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为了保护宇宙和平

Work Text:

“既然这样……交给你又有何不可呢。”麦尼逊慢条斯理地说着就把病毒核心抛向了韩萧。

在场的众人全都吃了一惊,一众主宰分身立刻换了目标,把韩萧团团围在中间。

说实话,韩萧自己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发展。

“你这就……交给我了?我要是不带着它走呢。”韩萧挑眉。按理来说像是老麦头这种老谋深算的人不会这样草率的下定决心。所以说,麦尼逊为什么会这么确定我一定会把虚拟核心带出去?

麦尼逊沉默了两秒,突然说出了一句看似意味不明的话,语气意味深长:“A1密室的秘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韩萧脸色一下就变了。

在周围人感到奇怪的沉默下,韩萧咬着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重要。”

“……没想到械国也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韩萧冷着脸开口。

“黑星,我一直很看好你,你应该明白,这个东西将会是超a级的护身符,我们都有着相同的理念,带着它离开,我们的未来都在你的手里。”麦尼逊特意加重了“我们的未来”几个字。

韩萧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麦尼逊是什么意思,他盯着人群外的械国,突然扬起一抹极致嘲讽的笑来。

“你就想用这种东西来威胁我?真是抱歉,我这个人……”韩萧笑着举起了手中的病毒核心,幽蓝色的械力涌动,直接冲入容器内,混杂着虚拟灵魂攻击,将病毒核心从灵魂与实体层面上完全清除,打成虚无。

咔擦。

伴随着被捏碎的病毒核心,韩萧带着点疯狂的笑意传来:“天生就有那么点逆反心理啊。”

在场所有人,包括正在观看直播的三大文明领袖,全都惊呆了。

麦尼逊双眼骤然亮起耀眼的电光,恐怖的能量疯狂升腾,宛若惊涛骇浪。他沉凝的声音轰然回荡在天地间,一字一顿: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清楚,清楚的很。”韩萧的声音在电流的激荡中显得格外平静。“你也跟那群人没区别,一个两个的……”

韩萧嘟囔着骂了一句。

虽然做出了看似疯狂的举动,但韩萧心里清楚的很。若是有的选,他早就乖乖的被械国威胁着把病毒核心带走了。奈何韩萧考量了一下,发现若是比起自己的秘密被暴露,带走病毒核心之后的后果应该会更为严重。

毕竟前者被发出去也就只是丢脸,而后者基本上就是在慢性自杀,甚至有可能三大文明直接就把他给就地处理了。

这个老阴逼,早不威胁晚不威胁,偏偏是现在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况。韩萧皱眉。也不知道麦尼逊是怎么发现的……难道他那时就刚刚好黑进了我的网络吗?

皇者机甲自带的传送功能激活,只是瞬间韩萧的本体便和主宰分身交换了位置,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一群超A级机械师倒是都不怎么惊讶,黑星的“不灭之躯”名声在外,本体降临自然毫无压力。只不过看上去还是十分违和。

“别激动。”韩萧举起双手,“我投降,带我去见你本体,正好我们聊聊。”

正在远程观看的乌兰瑞尔见状立刻尝试阻止,不料韩萧这时扭头看了摄像头一眼,隔着屏幕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摆了摆手:“不用担心,麦尼逊没法把我怎么样。”

乌兰瑞尔沉思了两秒,下令解除了时空稳定锚。

麦尼逊浑身的械力电弧涌动,刚刚察觉到稳定锚的解除就立刻飞至韩萧面前,主宰分身带着韩萧原地消失,连带着天上的机械部队也消失不见。

韩萧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到了麦尼逊的地盘了。周围的布置看上去奇异的融合着古典和现代科技的美感,大概率是书房。麦尼逊正坐在书桌——看着像是——的后面,眼里还残存有怒意。

“没想到你还挺有情调的。”韩萧一点也不客气的坐到了对面的座位上。打量了几眼周围的装饰和几件艺术品,“花了不少伊纳尔吧?”

“我对你很失望,你可明白你葬送了什么机会!毁了病毒核心,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保护宇宙和平。”韩萧看了看麦尼逊写满了不信任的眼神,哼了一声:“你爱信不信。”

“说回之前的事吧,你是怎么知道的?”韩萧的眼里写满了好奇。

“很简单,我黑了你的系统。”

“那你这时间可挑的真准。”韩萧没再追问。“以此为要挟……你想要什么?我的技术?你估计也看不上……我的钱?可别逗我笑了……嗯,我想了一圈,好像没什么能当封口费的了。要不然……我的身体借你,怎么样?”

