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常时】爱情与狗

Chapter Text

常剑雄刚和时俊青在一起的时候,常父是不知道的,时俊青也让常剑雄不要那么直接的告诉常父,凡事都得有个过渡,得让常父慢慢适应。
但常剑雄这个缺心眼的一下子就说秃噜嘴了,饶是常父再开明,也没法一下子接受自己这个钢铁直男的儿子突然有了男朋友。于是,常父一气之下把本来就“无所事事”的常剑雄赶出了家门,还克扣了他所有的零花钱。常剑雄趁机惨兮兮地跑到时俊青家求包养。
当时俊青酒吧打样回家,看见家门口蹲着的一个大型动物,真是又气又想笑。
“你是小孩子吗?”嘴上虽然骂着常剑雄,时俊青却还是将他拉进房间,端上热腾腾的茶给他暖身子,“这种时候你怎么能和你爸犟,直接跑出来?你就不能说几句话服软吗?”
本来埋在热气腾腾水蒸气中的常剑雄蹭地一下抬起头,眼睛被热水蒸地有些水光。
“不能!”
“他不能接受你我才不要回去!”
时俊青一直觉得常剑雄有种小孩子气,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坚定的坚持一件事。
时俊青本来在给老大添狗粮,蹲着的身子突然没了动作,常剑雄听见时俊青的声音闷闷的。
“对不起,让你和你父亲闹翻。”
他隐约了解时俊青的身世,知道他应该对父母的渴望与珍视都是加倍,他从背后环住时俊青。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如果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做不是吗?”
时俊青没有回答。
常剑雄伸手挠了挠老大的脖子,“老大你说,青青也会这样做对不对?”
汪!汪!老大对着时俊青叫唤了两声像是在说对,然后又把头埋进狗粮里。

然后就是常剑雄与常父达一年半的对峙。说是求包养,但常剑雄是绝不可能在时俊青家当一只米虫。被断了经济来源,身为sword的黑色来源不能在时俊青面前使用,常剑雄当过服务生、快递员、外卖员,也在广场上穿过笨重的小熊套装逗小朋友们笑,一天奔波于好几个岗位之间,但他本该是一个躺在家里吃吃喝喝玩玩睡睡的富二代。时俊青酒吧的营业收入完全可以养活他们两个,但这不是常剑雄想要的,他是富二代但不代表着他无能,离开了家庭他照样能活下去,他也有能力给爱人安稳富足的生活。
他甚至开始计划在时俊青的酒吧旁边开个药店,就专门卖解酒药。时俊青负责将人灌醉,那么他负责替人解酒。

“伯父,您比我想象中要耐心很多。”偶像剧中总是这样演,男主的母亲去找女主麻烦,不过放在这倒是有点相反,性别相反。
“哼!我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到了你可以叫我伯父的地步。”看来常剑雄的性子随了常父不少。

时俊青面上含着笑,伸手替常父斟茶。常剑雄离家一年半了常父才来找他,就说明常父对他俩关系的态度有了转变,恐怕只是拉不下脸来找常剑雄,才用迂回战术来找时俊青。
犹豫了一小会儿,常父便从时俊青手上借过茶杯,也不再拉着脸。
“我没想到,这小子真的能一年半不向家里服软。”

“其实,您应该早就知道了。我知道一年半以来您断断续续一直在偷偷关心着常剑雄,他每一次的加薪多少都有您的一些手脚,我想他心里也知道。”
“他爱您、尊敬您,也不想和您犟,我们只是希望得到您的认可。”

一年半下来,常父也眼看着衰老起来。时俊青清楚,常剑雄时不时会在半夜偷偷跑到阳台抽根烟,他也想回家看看。

“想要我认可你们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时俊青给常父搭了个台阶,常父也就顺着下了,但这口气还是要争一争的。
“你给我告诉那个混小子,他必须给我回来接管公司,从最底层做起!”

常剑雄手一抖,多倒了些狗粮给老二。
“他真的这样说的?”
“当然。”时俊青倚着吧台,食指悠闲地敲打着水杯杯壁,“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回家拜访你父亲?”
“明天!明天就回去!”

常父真的让常剑雄从小职员做起,他也不负众望职位一步步升到总经理:时俊青的酒吧越经营越好,慢慢开起了分店;老大老二老三也一天比一天高大,常父也与它们交好了关系,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然后,梦醒了。

没人知道常剑雄是怎么从封闭的车子中逃出来的,也没人知道他花了多长的时间走出沙漠。他躺在双人床上,不想醒,却再也睡不着。
常剑雄终于知道了时俊青所说的惊喜是什么——离他公司只有十分钟路程的一套公寓。
公寓在二十一层,所有的设计都是时俊青一手操办。站在阳台,算是可以看到半个城市。
这算不算时俊青留给常剑雄最后的纪念呢?

