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胡仝】冰块

Work Text:

仝卓又跑了。

胡一天很烦躁,这才两个月,自家媳妇儿已经溜走三回了。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缠着他让他给自己口了。胡一天很后悔,非常后悔。

他没自己追过人,更没追过男人。当初喜欢仝卓,每天跑人家学校里面等着,跟讨债似的,一身皮衣再搭上身高加成,他也不知道仝卓答应自己到底是因为心动还是心悸。仝卓一个根正苗红的学生,水灵灵得像地里刚长出的小白菜,周围全都是等着拱菜的猪。胡一天不觉得自己是猪,猪都被他赶走了,他只是一只吃素的狼。

现在狼要吃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最开始他哄着仝卓从宿舍搬到他那个两室一厅的出租房,当然是有那么一点坏心思在的。仝卓答应的干干脆脆,搞得胡一天以为他想好了,乐得底下小弟都在传天哥转性儿了,从冷面阎王变成了笑面虎。

现在的小年轻啊,谁不是骨子里浪的飞起,胡一天乐滋滋地往床头柜里塞套子,等着晚上饱餐一顿。结果上了床才发现仝卓还澄澈透明的很,真的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而且是一人一条被子的那种。

胡一天不乐意,胡一天觉得是时候让仝卓看一看自己狼性的一面了。结果等他压着仝卓狠命亲的时候,小孩儿吓哭了,泪珠儿滴溜溜地从眼眶里落下来流进衣领,勾得胡一天没法子,又舍不得他家宝贝儿害怕,只能跑浴室里解决问题。等他冲完冷水澡出来后,屋里早就空荡荡得没人了。

胡一天立刻套上衣服开门追妻,等他在麦当劳找到瑟瑟发抖了一夜的仝卓时,天已经快要亮了。

小孩儿第二次离家出走是因为底下小弟没眼色,当着仝卓的面说起胡一天从前身边的莺莺燕燕。实在不巧,他带着刚刚哄好的、正黏糊着的小男友去某个酒吧玩儿的时候,之前一个不死心的女的凑上来说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仝卓一下子黑了脸,连胡一天的面子都不给,酒也不喝了就走人。胡一天也不理一场子人,当下追出去,结果小孩儿打车走的,胡一天两条腿没追上,跑了几百米才想起来自己开车来的。

最后当然是仝卓自己回来的——他回来收拾东西,被在家颓了一天的胡一天逮住了。这次胡一天是真急了,抓住了人就按在墙上亲,手还不老实,又是扒又是摸,气得仝卓泪花儿飙了出来,直骂胡一天不要脸,然后被胡一天用嘴给堵上了。他一口一个乖乖、宝贝,一边发誓自己从前真没碰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这都给你攒着呢。”胡一天往前撞了撞,亲的仝卓话都说不利索,就会哼哼,手在胡一天脸上轻轻打了打:“我就折在你身上了。”

不过那次胡一天也没做到最后,小孩儿还是怕他那家伙,在腿缝里挤了半天也不敢让他进来。最后大腿根儿都磨红了,才埋在臀缝里把攒的那些玩意儿都给了他。胡一天掐住仝卓的腰,顺着他的腰线臀线温柔地亲着,心里却想着等真到了那一天,老子要艹的你腿都合不拢。

可谁知道仝卓是个冰块儿呀,平日里干干净净的不沾一点尘杂,还是学校里那个人人都喜欢的校草。胡一天也喜欢他身上那股子清透的味道,那是混黑道的他身上没有的气质。仝卓太澄澈,连冰块里被留存的气泡也没他清冽好看,仝卓也太简单,简单得像冰块儿一样让人一下子就能看清楚他。胡一天觉得自己实在是走运,捡了这么一个宝,就是难捂热。不过胡一天有足够的耐心,等仝卓化成一滩春水,冰块儿和冰块儿融在一起。

当然,如果是在床上、在他怀里融化的,那就更好了。

昨天晚上他生日。虽然二十几年了胡一天也没把那生日当回事儿,但是仝卓非要好好庆祝,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胡一天把仝卓请过来一起庆生的小弟都赶跑了,自己一个人强撑着把那一桌子菜都吃完了。期间他看见自家小宝贝流了那么两滴眼泪,急忙停下筷子把人抱过来哄。仝卓难得的主动投怀送抱,头埋在他颈窝里哼哼唧唧,甜的胡一天心都化了。

“就是难受,”仝卓亲着他嘴角,“阿天你以前太苦了。”

