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常时】爱情与狗

Chapter Text

常剑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两天。他过的浑浑噩噩,迷迷糊糊醒来,再迷迷糊糊睡去,签好字的结婚证书还放在床头。

他终于醒了。
他也没有做过梦。他必须承认时俊青是真的消失在了他的生活中。

常父催他去接老大它们,据说老大他们已经好几天精神不振,饭量也很少了。
老大一见到常剑雄,就趴在他的腿边,乖巧的不像话,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常父只当是它们还是想念它们自己的主人。而常剑雄却心里戚戚,不愧是时俊青一手养大的狗。
“时俊青呢?他怎么没来?”
“他,我们不是出去半个月了嘛,他酒吧有些事情要处理。”
知子莫若父,常剑雄有没有说谎他一眼便能识破,但是常剑雄不主动提,孩子们的事他也不好干涉。
“那你呢?年假打算休到什么时候?”
“我年假可是攒了一个月,这才半个月,你别想把我抓回去。”
况且他还要去找时俊青,时俊青没有亲口说过要离开他,他便不会轻易相信他的离开。他可以不信时樾,但是他不能不信时俊青。

他说过,他会回来的。

“请坐,时先生。”
瞒着安宁,时樾偷偷请求那位外籍男人帮忙找了一个靠谱的心理医生。
“你怀疑自己有PTSD?”
“从你的症状来看,我不能非常确认,但是我觉得不像是PTSD。”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希望能对你进行深度催眠的治疗。”
催眠治疗,之前他几乎每隔一天就要进行一次,没感觉到有很好的效果,反而让时樾越来越迷茫,停药之后才有了一定的缓解。
他不清楚,到底梦境清晰是好事还是模糊是好事。
“可能之前的治疗让你感觉不是很舒适,但如果你抗拒的话,我不能找到你的病的根结。”

那一天,时俊青刚刚带着老大老二老三晨跑回来。
花坛的灌木叶有点泛白,是薄薄的霜,常剑雄穿着的大衣上也挂了不少水珠,他提了两个满当当的大袋子,鞋子和裤脚上还有些泥点。

“我刚刚去市场买了点菜和肉,还有饺子皮。”
“今天是冬至,反正都是一个人,不如我们一起包饺子吃火锅吧!”

时俊青沐浴完,就看见老大它们正和常剑雄闹成一团。常剑雄并没有见过几次他的狗,却没想到老大它们居然和常剑雄迅速打成一片。
“你可别和它们闹的太疯,它们精力旺盛的很,而且还可会掉毛了。”

“没关系啊,掉了毛我替它们收拾。”
原来,常剑雄是有备而来。

“常剑雄,没想到你饺子包的还挺好。”
“时俊青,没想到你包的饺子这么丑哈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对着对方包出的第一个饺子发出感叹,不过就是有点两极分化了。
其实常剑雄只是用了最简单的包法,也没有捏什么花边,但没有想到时俊青却是从来没有包过饺子。
常剑雄实在看不下去那不是露馅就是没捏紧散开的饺子,开始手把手教起来。
“自己包的饺子还是要比超市那些批量生产的要好吃多了。”
“而且包饺子还是要会的,不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包饺子多无聊啊!”
常剑雄的话打着擦边球,肢体接触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火锅咕噜噜的冒着热气,沸腾的汤面上是热辣辣的红油。
老大它们被时俊青喂饱了狗粮,只能蹲在桌边眼巴巴地看着各种食材下入锅中,再裹好热汤热油在酱料中打几个滚,也会有花椒不小心卷进菜叶或者肉片。
吃到双唇通红,又麻又痛才算是爽。
时俊青很少过节,一个人,过与不过又没有什么区别。

“那不一样,就算是一个人,生活也需要一点仪式感。”
“这样吧!以后我们一起过节!”

“什么节?”
时俊青被红油和酱料辣的眼尾泛红,唇色也红得异常。
真想亲一口啊!

“情人节。”

清汤锅里的饺子翻着白肚,还有几个破着皮露着馅,是时俊青的杰作。

回应常剑雄的是一个花椒味的吻。
吻到牙齿磕在一起,常剑雄才发现嘴里麻麻的。

“你说情人节的时候,我不小心咬破了一个花椒。”
时俊青不喜欢一直被动,除非适当的被动能换来甜头。
“其实,我早就想上你了。”
火锅仍然沸腾的热辣,红油锅里的汤汁飞溅了几滴到清汤里,清汤又有多少入了红油锅。谁先动了心思,谁又说的清楚。

“上我?你可以来试试。”
“或者,你这里也想尝尝花椒的味道?”

火锅的水蒸气花了窗,整个房间都暖烘烘也湿哒哒的。
“青青,火没关……”

“怕烧了我的房子?”
常剑雄忙着点火,可腾不出手来关火。
“老大!”
时俊青的狗也是机灵,接到常剑雄的指示,嘀的一声直接一掌把电炉关了。
“你……”
看来狗是真的认主人,常剑雄这才成为它们的主人没多久就能差使它们了。但时俊青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烧了我的房子你当然不敢,不过……”
“你可以试试让让我,欲火焚身。”
话落,也伴随着一个吻落在常剑雄的耳后。

你说,这该怎么忍?
轻轻一带,时俊青就被压着,差点全趴在餐桌的玻璃版面上。

常剑雄的手偷偷窜入时俊青的家居服,沿着背脊一路向上,指尖和肌肤之间隔着几个珠状物在摩擦。
“什么东西?”
时俊青绷紧了背部,小圆珠上好像还有突起,不断刺激他的背部神经,舒服又难耐,上衣也该不翼而飞。

“做佐料的青花椒正好还剩几棵。”
明明花椒油也没有渗出,他就是觉得刚刚被触及过的地方酥麻的要死,如果常剑雄能再吻一吻就更好了。
愿望成真,常剑雄真的吻了,双唇含着一粒青花椒,顺着背脊再从上往下,时俊青的手不安地乱伸着,抓挠桌面,抓挠空气,抓挠常剑雄的心。

“没想到,你还挺会玩?”
常剑雄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手上、嘴上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停歇,“还想上我吗?青青。”
隔着彼此的裤子,他模拟交合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撞击时俊青。明明没有实际的接触,时俊青反而觉得羞耻。

“去我卧室。”
没有得到常剑雄的回话,却得到了下身的凉意。他的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腿弯。

常剑雄和时俊青都说不上是什么让他们彼此吸引,从街头的一见钟情,到各怀鬼胎的表面兄弟,再到缠绵的性爱,大概是彼此的神秘,又大概是彼此的坦诚。

时俊青记得那天的麻而不苦,辣而不燥。

可是那一年的冬至,他明明是在澳大利亚的阳光下,汹涌的浪花里,冲浪。然后看着远方冲浪者的冲浪绳断裂,卷入浪花,再安静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