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者荣耀/信铠/白铠】曙光守护者•往事

Chapter Text

李白入学没多久就用他惊人的才气震动四野,让整个学校都沸腾起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文科状元的苗子。他坐在榕树分叉的枝桠上,垂着足,嘴里依旧叼着那根万年不变的四叶草,懒洋洋地靠在上面,不时晃荡着小靴子,旁若无人的念道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接着就朝远方一片空旷的训练场望过去。
训练场中央沙地上的沙子陷进去一个坑,沙子开始像有生命一样从四周汇拢起来波动,紧接着一个黑发男孩拱了两下,从里面探出头,吐了两口沙子,头发间、耳朵里还有白皙的脸蛋上都蹭满了黄色的沙子,露出脑袋后,男孩又用肩膀前后左右的耸动,终于让小身体出来了半截,然后继续挣扎着往外出,和沙子较劲。
李白拧起了眉毛,他每天都偷偷观察着凯因,很希望能看到他像其他人那样对他顶礼膜拜,赞叹他的天赋和机敏,他颇有点好大喜功的意思在里面,无非是想引起他的注意,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足矣,结果他折腾很久,那家伙不仅从不关心学校舆论场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变化,也不关心又是谁在老师那里拔得头筹,甚至可能彪炳史册。他每天就是心无旁骛的体能训练,从教学堂顶楼那间小屋子里出来时,胳膊上总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和伤痕。
而唯一和他有交流的人,就是那个整日里和个老顽童一样的夫子,他从没看见过他的笑容。就是一次也没有。李白想到,他可能是个面瘫,面部神经已经无可救药的坏掉了,不然怎么解释他观察的这段时日里,凯因总给人民群众一副小小男子汉隐忍负重坚韧不拔沉默是金掷地有声的观感?
李白忽然感到沉沉的担子放在自己肩头,他要做那把刀子,这把刀子是用来戳破凯因的假象和面具的刀子,他不能让他孤悬人外,即使生活里都是垃圾,他也能让他把垃圾当糖吃下去。他还欠他一次比试,李白可从没忘记。
凯因已经从沙子堆里出来了,拍打着身子上的土和沙,走到了训练场围墙下抱起腿坐着发呆,目光很快神游天外,好像在这个时刻,他才是属于自己的。他身旁靠置的是一柄比他还高的剑,剑未出鞘,安静地和他主人一样,锋芒和羽翼都被小心翼翼的藏起来。李白早就从榕树上跳下来,猫着腰跑到了训练场旁,训练场围墙比他高不少,李白踮起脚也够不到上围,他本想一拳打穿墙壁,无奈眼前冒出了他父母叉腰手里惦着鸡毛掸子的画面,遂作罢,左看右看,搬了几块转头给自己垫高,终于够得着墙顶了,李白小手抓紧了墙沿,探出脑袋去往下看,瞅见那家伙还在发呆,他刚想出声逗逗他,忘记嘴里还含着四叶草,一张嘴四叶草掉了下去,正好飘到了凯因的头上。
凯因摸到头顶的四叶草,拿下来沉默地看了一会儿,然后仰起小脸看过去,只见一双圆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他,棕色的短碎发吸收了阳光变得金灿灿的,他咧嘴一笑和凯因打了个招呼:“你爷爷来看你了。”
凯因扔掉四叶草,起身就打算离开。李白又急又惊,敏捷的小身子从墙壁上划过,直直跌到凯因面前。他还从没有这么狼狈过,虽然也不是很在乎自己形象,但好容易又见一面怎么样也不能是现下这番失败者的模样。于是李白愤而起身,从身后拔出剑擦擦嘴道:“我说过记下了,现在还了吧。”
凯因背脊笔直,又因为比他高小半头,微微颔首看着他,看了一会忽然好像很浅的笑了一下。
李白这时懵懂的意识到聪明和机敏是唾手可得的,但像凯因这样迟缓却不迟钝,冷酷却不冷漠,不被外物所累所侵扰的人,专注的做自己事情的人才是难得。
