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番外其三补充

Work Text:

“真忙完了?”陆北泽有几分狐疑,怎么也不可能他刚到,南川就恰好处理完事务了,“我不急,你不用管我。”
  陆南川点头,诚恳地道:“当真。你信我呀,小仙君。”
  
  陆北泽听到他这尾音带钩的语气,就知道陆南川又想干什么,果然下一刻,陆南川就抱住他,在他耳边压低声道:“我就算还有事情,也就一件要忙,那就是想你。不过你来了,相思意已解,心上也无事了。”
  
  “……”陆北泽由着他胡闹。
  也不知是否因为不在修真界,而处于魔气四溢的魔界中心,仿佛人心都更容易被蛊惑诱动,还是因为陆南川不急不缓地用犬齿轻咬他的耳垂,陆北泽难得没有在清醒下制止陆南川一些过火的举动。
  
  等陆南川进入他的一瞬,陆北泽才有些后知后觉起来,指尖在陆南川肩后肌肤上划开几条红痕。他身下是松软的床铺,绵软得像松茸的云,像要将人裹住般承着他。
  
  ……
  陆南川掐着陆北泽的腰,缓慢而坚定地挺身没入他体内,初时还稍有顾及,几十次后愈发凶猛强硬,完全地占有侵入,性器像是炙热的木楔不断打入身下人的体内,反反复复,床榻都在他大开大合的动作下不堪重负地吱呀作响。
  
  陆北泽搞不清楚为何陆南川突然如此动作激烈,也只当他久未行房事,忍耐得狠了,才会整个人都像团炙热的火,烧得自己也要融化了般头昏脑涨。陆北泽整个人都是酥软无力的,他体温本就比常人低,即便是夏日里也会手脚冰凉,此刻却被人攥紧腰身动弹不得,体内的异物更是滚烫烧灼,这让他忍不住想要呻吟出声,却又因为顾及着礼节廉耻而一言不发,硬生生地将下唇咬出几缕血丝。
  
  陆南川注意到了,只得无奈地腾出右手,食中二指插入柔软的舌腔,把陆北泽唇齿分开。陆北泽不喜淫词艳语,所以他在床上也没怎么同陆北泽说过荤话,如今却觉得,有些事该做的还是要做,于是俯下身在陆北泽耳边低声说道:“……肏你肏得舒服么,仙君?”
  
  颤抖着的左手无力垂落在锦缎上,修长的五指发紧抓住床单,陆北泽刚在疾风暴雨般的冲击力,无力地喘了口气,就听到陆南川的问话,他微微仰起头,断断续续地道:“舒、舒服……”
  
  “舒服的话,就要叫出来呀。”陆南川理所应当般道,收了手,笑着与他唇齿交缠。
  
  陆北泽水色的眼里有几分茫然。
  是这样吗?
  
  他浑身湿漉,雪白的身躯上墨发半遮半掩,犹如勾勒出轮廓的山水简笔。陆南川右手逐渐抚摸过他湿漉的肩和胳膊、小臂,寻到正用力紧抓的手,然后缓慢而不容拒绝地十指相握。
  
  再轻轻吻住那圆润如玉的耳垂,极尽缠绵。
  
  陆北泽终是背脊弯起,发出短暂而欢愉的呻吟:“啊……”
  
  像是盘旋于万剑宗的青鸾之声,陆南川只觉得动听极了。果然,这张嘴里还是要喊出点什么比较好,比如说……
  求你肏我。
  陆南川眸光微深,不过他反正有时间慢慢磨,也不急于这一时。
  
  魔殿外是有成群的仆从的,陆南川也懒得驱散,反正以这群八卦魔物们听墙角的本事,不放他们光明正大的听,只会想法设法地捕风捉影。再者,陆南川骨子里占有欲本就极强,在修真界顾及着陆北泽不敢胡来,在魔界,他的地盘,他恨不得昭告天下,让魔界上下都知道,陆北泽是他的人。
  
  “啧啧啧,是谁说帝尊不行的,这不把人干得要死要活的吗?”
  “帝尊威武,人家也想让帝尊肏,嘤嘤嘤……”
  “……你先看看那位仙君长啥样,你再看看自己长啥样,拿张镜子照照脸行不?”
  “帝尊换了张床想必也是为了这位仙君吧,不过,要这么大张干什么?”
  几个魔物想不清楚,干脆不想了,又专心致志听起墙角来,不禁再次感叹,帝尊真是厉害啊厉害,这么清心寡欲的小仙君也能勾得到手。
  
  春光旖旎的魔殿内,陆南川已是将陆北泽翻了个边。真君膝盖抵着床,修长笔直的大腿有些颤抖,险些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他腰间环住的手臂上。
  后入的姿势不是没试过,每次都过于刺激,陆北泽按住腰上陆南川的手,刚想说今天够了就到这儿吧,却听到耳边传来低低的咒语声,那是一串他早已烂熟于心的咒法,陆北泽瞪大了眼,呵斥道:“南川!你在干什么?!”
  