他不敢去父亲那里将老大老二老三接回,也不敢回之前的家看看地板有没有翻新好,他不敢相信从旅行开始发生的一切事情,他们没结婚,时俊青也就没有抛弃他。
他的身边没有时俊青,他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长到这个梦贯穿了好几年,或许是十年,也或许是七年,从英国的街头开始,到美国的沙漠结束。
常剑雄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悲情小说家,甚至是苦情天王,毕竟连他自己都想为他的梦流泪。

邮递员将一封国际快件交到常剑雄手上,他不知道除了他,还有谁知道这个公寓的地址。哦,大概是梦里的时俊青。

嘶啦!小刀很轻松地将邮件划开,再用手轻轻一抖,一张证书样的纸滑出。
是一张结婚证书,上面还有美国某市长的签名。
常剑雄猜,大概是隔壁的新人将地址填错了,于是拿着证书去敲隔壁的门。
没有人开门。
哦,隔壁根本还没有住人。

“常剑雄先生吗?这是您的国际快递。”邮递员好像是这样和他说的。
“我们可以帮你们弄个证书,会有市长签名,然后寄给你们。”教堂的工作人员好像是这样和他说的。
好像,是时俊青抢着去填了地址。
好像,时俊青不只存在他的梦中。

 

“医生,我最近的梦越做越长,主角还是常剑雄。”
“我又杀了他,这次是把他关在了沙漠中的一辆越野车里。”
时樾会定期找心理医生咨询他的心理问题,瞒着安宁。他觉得自己的梦很奇怪,也很真实。

“上次开给你的药有按时吃吗?”
“可能是你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继续按时服药注意休息,情况就会好转的。”
“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这只是普通的梦而已,你自己也知道这些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明明自己一遍一遍否认常剑雄的存在,但又一遍一遍的想要相信。这种情况逼得他已经要去找医生进行催眠治疗。

医生已经离开,有实习医生进来拿病例,路过他时嘟囔了一句,但还是被时樾听见了。
“PTSD吗?”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时樾常剑雄可能是存在的,包括医生包括安宁甚至包括他自己。而现在却有人告诉时樾,你可能只是忘了常剑雄,可能只是在逃避与常剑雄有关的事,可能只是在逃避一些灾难。

一位PTSD患者的母亲正低着头祈求,“我希望他永远不要想起到底发生过什么,别被过去折磨,也别被PTSD折磨。”

“如果他不愿意忘记呢?他自己希望自己能够清晰的记得这一切呢?”时樾很突兀地对着陌生的妇人开口,但他真的迫切想要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希望他们忘记,忘记那些“灾难”。
“他怎么会不愿意?”这位母亲抬起头,眼里盈满了泪水,“他自己选择的啊!他自己选择了回避这一切,又怎么会想知道?”
“他要是想知道就不会选择失忆,就不会每天被噩梦困扰。”
“他要是不想忘,也不会去逃避。”
“如果是你说的那样,他就会直面这些灾难了。”

是……这样吗?

“青青,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
“青青,我喜欢你。”
“青青,晚安。”
“青青。”
“青青。”
“青青。”
常剑雄一遍一遍叫着时俊青的名字,又一遍一遍地远离时俊青。
常剑雄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又从四面八方消失,全部消褪在无边的黑暗中。
常剑雄是他摆脱不了的梦魇。

时樾的身上不停地冒着冷汗,被褥也有些被洇晕。
时樾以为自己醒来就能见到常剑雄,但每次都只能看到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没有人叫着“青青”,也没有人帮他关空调。
他咕噜咕噜地吞咽着杯中的凉白开,玻璃杯放在玻璃台面上发出很清脆的声音,仿佛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将时樾从梦中唤醒,从拥有常剑雄的梦中唤醒。

“又做梦了?”安宁裹着睡袍,被时樾起来喝水的声音吵醒。
“嗯。”时樾不想说太多的细节,他知道安宁想让他忘记那些灾难。
“是不是没按时吃药?”安宁将药盒推向时樾。
时樾没有理由拒绝,就着凉白开将药丸咽了下去,舌根有点涩。

“我去阳台抽根烟。”

咔哒,烟燃,火灭。
两粒白色的药丸坠落,向下落入黑暗中。
烟气依旧没有形成好看的形状,烟头的火光一会明一会灭。

时樾还是想要知道,自己想要忘记的是什么,安宁不断掩盖的又是什么。
还有,常剑雄是谁。

他开始断药。面对安宁,还是每日两粒,转过身去,药丸就被吐出。
他的梦越来越清晰。但是每晚却还是要假装安睡,假装梦在减少。
他很久没有去看心理医生。医生也是安宁的人,也许每一次的催眠治疗都能暴露他断药的情况,甚至控制他去忘记常剑雄。
他试图去梦到更多他上了安宁的车之后的事,但是一切都停止在常剑雄拼命拍打车窗玻璃的时刻。他想,常剑雄一定很恨他,但他又希望常剑雄能够足够爱他,能够等他,等他想起一切回去找他。
安宁旁敲侧击让他再去见一见心理医生,他无法这样一直拖下去,英国毕竟是安宁的地盘。

“Hey!guy!”
再次见到那位外籍男人让时樾意外又惊喜,对于时樾来说,这是目前唯一能证明常剑雄存在的人了。
外籍男人不是一个人,他还牵着另外一位男士。
“怎么没看见常剑雄?”男人想要打趣时樾,却反而被时樾呛了回去。
“怎么?手里牵着一位,心里还想着我男朋友?”
这话一出,面前的两位都变了脸色,他的伴侣沉下脸色挣开了他的手。
“你你你你别乱说!”他一脸慌张却也不敢牵回手,话也有些说不清楚,结结巴巴地解释,“宝贝,我我上次是是想刺激你才假装追的常剑雄,我我我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
原来他们俩算是竹马竹马,但是他的伴侣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于是男人想到用别人来刺激一下他的伴侣,才误打误撞选中了常剑雄。
时樾听了故事之后忍不住笑意,“原来是这样吗?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点报酬?”
“当然!”男人也很开心,是拥有爱情的样子,他给了时樾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示感谢。
趁着拥抱的时间,他在时樾耳边说到,“不清楚你和常剑雄到底遇上了什么麻烦,但是如果有需要,可以找我。”

“下次再见!”男人牵着伴侣一边向时樾挥手一边大步离开。

拥有爱情拥有伴侣的样子真令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