他们的剑碰撞在一起,发出火花。李白力量自认不俗,剑法还不纯熟时靠的就是野蛮的力量横行霸道,和凯因过手时,李白才发现自己碰到了真正的对手,他剑法比他精湛许多,力量也更收放自如,格斗技巧也明显高出他一截,他们现下这种硬碰硬的对决,相当于给了李白最后的尊严,让他用他唯一可以骄傲的力量去比拼。他鬓角留下汗,顺着下巴没入尘埃,他们可能这样僵持了有五分钟,直到李白也看到了凯因鼻尖上冒出细密的汗珠,他这才发现他也不是攻不可破,也没他表面上看的那样微澜不兴。
李白有点开心,他给他造成了威胁,他也是个可以打起精神让他应付的对手,他甚至想搭台子博个满堂喝彩,那些起哄的小弟这时才应该派上用场。可转瞬间他又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们之间的这种安静对决的磁场。突然凯因收了力量,李白失去支点跌坐在地上,剑也被他撇到一边。一双手伸在他眼前,掌心有一层薄薄的茧,纹路走势很清晰,像山川起伏,李白愣住,随后紧紧握住这只手站起身,他从凯因的眼里看到了欣赏。
他得到了认可!他终于得到了认可!那些积压在心底的烦躁苦闷拨云见日般一扫而空。他听见凯因对他说:“你很有天赋,剑法还不熟练,只是因为疏于练习,也缺少一个引导你的人。”
他松开了拉他起身的手,热度如潮水般褪去,让李白有些恍惚。他脑子一热,像个起誓的战士认认真真的对他说道:“我要变强。”
我要变得比你更强。超过你。超过你。
然后……保护你。
那天以后,李白也不顾盼自雄或者占山为王了,一有空就钻到书海里或者训练场,勤勤恳恳的练剑,让老夫子都大吃一惊。
“这小滑头又琢磨什么新花样啦?”老夫子一手握紧了栏杆,一手疼惜地抚摸自己刚长出来的白胡子,“老夫从未见过进步如此神速的家伙。”凯因站在他身边看着训练场那道小小的影子,轻声道:“人总是有自己认为很重要,一定要坚持的事,为了这样的坚持,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生命。”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信念在坚持。
老夫子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不懂生命诚可贵,老夫就不会为了什么东西放弃生命,但老夫会光明正大的替某个傻家伙点蜡。”
凯因不明白,又道:“可夫子我有疑惑,如果是不得不为之呢?”
老夫子停下来,转过头和蔼的看着自己最得意的门生,“老朽活在自我的局限之中,只能做到事到临头不会像毛头小子一样惊慌失措,再进一层也就是用乐观的态度看待自己的宿命,甭管什么五迷三道还是妖魔鬼怪,然后善待它。”
凯因点点头,抿住嘴,过一会儿又道:“用乐观的态度看待自己的宿命。”
生命之树常青。
他又看了一眼训练场,随后侧过头问老夫子:“夫子,您会收他为徒吗?”
“你想我收他为徒吗?”
凯因脸色有点发红,老夫子看在眼里,接着说道:“你俩干上一架不打不相识,相聚皆是缘,你多接触接触其他人,得一段两段友谊,也算不枉青春了。”
“而且,”老夫子停住,凯因不解的看着他,“这小子好像开始觉醒超能力了。”刚说完凯因就看到训练场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白光褪去后,一只高傲潇洒的小白狐狸直愣愣的坐在地上伸了个懒腰,随后看向了老夫子和凯因站的楼台上,凯因也不知道狐狸会不会笑,但他就是感觉到那小狐狸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在笑,还是潇潇洒洒又随性放荡的那种笑容,飒沓如流星。
很显然他又轻快又矫捷,在场地威风凛凛地巡视了一圈,卷起毛茸茸尾巴挠了挠头,忽然顺着栏杆跳上来,猛地跳到了凯因怀里,凯因吓了一跳,接住这玩意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后背撞到了柱子上,哐地一声响,白狐狸伸爪子拍了拍他脖子,又在他怀里蹭了蹭,跳下来的时候就被老夫子用醍醐杖在脑袋上点了三下,李白半蹲在地上,抬起脑袋看着他们。
“李太白,要不要做我徒弟呀?”老夫子乐呵呵地问他。
李白心底喜不自胜,又不肯在凯因面前表现出来,于是就装模作样的给老夫子行了个礼,矜持道:“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