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番外其一补充

Work Text:

面前的人俯下身,比旭阳炙热浓烈得多的吻逐渐转深。
  
  陆南川睁开眼,在陆北泽舌尖轻轻一咬,才放过他,说道:“脸没红。”
  “但是耳垂红了。”
  
  感受到耳垂上被不轻不重吮吸着,陆北泽终于颤抖着喘了口气,制止道:“南川,别……”
  
  “放心,我不停。”陆南川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一路向下。
  他左手将陆北泽双腕按在头顶,右手轻车熟路地勾开衣袍腰带,长袍下是紧实的肌理,正浑身紧绷着。
  
  不知道触碰到了哪里,陆北泽不堪忍受般扬起脖颈,抬手掩面,遮住有些失神的双眸。
  终于,陆北泽小声地喘息起来,长袖掩面,只露出微张的唇。
  
  “看着我。”陆南川眸色转深,带着燃起的烈焰,要永远将眼前人囚困其中,他有些强硬地掰开陆北泽的手,再不容置疑地与他十指相扣,“陆礞,看看我。”
  
  像是在宣誓主权般,他心满意足地看到陆北泽眼中泛起薄雾,却只能存在他一人的倒影,然后轻啄着陆北泽的唇,将身下人随即情难自禁的呻吟堵在唇齿之间。
  “仙君乖。”陆南川趁机占便宜,“舒服了就叫出来别忍着,否则我这么辛苦卖力不讨好,我可不干了。”
  
  “……”陆北泽刚要像以前那样难耐时咬上陆南川的肩,被陆南川制止。
  
  陆南川道:“没脱衣服,有肩甲,你不嫌硌牙,我还心疼呢。”说着,伸出手指,在陆北泽口中模拟交姌的动作。
  
  然后被陆北泽轻轻咬住。
  
  手指上的咬合力度很小,看得出陆礞下意识怕咬伤了他,陆南川不由得愉悦起来,凑到陆北泽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陆北泽脸色潮红,但仍旧坚定拒绝道:“不行。”
  
  陆南川道:“就这一次嘛,陆礞行不行。就一次,嗯?”
  陆北泽:“……”
  陆南川接着道:“陆礞,阿礞,小仙君,三清真君……就依我一次好不好?”
  陆北泽:“……”
  见陆北泽神色私有松动,陆南川趁热打铁:“就一次,下不为例,嗯?”
  
  “……”陆北泽无奈闭眼,微不可查地点点头,换他在了上面。
  陆南川心满意足,抓着陆北泽的手,在他指尖烙下轻柔的吻。
  
  ……
  抬头看去,陆北泽胸前衣襟大开,露出白皙如玉的肌肤,其上斑驳吻痕,落如红梅,薄薄的锁骨中间微微凹陷,右边有个不怎么明显的牙印,怎么看怎么都知道是在床上被好好疼爱了一番。
  
  可他神色依旧清冷,就算面对陆南川眼神会放柔和些许,其中情绪也淡若蜻蜓点水。这种极端的反差反而更有种背德的色情感,更能激起人的征服欲。
  至少陆南川见了,与陆北泽交握的手下意识就收紧,危险地眯了眯眸。
  
  陆北泽却恍然不觉,另一只手按在陆南川的腹部,手下线条流畅的紧实肌理是他唯一的支撑,骑乘姿势太过刺激,他不敢放纵,只能一点点慢慢咬牙向下,直至完全没入。
  
  他吸了口气,不知该怎么继续,就听到陆南川语气带了笑意,道:“你得自己动。”
  
  陆北泽:“……”
  “自己动”这三个字,对三清真君来说,冲击过大。陆北泽缓了缓,才硬撑着律动起来。不知触碰到了哪一点,他不自觉收拢五指,在陆南川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爪痕。
  相比于陆南川在魔界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早就对情爱之事熟悉于心,陆北泽的技巧实在算得上青涩稚嫩,但只要想到以陆北泽这种冷心冷情的性情,也愿意努力地在自己身上起伏,就是独一无二的致命毒药,让陆南川甘之如饴。
  
  忽地陆北泽腿根一阵轻颤,他仰起头喉结上下滚动,劲瘦的腰身左右摇摆,在颤抖中他浑身瘫软,双腿乏力,蹲坐不住,只能无力地滑落下去,将阳具一吞到底。甬道被粗暴地捅开,剧烈的刺激让陆北泽腰眼腿根酸软到麻木。他眼尾沾了湿润的红晕,汗水从光洁的下颚一路流淌滚落,然后像要哭出来般呜咽了声,整个人如同漂浮于水面的无根浮萍,然后被陆南川温柔地抱在怀里。
  
  陆南川坐了起来,将人环在胸前,见陆北泽即使失神,也无意识般双腿缠在他腰间,陆南川不禁勾起一个笑,哄着他道:“乖,剩下的我来吧。”
  
  ……
  
  风出过,一如当年。
  
  那些过往的少年岁月如烟霞、似和风,虽转瞬,却不可磨灭,留在心间。
  陆南川仍旧记得那么多年前,他终于借着放纸鸢的机会,朝陆礞进了一步的那时。
    
  陆南川替陆北泽清理妥帖,系好衣带后,就和陆北泽肩并肩坐下。
  陆南川看了眼摇摇欲坠的斜阳,道:“星星快出来了,咱们等会再回去吧?”
  “好。”
  
  落日西斜后,星色很快就被渐次点亮。
  万盏星火,磅礴一片。
  
  多年前的那天星斗高悬,银河渐落。
  而此刻长夜一如昨。
  
  “南川。”
  “嗯?怎么了?”陆南川侧头,见陆北泽似是有些倦怠,半阖着眼,不禁有些后悔是不是今天他太过分,把人折腾过头了,就看到陆北泽抬眸与他对视。
  
  清冷琉璃眸被俗尘情愫沾染,将高高在上的仙人,从神坛拖入凡间。
  陆南川不由有些痴了。
  
  “那天,我不仅是接受了你。”陆北泽道,“更是接受了我自己。”
  他道:“多谢你。”
  让我看到我自己。
  
  说着,陆北泽伸出手掌。
  一如当年。
  
  陆南川微愣,反应过来后,轻笑着抬手拉住陆北泽。
  
  “那你以后,可就真的甩不开我了,仙君。”
  也一如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