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性幻想

Work Text:

“高柳老师,我觉得…您非常色情”
碰巧在人少的午休时间里撞见了在天台上抽烟的老师,你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一个可以将自己心中的欲望倾泻给他的时机。你觉得老师会理解你的,正如在课堂上他接受任何学生异想天开般的提议一样——你认为老师会理解,并且接纳你。
他听见你的声音,把手里的烟头掐灭,带着些许迷惑的眼神看着你。
“是宫崎…同学是吧,你觉得…”
“我从以前开始就这么觉得了,我花了很长时间确认,尝试了很多解决办法,但我还是很想…想要操您。请您…跟我做。对不起…我…我实在有些,按耐不住。”你打断了他,重申了一遍自己的主张,并不断吐露着你肮脏的愿望。而后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有些厚颜无耻,小小声的道歉道。你想起平日里幻想老师来自慰,把自己的阴茎按在他的胸部上,射进他的嘴里,你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红透了脸,不敢去看老师的眼睛,生怕与幻想重合下半身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可他会允许吗,他的伦理会允许吗,你紧张的等待着老师的回答。
半响,头上传来老师平静的声音“你没有困惑于自己的欲望,自己找到躁动不安的答案,我觉得非常出色。”你抬起含泪的眼睛,看见带着微笑的老师“可我也有拒绝的权力,谢谢你对我的认可,但做爱是必须,等到自身能够负起责任时才能做的事情。宫崎同学。”
啊啊,你觉得你的眼泪肯定掉了下来,你的老师是多么的仁慈,在听见学生对自己的暴言后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而是欣慰自己没有因此而自卑,在看到学生裤子里的勃起后也没有感到丝毫难堪的样子。而是教育自己要为此而成长。
“老师…”你不由自主的喊道,正因为他是老师,才总是闪耀着拯救你的光芒吧,正因为是老师,所以他的理性与感性才使得你如此为他痴狂吧
“……能请您,吻我一下吗”
不,你在说些什么,眼前的人已经给予了你无限的宽容,你还想得寸进尺吗。
你的手抓上了他的衣角“就一下…求您了…请您吻我一下可以吗”
下面硬的发疼,从外面也已经看得见裤子开始湿润,老师终于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不,你必须停手了,如果就此停手,或许你还能够作为他的学生,享受课堂上他为数不多的,看向你的眼神。但如果再进行下去,等待你的就只有审判与自我厌恶。
可你还是踮起了脚尖,往老师的嘴上凑去。
你可真是,罪不可赦。
虽然身高不及老师,但缺乏锻炼的教师确实没有推开年轻高中生的气力。你尝到了老师嘴里的烟味,伸出舌头,贪婪的想要掠夺更多老师的味道。你抓住老师的手臂,不让他有所动作,并一边随着他慌乱向后退去,直到撞到天台的网拦——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你并没有什么接吻的技巧,顶多是看过一些碟片的程度,笨拙的回忆着,学着当中男优吸允的样子,卷着老师的舌头。老师发出了闷哼声,可能是想叫你的名字,但是被你咬住嘴唇只能发出这样慌乱声音,这是你至今从未听见过的,不知所措的高柳老师的声音。
这让你更加兴奋了起来,理智消失的一干二净,此时脑中只有眼前的老师,你用身体压在他的前面,下半身蹭在他的裤子上,左手封想住往楼梯去的路,右手伸进他平时穿的那件毛衣里胡乱摸着,划过他的乳头,捏着那部分的软肉。膝盖压进老师的两腿之间,把他卡的死死的。这下,他真的无路可退了。
可能是你拙劣的技巧起了作用,老师的身体开始发颤,你看见他的眼神也开始逐渐迷离,腿也慢慢软了下来,嘴角开始止不住流下了口水,乳头也开始挺立,隔着厚厚的毛衣也能看见凸起,尽管是平时自慰里常有的幻想,但此时吹过的风和面前传过来的老师的味道无一不在提示着你,眼前的景象是现实,你射了,
你终于清醒了,你松开了嘴,老师的嘴唇已经被咬的发红,正在小口的喘着气,衣服的领口被口水打湿,下摆的一边被卷起来了,裤子也被蹭湿,老师靠着背后的网栏,好像已经没有站直身体的力气了。
