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ove at First Sight

Work Text:

1.

“救命啊!有人抢劫!”

刘俊孝是真没想到好不容易度个假还能碰到抢劫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双腿已经条件反射迈了出去,朝着呼救的女人手指的方向跟上了那个不长眼的贼。

小贼拎着个女士挎包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灵活地逃窜,没两下就闪进了不知道哪个巷口,没影儿了,显然是个惯犯地头蛇。刘俊孝懊恼地放慢了脚步左右张望,随即感觉到一阵香风从身旁掠过:“这条巷子只有一个出口,你继续往前到第二个路口右转,我们包抄。”说话间那个鹿一样轻盈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股清淡微甘的香气,叫刘俊孝愣了愣才抬腿追上去。

他按照那人的说法转到巷子里,果然迎面碰上了那小贼。小贼吓得立马返身往回跑,却被身后追上来的男孩挡住了去路,于是气急败坏地掏出了小刀就要往他身上甩。刘俊孝一惊,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小贼身后一脚踢在他手腕上。见小刀“当啷”掉在地上,无法再对男孩造成威胁,刘俊孝才一把将小贼的手扭到身后,拿膝盖把他别倒在地上压制住。

“没事了。”他抬头望向惊魂未定的男孩,“报警了吗?”

男孩出神看着他,他不知为何心跳有点快,清了清嗓子:“小朋友?报警了吗?”

男孩好像这才回过神来,脸一下子就红了,低低应了一声才手忙脚乱地翻裤兜找手机,走到巷口流畅地向电话那头报出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刘俊孝看着男孩红了一片的耳廓,有点莫名。

派出所出警的速度比刘俊孝预料中的更快,他把小贼从地上提溜起来交给民警,又接受了被抢苦主的感谢,才转过身想表扬表扬同样见义勇为的男孩子。谁知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男孩突然一头栽进他怀里,他这才反应过来空气中越来越馥郁的苦橙花香不是自己的错觉,一把抱起了男孩子往外走。

“呜……帮帮我……”怀里的男孩蜷缩着身体,声音又柔又无助,香甜的Omega信息素不断外泄,显然是要进入发情期了——而且很可能是被自己剧烈运动之后没控制好的信息素诱导的,刘俊孝想到这里又愧疚又有点心疼,只能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想暂时安抚男孩的躁动。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他们了,甚至有红了眼的Alpha飙着信息素跃跃欲试地跟上来。刘俊孝低头看一眼不安地搂紧了自己脖子的男孩,信息素就震怒地压了回去,几乎叫那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趴到了地上。

男孩已经开始神志不清地在他颈间又亲又嗅了,刘俊孝没有办法,只能把男孩带回下榻的酒店。

被轻轻放在床上的时候男孩好像终于清醒了一点,显然是在努力地忍着往刘俊孝身上贴的冲动,虚着双眼望他:“先生,抑……抑制剂……”声音却猫叫一样百转千回。

“宝贝儿,”一开口刘俊孝嗓子哑得自己都心惊,吞咽了几下才说了下去:“你快要完全发情了,抑制剂已经没用了。”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抱歉,我可能要临时标记你,冒犯了。”说完他不等男孩反应过来就把人揽进怀里,拨开他后颈稍长的发尾,找到了那个不断散发着惑人香气的腺体,咬了下去。男孩在他怀里不安地挣扎了几下,最终完全软了下去,他轻轻拍着男孩的背,感觉到人已经安静下来,才把他放回床上。

男孩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颤动着密而长的睫毛阖上了眼睛,刘俊孝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蓬松柔软的短发,细细端详他的脸。这是个很勇敢的Omega,同时也是个很漂亮的Omega。巴掌大的小脸儿上眉眼英气,鼻梁高挺,眼下却生了一颗媚人的泪痣。小巧又饱满的嘴唇此刻随着呼吸微微张合着,叫刘俊孝莫名地心悸,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亲了他一下。

男孩子无意识地微微噘起了小嘴回应,刘俊孝如梦方醒,慌忙离开了他的嘴唇,内心警告自己不要乘人之危,又看了安稳睡着的男孩一眼,才轻手轻脚走到浴室里,开始解决自己裤裆里忍耐许久的大问题。

 

2.

