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行为示爱

Work Text:

【又是一番闲聊,聊过去 聊梦想 聊还想拥有的】
樊凯杰的酒劲早在这话语间被造完了。在独处的空间里,外面是红灯绿酒的花花世界,这里却静得不像话。在这里,没有摄影机,没有酒友,只有他与他的心上人。

小樊很爱马頔的声音。浓郁的京腔配着慵懒的语调,总能让他从心开始变得酥软起来。
就像现在这样。
分明是自己借着醉酒的名义把頔哥招来,现在却自个儿紧张到原本醺醺然的脑子逐渐清醒过来。他果真还是不敢深夜望着对方清醒又专注的眼睛,就怕泄露出那么点儿爱意来。

看着他会忍不住,因为太喜欢了。

早在今晚的酒局之前,他就做了一些准备。忍着臊意上网查阅了一番同性之间酒桌撩人的套路,更是“顺便”深入了解了一下男人之间一些个准备措施与流程。小樊秉承着好学上进的态度,跟着些个指南做了些个尝试,光是自己在那触碰就忍不住汗毛竖起,这种感觉太诡异了。而最令他害臊的是自己的潜意识,对依附于马頔身下这种事竟觉着理所应当。好歹也是个职业散打,可面对着他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却还是认了怂。

想到这些事儿,他就越发没有胆量去面对此时相对坦诚的哥哥。本想着这次还能趁对方醉酒,获取一些肌肤相亲的机会,谁知道这位哥今晚倒是一点儿也没被熏着。把自己却喝了个半死。

得,没去成他的家,倒是死皮赖脸地拉着对方来了自己的地盘。自己本就有点儿喝懵了,还得应对一个完全清醒的马頔……

害,我真是太难了。

小樊就这样渐渐走了神,垂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沙发的皮料。听着哥哥时不时的玩笑话,自己又忍不住笑开了眼,却做不到像往常那般倒在对方怀里。

他深知自己铁定会露馅,
却没想着自己早被看透了。

马頔多活了他好几个年头,总爱仗着自己十足的阅历来暗戳戳地戏耍崽子。就好比今日,精准的控制了酒精摄取量,微醺的状态在这种独处的氛围里反倒是多了种暧昧的欲味。

他是真没想到小樊在醉酒的状态下还能这么紧张。连些个眼神交流,稍许肢体接触都不敢给过来。不过马頔觉着也挺好,就蔫儿坏地撑着脑袋,目不转睛般望着身体已然紧绷到僵硬的小孩。

不过这大好时光拿来这么用,就显得太奢侈了。

【忽然一股炙热的气流,喷洒到了我的脖颈处】

樊凯杰不清楚用手指划了多少个圈,就在他企图再次重复这个动作的时候,只觉着身侧的人突然变换了位置,连带着沙发上的他,都倾斜了身子。大脑还处于平和的状态中,脖颈一侧的肌肤却拉响了警报。

他不知道马頔为什么把脑袋耷拉在自个儿左肩上,也不懂为何是自己窝在对方怀里。这种从未有过的亲昵互动,被笼罩着的蜷缩感,让樊凯杰整个人都呆滞了。

马頔看着小孩一副灵魂出窍的傻样,心里倒是直乐呵。他就这么扭过脑袋,双眸带笑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弟弟,以及对方因为紧张而不时做出吞咽动作的喉头。

樊凯杰当然知道頔哥在看他。左侧的皮肤都快被烧化了,整个人还被他圈着不敢动弹。
“干嘛这么紧张?”
每个字句迸发的热气儿都带着些湿度,在愈来愈近的距离中显得有些缠绵。小樊都害羞到说不出话来,不知道哥哥犯的哪门子毛病,自己是又喜又怯,就这么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在他怀里入定。

马頔可太自如了,他正仔细地感受着怀里年轻
有力的身体,右手手掌还偷偷摸摸地挪到弟弟腰上,完美的弧形让他都不禁赞叹。

真是好腰啊。

回过头来又瞧了眼小樊的侧脸,这下可好,小孩整个人像是烧熟了般,从耳朵到脖子都红透了,还咬着嘴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样子。他看着不禁心痒痒,使坏般的凑过头去用鼻尖顶了顶小孩的耳垂,眼瞅着对方满脸“凶”像的瞪了自己一眼。这样子不要太可爱了。

