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夕陽的顏色就要碰到我們

Work Text:

裴世廣甩下身上的白色外衣,朝他伸出手捧起他的臉吻上他的唇的時候,安啟凡有那麼一瞬間想起了那錯字連篇的公開招募訊息。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這個時刻想起那件事,唇被悄悄撬開,裴世廣的熱度捲住了他,安啟凡抬手,將自己更拉近裴世廣。

「談戀愛的人智商真的都很低欸三三。」都家小少爺彈了下帽沿,氣呼呼的抱胸瞪著對面的原東寺高中搖研社主唱與吉他手,超完美執事正輕輕捻都衍吾嘴角的餅乾碎屑,手指在那微噘的唇邊停頓的時間微妙的稍長了些,「……根據我的調查,人類在戀愛時腦部的變化,會讓人情緒不穩、判斷力降低,通俗一點來說……確實就是會變笨呢。」

「所以我說嘛!幹嘛要談戀愛啊,練團變得很累。」都衍吾哼了聲,收回剛被顧培三用溼紙巾拭淨的手,抓起鼓棒乓乓乓的打響了鈸,對面那兩個散發旁若無人氣息的人,也終於回過神來,有些急忙的各自起身回到定位去。

顧培三趁著拿Bass時湊到裴世廣身邊,壓低著聲音:「你跟小安……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了?」裴世廣先是偷偷瞄了眼身前仔細調整麥克風的安啟凡,再迅速的對顧培三搖搖頭。顧培三難得的有些意外:「比賽那天你們兩個氣氛不是很好嗎?我以為……」

裴世廣想起比賽那天,當他們下了臺,連都衍吾都轉過身摟住安啟凡的脖子:「哇靠,剛剛示威欸,小安,沒想到你也是滿嗆的,讚啦!」而在那之後安啟凡沒有再拒絕他的靠近,裴世廣開心得幾乎要搖起了尾巴,但對他的試探,安啟凡卻始終沒有鬆口。

「我不知道……我們就是沒有講開……三三!等下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嗎?」裴世廣拉住了顧培三的外套衣角,把聲音壓得更低更低。

「阿廣呢?」安啟凡走在前往練團室的路上,忍不住疑惑的張望了下,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只能見到他長長的倒影,隨著他走動一起前進著,約好要討論新歌的人從剛剛就不見人影,只傳了簡訊要他先到練團室。

安啟凡拐過轉角,風從沒有關上的窗戶吹了進來,捲起兩三片深紅色的東西,輕輕貼上安啟凡的手背。

「是玫瑰?」安啟凡嗅了嗅沾在手上的花瓣,玫瑰的香氣淡淡的,似有若無,在視線回到走廊時安啟凡看見更多的花瓣出現在眼前走廊地板上,細細碎碎往被夕陽顏色籠罩的盡頭蜿蜒而去,那裡就是他們的練團室,裴世廣站在門口,雙手抓著一束不知名的花,站在夕陽映出的窗櫺影子裡。

安啟凡一瞬也不瞬地看著裴世廣,邁開腳步一步一步朝他靠近,靠得越近他就能把那張臉上的不安、緊張、期盼,還有喜歡,全部好好的收進眼裡。安啟凡終於站在了裴世廣面前,「這是什麼花?」安啟凡碰了碰那束由粉紅、淺紫、白色的小花組成的花束,用饒富興味的眼神研究起來。

裴世廣有些意外安啟凡第一句話說的是這個。「這是我昨天回家路上看到的……野花,覺得很漂亮就摘了……」裴世廣說完發出有些懊惱的聲音,當他還在心裡暗罵自己為什麼不拿顧培三替他準備的天堂鳥時,安啟凡指指阿廣背後:「那又是什麼?」轉頭看了看掛在門上的橫幅布條。

裴世廣突然紅了臉,「因為……我喜歡小安……」「用說的就好啦,幹嘛寫在布條上,」安啟凡仔細端詳著:「是老吾提議的吧?真的很有他的風格。」

安啟凡有些好笑的看著那橫幅,過了一會,視線終於回到一直緊張著,卻又不敢開口的裴世廣身上:「所以你找我來,是想說什麼?」裴世廣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遞到安啟凡面前,「小安,我錄了一段話,想讓你聽。」安啟凡輕輕嘆了口氣,伸出手,碰觸螢幕上的播放鍵。

