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猫钓鱼

Work Text:

萨尔茨堡的橘猫主教刚上任,就被人才流失之类的破事烦得毛都稀了。这不,前两天又跑了个姓莫的音乐家,本地的厕所又毁了一间。   

周末,大橘抬头看看愁云惨淡的天,又低头看看府上鱼干的库存,打发走仆从,哼着"Die Schatten werden laenger...",扛起鱼竿去了河边。

萨尔茨堡的河不是个安分之地。据传,前任主教兔子精先生有一次对着河照镜子,结果遇见了一只不可说的千年鱼精,吓得当场爆胆,连夜扶着maya跑路了,再也没回来。然而某位勤勤恳恳的大忙人哪里会知道上一任离职的真实原因呢?

于是大橘悠悠地架起渔具,平静的河水催眠样流去,它很快不负众望地睡着了,尾巴不知不觉滑进了河里。

“嗷呜——”突然的刺痛让大橘狠狠抽了下尾巴。一转头看到,尾巴上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甩了出去。

对鱼美人来说,今天是个雨将至宜觅食的好日子。谁知刚叼住某个软软茸茸一摇一摆的不知名物体,就被一串无敌连环甩甩到了岸上。美人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晕头转向地蜷在沙地上,无助地喘着气:"Die Angst, die Angst..."

炸了毛的橘猫趁虚而入,捞起对方扔进了小桶。它用爪子扒着桶边,盯着小战俘一身错落有型的湛蓝透视鳞片装,越看越可爱,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如把它带回家当……宠物?

这想法过于大胆,大橘自己也吓了一跳。它捂着尾巴上的伤口大呼小叫:“主啊!这甜美的痛苦!Wie Kann Es Möglich Sein? 那照亮世界的理性,居然会败给那……”“透视装”三个字没出口,橘猫愣愣地听着水桶里溢出来的阵阵气音,赶紧刹住:“……音乐的魔力!”

于是当美人缓过气来,蹭掉眼睛上的沙子,它见到了此生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一只通红通红的红猫。

哗啦啦,下雨了。红猫主教不想变成落汤猫,拎着小水桶吭哧吭哧往府上跑,边跑边哼着"Kaiser Rudolf wird der Zeit entgegengeh'n..."

而美人伏在桶底暗中磨牙计算角度:一进家门就跳起来叼住这只不要脸大橘的后颈皮!Tu es aus Notwehr! Notwehr↘↗(Tod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