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非典型病娇

Work Text:

暴雨倾盆,庄园的玻璃窗上反射着屋内吊灯炫目的光彩,窗台边上沾染着一团污渍的羽毛,那是迷失了方向的连雀频频撞在玻璃上的痕迹。

Ayeshah倚靠在床头,衬着烛火望着Sean的睡颜发呆。

这个人总是最夺目的,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引得人们为他侧目连连。他生了一副好皮囊,教世人都被他那纯真无邪的外表给骗了去。他从小就享受着人群的喜爱,尽管这种喜爱是肤浅的,但对于从来作为Ayedah的影子来说的她,却是一直梦寐以求的。她嘲笑Ayedah的愚蠢,蔑视她为了赢得身边人喜爱和认同的奴颜卑膝,但是同时也在嫉妒着。她藏在黑暗的角落看着Ayedah仿佛和煦的春日阳光,明媚得让她怨愤,寂寞。正因如此,她的视线从来都避开Sean的那双好看的眼眸,仿佛多看一眼就会如同Icarus的那双翅膀上的蜡一样融化。可是当她看见那如羊脂玉的身体上狰狞的疤痕时,她突然释然了,这个人和自己一样,都是永远不被太阳光照射的月亮阴影面。

“我虽然很好看,但是也不至于让你熬夜来观赏吧?亲爱的Ayeshah。” 躺在身侧的月亮阴影面发出闷笑,没有半分睡意的嗓音颇有磁性,悦耳极了。

“人间美景,自然是及时享受才好。”Ayeshah一边耍着嘴皮子,一边顺其自然地躺在他的左肩伤疤处。

Sean一把揽住她,亲吻着怀中人的银发,正经道“美景常在,你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欣赏。”

一夜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