「你們為什麼都不跟我講!」氣呼呼的少年聲音透過手機清晰的傳出,接著是聽不大清楚的另一個聲音柔聲哄勸安撫。那瞬間安啟凡覺得自己彷彿聽到莉莉絲說著「啊咧?」的聲音。

「不是!不是這個!」裴世廣驚得差點把手機給摔掉,他手忙腳亂的想關掉正在播放的錄音檔,卻被安啟凡握住了手腕,力氣比不過的他只能站在原地,看著安啟凡認真的聽著,錄音的內容繼續迴盪在看似無人的走廊裡。「為什麼我也要來幫忙啊?」手機裡接著傳出一個似乎有點不悅的聲音,過了幾秒另一個小心翼翼又擔心的聲音緩緩接近,問著:「小八你還好嗎?」之後又是這幾人一連串的嘰嘰咕咕。

「小八你覺得要錄影好還是直播好啊?」
「我是覺得上次直播效果不錯,可是這次阿廣的招有點蠢。」
「阿廣他就是智障,寫壞一箱卡片現在才在說要改錄音。」
「抱歉,等下那箱卡片我會拿去銷毀的。」

「喂你們不要鬧了,到底是想搞成怎樣啦,是我對小安的告白欸。」裴世廣的阻止徒勞無功。
「你灑花瓣還要掛橫幅,最over的就是你好不好!」而甯常夏毫不留情。裴世廣煩惱的:「我只是想要準備一個開心的告白……你們先回去沒關係,我要準備錄音了。」

聲音戛然而止。此時螢幕上的錄音檔顯示著已播放完畢,兩人盯著螢幕,沉默了好一陣子,是安啟凡先開口:「……看來你好像什麼都沒錄到喔?」裴世廣一臉絕望的點了點頭。

「你還要他們幫忙錄影?」安啟凡繼續問著。「嗯我拜託莉莉絲紀錄……」裴世廣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隨時都會被風吹走那樣。「所以他們現在都在附近囉?莉莉絲真的很厲害欸,有時候我覺得她就好像真的會透明化那樣。」

然後安啟凡就不再說話了,越發慌張的裴世廣將手覆上安啟凡還握在自己腕上的手,想說些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最終沮喪的垂下了頭。

「真的不需要這樣。」安啟凡的話讓裴世廣的頭垂得更低了,這根本不是他想像中開心的告白。手腕上突然傳來一陣力道,安啟凡拉著裴世廣進了練團室,砰的一聲關上了門。「你到底在幹嘛啦。」安啟凡伸手揉了揉裴世廣臉側的髮,聲音裡柔軟的笑意滿溢而出,裴世廣倏的抬頭,直直望進了安啟凡眼底,那裡有他的倒影,在金燦燦的夕陽顏色中倒映在安啟凡眼裡,而籠罩在夕陽裡的安啟凡正帶著清淺的笑,用有些拿他沒辦法似的表情,溫柔的、帶著滿滿喜歡的,看著他。

接著那樣柔軟的喜歡就被他們吞進了嘴唇和嘴唇之間,在有些急促的呼吸之間、在有些難耐的渴求之間,甜蜜的包裹住他們,輕輕的、癢癢的,騷動著他們的心。

「……你想說什麼幹嘛要用錄音的啊。」過了好一會兒才又想起這件事,安啟凡帶著鼻音的聲音在裴世廣頸側響起。

「我怕我會說不好。」裴世廣拉過安啟凡,抬起他的下巴,用拇指輕輕抹掉眼角的那一點亮光。

「你現在說。」

夕陽的顏色染上了他們的頰。

「我非常喜歡安啟凡。」
「我也非常喜歡裴世廣。」

「想嘗室樂團嗎?」

好像可以跟你,一起繼續嘗試下去。

(完)

 

「欸我們準備那麼久他們現在自己進去是怎樣!」
「老吾,我們就把時間留給他們吧。」

「小八你沒事嗎?」
「嗯沒事啦……漂亮的同學,想跟我一起去吃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