麦尼逊眼神复杂,半晌之后才无奈说道:我一直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跟我来。“

械国转身,没注意到韩萧眼里的光肉眼可见的暗淡了下去。

“呵……“

 

“黑星……你在做什么?”麦尼逊皱眉。

他带黑星来了他的研究室,黑星一开始有点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说到:“没想到你喜欢在这里。“

研究黑星的不灭之躯除了在这还能在哪?

麦尼逊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出错了。

……直到韩萧浑身赤裸地跪在他面前给他口交为止。

年轻超A级的口腔温暖湿热,灵活的舌头在龟头旁边绕来绕去,唇舌搭配得极为巧妙,像是熟练的妓子。

“唔咕……“韩萧努力吞咽着麦尼逊的阴茎。古老者的性器超乎寻常的长,韩萧废了半天劲才勉强吞咽进去三分之二。透明的唾液顺着唇瓣滴滴答答的落下来,顺着下巴一直流到脖颈和胸口。

麦尼逊没费多长时间就理解了现下的情况:黑星很显然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但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他黑进网络,看到黑星自慰的时候确实提起了不少兴趣,但斟酌再三没有动手,没想到现在阴差阳错的反而吃到了。

正好。麦尼逊想。这大胆的,敢于挑衅机械神明的狂徒也需要被惩罚一下。

而且韩萧的技术显得相当熟练,作为超A级来说这真是十分不相称。麦尼逊不由得对他的过去产生了一丝好奇。

麦尼逊伸手抓住韩萧的头发,跪坐在地的人因吃痛而轻哼了一声。

与他张扬的性格不同,黑星的头发可以说是相当柔软,麦尼逊不再毫无动作,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韩萧很明显被突如其来的进攻搞得措不及防。柔软的喉口下意识地放开,身体本能的努力接纳口中的异物。

只是麦尼逊的阴茎是他从未经历过的粗长,食道温顺的向入侵者打开,会厌软骨下意识的闭合。韩萧感到整个口腔似乎化为了性器的一部分,能够摄入的氧气越来越少。

口腔被毫无节制的使用着,韩萧能够感觉到麦尼逊在向他发泄愤怒。这让他想笑。

脸颊因极度缺氧和泛起了不正常的潮红,意识随着氧气的逝去而逐渐消弭于虚无。耳边血液奔涌的声音异常清晰,像是海边的潮汐巨浪。

好在麦尼逊没愤怒过头,在韩萧可能成为第一个因为口交而死的超A级之前从他的嘴里抽了出来。

韩萧缓慢的蜷缩身体,一只手撑在地上不断地咳嗽。

血液在身体里奔涌,耳边的轰鸣声减退了。韩萧低着头适应了一会,下颌突然被粗暴的捏起,韩萧被迫抬脸看向麦尼逊。

年轻的机械神明此刻浑身赤裸,脸上已经因为口交而带了丝媚意,微微张开的艳红唇瓣已经被唾液濡湿,鲜红的舌尖若隐若现,双眸因为刚才的缺氧蒙上了一层水雾,显得毫无焦距。

韩萧腿间的阴茎已经因为刚才的口交完全勃起了,这让麦尼逊感到了一丝讽刺。

“只是舔了男人的肉棒就硬了,你平时是有多饥渴啊。“

韩萧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比这更难听的羞辱他也不是没听过:“我有多饥渴你又不是没看见过。“

这句话莫名其妙的点燃了麦尼逊的怒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萧对于自己被羞辱这件事已经习惯了的态度,还是因为这副明明落于下风还风轻云淡的模样。

麦尼逊单手提起韩萧扔到了一处闲置的实验台上。面对突如其来的暴力韩萧痛呼了一声,随之而来的却是无所谓的嘲讽:

“怎么生气了?”