樊凯杰整个人都不好了,任他再怎么说服自己,也挥不去这浸了满屋的暧昧分子。情愫如鱼得水般肆虐生长着,吸附于躯体每处跳动的脉络之上。一呼一吸之间,都甜到令其喉头发痒。此刻已然是醺醺然了,酒精像是绕着朝阳转了一个圈儿,又一个猛子扎进血液里。就像他看着马頔眼梢带笑的对他喃喃着什么,却醉到听不着调了般,只好对着哥哥的双眸,露出傻乎乎的表情。

痴迷到近似执着的望着,像是期待着什么答案。

饶是经验颇多的马老师,面对雏鸟的热忱也不禁红了双耳,着实令人有些招架不住。让人太想欺负了,只有马頔是这么想的。
气氛的点儿也到位了,他也就不再抛擦边球,就着姿势紧了紧搂着小樊的手。两个大男人紧贴在一起倒也不显得突兀,反倒是太甜腻了。马頔看着小孩期待的眼神,到底是先开了口。

“那天为什么跑?”
没有意料之中惊讶的表情,樊凯杰还望着他傻笑。
“嗯?撩了就撒丫子跑了,谁教你的?”捏着小孩的脸,半强迫的让他回过神来,露出一副羞极了的表情。
“你不醉了嘛……”小樊扭捏了半天,才囫囵出一句话来。

真是给爷气笑了。马頔露出并不温和的笑容。
回想着那天听到对方的表白还来不及喜悦,结果睁开眼人就没了。
哽的他差点儿一口气没倒腾上来。
“趁我醉了,小崽子就可以使坏啦?”
嘴上装着委屈数落着,手却不稳重地伸进了小樊宽敞的衣摆,又游走到腰窝处磨蹭着。真不愧是老大爷干的事儿,没个正经。

樊凯杰哪里被人这么强硬的撩拨过,唯有的一两次恋爱对象都是娇俏的姑娘,可没机会给他逮着这么个比他还高大的北京老爷们儿。连过散打的身子也抵不过心上人对折腾,早就有些支撑不住的推搡着愈发肆无忌惮的哥哥。
“我没有……”这解释非常苍白无力。正想着如何‘逃离’对方的‘魔爪’,就又见着马頔再次凑近了他那寸头脑袋。心脏像是预警般开始汹涌地跳动起来。

“这回轮到我对你使坏了。”马頔的眼神变得真挚起来,像是看进了他的心底。
“我也爱你”
樊凯杰感觉全身上下的每一寸都被击败了,像是倒在擂台上静候着十秒倒数的终止。眼泪是在不经意间流下来的,他没怎么哭过,这回却像是泄洪般的,怎么擦拭都止不住。到最后双手都被浸湿了,还是一颗一颗掉着金豆豆。
马頔几乎是在他放下双手的一瞬间凑了过来,轻缓地舔舐着他的双眸。而当他再次清醒时,竟不知道何时被放倒在了沙发上,对方正温柔地含着自己的上唇,舌头还时不时划过唇瓣之间的缝隙。

他一开始还是温柔的。轻轻地舔咬着小崽子的唇瓣,诱导着小孩张嘴。樊凯杰自以为对接吻也有着一定体会,就自行伸出了舌头妄想逗一逗哥哥。哪曾想还没偷袭到对方,就被頔哥给叼住了。
他忘了,北京老爷们儿的话是最溜的,那舌头就自然灵巧。突如其来的激烈的交缠迫使口腔分泌出大量的唾液,两人的激吻逐渐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水渍声,更有一些来不及吞咽的,就自然而然从口腔里挤了出来,顺着嘴角滑下。
再对方愈演愈烈的趋势下,樊凯杰发出示弱般的轻喘声来。属于青少年的喘息,直接刺激到了对方的中枢神经。哥哥几乎是立刻揽过自己的后脑勺,更加肆意地与他交叠在一起。而当对方终于满足收手时,自己的舌头早就无力的垂在嘴角。

看着平时张牙舞爪的小崽子此时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模样,马頔忍不住喉头一紧。脱掉此时显得有些碍事儿的外衫,又低头嘬了一口还躺在那的小舌。接着满是笑意的注视着对方羞恼的闭上了嘴,拽起短袖擦拭嘴角的水渍。小樊倒是没想那么多,只觉着不能在开头就输了气势,没注意观察眼神越来越野的哥哥。

