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主动的吻——内罗篇

Work Text:

站在学校的门口,内罗打量着从校门中走出来的大学生们。
身为组织的清理者的他,虽然接受过Father和“机构”的“训练”,但是并没有接触过同龄人理所当然接受过的教育,更别提学园生活了。
望着三两成群的学生们意气风发地走出来,内罗不知为何,感到有些不自在。
-【内罗明天有休假吧?中午来学校门口等我。】
打开手机信箱,重新读了一遍小姐昨晚发来的短信。
小姐是怎么知道我今天有假期的呢?而且还是那么晚的深夜发给我,好少见啊。不过发过来的时候我正好也打算邀请小姐,这莫非就是心有灵犀?
嘿嘿。
自从小姐来到这佛罗伦萨上大学后,两人见面的时间简直是少到可怜。
要是当初,没有卡拉和杰拉路德的说服,说不定小姐就能在罗马读大学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

/时间倒带 罗马组织本部 六个月前/

“为什么一定要去佛罗伦萨呢?罗马不是也有大学吗?我不要和小姐分开!”内罗激动地抓着小姐的肩膀,慌了神。
“所以说,是那所大学邀请小姐的,被国内顶尖的大学相中,不愧是我们的小姐。”卡拉则感慨颇深地看着大学寄来的邀请函。
“不要!小姐,我们再重新考虑一下好吗?你也不想和我分开对吧。”
带着深深的不安,跪在沙发前的内罗用恳求的目光抬眼注视着小姐。握住她的手,仿佛要是松开了,她就会离开自己一样。
“内罗……”
“笨蛋老哥,不要为难小姐啊!”

/倒带结束/

最后,内罗还是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毕竟,就像卡拉所说的,他也确实不愿意妨碍小姐追逐自己的梦想、追逐作为普通的人生活的权力。
杰拉路德也向他担保,会安排佛罗伦萨分部的手下暗中保护她,并且定期安排内罗休假,让两人不至于完全见不到面。
不过,即使如此,果然……
“好寂寞啊……”他呆呆着看着短信,不由地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了口。
“内罗?”
“哇!”听到熟悉的声音,内罗不禁浑身一颤,差点没拿稳手机。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站在内罗眼前的,毫无疑问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位少女。
继承了Father的东方血统,为了方便打理而剪短的黑色头发在人群里特别显眼。而母亲的机敏与坚韧,都被这个日渐成熟的少女毫无保留地继承了下来。
“小姐不需要道歉,我才是,大白天就在发呆。”
“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小姐,我好想你。”说着,内罗就伸出手想要抱住她。
但小姐却先他一步,紧紧地握住了内罗的手,头也不回地牵着他走了出去。
“小姐?”
内罗困惑地看着她的背影。
大概头发比上次来的时候又长了一些,用橡皮筋扎起来捆成一小撮翘在后脑勺,走路时上下弹动着,煞是可爱。
“小姐,我们这是去哪?”
“内罗你吃过午饭了吗?”
“没有。”
“我也没有,我带你去一家餐厅吃饭吧。”
小姐头也没回地拉着内罗就走。
一路上两人间保持着令人舒适的沉默,在路人眼里,就像是一对牵着手的亲密情侣。只是想到这一点,内罗便不住地勾起嘴角。
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钟,两人来到了一家门店精致的餐厅前,店内飘出来的冷气让在正午时间被橘色的太阳晒到出汗的两人舒服地眯起眼睛。
“闻着好香啊,我都快饿扁了。”
“我也是,不过在那之前……”
正当内罗打量着看板上的菜单时,小姐牵着内罗的手,走进了餐厅旁边的小巷子里。
“不进去吗?小姐你不是饿了……”
话还未说完,内罗就被小姐推到靠在小巷的墙壁上,小姐右手的手镯和混凝土墙壁发出的轻微碰击声透过耳机传了过来。
还未反应过来,衣领就被扯住而向前倾去。
接下来,一个轻柔的吻便落在了唇上。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气味——是小姐的气息,内罗恍惚地想到。
本想抱住面前的小姐而伸出去的手,却被更深的吻所迷惑,而停止在空中。
“唔嗯……哈——唔……”
她的舌头毫不费力地撬开了唇瓣侵入了口腔,与他的舌头交缠。
与眯着眼陷入沉醉的内罗不同,她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把感觉都集中在吻里,全身都在感受着他,连换气呼吸的时间都觉得可惜。
“嗯……”不知不觉中,内罗也痴痴地闭上了眼,双手环着她的腰,更主动地去回应她。
阴暗的小巷里激烈的交缠到底持续了多久呢?
——好可爱,而且……好幸福。
突然,舌头传来一阵轻微的痛楚,内罗啪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被她咬了。
“小姐?”
“嘻嘻,多些款待,果然前菜……还是吃内罗比较美味。”
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她擦了擦流至下颚的唾液。
脸上泛着红晕的小姐太诱人了,嘴唇渴望着刚失去的温度,内罗不禁想要回吻而靠近她的脸庞。
没想到,却吻上了她的手心。
“不够……还没吃饱……”内罗轻舔着她的手心,请求更多。
“我也不够,但是吃饱了就吃不下正餐了,不是吗?”
“先去吃饭吧,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她轻轻回抱着内罗,在他耳边低语道。

