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I dreamed a dream

Work Text:

他夢見他那久未見面的夥伴站在自己的牧場前,露出了懷念的笑容。
布屈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並且上前去,緊緊的抱住了對方,「別抱啦,搞得我怪害臊的。」而哈維一邊拍著他的背一邊說道。連那沙啞的聲線也是如此的令人留念,這讓他又多抱了幾秒才捨不得的鬆開了雙臂。
兩人走進了屋子裡,並坐在客廳裡聊起天來。美國這幾年來發生了哪些事情、通緝情況,以及夥伴們的下落,這些哈維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布屈,而他在聽聞一些人入獄後顯然有些失落。
「誰叫你不在。」黑髮男人雖然這麼說卻沒有一絲責備的意思,「好啦,正經的聊完了,那你呢?」
於是布屈也將在阿根廷的生活向對方訴說起來,牧場的動物、友好的鄰居們,和自己正在學習艱澀難懂的西班牙語,提到語言的部分,他說上了幾句簡單的問候語,而哈維讚美似的拍了拍手。
「真不錯,」他喝了口剛泡好的熱茶,「過的幸福就好。」
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後,哈維站起身來,希望布屈能帶著他在這附近晃晃,而布屈也愉快的答應了,兩人便出了門在鎮上隨意的散步著。
「純樸的小鎮。」哈維在逛完之後給出了這麼一句結論,「還有什麼嗎?」
於是棕髮男人低頭思考了一下,過了沒幾秒便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抬起了頭,他拉著對方,並告訴對方自己有個珍藏的秘密基地要給他看。
「別急,時間長著。」看到布屈興奮如孩童的樣子,哈維忍不住微笑,「慢慢來。」
於是兩人騎上了牧場的馬匹,並開始前往遠方的某個神祕地帶。
巴塔哥尼亞又被稱作南半球的冰島,遙遠的邊境地帶有著複雜而獨特的地景,不論是美麗的高原、乾燥的沙漠,又或者是吸睛的冰河地形,都交錯的呈現在這片上帝打造的瑰寶之中,有時候甚至能在一些地方看見可愛的企鵝群,而布屈所在的丘布特省便是巴塔哥尼亞的其中一個區塊。
因為位於西部地帶,夏季的氣息從沿海吹入其中,帶來涼爽的氣溫,而充足的日照讓這兩人一路上精神都很好。
他們花了一點來到能看見遠方峽灣的高處,稍微看過地理雜誌的布屈向哈維介紹了一些峽灣的名字,而後者則是認真的聽著對方說明。接著兩人看起了同樣遙遠的冰山,陽光反射使得眼前的景色如夢似幻,他們在上頭待了一些時間才騎馬下了山,最後在傍晚時分才回到住處。
有說有笑的吃完晚餐之後,哈維將一些隨身行李放在了布屈的房間,「借我睡一晚啦。」而棕髮男人點了點頭。
夜間只剩外頭的月光微微照著房內的暗處,布屈躺在床上,稍微將棉被拉到胸口之上。他躺了一會兒後發現自己睡不太著,於是探頭看了一眼打地鋪的哈維。
「你還沒睡啊。」哈維也看著對方,「怎麼,沒人陪睡覺得寂寞?」
語畢後,布屈沉默了起來,在哈維困惑的想發話時,他安靜的點了點頭。
「那,」黑髮男人起了身,坐在布屈的床沿,並試圖躺在對方身旁,「過去一點。」
好不容易擠上床後,哈維轉頭便正眼對上了距離自己很近的布屈,「這樣不孤單了吧?」
對方露出有些訝異的表情,然後開心的笑出聲來。
於是布屈便忍不住向哈維說起自己寂寞的心情,雖然日子過的平靜,但是卻總是會想念起遠在他方的朋友們,不過礙於平克頓的關係也沒辦法回去美國一趟。
「有我在。」哈維握住了他的手,「今晚就放心的睡吧。」
布屈感到安心的笑了,並且緩慢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短暫的這幾天內,布屈都帶著哈維在鎮子附近的自然景點觀看美景,偶爾還吃上阿根廷道地的小點心,覽盡風景的哈維站在草原上,一邊吹著涼風一邊開懷大笑著。
然而旅途最後都會邁向終點,黑髮男人拿著自己的行李並站在海港,背後正是他要搭回去美國的郵輪。
「看著你難過我也挺彆扭的。」哈維看著布屈難過的表情,伸手捏了捏對方的臉頰,「我會盡可能找時間回來看你的。」
在聽到這句話後,布屈滿臉期待的抬起頭來看著哈維。
「所以別難過了。」後者露出微笑,「等著我再一次親臨這裡吧。」
布屈點了點頭。
郵輪的汽笛鳴起聲來,哈維走上郵輪,並回頭向他招了招手,而對方也揮著手向他道別。
「記得想我啊!」郵輪發動的聲音蓋過了哈維說的話語,他只是盡全力的向著海港上的那人揮手。
然而像是聽見了那句話一樣,布屈湛藍色的雙眼閃閃發光著,「我會想你的!」他也大聲的回覆對方,就算對方根本也聽不見這句話。

布屈頓時張開雙眼,他發現自己平穩的躺在床上,而不是站在海港送別。他稍微扭頭看了一下窗外,是黑夜。
他覺得喉嚨有些疼痛,估計是剛剛有大聲的說了些什麼吧。
房間裡並沒有屬於其他人的氣息,布屈閉上眼睛,回憶起剛剛夢裡的內容,才知道剛剛那些都只是自己的夢境,哈維根本沒有來到阿根廷,他甚至連哈維現在的下落都不清楚。
於是布屈輕聲的啜泣起來,他將自己縮在被窩之中,用枕頭蓋住了自己的哭聲。

『你現在又在做些什麼呢?』

哈維靠在監獄冰冷的牆壁上,抬頭看著只露出一些縫隙的鐵窗。
他剛從一場美好的夢境中醒來,他少有的夢見了自己那去了遠方的友人,他甚至還記得對方在夢裡的微笑。
哈維只是沉默的躺回床上,並再度閉起雙眼。
「你也不會再回到這裡了吧。」在即將墜入夢鄉前,他在心裡這麼想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