姚琛醒过来的时候东边的天已经大亮了。

突如其来的发情让他像宿醉了一样有点断片,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年长的Alpha雪松味的怀抱里。

等一下……我发情了?

他瞪大了眼睛浑身冒冷汗,“腾”地坐了起来掀开了被子,见自己的衣物都还完好无损地穿在身上才松了一口气。

转了转眼睛,姚琛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熟悉又相对陌生的环境里——大概是在他已经住了两周的酒店里,只不过是另一个房间。

他警惕地四处张望,这才看到了长手长脚地蜷在沙发上熟睡的Alpha——正是昨天和自己一起抓贼的那个。

怪不得自己会在沉稳的雪松气味中醒来。

他摸了摸后颈上的腺体,果然摸到了不大明显的一个牙印,猜想Alpha应该是迫不得已才临时标记了自己,毕竟他咬完人就跑去睡沙发的做派正人君子得很,大概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兴趣。

蹑手蹑脚地走到男人跟前,他抱着膝盖蹲在一旁仔细地瞧着男人的脸。

是极硬朗极英俊的一张脸,浓眉在睡梦中微微皱着,叫他忍不住想拿手去抚平。

他脑子里播放着男人毫不费力地把贼制服救了自己还管自己叫“小朋友”的画面,脸上开始发热,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指真的在触碰Alpha的脸,吓得把手缩了回去“噌”地站起来。

他的动静并不大,但警觉的男人还是醒了,慢悠悠地坐起身,眯着眼睛抬头看他的样子意外地有点孩子气:“你醒啦?”说完他好像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傻话,也不等姚琛回答就继续问他:“感觉好点了吗?”

姚琛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脸上更烫了,绞着手指回答,声音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好了……昨天,谢谢你。”

Alpha下意识地回他说“别客气”,好像才发现自己的问题让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有点旖旎的尴尬里,摸了摸后脑勺有些手足无措,最终还是姚琛先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默:“那个……待会儿我能请你吃饭吗?就当是,谢谢你救了我。”

他的眼睛里带着点期待,亮晶晶的任是谁看了都没法拒绝,年长的Alpha也不例外,点了点头说好——如果姚琛留意看的话还会发现他的耳朵有点红,只不过被肤色盖住了不大明显。

“那我回去换身衣服,我们在大堂碰面,可以吗?”

“啊,那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在哪里?”男人又一次问出了口才发觉自己唐突,姚琛看着他有点窘迫的表情,“噗嗤”笑了:“不用啦,我也住这家酒店。”

他把双手背在身后,不自觉地微微晃着上身抬眼去瞧人家,自己都没发觉这个动作有多娇:“那,我先回房间,等我一下哦。”说完冲着男人眨眨眼,一溜烟跑了,一直跑到电梯里才捂着脸“咯咯”笑,心脏砰砰直跳。

回到房间他把行李箱和衣柜里的衣服都翻了出来开始苦恼哪个才是男人喜欢的style,挑了好大一会儿才搭配好,然后快活地嗅着身上的雪松气息跑到了浴室里。

只是姚琛没想到自己会在大堂里从清晨等到黄昏。

他坐在宽大沙发的角落里,把手支在膝盖上捧着脸郁闷,懊恼自己甚至还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从他的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太心急也没有看一眼房间号,现在是连问前台都不知道要怎么问。

半晌,他像是接受了男人不会出现的事实,拖着步子离开了大堂,觉得自己经历了有生以来,历时最短的一次从暗恋到失恋的过程。

 

3.

