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Jesse×樱庭诚】拉下神坛

Work Text:

  
  
  樱庭诚一入狱就成为了监狱里炙手可热的明星。他样貌惊人、身份特殊,不过最重要的是他独特的人格魅力、过人的思维方式和宣扬的神圣思想,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其折服。

  监狱里没有不憧憬樱庭诚的囚犯,甚至连狱警也被樱庭诚的思想蛊惑。他们无一不将樱庭诚奉为神,争先恐后为其提鞋,为的只是能博得樱庭诚一个专属的眼神。

  樱庭诚偶尔会选择垂青他们中的一位,于是人人的最高理想便是能同樱庭诚一度春宵。

  这天夜晚,樱庭诚和一名被他选中的囚犯在监狱操场的偏僻处会面。

  “你想上我?”樱庭诚看着眼前被推开之后手足无措的人,藐视一笑,“想太多了吧?”

  他拍拍身子,像是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然后转身就要走。

  囚犯吓得像是天塌下来了一样,他颤抖着手跪倒在地,拉住樱庭诚的裤腿使劲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不要走。”他边说边慌张地脱下裤子,背对着樱庭诚撅起屁股,哀求道:“求求您上我吧。”

  樱庭诚眼神悲悯地看着他,扶着性器不带任何感情地一插到底。囚犯强忍着后穴被撕裂的痛苦,将这都归为樱庭诚赐给他的宝物,就算疼痛也像是得到了洗礼一样幸福。
  
  这时有脚步声慢慢靠近,来人边走还边鼓掌,离得很远就喊道:“原来我们的监狱那么开放啊。”

  樱庭诚没有正眼瞧来人,他埋头一个深顶,将身下的人顶得一颤,“想挨操后面排队。”

  “哦?”那人大笑起来,一点都没当一回事,还自顾自地自我介绍道,“我叫Jesse,昨天刚刚来到监狱。”

  樱庭诚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眼前正是他入狱前全国警视厅都还在重金追捕的逃犯Jesse。他面无波澜道:“我知道你。”

  Jesse做出惊奇的表情,夸张道:“我的那点小事也能被樱庭警官记得,真是荣幸。”

  “那么你看够了吗?”樱庭诚不打算继续话题,他摆动腰肢,狠狠地干着身下的囚犯,“还是说你在排队等操?”
  Jesse却对着他身下的囚犯扬扬下巴,答非所问道:“樱庭警官,看你一点表情都没有,操他很无聊吧。”

  他边说边靠近了两个人,然后毫无征兆地就着两个人连接的姿势,一脚踢开了那囚犯。樱庭诚的性器一下子划离了温暖的肠道,暴露在外,他皱眉看着Jesse,并没有说话。

  Jesse一脚踩在那囚犯的手背上,脚稍稍用力捻了捻,囚犯马上发出了痛苦的叫声。Jesse心满意足地一笑,道:“滚吧。”

  那人闻言立刻连滚带爬地跑走了。

  Jesse这才转头看向樱庭诚:“樱庭警官,别生气嘛,我也可以让你舒坦的。”Jesse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然后屈膝跪下,对着挺立的性器张开了嘴。他直接将樱庭的性器含到底,用喉咙加紧樱庭的顶端,反复收缩喉咙。

  樱庭诚立刻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Jesse吐出樱庭的性器,抬眼问道:“怎么样,这个技术合格吗?”

  “继续吧。”

  Jesse的舌头时而舔弄樱庭的柱身,时而在敏感的马眼处打转。湿热的口腔配合舌头的进攻,在恰当的时机容纳恰当的长度。在操干囚犯时身体就已经有感觉的樱庭诚,并没有坚持太久就在Jesse的嘴里缴了枪。

  一嘴的精液被Jesse一滴不漏地咽下。然后Jesse慢慢起身问道:“怎么样?”