马頔是怎么也想不到樊凯杰急了是啥也顾不着。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就敢在他眼前掀开了衣裳。小孩是太羞了,力道有些过猛,直接整个胸膛到腹部都暴露在自己的视野里。小樊的肤色本就白皙,在有些暖调的灯光下,像是一块暖玉。衣衫撩起的瞬时蹭到了乳晕,连带着有些粉气的乳头都跟着扭动了一番。

这谁能忍,反正马頔不能。

樊凯杰还没来得及放下衣摆,就感觉有个扎手的大东西凑了过来,直到熟悉的湿润感从皮肤传来,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哥哥的脑袋。双手还没碰到对方的肩头,就被右胸的酥痒刺激到身体发颤。不住的舔弄下,小樊只觉得双手都开始发软,马頔却顺势推搡着他的双手交叠于头顶,再把有些碍事儿的短袖裹到崽子的手腕处。小樊一时解脱不得,只好扭着腰企图逃过这一劫。

“小樊,你别扭了。”马頔开口的瞬间,把自己也吓了一跳,声音比平时嘶哑了许多,像是口干到了极致的感觉,听起来都有一股灼热感。被烫到的明显不止他一人。本来就是刚哭过,又经过一场激烈至极的热吻,身体虚软到不可言语。对方却还不停使坏,胸口是一阵阵的酥麻,连带着刚刚被拉扯过的乳头都有些许红肿。此时身体本就敏感,下体还有逐渐抬头的趋势,他正极力抑制着,就听到耳边是哥哥充斥着情欲的低语。
说的又是浪荡话。
没得救了,有些自暴自弃的撇过头闭上眼。下身果然是在对方的言语下,肿胀起来。不是因为哥哥的技术,只是一句话,就让他动情了。

马頔本就倾覆于小樊之上,上身运作时,下身便是紧密贴合的,因此对方一切反应都逃不过他的身体。感觉到青年逐渐炙热的某处,他不禁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自己的那出早就肿胀到发烫,而现在又被弟弟下意识的反应而取悦了。
他左手倒是做着人事,嘴里也说着人话,一下又一下安抚着小樊有些青涩又害怕的心绪,右手却丝毫不怠慢的扯下了两人下身的衣着。褪去了衣物,两人就直面着对方最私密的地方。都是成年人,自然不像少年人一样面对情欲扭扭捏捏。

小樊虽不算成熟,却是红着脸直接伸手去摸索对方的私密处,手掌尝试一般地虚握住还在涨大的性器,时不时还用大拇指摩挲着马眼。在这种刺激下,马頔不禁发出一声舒爽的轻叹。可他却没依葫芦画瓢,毕竟是多活了近十年的哥哥。他就坏了许多,一会在对方腹肌上来回画圈,一会儿又挪到大腿内侧亲密抚慰着。就是不肯直接触碰到小孩有些微微颤抖的肉柱,任其摩挲在自己的腹间,就是不肯在弟弟吱声前先做些什么。

樊凯杰却没有像他所想那般委屈起来,此刻到有一些平时直率又大胆的模样。他鬼使神差地牵过马頔的手,由上而下的划过他的乳头、肚脐、下腹,再到自己的性器,触碰到马眼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发颤,嗓子压过一声低吟。再对方愈发深沉的目光里,再次握着他的手来到会阴,马頔有些忍不住地按压了一下,激的小樊不禁拱起了腰,有些嗔怪的撇了他一眼,狐狸似的眼神挠到了对方心窝子里。而最后的最后,他犹豫了再三,还是坚定的拉着他来到自己双股间隐藏的某个口,这下小樊把眼睛紧紧闭上了,害臊到他不敢睁眼看。

马頔是被狠狠地震撼到了。他想过许多中小孩的应对方式,却没想到对方会心甘情愿的做下面的那个人。明明是个会散打的硬朗小孩,此刻却愿为了自己去承受这些陌生的事情。他的心开始发烫,连着眼眶都有些热了。小樊等了半天没等着点儿动静,就悄咪咪睁眼想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就正对着哥哥感动到有些泛红的眼眶,赶紧抬手把哥哥扯下来一把抱住,生涩的搂着对方的小寸头,一下下的抚慰着。

