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长谷部泰之的治疗

Chapter Text

我听闻长谷部泰之的情况后曾偷偷探访过他。
那天他在病床上吃菠萝面包,小口小口地咬着,没有一点食欲,好像吃东西这件事仅仅是为了维持生命。
他用力掀开被子扔到地上,眼神一直看着一个方向,却没有焦点。他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使劲得手部的青筋都清晰可见。接着挥起拳头用力砸着大腿,力道大的都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下半身,又看到脚上微微褪色的、三天前写下的备忘。他停顿了一下,放下了手中还剩下大半个的面包。
从始至终他都面无表情。
当然,他并没有发现站在病房门外的我。

我也见过他第一次被抱上轮椅的样子,无措极了,双手环绕在护工背后,整个上身都依偎在陌生男子的怀里。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上身直接倒向床沿。嘴唇颤抖,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他的器官失去控制排泄的能力,身体被迫暴露在每一个照顾他的护工眼前。 强烈的羞耻感正在剥夺这个男孩的自尊心。
这是每个脊髓受损的病人都会遇上这样的麻烦。

他僵硬地坐在轮椅上被推到花园,在看到那些在草坪上自己推轮椅的人后,快速转过头。或许他在想,那就是他的未来吗?
我看着他僵直着上身操纵轮椅越来越快地返回室内。

泰之抗拒复健训练,就像抗拒下身瘫痪、抗拒被他称为的“屎”一样的人生。

终于,我找到了机会把他带到了我的办公室。那几本被我放在显眼地方的格斗杂志果然被他拿起翻看。他把手肘放在轮椅扶手上,头歪向一侧,染成浅金色的发丝向一边垂坠下来,衬得他乖巧脆弱。
嘴笨的我不停找话题搭讪,他显然在不耐烦地应付着。
我手舞足蹈吸引他的注意力,可他只对杂志感兴趣。
但我仍然察觉出他是个难以招架他人好意的人,或许是害怕失去,索性连得到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

几天后泰之开始做复健训练,是为了鼓励一个生病的孩子。

我无法自拔地沉醉于窥视长谷部泰之这个男孩,喜欢一遍一遍把他浅金色的头发、苍白的皮肤、总是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收入眼底……

武弘自杀了。
泰之去了神山海角,那个自杀圣地。
我在朋友的推特上看到了坐在海崖边上的泰之的照片。
我惊恐愤怒,拨通了他的电话,以治疗缺少人手为由把他骗到了我的办公室。

我锁上房门,泰之茫然地看着我。
我什么也没解释,把他抱离轮椅,放到沙发上。他慌张地问我要干什么。
我骑在他身上,开始除去他身上的衣服。
他试图挣脱我的桎梏,挥舞拳头打掉我的眼镜。但我早已失去理智,扣住他的双腕压在头顶。
他像一只小豹子,呲着牙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去亲吻他玫瑰色的嘴唇,想尝一尝我梦寐以求的味道,可他却摇头躲开。
我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吻上去。他的唇瓣柔软香甜,我想继续采撷,却被死死咬住。我的血珠染红了他的嘴唇。
眼泪从泰之的眼中不断流淌,他的眼神似在控诉我对他做的下流事。
我的心脏像是被紧紧攥住,我自责不已,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的额头。
“泰之,对不起。”
“为什么?”
泰之闭上眼睛,眼泪却仍是止不住地流淌。他声音发颤,嘴唇也在抖动。
“我听说你去了神山海角,我……”
“关你什么事,我这种累赘死了才好!”
泰之打断了我的话,凶巴巴地质问我。可是他哭的鼻头通红,可怜兮兮的像只被抢走鱼干的小猫咪。
“泰之,我不能失去你。”
我再次吻上了他的唇,这次他没有抗拒。他甚至小心舔舐着我嘴唇上的牙印。他还在不住的抽噎着,胸口快速起伏。
我含住他粉嫩的肉茎,这样的刺激使他发出小羊一样的叫声。
他想撑起身推开我,但这对他异常艰难。
我开始吞吐他的肉茎,用舌尖在铃口画圈。
“啊……混蛋……放开我……啊……”
泰之被我玩弄的泪眼汪汪,尖叫着射了出来。
白浊被我涂抹到他粉嫩的花穴,他情况特殊,身体比普通人敏感数倍,仅仅塞进指尖他就又尖叫着射了出来。
“啊……不要……我受不了……”
泰之原本苍白的皮肤透着一层粉色,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频繁的高潮使他身体微微颤抖着。
“啊……嗯……不行了……哈啊……”
我的手指被他紧致的内壁包裹着,肉浪波澜起伏,一股温热的水从他花穴深处喷涌而出打在我的手上。我抽出手指,尝了尝他的味道。
“泰之好甜。”
把手指伸进他的嘴中,搅弄起他湿热的小舌,口水都被玩弄的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
“啊……想要……”
泰之的后穴翕动张合,蜜汁把穴口涂的晶亮,他已经沦陷在情欲之中。
我把泰之的双腿压在他的胸前,扶着早就硬挺贲张的肉棒肏进湿热的小穴。
“啊……去了……啊……”
他花穴紧紧地夹弄着我,穴肉吞吃着侵入的大家伙,淫水像溪流一样从深处不断流淌出来,粉嫩的肉茎颤抖几下喷射出透明的前液。只是刚刚进去,泰之就尖叫着高潮了。
我咬着他嫣红挺立的乳头,下身快速肏弄起来。
“啊啊啊……泰之坏掉了……啊……”
他的理智早就在我的撞击下溃散,噙着泪咬着嘴唇急促地喘息着,细碎的呻吟从他嗓中偷跑出来。
微长的浅金色发丝散乱下来遮住眼睛,衬的他格外脆弱易碎。他的胳膊被晒红,轻抚一下,都会痛的吸气,然后委屈巴巴地看向我。
我看着他这幅勾人的样子,猛烈抽插着他花穴中的凸起。身体相连的地方响起咕叽咕叽的声音,花穴分泌的淫水被撞成白沫。他白嫩的屁股也因为我的顶撞而凌虐发红。
“啊……好舒服……啊……”
泰之被我肏弄得昏了过去,我把肉棒埋入他的肉壶中将浓稠滚烫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他的身体又痉挛了几下,前端喷出淡黄色的尿液。
我抽出肉棒,大量透明的淫液夹杂着白色的精液噗地喷射出来。
我仔细把玩那双瘦弱苍白的腿,又在他的腿根留下来几个嫣红的吻痕。
我又硬了,再次肏进他烂熟的花穴。
泰之在睡梦中被我干的又高潮了几次,发出奶猫似的呻吟,到最后他的肉茎都射不出什么东西了。

