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风最冲] L'avilissement

Chapter Text

“哈啊……不行了……去了……啊……”
两根肉棒在冲野的身体里冲撞着,一根刚从花穴出去,另一根就顶进菊穴,它们配合默契玩弄这具被调教的异常适合性爱的身体。肉棒中间隔着一层薄膜,好像随时都会戳破这层屏障让两个小穴相通。
“啊啊啊……要坏掉了……好舒服……嗯……”
冲野被风间和最上夹在中间,一条腿被风间勾在手臂上,一只脚尖堪堪踮在地上,他只能抱住白发警官的脖子保持平衡。
身后的最上顶弄着他的菊穴,两只大手揉捏着他丰满的乳房,大力得粉白的乳肉都从指缝中挤出来。这样的蹂躏下,冲野的乳头喷出了两股奶水,喷溅到风间的镜片和麦色的胸肌上。这换来的是警官更加激烈的肏弄,花穴深处的g点被粗硬炙热的肉棒一次次狠狠冲撞。冲野高声淫叫,前后两个小穴剧烈收缩,夹得两根肉棒更加兴奋起来。大量的淫水从他的身体里喷溅而出,被肉棒带出顺着他的大腿根一直流到地板上,与之前泄出的汁液和白浊汇集成一滩水洼,沾上淫水的脚指都镀上了一层水光。
终于,两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他的花穴和菊穴中,他大腿抽搐着,腿根白嫩的肉都舒爽地一颤一颤的。前端的肉芽失控地喷出一股淡黄色的尿液。
冲野嘴巴半张,喉咙里发出几声若有似无的呻吟,生理性的泪水涌出眼眶。在经历了几小时激烈的性爱后,疲惫的冲野还是昏了过去。

……

冲野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前途光明的新人检察官被自己崇拜的前辈亲自送去神奈川警校进修。这所警校是出了名的严苛,但冲野身份特殊,不用进行体能训练。他被分到风间教官的班级,真是个可怕的人,第一次听他讲课冲野就被吓到了。不过他很快就被风间的能力折服,经常去他办公纸请教问题,风间也乐于解答。这也导致冲野向最上汇报进修情况时也频频提起风间的名字,惹得最上有些不快,但冲野当时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在进修期结束的前夜,冲野被风间叫去剑道场。推门进去,端坐在道场中央的风间将地上的剑道服推给他。
冲野道了声谢,拿起衣服开始换上,却被剑袴的腰带难住。就在他纠结无措的时候,一双手环过他的腰拿过带子仔细地系了起来。
冲野有些局促,看着玻璃上映着的跪在自己身后的教官,嘴唇嚅喏几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他们相对行礼开始对战,冲野当然不是他的对手,没几回合竹剑就被击落,自己也跌倒在地。他闭着眼等待着即将落在身体的疼痛,感受竹剑破开的气流打在他脸上,紧张得鼻子也矜起来。
但预想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冲野睁开眼睛,看到剑尖停留在他面罩上方,风间盯着他的脸,仿佛在看一个猎物。冲野第一次觉得那只义眼那么摄人,呆愣几秒后,他慌忙起身鞠躬感谢教官的指教。

风间放下剑,开始为冲野解开护甲,卸掉的护具被扔到竹剑旁边,砸到地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冲野被吓了一跳,他开始觉得不太对劲。
“风间老师……唔……”
冲野眼睛瞪大,看着亲吻着自己的风间,他开始推拒挣扎,但风间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扣到背后,大手扶着他的后脑压向自己。冲野另一只手不断拍打风间,但这只是无谓的挣扎。风间的舌头闯入他的嘴巴,冲野躲避他的纠缠,但不过一会儿就被席卷共舞。一条腿插进冲野双腿间,膝盖有技巧地顶弄着他的下体。这样的双重撩拨下,冲野很快就软了身子,风间索性把他放倒在地上。
冲野被折腾得衣襟大敞,半个肩膀露了出来,他失神地看着天棚,大口吸进空气。
骑在他身上的风间开始脱他身上的剑道服,粉红的乳尖接触到空气后瞬间挺立起来,又马上被湿热的舌头不断舔弄。
“嗯……放开我……啊……”
他手腕被攥住,双腿被压制着根本挣脱不得。风间的手伸到他裤子里套弄他半勃的肉茎。
这比自慰刺激百倍,冲野瘫软成一滩春水,只顾得上呻吟,连裤子被扒掉都没意识到。直到花穴被指尖刺入,他才猛烈挣扎起来。
他极度羞耻,这幅身体的秘密竟然被这个男人发现了。
冲野是初中时才知道别的男孩子没有两个小穴,他再也不敢赤身裸体和其他男孩子一起去泡汤游泳。随之而来的发育期冲野感到更加羞耻,他每个月都有几天胸部肿胀,身体从侧面看就是女孩子的身形。他开始习惯在那几天用绷带把胸部缠的紧紧的,衬衫扣子都要系到最上面一粒。他不敢交女朋友,也不愿意交男朋友。