苦?胡一天挠挠自己的下巴,或许吧。从13岁就辍学的他,在道上单打独斗,要不是因为有点能耐进了社团,可能早就在哪条野狗肚子里了。怀里小孩儿可能是从哪个小弟嘴里听到了不知添油加醋多少的他的前半段人生,才发出这样的感慨。但是胡一天才不在意从前,他在意的是现在,还有未来。而且他现在很清楚,他已经牢牢地把他的现在和未来抱在怀里了。

仝卓坐在他腿上,窄腰被胡一天揽在怀里,小翘臀胡一天一手就能托住。一团火就这么在胡一天心里烧了起来,而罪魁祸首一点意识也没有,还在那里回忆过去:“我第一次看见你,我就觉得,你这个人,空架子。看起来怪冷怪凶的,其实你每次看我都很温柔。你也很安静,还喜欢听那些老歌儿,我妈说喜欢听老歌儿的人都很纯粹,我觉得特别对。”

纯粹个屁,还不是因为老子怕吓着你。胡一天心里那团火都快具象化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纯粹,他现在只想突破18禁。

仝卓水汪汪地看着他,凑过来亲亲他的眼睛,跨坐在他身上,话也不说了,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家的黑道男友。那眼神太明显,像块冰一样,直截了当,赤裸得胡一天都不敢相信。胡一天“蹭”的一下站起来,就着两个人的姿势往房间里走。

既然是生日,我总得讨要点礼物。胡一天咬着身下小白兔软软的耳垂想。

礼物当然相当美妙,胡一天一进去就被仝卓咬得几乎要射出来了。狠狠骂了句脏话,胡一天慢慢往里走,越深越紧。底下的人哼得越发带劲,叫得胡一天骨头都要酥了。仝卓一双长腿缠在他腰上,随着动作荡起来。胡一天趴在仝卓耳边叫他宝贝儿,仝卓刚要软软地开口,然后就被狠狠顶了一下儿,话音儿都飘了,旋着往天上跑。胡一天听了就闷闷一笑,改成说荤话欺负他。黑道上的人,说话向来粗,仝卓有时候跟着胡一天见过那些人,他们的荤段子能让仝卓脸红的想钻进地缝里。更别提胡一天长得文质彬彬,粗野起来真能叫人全身都软了。他像一条章鱼一样七手八脚地扒着胡一天,好像怕被男人越来越剧烈的动作甩下来一样地紧紧抱着。

胡一天不是神人,做到这地步还能有理智。他是真疯了,拧着仝卓胸前两点红,有时候会大力揉搓那两颗小豆子,听小男友娇娇地叫出来还不够,还要哄着他说那些羞死人的话。“以前还不让哥哥操,现在扭成这样,是不是骚?嗯?”仝卓胡乱应着,嘴里也顺着胡一天的话说自己要哥哥,要哥哥干死自己。胡一天便趁机狼性大发,不停用话刺激仝卓,说他骚,夸他紧。每骂一句,仝卓那地方就很给面子的更紧一分,绞得胡一天都要绷不住了。“艹,骂你你还咬,真他妈浪。”他用手摸了摸两人交合的部位,不出所料是水盈盈一片,“宝贝儿,你的水真多。”

“唔……啊……太,太深了~……停,别~嗯~”仝卓觉得自己要被干散架了,身上这个男人竟然还不知足,把他抱起来面对面地撞击。这个姿势让胡一天进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也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致。他爽的简直要发疯了,完全不顾仝卓的尖叫和求饶,只想再深一点。仝卓也要疯了,要不是胡一天一边动一边道歉,他怀疑这个男人简直不把自己当人看。仝卓想骂这个混蛋一句,求他慢一些,但是身体深处的欲望让他张不开嘴,甚至开始随着胡一天的动作而扭动。胡一天也感受到了仝卓的小心思,摇的更狠了一些,仝卓晕的不行,他感觉自己的肠道都要被胡一天那大的吓人的玩意儿顶开了,下一秒就要狠狠把他贯穿。

这场性爱太突然了,突然到胡一天没把握好时间,要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准备放过仝卓。终于到了要射的时候,他抓住最后的机会,把仝卓狠狠按坐在自己的腿上,快速地全开全合了几次,最终乳白色的浊液隔着薄薄的套子,烫的仝卓也笔直笔直地喷出一股清流。

仝卓没经历过性事。他就这么让胡一天破了处,被干的连合腿的力气都没有。他勉强抬起手抱住还压在他身上的、和他一起倒在床上喘粗气的胡一天:“舒服吗?”

