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旬卷】理所当然的相爱

Chapter Text

转眼间冈田将生已经在《花君》剧组开工满一周了,他感觉适应的还不错,就是总是被神出鬼没的某前辈的魔爪搞乱发型,害他被化妆师姐姐说,却又说不出口真相。

冈田将生难得悠闲的坐在别墅外的长椅上掏出自己的功课复习,今天下午他不用防范某人的魔爪,因为男女主都去拍摄回忆部分的戏了,他又暂时没有其他工作,正好借机赶赶自己的功课。虽然他已经确认要在演艺圈发展了,但是上了这么多年的学,马上要毕业了,也想给自己的学习生涯画个圆满的句号。

看的差不多,放下手里的笔记,冈田将生忍不住躺倒在五月的暖风中,闭目养神。回想这段的观察,不得不说,小栗前辈的演技的确是他见过这个年纪的佼佼者了,摄像机一开就可以瞬间入戏,而且九成九不会吃螺丝,让他这个螺丝大户甚是佩服。

不过,不管多么佩服小栗前辈,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这人的孩子气比他这个未成年还要严重,完全没有Toma前辈的稳重。

说到这一点,小栗旬最不服气了,不知道为什么,Masaki君就是深信不疑某茄是个稳重好青年这种鬼扯的设定,每次看他跟Toma的眼神都高下立现,害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知道怎么的被后辈嫌弃了,所以在剧组更加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有苦不敢言的小新人。

次日,剧组要拍摄男女主感情发展的一个小高潮,男主第二次醉酒后变身接吻狂魔,意外的让女主清楚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变化的部分。

然而今天的爆点并不是男女主,做好造型的冈田将生拎着剧本努力从布景外围挤进现场,着实为片场人声鼎沸的景象有点哭笑不得。感觉剧组百分之九十的女工作人员都约好同一时间来上班了。

没错,这么热闹的景象就是因为今天的重头戏,一场万众瞩目的吻戏,主角之一当然是男主小栗旬了,但是!被吻的并不是女主堀北真希,而是男二生田斗真!

是的,小栗旬要强吻生田斗真了!不仅是吻,还是强吻啊啊啊!能不让剧组的女狼们热血沸腾吗?不愧是时下最热门的美少年的暧昧,连堀北真希都表示对这场戏期待满满。

作为一众人肉背景的一员,冈田将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助攻作用,他要找准时间,适当的推那么一小把男主,不仅是助攻还能收获很好的喜剧效果。

虽然幸灾乐祸是不对的,但是被小栗旬见缝插针地揉了快整周的Masaki小天使也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小恶魔了,送上门来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呢?要知道,他这可是奉旨出手,绝对没有夹杂一丁点私心。

终于,这万众瞩目的时刻终于到了。这场戏是第二宿舍一群人在男女主的房间里聚餐,没想到男主不小心摄入了酒精,瞬间变身接吻狂魔,而男二为了阻止男主亲女主,最终不幸中招。

【action】

“唉,你怎么了?佐野?”芦屋一直不时的注意着佐野,突然觉得坐在一边的佐野泉有点不对劲,对她的声音一点反应都没有。

脸突然变红的佐野泉已经彻底醉了,平日里面无表情的人突然嘴角带笑,坐在芦屋身后的中津秀一瞬间意识到佐野这厮绝对不正常!

果不其然,下一秒佐野泉就要伸手抱住芦屋啃上去了。

此时的中津秀一刚刚发现了自己对芦屋的感情,自然不能任由佐野泉乱来了,他当机立断前倾挡在芦屋身前,想要把佐野泉推到另外一边。

已经变身接吻狂魔的佐野泉显然并不在乎眼前的人具体是谁,上半身快要压倒面前的中津了,不过中津也没有放弃把这醉鬼推向另一边的努力。

有戏!中津突然发现佐野其实已经被自己撑起半个身子,有点歪向身后的关目了,不如一鼓作气把他甩过去?!很好,就这么办!

可惜中津千算万算没算到作为田径主将的关目也没有松懈,好嘛,他堂堂主将怎么会任人宰割,就这么乖乖束手就擒?他才不要被男人亲,第二次呢!

关目京悟本着你不仁我不义的精神,毫不犹豫的在佐野差点被中津推过来的瞬间反手给了佐野一发助力。

“唔!”(关目京悟满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早早贴到墙角的难波宿舍长一如既往地看热闹不嫌事大,就差掏出手机对着可怜的被佐野压在床上的中津秀一了。

“卧槽!又中招了!”中津秀一略显瘦弱的身体被前跳高名将佐野死死的压在身下,生无可恋的接受了自己第二次中招的不幸事实。

“特写!”松田导演连忙暗示摇臂摄像推进,给生田斗真残念的表情一个大大的特写。

“cut!这场过了,大家辛苦了!”松田导演笑的一脸和蔼,“噗,尤其是Toma君。”

导演满意的带头鼓起了掌,全场的人都被带坏了,又是鼓掌又是欢呼的,看的心满意足的工作人员们也都陆续散开了。

靠在床角的冈田将生揉揉自己的手腕,终于可以起身松松筋骨了,他这个助攻都累成这样了,更别说今天的两个主角了,别的不说,看看那两张红肿的嘴,就知道两位前辈有多敬业了,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先让他偷笑一会儿。

