎么样,饭有好好吃吗?”
“都习惯了……只要哥你不在家做饭,我就能活下去,这是谁?”
韩信从凯因身后露出一头红毛,警惕地看着露娜。
“我的朋友,韩信。”凯因毫不犹豫地回答,“他要住家里一阵,我去收拾一下二楼的仓库腾个房间,你带他进去吧。”
露娜实在想不到这个朋友一住就是五年,凯因这个包租公也当了五年。
韩信坐在橡树下,头发已经留得很长,他的红发在校园里很耀眼,长得也越来越出众,和李白一眼惊艳的风流俊美不同,他更多的是一种轮廓硬朗的英气,隐含着威严和自信。
五年足够让一个穷孩子成长起来,他刚到黎明街的时候,除了凯因谁也不肯搭理,总是黏在凯因身后,凯因去哪里他就跟去哪里,老夫子看到他时惊奇地发出赞叹,竟也一拍脑袋留了他下来。
实际上凯因当初说收他的租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他根本没想到韩信真的践行了这个一时兴起的玩笑,他说这是他的尊严。他决定不再把凯因的善意当成一种居高临下,而是坦坦荡荡的接受了它,如今他不需要能量石去找他的伯乐,凯因就是他的伯乐。
传统的邮递员已经很少见了,现在人们更喜欢用超能力传输信息给对方,信件打开后没有加密便可以自动朗读,而后就在半空焚烧干净。韩信坚持用自行车和汗水维持着传统,仿佛他是从冷兵器时代穿越过来的一个人似的,他做自己目前力所能及的事情,用劳动换取报酬,渐渐感到踏实与安心。
“我刚刚差点被你打败,”少年骨节修长的手伸过来,掌心一如既往带着些潮湿和热度,“还打吗?”凯因刚过了变声期,声线愈发稳重成熟,间或含着一点风趣,让李白总是觉得很有意思。
李白拍了他手一下,笑着说:“你下次能不能放放水。”几挫几败,但李白却越挫越勇,他挑战了凯因无数次,最后总是差那么一丁点,在他眼里这一招半式的差距就是他永不言败的理由,促使着他不断追赶、进步。
“你总是太心急了。“韩信认真观摩他们练剑后得出结论。
李白站起身,坐在花园秋千上,拿起一个南果梨啃的香,“我觉得是我的剑不快了,该换一把了。”
“烂理由还多。”韩信看着他的寒光闪闪的剑摇摇头。
“为什么不能是我天赋异禀?”凯因接住李白扔给他的南果梨,用袖子擦了擦也啃起来。
“你可以放屁,但不能扯淡。”李白收了剑,凯因笑着把梨朝李白脑袋扔过来,李白躲过去,抓住韩信挡在他面前。
“我要去送信了。”韩信不打算帮他。
“好,送你的信去,这次别再勾搭姑娘带回来。”李白又躲到树后面,避开了凯因的刀锋。
“凯因,把剑给我。”韩信朝着凯因说。
“你去吧,我收拾他。早点回来,明天曙光开放日好好去玩一玩。”凯因道。
韩信点点头,走到了木门前又折回来,抓住凯因的胳膊拖着他一起走到木门前,然后他把身子贴在门上,手放在头顶量了量,又看了看凯因,“为什么还是长不高。“韩信记下自己的刻度和凯因的刻度,叹口气穿过客厅离开了。
“他总是很担心自己长不高,”凯因觉得很有意思,他开始发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窜的快,经常给韩信带来危机感,他不懂。
“哈哈不管他,好香啊,”李白看凯因放下剑便从树后面走过来,“是什么?”
凯因收了剑放在一旁,和李白一起走进屋子里,“好像是露娜的花,她最近迷上了插花。”凯因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起来。
“洋甘菊,郁金香,尤加利叶,还有绣球和风信子?”李白摆弄了一下玻璃瓶上的花。
“乱七八糟一大堆,你别给她动坏了,不然她会找我赔的。“
“那有什么,我那里一大堆,别人送的。“李白看了凯因一眼,“泡妞必备。”
凯因笑起来道:“好的,机智风流的李白同学,要是让那些暗恋你的女孩知道你私下的样子都吓跑了。”
李白放下花,仰倒在沙发里,舒舒服服的翘起脚上的黑靴子,晃了一会儿好像没什么有意思的,反而让自己越来越焦躁,还有一种强烈的孤寂感,他摸了摸在衬衣下的玉,又道:“你怎么没吓跑?”
凯因呛了一口水,咳嗽两声笑道:“你先能打过我再说吧。”
李白想起这一出,更郁闷了,凯因进步又快又大,他暗下功夫不断追赶,已经是数一数二的用剑高手,大他很多的学长都不是他对手,唯有凯因一直是他的心病。
“早晚会打败你,别得意。等去竞技场正式挑战你,输了你还要答应我条件呢。“
“好,“凯因喝完水凑过来,低头看着他,“你想好是什么条件了吗?”
李白仰头看着他白皙帅气的脸,忽然心底涌出了一些朦胧又新鲜的悸动让心脏砰砰跳起来,他捕捉不到这些生动,便露出了那常常用来迷惑学院里法师的笑容道:“想好了啊,输了就搞你。”
凯因知道都是些嘴里没把门的青春期男生随口说来找尊严的话,便挑眉随意道:“成啊,你输了就把屋子全打扫一遍。”
李白听见打扫卫生哀嚎一声,捂住脸,忽然又猛地放下手:“我靠你答应了?”他跳起身,把凯因吓一跳,“至于么你,又赢不了我。”
“等着吧,”李白兴奋的摩拳擦掌,“洗好了乖乖等爸爸临幸你。”
凯因拳头握紧了,李白往后跳了一步,差点栽到壁炉里,但也蹭了一身木屑灰,“退朝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