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維也納音樂學院的奇幻日常

Chapter Text

 

    音樂劇的籌備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當某天札特們又約在撞球桌寫譜的時候,米開來忽然發出一聲哀號:「為什麼他不答應啦!」

    烏豆眉毛一跳,問:「怎麼了嗎?」

    妞竊笑起來,替在場其他人解惑:「他想要讓大師演赫克特,大師不同意。」

    「我都用了他的形象和條件來設計歌曲了結果他竟然拒絕!」米開來沮喪地看著手裡的撞球,又嘆了一口氣「安東尼奧之前也演過戲的啊!他的《亞瑟王傳奇》DVD我可是收藏了三片耶。」

    ——這裡指的是幾年前,薩列里在《亞瑟王傳奇》劇組中飾演亞瑟王一事[1]

    「沒事,我們來幫你想辦法。」糖非常有義氣的走上前拍拍好友的肩膀,而他沉吟片刻後,像想到什麼了般興奮的說道「你們是不是還缺了安德洛瑪刻的角色?」

    「對啊。」這是手插腰,一臉不明所以的妞。

    「為什麼不找奧蘭普來演這個角色,然後讓她來遊說薩列里呢?」糖眉飛色舞的解釋「我們都知道她是大師最好的朋友,而且之前《亞瑟王傳奇》有多紅,這樣的噱頭就有多吸引人不是嗎?」

    「你說的有道理!」米開來激動的跳了起來,在用力擁抱了糖之後興沖沖地撥打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而奧蘭普在米開來在說明完來意之後,相當爽快地一口應下。「我就說安東尼奧也真的閒太久,是時候讓他重回舞台了。」奧蘭普很是讚賞這個主意「對了,我有一個服裝設計師的朋友,最近正好在設計有古希臘元素的服裝,或許你們會想和她聊聊?」她興致勃勃地提到「她叫瑪莉˙安東妮。」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非常榮幸!」米開來幾乎是受寵若驚的說「奧蘭普,你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真要謝我的話就認真寫歌吧,不要讓薩列里每天都要盯著你們的進度。」奧蘭普笑道「好啦,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吧。」

***

    薩列里並沒有料到奧蘭普的來訪。他看到手上提著一家老牌甜點店的限量蛋糕的友人,挑了挑眉。

    「你怎麼有空來?」薩列里為對方倒了一杯咖啡「我以為你還在巡演結束後的休整期?」

    奧蘭普把蛋糕推向薩列里,一邊回答:「休息也可以來探訪朋友啊,你這個工作狂。我聽說你們學院正在準備校慶公演,而且是莫札特們負責創作的?」

    薩列里往咖啡里加糖的動作頓了一下,他眨了眨眼,問:「這消息傳得這麼快嗎?」他並不認為這個現象是合理的「我們甚至還沒發甄選的公布呢!」

    「我自有我得知的管道。」奧蘭普神秘一笑,接著以談天的口氣繼續說道「你說,會有適合我的角色嗎?」

    薩列里沉吟了一會兒,雖然他不曉得對方這麼問的原因。「或許……安德洛瑪刻?你很適合王妃的形象。」他的目光在好友的身上轉了兩圈,最後給出了答案「而且比起你之前的演的角色,她的悲劇性更重一點,很適合你來挑戰。」他的食指輕敲桌面底下「你會有興趣來演嗎?」

    奧蘭普喝了一口咖啡,掩飾了心中對於「獵物上鉤」的興奮。「這個嘛……」她假裝思考了一下「我似乎也應該物色下一個工作了,雖然這個很有趣……」她雙手一拍,微笑道「不如你也來吧!如果你來演赫克特我就演王妃。」

    薩列里意識到自己上鉤了。「等等,你是不是和莫札特們串通過?」他狐疑地瞇起眼睛「是哪個?米開來還是努諾?」

    「問這個有什麼意義?我親愛的薩列里大師,自從上次《亞瑟王》演出結束之後你修整了多久了?是時候再露露臉了吧?」奧蘭普口氣十分理所當然「我是替你那一票等你等到快心碎粉絲提出來的!人家都等你復出等多少年了?」