网栏的下面就是操场,田径社团的活动才刚刚结束,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往回走着,想要发现楼顶的情况非常简单。
你抱起还没缓过神来的老师,躲进了楼顶的一间储水室,自从改了水道系统,这里就再也不用了,只用来存放一些文化祭时会用到的服装道具,还有一张大的木制桌子。
你把老师放在上面,整理好惨状,“真的…非常对不起。”你开始认真的道歉“我知道我已经,做了无法被您原谅的事情,我今后…不会再出现再您的面前了,对不起…我会去找您替换的衣服,请您…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说完你就跑走了,都没敢看老师的眼睛,就这样飞快地回到教室在自己的柜子里翻出运动服,虽然身高不够,但是比自己瘦的老师应该可以穿上宽松的运动服,你丝毫没有在意此刻班上女生对你裤子间的污渍唏嘘,也不怕日后被当成笑柄。只是不能再上高柳老师的伦理课,再也无法出现在他的面前,被他所拯救了。拿着运动服沿着楼梯向上跑着,转校也好,就此辍学也好,脑袋里闪过很多种结果,直到再次打开储水室的门,看到正握着自己阴茎揉搓的老师。
你怀疑自己是否还在做梦,盯着眼前的景象呆在原地。
老师还坐在你将他放下的地方,裤子已经脱开一半,很着急的,胡乱的搓揉着自己,像是想要快一点射出来的样子。
你感觉自己又要勃起了,颤抖着声音“高柳…老师?“你试探性的问道。
喘息声回荡在小小的黑暗的空间里,外面的太阳透过门和你,照亮了老师半边的身体,你才看清他的另一只手在捏着自己的乳头——是你刚才捏过的那只,周围已经开始变红,不知是太过用力了还是玩弄太久了。
你确定了眼前的一切不是幻想,可这样胡乱的揉搓是不会有快感的,大概是因为老师并不擅长这种事情,你猜想,可能是因为刚才的长时间的吻让他也勃起了。老师很难受的样子,发出了难以忍耐的闷哼声,但是你该怎么做,该把衣服放在这里然后离开,或是帮老师…是你让老师变成现在这样的,但你还有再次碰触他的资格吗,老师或许再也不想让你靠近他了,正当你在斗争该如何是好时,面前传来略带委屈的声音,混合着喘息,你的理性再次消失的一干二净。
“帮我…弄出来,光靠自己,出不来…“

你关上了门,将衣服放在了干净的地方,走上前去松开老师的手,替他开始上下摆弄。你尽量温柔的,不弄疼他,很快喘息声里的焦急就被缓开,变成了舒服的吐息,他把重心放在你身上,手绕过来抱住了你,老师的体温很高,他发烫的脖子贴在你的脸上,你的面前是老师发红的乳头,手里是老师勃起的阴茎,而他舒服的声音正回响在你的耳边,你已经无法思考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你只知道老师正在渴求你的安慰。
老师的非常干燥,尽管已经非常温柔的注意不在碰触之前揉搓过的发红的地方,或是将前端的液体推开来缓解摩擦,也没能让老师好受一些,索性用另一只手把自己早已湿透的阴茎掏出来,放在手中一起套弄起来,感受到突然的润滑与降温老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应该意识到了是什么跟自己的贴在了一起,但他极力不低头去看,抑制着声音。
太可爱了…老师…太可爱了“没关系的,高柳老师…”你安慰道,随后抓住老师的一只手,拉到身前,与套弄的手一并握住“像这样,轻轻的上下就不会疼“ 你看见他的耳朵瞬间红透了,想要抽手但是被你紧紧拉住,老师的手指很短,骨节也很大,平日里也没少盯着看过,但此刻却正颤抖着被你牵引着上下动作。你舔上老师的乳头,轻轻的用舌尖弄着,面前的胸部正是自己射过无数次的元凶,形状和大小都幻想里差不大,但是比想象的更白,更柔软,你吸允了起来,你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唔…“老师终于抑制不住发出了声音,似乎是自己也吓了一跳,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口鼻。
“老师…这样的话,就没法呼吸了哦“
你放开嘴里的东西,直起了身子,细心的提醒老师。
见老师没有反应,你将重心往前倒,把他压在破旧的木桌上,另一只手向后面探去,液体顺着阴茎下流,入口处很快就被湿润了,你插入第一个指节让老师习惯。
老师吓了一跳,放开手慌乱的喊了一声你的名字。