第二天,泰之在我怀里醒来,吵着要我请他去露天啤酒店和烤肉店,要去内脏做得很好吃的那家……

Chapter Text

神奈川东部综合医院的心理科室有一位特殊的医生。
这位染着浅金色头发、坐在轮椅上的泰之医生正是医院的金字招牌。很多患者慕名而来接受泰之医生的治疗。

“下一个。”
泰之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上一位患者的病情,一边对外喊道。
“医生,我进来了。”
泰之合上笔帽转过轮椅面对患者。
“啊,是里中先生。”
里中是位知名冰球运动员,长相帅气,身体精壮。因为母亲遗弃造成的心理创伤影响到了他的生活,他已经在泰之这里接受过三次治疗了。
“那么,我们开始吧。”
泰之掀开腿上的毯子,露出一丝不挂的下身。他调低轮椅靠背,把双腿搬到扶手上,将自己的花穴露了出来。
里中呼吸浓重起来,他有些生气地盯着泰之腿根上的正字。
“泰之医生今天已经接待5名患者了吗?”
“嗯,医生就是要治愈更多病人啊。”
泰之费力地弯下上身,用自己短短的手指撑开后穴,红着脸望向里中。
“不准弄脏衣服哦。”
里中拉开拉链将肉棒肏进泰之流着水的花穴。双手伸进衣服下摆,揉捏着泰之被玩弄的肿胀的乳肉。
“啊……让泰之治疗里中先生吧……啊……”
里中大力肏干起苍白瘦弱的小医生,医生的小穴紧致湿热,汁水充沛,穴口被肉棒撑的没有丝毫缝隙。
运动员精力旺盛,粗大的肉棒戳的泰之的小肚子上都一凸一凸的。他双手捂住肚子,像是害怕被捅破了一样。泰之已经被肏干的射了两次,白浊都喷到了他自己的下巴上。
里中被这一幕刺激到,他更加快速有力地肏弄着,接着,他猛地拔出肉棒,插进泰之的嘴里,剧烈抽插几下把大量精液射进泰之喉管里。
泰之后穴剧烈收缩涌出大股淫水喷溅到地板上。他喉结上下滚动,把精液全部吞进肚子里。

里中拿了几张抽纸为医生擦拭干净身上的淫液,又拿起桌上的笔在泰之腿根上正字旁边又写了一笔。他用毯子遮住那双赤裸的腿,亲了一口医生的脸蛋离开了科室。

 

“下一位。”
穿着外科制服叼着根棒棒糖的速水医生气势汹汹地走进来。
他丢掉毯子,把泰之的双腿驾到自己肩上,拿下棒棒糖塞进泰之的花穴。
“啊……速水医生唔……”
速水吻上泰之,两条舌头热烈共舞。
泰之早就动情,小穴吞吃着棒棒糖,或许是这个长度满足不了他,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外科医生猛地抽出棒棒糖塞进泰之嘴巴里,脱下裤子挺身进入被肏的烂熟的花穴。
他握住泰之的脚腕狠狠操弄着,搞得轮椅都在向后滑动。他索性边走边肏干泰之,直到轮椅抵在墙上他才停下脚步。
泰之发出足以令所有男人都勃起的媚叫,混合着糖水的口水流下又被速水舔弄干净。
他后穴剧烈收缩,蜜汁疯狂喷涌在体内的肉棒上,前端没有射出什么,就这样被插到干性高潮。
速水继续肏弄着不断抽搐的花穴,直到泰之再次高潮才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他的肚子里。他拔出肉棒,将剩余的精液射到泰之的脸上。

泰之被干的眼角发红半只舌头露在外面,眼睛失神向上翻着。
速水把棒棒糖从泰之嘴里拿出重新含了回去,把他脸上的白浊涂抹在媚人的小舌上。再把泰之推回办公桌前,捏了捏他的脸蛋离开了。
泰之半天才缓过来,拿起笔,在腿根处又添了一笔竖。
他翻了翻桌上的病历。
再接待10个,今天就可以收工了。

PS:
里中晴春 ——《冰上恋人》木村拓哉
速水晃一 ——《白色荣光2》西岛秀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