“哥,你快来吧。别是不行”说话还是这般呛人,惹得他本来情绪上涌的哥哥一下子无奈的抬起了头。
“最后那句你可别乱说。”马頔又撑起身子,玩笑似的给了他屁股一巴掌,一点也不疼,就是臀肉猛铲的感觉令樊凯杰有些羞耻的垂下头。
“不舒服你就掐我”小樊听完还没来得及点头,就感觉一股湿滑冰凉的油润感徘徊在他的臀缝之间。下半身还没来得及乱动,就被哥哥分开了腿。一股熟悉的牛奶味儿逐渐传了上来,他抬起脑袋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乳不知什么时候被頔哥挪到了床上。而此时对方正仔仔细细的涂抹了一手厚厚的乳液,接着一股奇异的触感就从穴口传来。

马頔虽没有这类的经验,却也听身边的许多知情好友阐述过这些子事儿的不同。因着是自己喜欢的崽子,他希望能把不适降到最小。倒了一手的乳液,厚厚一层直接轻轻地揉在小孩穴口的皱褶处。慢慢地围绕着打圈,在感受到对方身体开始舒展时,便逐渐开始戳弄着那处。每打一圈,中指指尖就会在穴口处陷进去一点。就这么轻柔地,推进了一根手指。小孩除了加重的喘息声,到没有什么不适,再三确认过后,才开始了缓缓的抽动。

作为一个三十出头的成熟男子,光说看过的片子,也积累了足够经验。樊凯杰刚开始还有些排斥这种异物感,强忍着这股陌生的感觉,努力的放松自己的身体。对方的手指也就进出了几个来回,突然的戳弄让他压抑不住的叫出了声响,却让他羞耻到抬手捂脸。他怎么也不敢相认,刚刚那声甜腻的低吟是源于自己的口。哥哥却突然改变了方式,开始来回不停歇地朝着那处活动起来,从单纯的戳弄到直接到揉搓挤压,硬生生地让小樊的性器开始出水,急促的呻吟声也时不时从指缝中泄了出来。

马頔突然又增加了两个指节,三根手指在弟弟惊恐的目光下直愣愣地抵压在前列腺上。他就看着小樊瞳孔突然一收缩,喉头发出一阵压抑住的长吟,接着一股白浊就直挺挺地从马眼里喷涌而出。马頔也愣住了,他没想过小樊会这么敏感。

“宝,你被我的手指给插射了。”

崽子听到这句差点儿被羞出了眼泪,就这么睁着委屈巴巴的眼睛有些埋冤的看着马頔,一句话也不肯说。还是体谅到对方的羞耻心,马頔并没有继续开黄腔,只是默默抽出手指,改握着性器怼在穴口。

“小樊,哥哥进来了。”

没有想象中那般煎熬,进入的过程比想象中顺畅。温热的包裹感让马頔只能强行控制住妄想极速抽插的冲动。只是太凑巧了,樊凯杰还来不急说‘不疼,没事’,就感受到那根硬物又直接再次挤压到了前列腺。更加猛烈的快感几乎是瞬间,就让刚刚瘫软下来的性器变得硬挺起来。马頔这下便忍不住了,弯下腰抚慰似的啄吻着弟弟,下身却像个打桩机一般猛烈的动作着。

几乎是失控的,他发出一阵阵激烈的喘息声,分泌过量的唾液又滑落出来,就着眼眶里充斥的泪水,看起来是过于的魅惑与香艳。看着弟弟这般模样,马頔几乎是下意识的,更凶狠的操弄起来,抽出到仅余龟头的位置,又迅速进入到最深处,几乎每一次都能令樊凯杰发出短促又高昂的喘息,而弟弟的双腿更是不住的抽搐,全然无力的悬在他的腰侧。

马頔真是爱惨了他这幅模样。

情事到最后,往往会有一人筋疲力尽。樊凯杰不到今天,是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竟是事后被抱起来呵护的那一方。直到自己一身干爽的躺在马頔怀里时,他还没想通究竟是为何。月光依稀透过窗帘的缝隙映射出来,一道浅浅的光亮竖在墙上,又印在过两人隆起的被褥上。忽明忽暗的亮光,就像是此时身旁熟睡的呼吸声那般轻缓而温柔。

- 月亮和頔哥都睡了,我还在。-

-完-
晚安,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