刘俊孝接到上级的通知说航班都订好了让他立刻回去带队执行紧急任务时,内心第一次觉得有点抗拒——他一点都不想放可爱的小朋友鸽子。

但是命令就是命令,他有他的责任。他只能在前台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暗暗祈祷小朋友不要生自己的气。

一个月过去了,小朋友并没有联系他。

是生气了,还是觉得没有联系的必要呢?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自作多情了。

难得休假,他放空躺在沙发上,还在回想和小朋友相识短短几个小时的所有细节,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母亲给自己发来了相亲对象的照片。

“姚琛……”他念着这个名字不以为意地想要回绝,定睛一看却发现,小朋友就在手机屏幕里冲他笑着。

老天……这就是缘分吧。

刘俊孝觉得自己有点晕。

“好,我去。”

 

到达约定的地点时刘俊孝一问领路的服务生才知道对方已经到了,他连忙走快了两步,站定在包厢门外想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再进去。

有声音从包厢里传来,他仔细听,正是那让他心心念念的小朋友软糯的语调:“我已经到了……”

“什么?妈妈,你这是包办婚姻!”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

刘俊孝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老天这样玩儿他有意思吗?

包厢里的小朋友似乎是愤怒地结束了通话,虽然他的声音仍然没有变得尖锐。他推开了包厢门,迎面撞上呆呆立在门口的刘俊孝,神情就从愤怒过渡成了惊讶,刘俊孝猜想大概是自己的脸色不太好看。

“是你……”小朋友愣了半天才开口,刘俊孝收拾了一下碎了一地的心,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你好,我是刘俊孝。”

“……姚琛。”名叫姚琛的小朋友握住他伸出来的手摇了摇,又陷入了沉默。

“我们,谈谈?”他重又拉开了包厢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4.

姚琛盯着圆桌对面的Alpha不吭声。

男人今天好像洒了香水,信息素闻不真切,叫姚琛有点想念一个月前陪伴了自己好几天才淡去的雪松香。但是一想到这个他就想起了男人的不告而别,顿时又开始憋气。

“抱歉,”刘俊孝开口了,他以为男人是要为放他鸽子道歉,刚想追问他失约的原因,下一句话就仿佛一盆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我才知道,我们的父母是想让咱俩直接订婚的,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尊重你的意愿。”

姚琛懵了。

他没想到自己在刘俊孝眼里连一句道歉都不值得,更没想到刘俊孝上来就以退为进地“尊重你的意愿”。

这算什么嘛?

虽然不能说是茶饭不思衣带渐宽,但他也是真切地把刘俊孝放到了心上的。他以为那一次邂逅对于刘俊孝来说多少也是意味着什么的,却原来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厢情愿。人家根本连了解你的时间都不愿意花,直接就“尊重你的意愿”了。

好好好……他姚琛演的好一出独角戏。

他想着想着憋红了眼眶,刘俊孝见他半天不说话,迟疑着叫了他一声:“姚琛?”

姚琛红着眼睛看他,他好像有些不知所措,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你父母那边我也可以去解释……”

呵。

我不为难,我凭什么为难?

姚琛被他气笑了,从鼻子里哼一声,赌气说:“不必,我们订婚吧。走,现在就去买戒指。”

对面的男人愣了几秒才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啊?”

姚琛看到他一脸意想不到的样子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语气里不由得带了点急躁:“不是尊重我的意愿吗?我的意愿就是我要跟你订婚,我讲清楚了吗?”

 

刘俊孝被姚琛挽着手臂拽走的时候还没捋清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他低头看着不知为何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气鼓鼓的小朋友,只想对小朋友喜欢的人说一句抱歉。

我好像,没有办法把他拱手让给你了。

 

5.

姚琛和刘俊孝开始了不咸不淡的未婚夫妻生活。

“早安”“晚安”“吃了吗”“想你”是日常,周末一起吃饭看电影是基本操作,就连他突发奇想要去跋山涉水时刘俊孝也非常乐意奉陪。

可是,好像就是缺少点什么。

他转着手上的戒指愤愤不平地想,刘俊孝到底凭什么一直都这么冷静又克制啊?

