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真沙】墮世車

Work Text:

被進入的感覺可以算是新鮮的體驗,沙銀跨坐在對方身上,他大概是腦子被抽了才會答應對方這份荒誕的要求。
扶著腰的手讓沙銀只覺得灼熱,他用力的呼吸讓那份痛楚減輕一些,要是用一把刀子刺著大腿也不會讓他現在這樣痛得滿頭是汗。
「尤利,你慢點。」
「但是沙銀,我這才進去一半。」
輕聲的哀求並沒有讓自己更好過,尤利西斯仍然在加大雙手下壓的力度,直到那根完全沒入對方體內。
「唔。」沙銀閉眼忍受著如同撕裂身體的痛楚,他氣尤利西斯沒有聽他的要求放慢速度,但目前的狀況無法讓他大聲說話。「可以的話我真想插你的。」
「哈哈,那還是算了。」在下方的尤利西斯打笑著,他等沙銀適應自己的大小。「放鬆點,沙銀。」
「我也想。」大口的吸氣,沙銀在努力的讓自己全身放鬆,他試著去想些別的東西讓大腦不去過份在意身下。
打比方說以前在戰場上的記憶。
雖然這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但意外地,尤利西斯能感到那緊緊咬著自己的地方放鬆了一點。
「那我動了。」
沙銀的身體屬於有鍛練但不明顯的類型,尤利西斯抬起對方的腰身並不費勁,由上而下的進出讓沙銀覺得每一次都是他最深的位置。
尤利西斯小心的控制著帶骨感的尾巴,末端在穴口邊緣打轉,這樣輕微的刺激讓沙銀瞪著尤利西斯。
「呀、別唔,別鬧。」
進出前並沒有做過擴張,那本不是用作這種行為的地方因為承受不了巨物而撕裂出血,再因快速癒合而痊癒,血液成了最好的潤滑劑,尤利西斯聽著因進出所發出的漬漬水聲,他看向交合的地方,腸液混著血水被他帶出又再沒入。
沙銀張口的呼吸著,沾了汗水的髮絲隨著他上下動作而舞動,臉上的緋紅已不知是因之前的缺氧還是別的,他現在只希望尤利西斯不要找到那個地方,只是普通的疼痛的話他還能保持現況的接受著。
「尤利、哈,別太嗚,太快!」
然而尤利西斯卻是跟他的想法背道而馳,巨根在他體內不斷的改變著方向,似是在探索、尋找著什麼東西似的讓他不適。
「嗯!?」
某次的沒入,一種奇異的感覺如電流般沖洗著沙銀全身,聲音也差點變了調,幸好他及時把那聲呻吟吞回肚子裡,然而尤利西斯如同知道他的小動作,巨根不斷的擦過那處,如果不是因為對方的手一直緊扶在腰上,沙銀可能會直接倒在對方身上吧。
「這裡舒服吧。」
低垂的眼簾沒讓沙銀少看尤利西斯那帶著自信的笑容,這讓他骨子裡可不想和應對方的說法。
「哈呀,並沒有。」
然而尤利西斯並沒有因為他的不誠實而生氣。
「但下面不是很精神嗎?你看都站起來了。」
尤利西斯主動的拉近兩人的距離,在沙銀的耳邊吹氣的說道。
「而且你下面咬得我好緊。」
「!!」
面紅耳赤這個形容詞難得的出現在這位身上,只見沙銀欲要站起離開,可尤利西斯把他牢牢的固定在自己身上,甚至進入到更深。
「嗚哈、你這傢伙!」
這卻換來對方得意的笑聲。
因笑意而上勾的唇在貼近自己,沙銀最後還是沒有躲開,他能在對方的口腔中嘗到腥甜,想必那是自己血液的味道,張口迎合著對方,兩舌交纏,他們在爭奪著雙方的空氣,直到其中一方落敗。
以翅膀的力量將沙銀壓在地上,尤利西斯以壓制者的角度看著身下人的一切,因為情動而紅了的臉、喘息著的唇瓣是平時不常見到的粉紅,那雙與自己相同的金眸帶著水氣,而沾汗的髮絲貼著臉側,絲質的衣服在沙銀身上意外適合,開始律動的自己能看到對方隨著自己的動作而起伏,而自己的尾巴下意識地纏著那雙白皙的大腳。
全身只剩下一件絲質白衣,自從尤利西斯改了進攻的方式後,沙銀就一直感到那股快感沒有停止的傳送至全身。
囤積起來的快感讓沙銀再也無法控制身體的顫抖,他張口無聲的低喃,尤利西斯努力的解讀著那句話的意思。
尤利西斯。
那是自己的名字。
這無疑比任何事情更能讓尤利西斯興奮,他盡所能的加速自己的進出,疊加著自己的快感,直到在沙銀收緊腸肉,在溫暖的包裹之下猛地用力進出,最後釋放在對方體內。
「呀哈…」完全放鬆下來的身體分外敏感,沙銀感覺到對方退出自己的體內,那溫熱的液體充滿在自己的體內讓他不由自主的收縮穴口不讓濁液流出,然而頭上一黑,他就被尤利西斯整個抱著。
「嗚、別碰我…」伸手想要推開對方但根本使不出力氣,尤利西斯蹭著舒服的位置。
「我喜歡你。」
所用的是『你』而不是『你們』。
沙銀愣著幾秒,尤利西斯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但他很快聽到對方的回話。
「你跟艾文說她會更開心。」
然而尤利西斯卻先把人緊緊的抱著,在對方用力拍打著自己的背抱怨痛的時候才悶氣的說道。
「明明兩種喜歡都不一樣。」沙銀聽到由耳邊傳來對方的聲音。「我對你的喜歡是想要跟你做的喜歡。」
心中的那份沉重像是被釋放開來,沙銀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流下眼淚,就算被上的時候他也沒有一絲委屈感,然而現在就是因為對方簡單的兩句話,眼淚就像是缺堤般的落下。
尤利西斯後知後覺的感到肩膀上的濕潤,他抱起了對方輕拍著沙銀的背。
「不哭不哭。」用著笨拙但卻自認為最有效的方式安慰著對方。
「…笨蛋。」
「嗯,我是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