“爽。”胡一天扳过他的脸,对准那吐着蜜舌的小嘴就是狠亲,“宝贝儿你太棒了。”

仝卓被亲的晕晕乎乎,冲着胡一天傻乐,好像刚刚被压在床上狠狠操干的人不是他一样:“生日快乐,阿天。”

胡一天也笑了,他弓起身子,把套子摘下来寄了个死扣,在仝卓眼前甩了甩,压低声音逗他:“宝贝的礼物真棒,都快把哥哥给你攒的东西榨完了。”

老色狼。仝卓被那东西臊得不行,开口也没了轻重:“这就完了?原来你也就那样。”

这下本来就憋着坏还想再来一次的胡一天二话不说就扑上来教训小孩儿。仝卓吓得把他直往外推:“套!套!你没带新的……不行……啊……”

“不用那玩意儿,老子直接告诉你到底有多少。”

拍拍身下人的屁股,胡一天把仝卓前后掉了个个儿,又从后面直直地冲进去。仝卓被干得腰一沉,脊背连着后腰,和臀线在胡一天眼前不断地画出漂亮的曲线。他干脆直接俯下身,前胸贴着仝卓的后背,大力地操干起来。常年混黑道的人身上早就是抗造的肌肉,和仝卓健身房练出来的线条不一样,胡一天那都是实打实拼出来的。仝卓都能敏感地感受到,胡一天前胸那几道过于狰狞的疤正在不停摩擦他的肌肤。胡一天的手从仝卓的腰侧滑下去,握住仝卓的分身开始动作。刚刚太过上头,只顾着自己耍,没能照顾仝卓的感受。这次他对仝卓的后颈、胸口、腰眼都宠幸了个遍,是真真切切地让仝卓爽的不知道天南海北了。

胡一天拉着小孩儿换了一个又一个新姿势,但就是不射出来。有一个姿势是他抓住仝卓的脚踝,把人几乎要提起来,仝卓好像在倒立一样撑着床,全身血液都往大脑冲,极度的兴奋让他叫得声音高了许多,听得胡一天又大了一圈。胡一天把人抱起来抵在墙上,压在沙发上,跪在书桌前,房间里种种地方都试了个遍。仝卓羞得不知道怎么是好,偏偏胡一天还故技重施说话刺激他:“怎么样?不戴那玩意儿是不是爽多了?”

“唔……”仝卓眼泪都要被干出来了,声音也勾上了哭腔,“不行……不行……太快了……饶了我吧,好哥哥……”

胡一天低头咬他耳朵,就是不肯放过他:“那他妈是避孕套,避孕懂吗?你用得着吗?”

仝卓哭着摇头,男人越来越快的动作要让他晕过去了,内壁已经爽得发麻,他感觉那个不断被胡一天顶弄的点都要坏掉了,但是身后的人却还不停下。这一次比刚刚要凶狠野蛮得多,仝卓知道胡一天已经搞清楚了他的极限在哪里,于是便越来越肆无忌惮,在他体内驰骋,恨不得就这么一直操下去。

两个小时,仝卓不知道高潮了几次,胡一天却还不射。最后仝卓急了,开始自己上下套弄,那腰肢和紧致,让胡一天差点没勒住马。最后仝卓败下阵来,趴在胡一天耳边娇娇软软地喊“老公我错了”“老公最棒”,才终于让胡一天泄了劲儿松了口。

胡一天抱着小男友,抵着他的敏感点射了出来,烫的仝卓浑身发抖。满满的爱液不断地从仝卓身下那张小嘴流出来,胡一天捏捏他的屁股:“下次可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仝卓身体里那玩意儿根本不见疲软。仝卓心里嘀咕老男人为什么精力这么充沛,又怕胡一天还折腾他,就说让他自己解决。“反正以前不也是这样嘛。”仝卓慢吞吞地蹭着,离开了胡一天的身体,小穴和肉棒分离时发出了一声清楚的“啵”声,听得他脸一红,身下填满的液体流的更快了。胡一天却食髓知味,想着自己的手哪有那火热的温度和吸吮的快感,但是顾及仝卓刚刚涉及情事的身子,的确不能再做了。

可是仝卓现在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大约也不能替他打飞机,于是他大着胆子要仝卓给他舔出来。

已经羞得要死的小孩儿此刻再也忍不下去了,用尽全身力气向自家男朋友扔过去了一个抱枕:“滚!!!”

可惜,毫无攻击力的枕头被轻巧躲过。胡一天扑上来,仝卓一声惨叫还没喊出来就被堵住了嗓子。

什么追妻火葬场,先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