“…宫崎!不…不可以“他用手胡乱的抓着,他够不到你的手,只能攥紧你的外套”拿出来…宫崎…拿出来…好恶心…唔 …”你开始浅浅的抽动着“对不起…老师,但我已经停不下来了…我可以保证您会很舒服的,所以请尽量放松好吗”
乘此机会又咬上老师的嘴,舔过的他的口腔,夺取他的味道,老师的身体又开始颤抖了起来,这是你熟悉的,他开始无力的征兆,你放弃把弄阴茎,把满手的精液涂在他的胸前,后穴里的手指一点点的向深处探去,找着能让老师舒服起来的地方,尽快排除他的异物感。
他看起来快要哭了,扭动着身体像是在祈求你一样,他只要普普通通的射出来就够了,他不想要这个。而你又哪里有这种慈悲呢,你只顾你自己。
你加入了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扩张着,寻找着,你在里面到处顶弄,由浅入深,仔细划过每一处,你松开嘴,喘着气看着高柳老师,黑暗中能看见他湿润的眼里闪烁的窗,“放开我!…”他调整好呼吸吼了你一句,试图找回自己作为教师的威严,就好像这样能够结束这一切,可随后很快就被打段了,同时他的身体突然一阵颤抖,手指被夹紧,你知道你已经找到了。
你不断地划过那一点,按压着,老师显然不太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声音也变得无法抑制,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肚子随着你的手指快速的起伏着,仿佛连呼吸都被控制了一般,大口喘着气,“呜……”他几乎在咽呜的求你了!他希望你能清醒,或者知难而退,但你没有。你兴奋的像极了发情的野兽,你看着可怜的老师没有丝毫的怜悯。
“对不起…老师…对不起”
你加入了第三根手指,大幅度的开始抽插,旋转着,做着最后的扩张。
你享受着老师的咽哽和无法控制住颤抖的双腿,你舔去他的眼泪,亲吻他的眼角。
“这是您将事情变成这样的”
你抽出手指将自己的东西顶了进去,转去抚摸老师的阴茎。照理来说大小是差不多的,只是比手指能够到的地方深了一些,而且有前面的安抚和润滑,应该是没问题的,但对老师来说这显然太超过了,才刚抽动了两下他就直接哭了出来了,随着你每次顶到最深的节奏哭着,喘息着。
“很疼吗,老师,如果疼的话请告诉我” 没有回答,老师只是捂着脸任凭控制不住的声音溢出。你不断地亲吻着他,试图安慰,缓解他的情绪。你一点也不希望他因此受伤,但同时也明白自己正在做着最伤害他的事情。
尽管都没有回应,但每次在加快频率之前,都会确认老师是否还在勃起,喘息中是否带有不适,甚至还会做稍稍停顿,并提醒老师“如果疼的话请告诉我”,随后才慢慢加快。
你还真是…无药可救。
木桌开始随着摆动吱呀作响,水声和撞击声也逐渐响亮了起来。明朗的夏日与你无关,你只看得见眼前老师,被掀开的衣服,被顶的弯起的腰和肚子的凸起,还有涂满了你的口水和精液的乳头,你明白这种事情是不会有第二次的,你想要将这些,将此刻永远的保存在记忆之中。
你控制握住老师阴茎的手,不让他先高潮,你知道老师一旦高潮一次就会对你产生巨大的排斥感,所以每当感受到老师呼吸的变化便停止手上的动作,只靠后面的刺激,尽管这总是会引起身下不小的反应——“宫…崎…!”他会生气的一字一顿的喊着你的名字,像是在命令,命令赶快结束这一切似的。
“我不会射在里面的,所以请…跟我一起”
最后确认一边老师的不适感,你打算做起结束的冲刺。你放开老师的阴茎,去抓它遮脸的一只手,将其压在一侧。失去了一半遮挡的老师看起来非常慌乱,他的眼眶已经哭红,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疯狂的冲撞似乎使得他开始神志不清,胡乱的喊着些什么,很快老师的后面开始收缩,开始痉挛,他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继续遮住自己了,他勾上了你的脖子,抱住了你——他不想让你看见他高潮的样子。
你被这阵痉挛弄得舒服极了,这比任何一次幻想中的都要舒服。你不再整个抽出插入,而是小段的在深处快速顶弄着,老师在你耳边发出了甜腻的声音,知道他没有任何不适,你很开心。感受的痉挛的结束,你将自己抽了出来,你还记得自己做下的约定,没有射在老师里面,而是放在老师的肚子上蹭着他还在不断喘息的小腹,射在了他的身上。
就像你无数次幻想过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