听着餐厅内播放的上世纪的爵士乐,坐在刚好太阳晒不到的靠窗座位,两个人美美地享用了一餐。
“我吃饱了!”咽下最后一口肉排,她心满意足地放下刀叉。
“沾到酱汁了哦。”内罗无奈地拿着手帕帮她擦了擦嘴角。
“不合胃口吗?内罗?为什么你看上去闷闷不乐。”
“倒也不是这样,这里的三文鱼和甜品都很好吃。但是……”
“但是……”小姐疑惑地歪了歪头。
“小姐你,几乎没有吃蔬菜吧。”
“呃,没……没有这回事,我吃了芦笋呢。”
“那只是配菜吧,小姐你点的竟是肉和主食。”
唔——她有点心虚地低下了头。
“而且小姐你胖了不是吗?该不会最近都是这样吃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唉,看来被我说中了,刚才抱住小姐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怎么行呢,虽然小姐胖一点也很可爱,但是饮食营养不均衡的话很容易生病的!要是小姐生病的话,我……!”
“呃,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要这么大声,好丢脸哦。”
“不止是要多吃蔬菜和水果,甜品的摄入也要适可而止。”
“感觉……内罗好像唠叨的妈妈哦。”
“你以为是谁的原因啊。”
小姐像挨训的狗狗一样低下了头,有点可怜又有点可爱。
“说起来,妈妈还好吗?”看准时机,小姐撇开了话头。
“伯母很好哦,就是抱怨小姐不在家没人说话了好无聊。最近开始养花了。”
“哇——妈妈养花,无法想象。”
“是吗?伯母可是个很细心很会照顾人的人,跟某个饭都不好好吃的家伙不一样。”
呜,不要把话题扯回来啊。
我也意识到了最近吃的很不健康,学业太忙了实在没时间自己做饭,经常到外面餐馆吃饭就很容易光点些爱吃的东西了。
但是,真正的原因是……
“其实最近有件很烦恼的事情,所以总是一不留神就吃了好多零食,所以才胖了吧。”
“烦恼?有什么困扰小姐的事情吗?”
“有啊,比如说教授给的课题好难、跟朋友吵架了、社团活动好麻烦不想去,烦恼的事情好多好多呢。”
“是吗?大学生好辛苦啊,小姐真了不起。”内罗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但是……内罗,你,想不想读大学?”带着紧张表情,小姐抛来一个非常突兀的问题。
“嗯?是啊,我想想。”内罗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
“我倒是对大学没有执着,因为不像小姐你,我有必须效忠的组织和想要保护的人,读大学并不能帮助我做的更好。”
“是这样啊……”
“但是啊,我还蛮好奇上学是怎么一回事的。”
“诶?”
学校,对孤儿的内罗和卡拉,是遥远的存在。在同龄人背起书包上学的时候,他们比起书香,更习惯于嗅探血腥味。
看着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学生们神采奕奕的表情,内罗感觉到了深深的焦虑。
好像迷路的小孩走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又好像感受到了小姐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感觉这样下去她会变成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一样。
这一切都让他心焦。
“不过真的只是好奇啦,小姐你不用挂在心上。”
“你骗人。”