随着对Alpha越来越多的了解,他觉得自己在一天天越陷越深。

与此同时,他也能感觉到,刘俊孝对自己也并非没有好感。

可是一切的亲密举动却都停留在拥抱和牵手,送自己回家时印在额头上的一个吻已是极限。

他感觉不到刘俊孝对自己的渴求。

至少不像自己对他的那样。

 

刘俊孝其实也一直在为难。

他是个特警,其实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谈情说爱。遇见姚琛像是他生命中一个美丽的意外,他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这样喜欢一个人,对方甚至是个比自己小上十岁的小朋友。他把为数不多的恋爱经验反复提炼,希望能给姚琛完美的恋爱体验,让小朋友的目光从那个喜欢的人身上转移到自己这里来。

因此,在姚琛还没有明确对自己的想法之前,他都不敢对小朋友展现出过多的占有欲。

他怎么能想到呢?姚琛也是和他一样的患得患失。

 

6.

打破僵局的转折总是来得很突然。

姚琛看着被一通电话叫走的刘俊孝的背影,咬着牙把精致餐盘中的牛排切得稀碎。

又放我鸽子!

虽然上一次被放鸽子要追溯到他还不知道Alpha名字的时候了,但是他还是很生气。

遇到刘俊孝之后,他好像总是在生气。

但是开心的时候好像还是要更多,他想。

哎呀!烦死了!

他看向亮起的手机屏幕,同为Omega的同事发出蹦迪邀约,他想了想回了过去。

“Call~”

 

被陌生的Alpha箍住往车上拽时,姚琛才开始后悔。

同事不知道疯到哪儿去了,他被酒吧里窒闷的空气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弄得无所适从,费力地穿过舞池来到门口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被人抓住了手臂。

Alpha显然是看他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落了单就恶向胆边生,肆无忌惮的信息素把他压得腿软,他不合时宜地想起刘俊孝身上从来都不会带给他压迫感的雪松气息。

俊孝哥为什么不早把我标记了呢?

恐惧和思念一起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忍不住哭喊:“哥!俊孝哥!救救我……”

你在哪里?

他还在费力地挣扎,箍在手臂上的力道却突然消失了。

“滚!”

图谋不轨的Alpha被踹倒在地上,力道之大让他半天都没能动弹,吓得他刚恢复了一点行动能力就连滚带爬到自己车上,一脚油门飙了出去。

雪松的气味温柔又强势地把他整个裹住,姚琛呆呆地软在刘俊孝怀里掉眼泪,以为自己在做梦。

刘俊孝抱着姚琛,心里满是后怕。

如果他不是刚好结束了任务,如果他不是恰好被分派在这一个街区,如果他没有听见姚琛呼救……那谁来救姚琛呢?

他轻轻推开姚琛,后者还搂着他的腰不愿意松开,显然是被吓坏了,他又心疼又生气,忍不住要教育他两句:“怎么有Omega敢自己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呢?你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刘俊孝从来不对自己说一句重话的,现在却板着脸教训自己,姚琛委屈得不得了,忍不住顶嘴:“要你管……”

“我不管你谁管你?我是你的未婚夫!”刘俊孝更生气了,一直压抑着的控制欲和占有欲爆发出来,他捏着姚琛下巴狠狠吻了下去。

姚琛被亲得晕乎乎的,Alpha的信息素里渐渐带上了侵略的意味,他觉得自己又开始腿软,赶在自己沉溺进亲吻里之前使劲推开了刘俊孝:“你凭什么亲我你又不喜欢我!”

刘俊孝一脸莫名,揽着他的腰不让他脱出自己的控制范围:“我怎么就不喜欢你了?”

“从一开始你就不喜欢我!”姚琛的眼泪刷地下来了,“我在酒店大堂里等了你一整天你知道吗?你连对不起都没说过!”