小栗旬早就瘫倒在了一边,也算是松了口气,鬼知道这场他们居然拍了整整12场,才让松田导演满意。他都不敢看Toma的嘴了,每次都是撞上去的,他自己都觉得疼,更别提受力的另一边了。

一旁的生田斗真连忙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冰袋按在自己的嘴上,觉得自己可能得有一段时间对接吻这件事充满阴影了,嘶,真特么疼。

拍到这个份上,连扮演宿舍长的水嶋宏都快笑不出来了,这场总算是过去了,细节狂魔松田导演的绰号果然名不虚传。

一本满足的松田导演大发慈悲的决定一个小时之后再继续开工,放第二宿舍所有人各自找地方休息,他反而精神十足的先带另一组人去拍一三宿舍的戏了。

“啊,谢谢小鸟君。”接过小鸟智也递过来的柠檬水,冈田将生猛灌了几口,才算是解了几分乏力,反复拍摄12遍之多的重复戏码,着实令人身心俱疲。

小鸟智也也是第一次当艺人助理,有些庆幸还好是刚出道的新人,很适合他这种刚入社会的新职员,相对于被分给大牌艺人的同事,压力也小了很多。

“冈田君今天晚上有个CM的通告,中岛桑让我提醒你别忘了。”

“恩恩,怎么会忘呢?”冈田将生把喝完的水瓶还给小鸟,“这可是我仅有的几个工作呢。”

唉?!小鸟连忙安慰道:“冈田君这才刚刚出道,后面一定会有忙不过来的时候的,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哈哈,被骗了,小鸟君!”冈田将生转身笑的一脸狡黠地看着手足无措的小鸟智也,一改前几日乖巧懂事的样子,居然跟助理开起了玩笑,他自己都很佩服自己这次完美的社交出击呢,“谢谢你能喜欢我。”

啊,果然还是个孩子啊,看着已经掩饰不住眼角得意的冈田将生,小鸟智也忍不住腹诽了一下自家艺人。不过自家艺人就算是偷笑也这么招人疼,小鸟也挺佩服能慧眼识珠招到冈田将生的公司前辈,他可不知道,这孩子是高层纷纷拍了板的优质股。

休息的差不多了,冈田将生拿过休息室一角的书包,对助理君说:“这里就拜托小鸟君帮忙盯着了,我去后面的长椅那里看会儿书。”

自从他发现别墅后面的树荫间隐藏着的长椅后,就当做了自己的学习圣地,没办法,想要在人来人往的片场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已经十分困难了,更何况他只是个新人,这可是连主演都不一定有自己的休息室的偶像剧片场呢。

绕过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冈田将生轻车熟路地走向他常坐的位置。

不过,今天,貌似以往的一人世界被打破了?

那个脸上盖着剧本躺在长椅上休息的人,是小栗前辈?冈田将生抱着书包疑惑地接近,还不忘放轻了脚下的步伐。

啊,真的是小栗前辈!虽然看不到脸,但是这标志性的大长腿除了某前辈也没谁了……

咦?这不是《花君》的剧本唉,偷瞄到剧本封面的冈田将生忍不住好奇心,悄悄踮起脚尖往剧本的方向探了探头。《乌鸦高校》?这是小栗前辈的新工作?哇,不愧是大热的男演员啊,这部还没拍完就要开始准备下一个作品了。

看这样子,前辈也挺辛苦的,不然平时在剧组活力满满的人,也不会偷偷躲到这里补觉了。冈田将生有点羡慕,敬佩,又有点说不上来的,恩,心酸?有点言过其实,或者说是心疼?原谅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描绘此时的感受。

“唔。”长椅上的人型生物突然动了动,发出了一丝在冈田将生听来,好似boss出场预警的声响。

不好,冈田将生立即钉住自己,跟意外孩子气的前辈独处什么的,还是太挑战他的神经了,他还是假装没出现过吧。

慢动作回放一样努力把自己身子掰过去的冈田将生,小心翼翼的抬起自己的脚,不能怪他太矫情,这地方铺满了软木块,一不小心就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浅眠的小栗旬早就听到了有人走近的声音,本来不想去理会的,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可是某人又是倒吸一口气,又是缓慢转身不停发出碾压木屑的声音,充分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不动声色的抬起脸上的剧本一角,正好看到某个剧组新晋小天使略显扭曲的背影,还左脚右脚的悬在那里磨叽个没完。

“喂,那边的Masaki同学,真的不打算过来跟前辈打个招呼吗?这才几分钟就不认识了,恩?”

身后缓缓传来低沉慵懒的声线简直就像游戏里大BOSS的出场音一样一击击中了冈田将生的后背,整个僵的不行,天,这么尴尬的场面怎么就被他赶上了?偷跑居然还被抓个现行???他还能再倒霉一点吗?好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啊啊啊!