    「奧蘭普,你一定和莫札特們串通過。」薩列里面無表情,口氣篤定,但面對只笑不語的友人,他只能嘆了口氣,妥協道:「好吧,我答應你。」

***

    當烏豆終於見到魯道夫口中的「赫伯特˙馮˙克洛克」的時候,他下意識的為薩列里竟然不在現場而感到失望,畢竟這可能是唯一一次看到薩列里暴怒的情況了。

    是的,你可能猜到了。赫伯特˙馮˙克洛克,身分:一個四百多歲的吸血鬼,以及,死神。

    不對,魯道夫知道他是吸血鬼嗎?烏豆不由得替自稱為死神好友的魯道夫捏了一把冷汗,同時開始思考對策要把好友帶離赫伯特身邊——要是一不留意那傢伙可是有可能變成吸血鬼的欸!做為一個天使他怎麼能夠允許這個事情在眼前發生!

    「這個是赫伯特˙馮˙克洛克,我的朋友。」魯道夫向大家介紹他這個金髮、身穿藍黑色西裝的朋友。

    「朋友?你就是這樣介紹我的?」赫伯特才不管烏豆是不是認出他來,死神大人顯然對於這個稱謂有所不滿「我可是你男朋友!」

    現場陷入了一片死寂。

    原來傳言是真的?這是暗自心驚的舒伯特。

    等等所以你們是這個關係?這是不敢置信的烏豆。

    魯道夫原來喜歡這樣的嗎?這是貌似沒有抓到重點的糊了。

    倒是魯道夫看上去很開心。「對的,確切而言,男朋友。」他笑起來有深深的酒窩「他很適合演雷奧提斯!他甚至會擊劍!」

    他當然會,都不知道是活了幾世紀的老怪物了。烏豆在心裡吐槽著。

    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來人是一個穿著紫灰色西裝的男人,他戴著一頂紳士帽,樣式時髦的領帶上還別著一枚做工精緻的領帶夾。這個男人走路起來莫名有幾分探戈的韻味,而烏豆不太確定那是因為他步伐的節奏、挺拔的姿態,還是那有雙鞋根頗高的皮鞋。

    「塔菲伯爵!」糊了很開心的喊了一句。

    而塔菲的目光則滑過眾人,在看到赫伯特時明顯頓了一下。「各位午安——哇嗚,這不是……」他眨了眨眼睛,烏豆注意到他其中一眼偏藍而另一眼偏綠。

    「赫伯特。」同為金髮的死神笑得燦爛,就像是在異鄉遇到故友一樣「自從你把事情丟給我處理之後,我可就再也沒有見過你了呢。塔菲叔叔。」

    「我聽你父親提到過你環遊歐洲的經歷,顯然也過得不錯啊,何況我現在還在這裡見到你。」塔菲眉毛一挑,笑得也燦爛。

    「你們認識?」糊了好奇地發問。魯道夫似乎想說點什麼,但塔菲先回答了這個問題:「是的,我和赫伯特的父親頗為相熟。一直以來他處理事情的能力一直都讓我十分放心。」

     這時,門再次被人推開,薩列里一面快步步入,一面說:「不好意思,我來晚——」然後話語在看到兩個金髮新夥伴的時候頓時煞住。烏豆發誓他一瞬間感覺到向來不苟言笑的大師散發出一陣陰森的殺氣。

    「您好,我是赫伯特。」作為眾惡魔的老闆,赫伯特毫無自己翹班被下屬抓現行的心虛,他相當熱情的上前和薩列里握手,並完全無視了對方目光中的寒氣。

    禮貌性的回握後,薩列里雙手環胸,語帶譏諷的問:「您好,赫伯特先生。您為什麼會來參與這次的演出呢?你的職業是什麼?」謝天謝地,薩列里可終於知道他的老板的真名了。而這番話的暗示亦是再明顯不過——老闆你可最好滾回去上班!