“婚约你也不想要!还美其名曰尊重我!”

他越说越委屈,越说越生气。

“从订婚到现在你连临时标记都没给过我!如果你标记我了我刚刚能差点被抓走吗?”

他的语速从来没有这样快过,刘俊孝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越听越头大。

横亘在他们之间的误解到底是有多少?

姚琛终于安静下来,红着眼睛瞪他,他没了气势,抬手想把姚琛的眼泪擦掉,被姚琛一巴掌挥开,这才慢吞吞地开口解释:“我给前台留了联系方式的,可是你一直没有联系我,我以为你不在意才没有提,对不起……”

“而且,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我不想勉强你。”

这回轮到姚琛一头雾水了:“我哪里还有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不就是你吗!不喜欢你干嘛跟你订婚啊我闲的吗!”他的怒火刚刚消下去一点就又因为刘俊孝的榆木脑袋燃得更旺,忍不住小嘴叭叭地怼他。

懊悔和喜悦同时在刘俊孝脑子里炸开了,他瞬间想明白了很多事,自己都忍不住摇着头笑了,低下头封住了姚琛还想说话的嘴。

姚琛闭上了眼睛,刘俊孝却只贴了一下就离开。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

“我也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

“怎么……怎么现在才说啊……”姚琛又开始掉眼泪了,他觉得自己变得好娇气,动不动就要哭,真的一点都不酷。

都怪刘俊孝。这样想着他一拳捶在Alpha胸口,没成想他竟吃痛地“嘶”一声。

“我,我没使劲儿啊……”他看着Alpha胸前的衣服上慢慢渗出来的血迹,吓得六神无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你弄的,是刚刚不小心被人划的,乖,别哭……”刘俊孝柔声安慰他,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进自己怀里没被血渍弄脏的一侧。

怎么总是这么温柔啊……

姚琛攥着他的衣角,紧绷的神经在这个经历了起伏跌宕的夜晚第一次完全放松下来。

 

7.

刘俊孝把姚琛带回了自己家。

他翻出一套自己穿着嫌小的衣物塞到姚琛手里,把他丢进了主卧的浴室,然后自己到客厅旁边的另一个浴室去处理渗血的伤口。

等姚琛慢吞吞地提着松松垮垮的短裤走出来,他已经洗漱完靠在床头看了好一会儿书了。他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小朋友,心里暗道不好。

刘俊孝早就知道小朋友虽然个子不低但是骨架纤细,可他没想到自己的衣服在他身上能大成这样,本来正常的圆领差点被他穿成了一字肩,叫刘俊孝开始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偏偏姚琛还胆大包天地跑到他跟前跨坐在他腿上,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控制不住原始的冲动了。

姚琛却好像浑然不觉,径直抓住他的衣角往上掀,他忙按住小朋友的手,声音都要发抖:“干什么?”

“衣服脱掉。”姚琛的语气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刘俊孝还在挣扎:“不好吧……”

“衣服脱掉我看看伤口!”姚琛把手抽出来拍了他一下,像极了一个担心自己丈夫的娇蛮的小妻子,“快点,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刘俊孝愣了一下才听话地伸手拽着后领把衣服脱掉,姚琛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子:“脑子里想很多是吧?”说罢低头看向刘俊孝裸露出来的肌肉整齐排列的上身,脸“噌”地红了。

我看你脑子里想的也不少。刘俊孝腹诽,但是没敢说出来。

姚琛深吸一口气要自己淡定一点,才仔细去看刘俊孝已经处理过的伤口。那里被蒙上了一层纱布,他看不见伤口的情况,不知道严不严重,但是他看到了刘俊孝身上其他大大小小的新伤旧疤,有的已经淡到不太能看出来,有的还是很明显,叫他嘴里发苦心里发涩,眼里渐渐聚起了雾气。

“吓人吗?”刘俊孝见他盯着自己的疤出神,笑着问他,谁知姚琛突然吸了吸鼻子,颤着指尖去碰他的伤疤,眼睛一眨泪水就掉了下来:“……疼吗?”