次级维度打开,麦尼逊从里面随手抽出了一瓶润滑剂抹在手上,并未做太多的前戏直接捅进了三根手指。

“啊哈……“韩萧趴跪在试验台上,张开的大腿中间的肉穴完全对着麦尼逊敞开。湿热的媚肉一感到有异物进入就本能的缠绕上来。

未作太多的扩张,麦尼逊抽出了手指直接进入了韩萧。

炙热粗长的肉棒直直的捅进菊穴深处,韩萧被顶的仰起头,无神的双眼迷茫的半睁着,殷红的舌尖暴露在空气当中。

“唔……请尽情……使用我吧……“

韩萧下意识的讨好,随即意识到这已经不是萌芽基地,皱了皱眉。

紧致的肠壁缠绕在麦尼逊的肉棒上,使他不由得粗喘了几声。在械国漫长的生命里,他确实也和男性做过爱,但那些人和身下的韩萧有本质上的不同。

“夹得真紧。”

被训练过的后穴贪婪的吞吃着肉棒,每一次插入都顶到极深处。无法言说的快感从交合处扩散到全身,遍布每一个神经末梢。

韩萧的意识逐渐在麦尼逊大力的抽查下变得模糊。后穴被侵犯的感觉让他的身体诚实的回忆起久远的记忆。

“呜……好舒服……求您……让我射……”

年轻人颤抖着在麦尼逊的性器下臣服,光裸的后背上蝴蝶骨格外明显。嘴里吐露的是很明显与平常不同的词语。

麦尼逊在一次深入之后停下了动作,粗暴的拉起韩萧的黑发。年轻的羔羊被迫后仰身躯,后背弯曲成了优美的S型。惨白的脖颈完全暴露在械国面前,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韩萧发出一声哭喘,死死闭着眼睛,睫毛抖动着,上面还挂着一颗小小的泪珠。

麦尼逊留下一个清晰的牙印之后就抬起头,凑在韩萧耳边问道:“黑星,我是谁?”

后穴处被填满,但是里面的肉棒一动不动,死死钉在最深处。韩萧欲求不满的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一些无意义的低吟。

看到韩萧这副模样,麦尼逊知道大概一时半会儿韩萧是清醒不过来了。

“动一动……呜……求求你……”

若是换成了正常的黑星必然是不会向他求饶的,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是因为韩萧之前经历过的事情。麦尼逊对此越来越好奇了。

手从韩萧的头发上松开,年轻人立刻低下了头把自己的后颈暴露出来,整个人颤抖着。

麦尼逊眨了眨眼,一手掐住了韩萧的脖子。

韩萧立刻发出了一声哭叫,后穴绞紧了麦尼逊的肉棒。他的大腿颤抖着,肠壁逐渐分泌出湿滑的液体。

“不行的……不要……”

腺体?黑星……曾经被改造过?麦尼逊眼神复杂,再度开始抽插,只是这次的幅度轻柔了许多。

“唔……好舒服……后面好爽……”韩萧低着头喘息,眼神迷离。“我可以去吗……求您了……“

麦尼逊不想这么简单就放过他,再次问道:“黑星,我是谁?“

“你是……啊……主人?“年轻人沙哑的声音像是小猫一样试探着传来。

麦尼逊对于这个答案有些意外。

“叫我的名字。”

韩萧乱成一团浆糊的脑子艰难的处理着这条信息,半晌,他才小心翼翼地说到:

“巴洛塔?”

这又是谁?麦尼逊简直要被气笑了,他掐着韩萧的腰,又开始了快速的顶弄。

韩萧茫然的仰着头,被迫承受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林……维贤?“

麦尼逊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被绿的感觉。作为惩罚,韩萧被死死的钉在了试验台上。

臀部和囊袋撞击传来的“啪啪“声在相对寂静的环境中格外淫靡。韩萧嗯嗯啊啊的呻吟,小穴不断涌溢着淫液,里面的敏感点被肆意凌虐,迅猛的快感成倍增长。

韩萧浑身都泛着一层可口的粉红色,后穴咕叽咕叽的吞吃着肉棒,大腿哆哆嗦嗦已经要跪不稳。麦尼逊索性就把韩萧翻了个身,面对着他。

肉棒在穴里凶狠的碾过,韩萧浑身颤抖着,但是本能告诉他还不能射。

……要先……有……允许……

“嗯啊……可以……射吗……求您了……“韩萧双腿缠在麦尼逊身上,毫无焦距的双眼看向麦尼逊的方向。

唔……是老麦……对……是麦尼逊……

“黑星……看清楚了,是谁在操你。“

“麦尼逊……唔……械国……你他妈……“在即将攀上高潮之时韩萧难得清醒了一下,随即便被更汹涌的情欲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