     「我是一個搖滾歌手,獨立音樂製作人,藝名叫吼拉。」死神回答得非常順利,像是事先排練過一樣「至於原因,大概是因為魯道夫說我很適合吧。」

    平日裡會和李斯特學習一兩句匈牙利語的舒伯特聽出來「吼拉」是匈牙利語中「死亡」的意思,就像是德語中的「土豆」一樣。

    呃,玩搖滾的應該都這樣吧?舒伯特不太確定的安慰自己別想太多。

    「噢,這不是小安東嗎?」塔菲摘下帽子,堆起滿臉笑意「好久不見啊!」

     「確實是很長一段時間不曾碰面了,塔菲伯爵。以及,如果您不介意的話,麻煩還是叫我薩列里吧。」鮮明的衣著對比,讓身穿黑色西裝的大師顯得更加嚴肅而冷酷,尤其當他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會咬牙切齒的時候「不過,以伯爵您平日的日程,還來參加學院的公演不會太過勞累嗎?」到底是出了什麼狀況才可以在一個劇組裡面看到兩個死神出沒啊?與此同時他忍不住在心裡抱怨。

    ——所以說,為什麼先前薩列里聽到塔菲的名字就頭疼,畢竟這個傢伙剛好是他的前老闆,換句話說,前任死神。尤其,如今他想到和這兩個老闆共事的經驗後,突然一時間不太願意面對自己向來熱愛的工作了。

    而身為前死神的塔菲只是笑了笑,完全無視了前屬下冒著寒光的眼神,相當誠懇的向在場眾人打包票:「不會的!我最近並沒有新的演出排程,你們的這個劇本也很有意思,而且克勞迪一直是我很感興趣的角色。」

    烏豆雖不清楚塔菲是什麼來頭,但當他聽到這個掛著一臉反派笑的傢伙認識赫伯特的父親時,馬上肯定了這位也是個活了好幾世紀的老妖怪。

    「這麼說起來,前幾天剛好定稿了克勞迪和雷奧提斯密謀橋段的曲子,這段二重唱特別有意思,不如我們直接讓兩位現場直接試試看?」魯道夫適時插話,他朝薩列里眨眨眼,似乎在徵求對方的支持。

    薩列里看了一圈等待他同意的眾人,在心裡重重嘆了口氣,最終還是點頭首肯。

    那隻二重唱的demo是舒伯特和臨時被抓來的貝多芬唱的,而在烏豆撥放demo的同時,糊了很快地把譜給到兩位演員,舒伯特則在鋼琴前坐定,準備負責伴奏。

    出乎烏豆的意料,這兩個人的配合特別好。儘管知道赫伯特是個不著調的死神,但他作為雷奧提斯卻相當適合,不僅很快地融入了角色,連聲音條件也完美的符合——恰到好處的搖滾嗓詮釋出雷奧提斯的偏執以及些許狂妄。至於塔菲的克勞迪也相當精采,勸說裡的姿態既邪惡卻又誘人信服,尤其是嘹亮的高音讓反派的氣場展露無疑,他甚至已經開始想像當哈姆雷特拔劍刺向克勞迪的時候,魯道夫可以和塔菲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

    一曲終了。赫伯特擺出他標準的八顆牙笑容,對面無表情的薩列里問道:「薩列里先生,請問我通過試鏡了嗎?」

    薩列里可不想回他,哪怕那名義上是他的老闆——說實話大概也是因為不想上班的赫伯特太常放權給屬下自己解決案件,導致發現老闆都在耍廢的惡魔或黑天使們也都不太想甩他了——於是他只是轉過頭對一樣笑意盈盈的魯道夫說:「你們海選的資料處理好的話,盡快在這兩天給我。」說完就離開了。

    儘管看上去很平靜吧,但大師在冷酷的面具底下其實還是在瘋狂感嘆莫札特的才華。雖說和札特們相處久了之後——我們可以相信這裡其實專指米開來,就算薩列里應該不會承認——他基本上不會再復發甜痛,但每次聽到天才們出品的音樂,還是忍不住讚嘆。

    ——畢竟,那可是莫札特啊。

 

[1] Florent演過亞瑟王喔,非常OOC但極度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