姚琛在心疼他,刘俊孝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软得化掉了,忙伸手把他的眼泪抹掉轻声宽慰:“不疼的,已经好了,不哭不哭……”

姚琛伏下去隔着纱布轻轻吻了一下他的新伤口,然后扑到他怀里把泪水都蹭到他身上:“都怪你!我以前不是这样的,要不是你我才不会老是哭……”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刘俊孝轻轻拍着他的背,心疼得要命,“要我怎么样你才能不哭呢……”他无奈地叹出一口气,随即嗅到了怀里的Omega身上一下子爆发出来的橙花香气,甜得他心慌。

姚琛抬起头,捧着他的脸凝视他的眼睛,好像下定了决心:“标记我。”他还在发愣,姚琛已经搂着他脖子含住了他的嘴唇。他放弃般阖上了眼睛,翻身把姚琛压在床上发了狠地吻他,舌头在Omega的口腔里横冲直撞,叫他整个人都软掉了,只能求饶般晃着大腿蹭Alpha的腰。

快要窒息的时候姚琛才被放开,刘俊孝眼神深沉,认真地问他:“你确定吗?”他点点头,好像怕Alpha不信似的释放了更多的信息素,刘俊孝几乎有点上头,好笑地叫停:“好了,可以了,你再这样我怕我控制不住——”他顿了顿,眼睛里的侵略欲越来越浓。

“……把你弄坏掉。”

姚琛看到这样的刘俊孝,感到一阵心悸,但不是恐慌而是甜蜜。

他的眼睛明亮,伸手环住了Alpha的脖颈。

“哥哥……”

“把我弄坏也可以哦。”

刘俊孝确信自己听到了理智的弦绷到断裂的声音。

雪松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把姚琛强势地包裹住。刘俊孝野兽一样,从过大的衣物中把他剥了出来,就掐着他的腰在他颈侧和锁骨处啃舐,吸出一个个红痕。湿热的吻来到胸前时,骨节分明的手也探进他身下,叫他不知所措地哀哀呻吟,明明不在发情期也湿得要命。

“哥哥……俊孝哥……”他浑身滚烫,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被一阵一阵的酥麻战栗烧坏了,只知道一迭声喊着身上的Alpha,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软得淌水的声音有多煽情。

刘俊孝握着他的脚踝把他的双腿往两边压开,他还来不及为糟糕的姿势感到羞耻就被Alpha硕大的性器劈开了,觉得自己的胃都要被捅穿,又痛又爽,但显然是快意占了上风,忍不住发出一声长而甜腻的呻吟。

或许是确实压抑了太久,刘俊孝没怎么等他适应就掐着他细瘦的腰开始重重肏他。那个紧致高热的穴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他一进去就喷着水吮吸他,他一往外撤又抽缩着挽留,骚得要命,叫他不由自主地发了狠用力摆腰撞进去,没两下就把姚琛搞得神魂颠倒意乱情迷,颤抖着高潮了。小朋友攀着他的肩膀哭出了声,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样子,叫他又爱又怜。

“哥哥,哥哥……”姚琛的泪水开闸似的冒,长长的睫毛都被浸透,鼻尖红红的,嘴里不断喘着热气叫他,神情又妩媚又可怜。橙花的香气越发浓郁地萦绕在他鼻间,他开始忍不住,把性器往姚琛身体深处还矜持紧闭着的腔口凿。

姚琛因为这个动作蜷了起来,抱紧了他的脖子:“哥哥,疼……”

他好像这才恢复了一些理智,放缓了动作去跟姚琛接吻,末了轻轻亲一口他的泪痣哄他:“先不标记你,好不好?不在发情期你会疼的。”

姚琛被他亲得迷迷糊糊的,好一会儿才知道他在说什么,立刻摇着小脑袋反对:“不要……现在就标记我。”