“呃?”
“内罗你说这话的时候,移开了视线。”
“哈哈,我果然敌不过你。”内罗尴尬地挠了挠头。
“不过……”这次,内罗直视着她,握住她的手。“只要小姐你不嫌弃这样的我,大学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小姐喜欢我,这就足够了。”
抽回手,她夸张地叹了口气。
“真遗憾,难得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好消息?”
“嗯,不过内罗你都这样说了,那就算了吧,杰拉路德也省心了。”
“杰拉路德?杰拉路德怎么了?嗳小姐你不要吊我的胃口嘛。”
“我啊,一直有个烦恼。上次卡拉跟你一起来的时候,我跟卡拉和大学的老师说话的时候,内罗你的表情好寂寞。”
“呃,那是……”
“所以我擅作主张,跟杰拉路德商量,要不要安排内罗你来跟我一起上学。”
“小姐!?那是怎么回事?”内罗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可是,这样的话…...”
“杰拉路德说刚好这边支部有个干部位的空缺,要人去顶替个半年。”
“诶?”
“在这期间,如果不影响到工作,内罗你可以跟我一起上学,我们学校是可以旁听的哦。”
“当然,内罗你不愿意的话,那就……”说着说着,小姐的声音就越来越小,越来越没自信。
“而且…...见不到内罗的时候,好寂寞啊。”
沉默降临了彼此,只有别的客人的话语声和过时的爵士乐敲打着耳膜。
最终……
“啊哈哈,内罗你就当我开玩笑的吧,这件事就……”
“服务员,结账,零钱不用找了。”
“诶?”
内罗站了起来,把钱款留在桌子上后,拉着小姐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出去。
怎么办,是不是我太自私惹他生气了。
“内罗,对不……”
话未出口,内罗便转身紧紧抱住了她。
“哈啊——怎么办,好高兴,好想现在就压倒小姐。”
“咦?内罗你不生气吗?”
“生气?为什么?小姐也会跟我一样寂寞啊。我好高兴。我还以为小姐你忙到没有余裕去思考我的事情了。”
“那怎么可能,昨天上课的时候因为想着内罗你,都没怎么听进去呢,所以我才跟杰拉路德商量。”
“BOSS他说了什么?”
“他说安排你今天休假,让我们两个好好商量。”
“那可真是欠了一个好大的人情啊。”
“那……那内罗你的回答呢?”抓着内罗衣袖的手指,更加用力了。
“除了YES以外,还有可能有别的选项吗?”
“太好了!……哇!?”
突然后脖颈上传来的冰凉的感触,让她浑身一颤。
“内……内罗?不行,这里是外边。”
“嗯,我知道。唔嗯——啾——”
“快,快停下。”
“不——行——,今天小姐也袭击了我不是吗?这是报•复。”
“至……至少去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呜哇!?”

后记:

罗马 组织本部

杰拉路德:呼——不用每天看着那张整天念叨着“小姐不在我要寂寞死了”的臭脸,真是清爽多了。
奇亚维:真亏你说得出口,明明小姐走了以后,你消沉了快一个星期才振作起来。真是的,稍微替那些帮你擦屁股的部下考虑考虑。
卡拉:累死了,混账大哥就这样跟小姐恩恩爱爱去了,积压的工作全都赖在我身上了。都怪他我连音乐会都没去成,乐团再来意大利巡演又要等到猴年马月。下次见面我要杀了他!!!不,那样的话小姐会难过的。可恶啊啊啊,我也想和小姐一起上学!

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