“不可以……呜呜……”
冲野低声哭泣,牙齿轻咬着颤抖的下唇,蓄满泪水蜜色的眼睛望着风间乞求他不要继续做下去。
“启一郎的身体最适合做这种事了。”
风间不顾冲野的求饶,继续扩张着花穴,层层叠叠的穴肉包裹着他的手指,他恨不得马上占有这个人。
又一根手指插进小穴,待到冲野适应后风间快速抽插着,又屈起指尖抠弄肉壁上的凸起。
“啊啊啊……哈嗯……”
冲野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欢愉,每一次被戳到G点,过电一般的快感顺着脊柱窜向全身,大量的汁水从花穴中喷涌而出打湿了风间的手掌。
手上的淫水被风间涂抹在早就坚硬如铁的肉棒上,他在花穴周围蹭弄几下,引得冲野发出小猫一样的呻吟声,空虚的肉穴张合着贪吃的小嘴。
“啊痛……好痛唔……出去……”
紧致的小穴第一次吃进去这么大的东西,冲野疼的直接哭了出来,他抬脚想踢开身上的人,但这个动作加剧了痛楚,可怜的冲野咬着手背哭的更厉害了。
风间拿开他的手,附身吻住那张嫣红的小嘴,手上也不闲着开始套弄起冲野软掉的肉茎。没过一会儿,风间就感觉到小穴开始分泌蜜水,内壁不断收缩着,呻吟声也从冲野喉咙里传出。
他握住那双莹白的脚腕,开始大开大合肏干起来。每顶进去一次,冲野的小肚子上就凸出一块,他像是害怕被戳破一样捂着小腹咿咿呀呀地呻吟着。
风间被身下人淫荡的样子刺激到,他把冲野的腿折压到他肿胀的胸前,肉棒戳进宫口用力抽插。
“啊啊……要撑坏了……啊……”
冲野被肏到射精,小穴也唯恐落后喷出一股股春水。
肉棒被温热的骚水浸泡,痉挛紧致的穴肉吞吃着棒身。风间不顾冲野刚高潮过的敏感身体,继续猛烈粗暴地肏弄着。
冲野感受到体内的东西又胀大了一圈,内壁的褶皱都被撑得平滑,饱胀的舒爽感使他再次深陷肉欲的深渊。
终于,粗大的肉棒在窄小的花穴中射出大量滚烫的精液,被内射的快感使冲野敏感的身体再次高潮。

风间并没有因为这是初夜就放过冲野,他像抱小孩一样抱起了小检察官。突然的腾空吓得冲野抱住风间的脖子,双腿紧缠住精壮的腰,后穴也紧张的收缩了几下。
风间托着冲野白净有弹性的屁股走向多媒体教室。肉棒深埋在冲野小穴里,每走一步他都会被顶弄到娇吟。
等到进入教室时,冲野已经舒爽到脚指蜷起,后穴剧烈收缩,淫水滴了一地。
风间坐在椅子上把抱在怀里的冲野转过身面向荧屏,打开投影,屏幕上开始播放他们刚刚在道场里交合的画面。
冲野转过头不想面对这样淫荡的在男人身下求欢的自己,却被风间掰过头强迫观赏,他只好紧闭双眼,但自己媚人的呻吟声又从音响中传出。
他感觉湿热的舌头舔弄起他的耳朵,舔舐他的脖子,有力的手指掐捏他红肿的乳头,含在体内的肉棒又开始轻轻挺弄起来。
肉欲又将冲野的理智瓦解,他扭起屁股磨蹭着肉棒,但他需要的是更粗暴的肏干。
“啊……启一郎想要……哈啊……”
风间把冲野压在课桌上快速耸动着,他拽着一只胳膊,然冲野上身抬起,让他好看看屏幕上他自己被肏射的样子。
“啪、啪。”
巴掌印留在冲野白嫩的屁股上,打一下他骚穴就收缩一下,刺激的风间猛烈的肏弄把课桌都顶到前移。
“啊啊……启一郎要坏掉了……”
冲野哆嗦着大腿和荧幕上的自己一同高潮了,淫水顺着腿根流到地上形成一滩水洼。
他累到昏过去又被肏弄到醒过来,他的肉穴不知被灌进去多少精液,肚子都鼓起来了。

第二天清晨,还在睡梦中的冲野被套上风间的剑道服,风间横抱着昏睡的冲野走向校门,走过花坛时还摘下一朵小黄花别在他耳朵上。
吻了吻怀中人的额头,把他送到在早在校门口等着的最上检察官的车上……
最上暴怒地夺过冲野。
而睡梦中的冲野还委屈巴巴叫着不要了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