  “还好吧。”

  樱庭诚稍作休整,伸手就要把裤子提上,却被Jesse拉住了。

  “樱庭警官爽完就走,这样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樱庭诚没有说话,但眼神里写满了四个字:得寸进尺。

  Jesse笑了笑,拉住樱庭诚的手一用力,将樱庭拽进自己的怀里,然后趁樱庭还没反应过来,他将手探向樱庭的后穴。

  “开什么玩笑?”樱庭诚的声音瞬间冷了几分,他用力推开了Jesse,还不忘在两个人拉开距离前,向Jesse的腹部狠狠一踹。

  趁着Jesse低头揉搓被攻击的腹部时,樱庭诚已经整理好了衣衫,再次准备离开。

  “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

  话音和动作几乎是同步进行的,Jesse一个健步冲上来,拳头朝樱庭诚的肚子而来。然而原警官樱庭诚也不是吃素的,下意识地侧身闪过了攻击。之后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但樱庭诚很快意识到Jesse的武力远超他的想象,论拳头他可能不是Jesse的对手。

  终于胜负被分了出来。在Jesse侧身滑步后,一条腿来到了樱庭诚的身后,趁其不备,一脚命中樱庭的腘窝,樱庭条件反射地跪了下来。然后Jesse一手擒住他的手臂,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将他从背后固定住,让他动弹不得。

  Jesse居高临下地看着樱庭道:“虽然你受过系统的训练,可是终究是常年和AI打交道的退化了的弱鸡警察。”

  “你!”樱庭诚回头怒视着他。

  Jesse歪头痞笑道:“没什么好生气的,一会儿被我上得爽了,樱庭警官说不定还要求着让我操。”

  “你敢?!”

  “樱庭警官生气的样子真好看。整天冷着一张脸,若不是亲自领略过,我还以为警官您是性冷淡呢。”Jesse调侃道。

  然后他用空出的手伸进兜里掏出了一坨麻绳。

  “你哪来的绳子?”

  “樱庭警官三天两头享用监狱里的肉洞,听说连狱警都被你尝过吧。和你比起来,我的绳子也算符合规矩吧。”

  说完他将樱庭的两只手聚在一起,用绳子的一端缠了起来。系好死结后,Jesse又将绳子的另一端向上抛,绕过低矮的树枝,再拽下来,用另一端又缠了一个死结。樱庭诚就这么被Jesse整个吊了起来。

  树枝虽矮,绳子却显然不够长,樱庭诚全身上下只有脚尖能勉强着地,大部分的重力依然要靠绳子绑住的双臂承担。樱庭诚是可以用脚踢打Jesse的,可是一旦抬起脚,他的双臂指定要残废了,一向理性的他不打算做亏本买卖,只能被吊起来任人宰割。

  裤子被毫无征兆地扒了下来,接着樱庭感觉到Jesse滚烫的性器正顶着他的臀部。

  “没有被用过吧,第一次会很痛哦,警官先生。”说完,Jesse的性器就挤进了樱庭诚的后穴里。未被开发过的肉穴好像十分好奇这个外来之物,肉壁争先恐后地拼命收缩,吮吸巨大的肉棒。

  “嘶,真紧。”Jesse的手绕到前端,有技巧地撸动樱庭诚的性器,“警官先生请放松点。”

  待稍微适应了一点后,Jesse开始慢慢抽插起来,一边也不忘变换角度找寻樱庭诚的敏感点。

  “哈……啊!”樱庭诚突然颤抖了一下。

  敏感点轻而易举地被经验丰富的Jesse找到。有了前后夹击的快感帮助,樱庭诚肉穴放松了不少,甚至开始分泌爱液。然而双臂负重的痛感让樱庭诚无暇顾及其他,只有在Jesse顶到体内的肉球时才能收获些快乐,但更多的是无止境的疼痛。