他见刘俊孝不为所动,急得拿小腿勾着他的腰往自己腿间压,亲着男人硬朗的下颌线撒娇,要男人用最完整的方式占有自己。

“我不怕疼,哥哥……俊孝哥……你咬我一口就好了,求求你……”

刘俊孝被他缠得心尖都软塌下去一块,叹着气去摸他后颈上的腺体,他立刻就瘫软了下去,眼睛亮晶晶地期待地望着刘俊孝。

好喜欢……太喜欢了。

喜欢到想占有又舍不得占有。

“哥哥……”

用这样可怜兮兮的声音叫自己,实在太犯规了。

刘俊孝把他的小朋友,他的未婚妻,轻轻搂进怀里,要把他变成他的Omega。

尖利的犬齿刺破了腺体上敏感的肌肤。把姚琛包裹住的信息素进入了他的身体,在血液里迅速地流窜,要他从里到外都成为刘俊孝的所有物。

被咬了一口的Omega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痴态,连那个紧闭的缝隙都真的开始一点点地松动。刘俊孝怕他疼,小心翼翼地试探,姚琛却渐渐不满足于这种慢节奏的温柔攻势:“哥哥,快一点……唔……弄疼我也可以……”

干。

刘俊孝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疼就咬我。”他把肩膀放低到姚琛嘴边,开始用力顶撞那个缝隙。姚琛并不咬他,而是一下下地舔吻着他的肩膀,“咿咿唔唔”地呻吟。不知道是注入腺体的信息素还是他对完全标记的渴求起到了作用,他的眉头舒展,好像真的不再感到疼痛。

刘俊孝见状试着去撬那个越张越开的小口,用力撞了几下,终于完全把姚琛打开了,填满了。Omega的生殖腔又绵又热,不知羞耻地吮吸着他,叫他忍不住在里面快速抽插起来。

“哈啊……哥哥……好舒服……”姚琛的脸上布满潮红,没几下就翻着眼睛又高潮了,抽颤着的穴道纠缠着他,叫他也几乎失去理智,肏得越发用力。

“要……要……哥哥……”姚琛含含糊糊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停下动作去问他,姚琛立刻就不依了:“不要停……哥哥……”

“姚姚乖,”他压住胡乱扭着身子的Omega,不依不饶地发问,“告诉哥哥,你要什么?”

姚琛已然被滚烫的快意搞得有点神志不清,本能地勾着他的颈子,诚实得不得了:“要,要哥哥的结……”

“好。”

刘俊孝几乎是把姚琛钉在了床上,掐着他的膝弯狠狠地插了他一阵才俯身把他抱进怀里,叼着他的腺体咬进去,性器也卡进那个软热的缝隙里开始成结。

膨大的结碾着敏感的腔口一阵一阵地射精,绵密又刺激的快感叫姚琛软在刘俊孝怀里,半天回不过神来。

“舒服吗?”

刘俊孝让姚琛趴在自己身上,低头温柔地吻他。

姚琛的意识这才渐渐开始回笼,像是才发现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有多羞人,捂着脸点点头。

“开心吗?”

姚琛把手拿下来,看着刘俊孝宠溺的眼神,用力点头,然后蹭过去和自己的Alpha接吻。Alpha的结消退用了多久,他们就黏黏糊糊地亲了多久。

“还要吗?”

刘俊孝把姚琛嘴角的津液抹掉,抖着大腿把怀里的人颠起来坏心眼地问他。

姚琛的脸上又漫起了绯红,不久之前的缠人劲儿全没了,咬着嘴唇不敢看他。

“那就是要咯。”

他看着姚琛难以置信的眼神,耸动着下身把姚琛钉在自己的性器上,又把他欺负得要哭不哭的,话音都发黏,娇嗔得不行:“讨厌、哥哥……”

刘俊孝低声笑了,把他按进怀里咬他的耳朵——

“喜欢姚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