  下一刻他便说不出话来了。
  勃发的性器对准他的腿间,陆南川在背后挺腰一送,胯下巨物长驱直入,撑得陆北泽几乎有些合不拢腿。但这不是最刺激的,更刺激的是……
  
  陆南川已将神魂互通完全打开。
  陆北泽不知道陆南川能不能体会到他的感觉,但他却将陆南川的通感接收了个干净。手下本是温软的被褥,此刻却仿佛也在掐着某个人冰凉的腰间,身前性器仿佛被柔软湿濡包裹住,没入后又抽身而出,旋即又不带停顿地进入。他好像也进入了一个紧热滚烫的甬道,正在被人不知廉耻地上下吞吐着。
  
  他本就处在临界点上,敏感到了极致,陆南川这么做可谓是要了他的命。
  
  “不——不要——”陆北泽失神地叫道,几乎是立刻到了高潮巅峰。
  
  就在他想要释放的瞬间,陆南川手指微动,几缕魔气溢出,缠在陆北泽身下阳物上,牢牢堵住可以让他解脱的穴孔。
  
  “等会。”陆南川低笑了声。
  虽然他将陆礞对他的影响降到了最低,几乎感受不太到陆礞是什么感觉,但难保陆礞一旦去了,太过刺激影响到自己。陆南川怜惜得吻了吻陆北泽的后颈,叹息道:“等我一起,还早呢。”
  
  “南川……停下,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陆北泽只感觉要疯,他喘息着几乎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后方遭受多大刺激的同时,前端的舒爽更甚三分,身后利刃每次进入总会准确地击打在他敏感的那一点上,又反复碾压揉搓,身前那犹如潮水般同时来袭的快感,更是刹那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太刺激了。
  双重的刺激,何止加倍的快感。
  
  可偏偏被束缚着无法解脱,陆北泽身前玉茎已是涨得紫红狰狞,青筋跳窜,随着他被撞击的动作前后起伏。
  
  陆北泽的声音里已是带了哭腔:“求你,真的不要了……”他仅存的理智警告着,让他逃离这灭顶欢愉。
  
  这声求饶让陆南川顿了顿,有些意外,抓在陆北泽腰间的手也不自觉松了几分,就在他愣神的空档,陆北泽绵软的四肢似乎是生出了力气,挣扎着撑起身子,试图逃走。
  
  陆南川笑了笑,也不阻止,待陆北泽向前爬了一小段,性器被吐出一截,费劲地想要爬起来时,才不急不慢地同样前进几分,握住他的脚踝,将双腿拉开,猛然入侵。陆北泽伏在床上不停颤抖着,腿根不自觉夹住身后性器,有了几分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迎合。
  
  见他这副模样,陆南川抚过陆北泽的前端,见依旧可怜兮兮地还未释放,有些奇怪,掬了把这人的墨发把玩,回味般道:“陆礞,你方才该不会是没用前面就去了吧?”
  
  陆北泽双目失神放空,不知是羞耻还是舒爽的泪湿透面颊,还在手脚并用挣扎着试图逃离。左右大腿前后交替只会使身后摩擦更甚,陆南川得了趣,好整以暇地减缓抽送,只是一拱一拱地向前,驱赶般由着陆北泽逃窜。
  
  被汗水打湿的长发黏在微弯的背上,陆北泽越是逃离,陆南川追得越紧。陆南川之前就发现了,后入时陆礞总是想要挣脱,有几次还真被他逃了,然后下了床合衣离开,或者冷着脸呵斥睡觉。所以……
  
  陆南川轻笑了声,带几分意味深长。看你这次还能逃到哪里去。
  
  这床是寻常床榻的三倍大,送软得像刚采摘的棉花,在上面爬动根本不能着力,陆北泽被肏得满床乱爬,只换得身后人肏得更狠更深。到最后全身酸软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全然不想动弹,只能在酥软的情海中被迫沉浮。
  
  陆南川不敢第一次就把陆北泽做得太失态,肉刃未退,温柔地将他翻转过来,架起他的腿放到肩上,慢慢研磨深入,然后突然收走囚住陆北泽的几缕魔气。
  
  几乎是立刻,陆北泽腿根腰眼、小腹肩膀皆是一阵痉挛,下颚被强硬地捏住无法咬紧牙关,他只能不受控制地叫出声来:“南川……啊啊……啊……”
  两人同时到达巅峰,陆北泽更是被双重刺激给晕眩得久久不能回神,依稀听到耳边有人含笑说着荤话:“肏坏你了?我下次会注意的。但是仙君哥哥好像很舒服……我们以后还这样好不好?”
  
  ……
  许久没听到人回应,陆南川才看到陆北泽长睫轻颤,竟是晕了过去。
  陆南川失笑道:“是我做过了。”他关了神魂互通,轻而又轻地将人抱起,来到温泉池水里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