“啊啊,是小栗前辈啊小栗前辈刚刚的表现棒极了我就是路过而已看到有人在休息不想打扰才要离开的根本没有认出是前辈你呢而且如果认出来的话更不好打扰了啊!”迅速转过身,像个犯错小学生一样低头不敢看某前辈的冈田将生崩豆子一般,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乖乖站定等候发落。

“呃……”小栗旬翻身坐起,有点疑惑的看向不远处抖个不停地某后辈,他是在夸自己吗?挠挠头,为什么他看上去这么害怕,自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现在的后辈都这么胆小吗?

“咳咳,你过来一下。”不行,小栗旬当即决定要努力挽回一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扭曲的形象。啊喂,明明是某人管不住自己的手和飘来飘去的眼神惹的祸好吗?他这么友好帅气的前辈当然要成为可爱后辈的明灯才行啊,恩,哎这莫名其的目标又是?

尴尬到恨不能拿脚贴着地面蹭过这几步距离的冈田将生,现在已经开始脑补各种少年漫画里面遭受前辈欺凌的男主在故事开头的悲惨遭遇了,小栗旬还不知道就这么短短几秒,自己已经在冈田将生的脑子里换了五六个形象了,千篇一律的不良社会青年。

不过两人的距离实在不长,小栗旬努力憋住嘴角的笑意,抬头盯着花了将近30秒蹭到自己面前的少年,上下打量,做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开口道:“Masaki君,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我们来讨论一下。”

什么?提意见?他猛地抬头对上小栗旬正经脸,冈田将生更加不知所措了,可惜紧张的他并没有发现小栗旬眼里的笑意,匆匆摆手道:“不不不,前辈很好啊,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看着眼前越发慌乱的少年,小栗旬突然觉得前辈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有点轧耳,一点都不符合这么明朗的夏日和正年轻的自己,忍不住按下冈田将生慌乱的双手,说道:“呐,叫前辈什么的好像很疏远的样子,我们也挺熟得了,叫我旬就可以了,怎么样,Masaki?”

“不要!”冈田将生脱口而出的话让小栗旬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抬起右手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被拒绝的小尴尬。

不,不是这样!见对方突然变得有些疏离和尴尬的样子,冈田将生想要解释的话突然卡在了喉间,关键时刻掉链子!冈田将生快要被自己急死了,可是就是张不开嘴,为什么这么没用?

“啊,冈田君如果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小栗旬觉得自己简直是没事找事,做什么在这里逗弄小自己六七岁的后辈,这下好了,搞得自己倒像个欺负未成年的怪人。便想要收回自己还不合时宜地按着别人的左手。

“不,不是的!”总是身体先于大脑的冈田将生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只是当即抓住了小栗旬想要撤回的左手。

“恩?”被抓住手的小栗旬有些疑惑的对上冈田将生的眼睛,对方突然的发力和眼里的急切,让他放弃了想要挣开的念头,难道是他理解错了?少年急得隐隐泛红的眼里的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厌恶的样子,这孩子,不会给他当场哭出来吧?他有点好奇对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拿右手拍拍冈田将生握的发白的双手以示安慰。

被自己再次复发的社交障碍搞得有点失落自厌的冈田将生深吸一口气,先是放松自己给别人造成困扰的双手,然后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感受到对方的善意,他抬头感激地看了眼明明被自己搞得混乱,却还安慰自己的小栗旬,吸了吸鼻子,说道:“对不起,旬,旬君。”

已经做好准备听对方说话的小栗旬还是为对方的称呼惊喜了一下,虽然还没达到他刚刚提出的要求,但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突然对前辈用非敬语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没想到这孩子明明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却比他想象的干脆不少。

“你说。”毫不吝啬自己的微笑,和欣赏的小栗旬深深的鼓励了冈田将生。

“其实,”认真看着对方的眼睛,冈田将生一鼓作气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其实我刚刚的意思是,旬,旬君当然可以叫我Masaki,但是我,我还做不到直接喊您的名字!”

“啊,原来如此。”被对方瞪得圆溜溜,眼角带泪的真诚眼神看的有些羞愧的小栗旬点点头,也自我反省道:“Masaki说的很有道理,是我着急了,没关系,旬君就可以了,以后可以慢慢来。当然,实在不适应的话,在外人面前继续叫前辈什么的也可以,按你觉得舒服的来就好了。”

听到小栗旬的话,终于放松下来的冈田将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散了,压力解除,顿时神清气爽。唔,前辈原来是个好人啊,是他之前狭隘了,前辈揉他头也一定是表示友好的意思……吧?

还不知道自己收获一枚迷弟的小栗旬,发现这个有点爱哭鬼潜质的小朋友,居然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又神游不知所踪了。他忍不住伸手,用绝对说不上温柔的力气,抹掉了冈田将生悬在眼角要掉不掉的泪水。

“那个,”终于夺回注意力的小栗旬,看了眼自己还被握着的左手,笑眯眯的说道:“Masaki现在可不可以松开我了呢?”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

“没事没事,哈哈哈……”看着少年突然涨红的脸,小栗旬一瞬间get到为什么剧组的人都叫冈田将生小天使了,这孩子既乖巧,又软萌!小栗旬当了这么多年老幺,突然觉得有个弟弟也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