  这时,樱庭的双腿突然被Jesse从中间打开,一手分别抱一只,从他的身体两侧被抬起来了。

  “啊!”樱庭诚因为突如其来的动作而惊叫道。他被Jesse把着双腿整个举了起来,就像被把尿的小孩一样的姿势,被Jesse抱在怀里操干。

  手臂负重的疼痛消失了,樱庭诚终于可以分心找回些理智,然而很快这理智就被快感抢占位置,然后全部淹没。没了疼痛的干扰,Jesse的每次进攻所带来的快感都被身体全盘吸纳,反馈给樱庭诚逐渐失控的大脑。失去了理智的大脑,传达给樱庭诚的信息是想被干得更深,想被操得更舒服。

  “呜,再深一点。”

  Jesse挑眉,笑道:“我就说你是个欠干的骚货。”

  “嗯……”

  忽然,三三两两的交谈声伴着脚步声在附近响起,是有人来了。

  换做平时樱庭诚从来不屑于管这些,反倒还希望能被人发现。然而现在樱庭诚被一个初来乍到的犯人以下克上,从后面狠狠地贯穿,自己还一副舒服坏了的模样。这是绝对不能被看到的画面。情急之下,樱庭诚只能捂住嘴巴,减少声音发出的机会,祈祷不要被人发现角落里衣衫不整的两个人。

  然而坏心眼的Jesse反而顶得更深了,几乎每一下都顶在樱庭的敏感点上。

  “呜……”樱庭诚终究还是抵抗不住快感的冲击,他完全克制不住呻吟。随时可能暴露的情况,让他瞬间变得更敏感了,根本是恶性循环。然而他无能为力,只能咬紧手指,任由身后的人抓住他猛干。

  樱庭诚这一刻真的感觉Jesse是个怪物,举着他操干这么久都不会累,反而越操越快,每一次都直指他的敏感点,让他欲仙欲死。

  不过还好人群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很快他们就朝别的方向离开了。

  樱庭诚刚刚松了一口气,就感受到背后的Jesse压迫过来,在他的耳边小声问道:“如果我抱着樱庭警官,边操你边做监狱巡回。让监狱里所有人都看看,他们敬仰的警官也是会被情欲征服的俗人,在男人身下根本和妓女无差的淫荡模样。警官你觉得怎么样啊?”

  樱庭诚一惊,小声喊道:“Jesse!”然而这声音沾染了太多情欲,完全变成了一句撒娇的话。

  “啧,一瞬间夹得好紧啊,看来很喜欢这个提案?”Jesse用力地顶弄着樱庭,调笑道。

  “嗯……不要……”樱庭诚被性欲霸占的头脑根本想不出拒绝的漂亮话,只能拼命摇头。

  “这要看你的表现了,警官。”Jesse边说边加速,同时为樱庭诚亮出了决定他命运的题目,“我快要射了,警官你要夹紧了,不许流出来。不然我们就来试试刚才的提案吧。”

  “嗯,嗯……!”

  樱庭诚没机会拒绝Jesse,就凭后穴率先到达了高潮。痉挛的肉穴对着性器猛吸,发出对精液的邀请,精液也很听话地喷涌而出,一波接一波,填满了樱庭诚的后穴,他甚至有种肚子里都被射入了精液的错觉。

  Jesse将樱庭诚的双腿放在地上,然后慢慢退出樱庭的身体。

  “不行太多了,夹不住……呜……”樱庭诚急坏了,全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然而任凭他怎么加紧双腿和屁股,精液还是穿越臀沟,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一滴一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樱庭诚绝望地闭上双眼,被情欲染红的眼尾很快被泪水淹没。

  “不要,求求你。”

  长时间被吊在树上,血液严重不流通,加上高强度的性爱,樱庭诚只是喃喃着求饶了几句,就不受控制地昏了过去。

  Jesse掏出小刀将绳子隔断,把失去意识的樱庭诚牢牢接在怀里。看着怀里昏厥的樱庭诚,他的眼里没什么多余的情绪,但还是好心地告诉他:

  “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