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今生之愿》

Work Text:

庄园大厅里金碧辉煌,听说连吊灯都是成块儿蓝宝石雕的,到处都透露着奢靡的资产主义气息。

顾昀接过庄园东道主献殷勤递过来的雪茄,吸了一口也只是惊艳在处女腿上卷成的雪茄,一点也没看旁边穿着性感暴露的外国洋妞。

可外国女郎不知羞耻地都快贴到他身上。顾昀一把推开她,面色不悦地对于庄园主说道:“家中已有妻。”

那庄园主见美人计在顾将军这里讨不着好,连忙给女郎使眼色,让她离开。然后哈着腰对顾昀毕恭毕敬地说:“鄙人不知顾将军家里已有美妻,那不如去里面的拍卖场买上一件稀奇珍贵的珠宝,夫人肯定喜欢。”

顾昀不屑地笑了一声,懒得听他献殷勤,“带路吧。”

他哪有什么夫人呀。唯一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个长庚。

可惜呀,命运弄人,他找不到他的所爱了。

 

那拍卖场总共没有多少人,顾昀找了个边角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件件稀世珍宝被卖出,可那庄园主看见顾昀一样都没看,急得都快火烧眉毛了,这位将军他要是伺候不好,以后他的庄园谁来庇护呀。于是赶紧跑到后台跟主持人耳语了一番。

过了一会儿,场所全部的灯光聚集在了拍卖的舞台上。
后场缓缓推出了一个巨大的笼子,台下众人还以为是什么稀奇的大物件,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人。

那人被蒙着眼睛,双手双脚都被捆着,全身上下就裹了一层薄纱,皮肤透着红,嘴里还有呻吟,一看就是被下了烈药,中西方混血的面孔还过于美丽。顿时在场下掀起了一片风波,不用主持人说什么,台下的一些贵族已经开始举起了标价的牌子。

顾昀朝舞台上撇了一眼。他一眼就认出长庚,即使长庚蒙着眼睛蒙出了大半边脸,他们很多年没见了。

一方面他是气愤的。他的长庚,本应该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家里安安生生地和自己过好日子。怎么能让这群人这么糟践?

他几乎是冲到后台,一把拽住庄园主的衣服,把他摁在地上,眼里带着杀气:“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庄园主被吓得哆哆嗦嗦,吓得都说不出话了。

顾昀不解气地刚想拿枪崩了他,便听到台前持人不知死活的高声大喊:“500万朗成交!”

当那个贵族正准备上台领美人的时候,便看见战场上叱咤风云的顾将军,黑着脸从后台走出来,一把推开主持人走进笼子,把自己的披风温柔地盖在了美人的身上。把人裹得严严实实地抱出来。走之前还丢了张空支票给他。

 

顾昀让亲信找了间酒店。在他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抱着怀里那一团已经发抖发了一路了,还夹杂着几声哭声。

顾昀满是心疼,把人放在柔软的床上,才去揭裹在他身上的披风。发现那人蒙着眼的布条已经深了两块儿。他被下了药,烧的脸上发红嘴里一边哭,一边喃喃地叫,“子熹……子熹……”

顾昀感觉自己的心像刀剜一样疼,要是当初把他留在顾家,若是他能提前预料到变故。长庚就不必受这份苦楚。

“长庚,是我。”

 

“……子熹哥哥快进来吧……”

顾昀翻出酒店床柜子里的润滑剂,挤出足足小半瓶抹在花穴上。长庚被下了烈药的身子其实根本不用润滑,但是顾昀怕长庚疼地厉害,他的心肝儿长庚受了太多苦,绝不能让他再在自己身下再受一点儿委屈。

长庚见顾昀磨磨蹭蹭,脑子里绷紧的弦微微一颤,胡思乱想以为是顾昀嫌弃他不干净,长庚真得怕了,竭力扭着腰央着顾昀进来,声音也跟着啜泣起来。

顾昀忍着长庚忽轻忽重的磨蹭,反复确认那可怜得哭哭嘤嘤的小嘴儿能容纳四指后。一把揭开长庚唯一能遮体的那层薄纱,将细腿缠在自己腰上,接着挺身将硕大抵在花穴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地挤了进去。

长庚忽然瞪大眼睛,炙热的性器破开小小的花穴,尽管顾昀润滑做得很到位,但是穴口还传来一阵疼痛。

好疼……

长庚眼里积了许久的眼泪掉了下来,以前他也是无数次想从这地狱逃跑,但又都被拖回来继续羞辱,但任凭怎样羞辱,他都没掉过眼泪。现在倒好,这点痛都受不住了。于是咬住下唇将哭泣生生憋了下去。

巨硕的性器进入了小半根,顾昀感觉到了柔软的花穴里有一层阻碍,是处女膜。

顾昀缓缓抽插了几下,温柔地吻着长庚的嘴唇,顺着向上吻去他的眼泪,“长庚,不怕,一会儿就不疼了。”随即一个干脆利落的挺身,性器穿破薄膜,连根来到了花穴深处。

“啊!”第一次被破了处,长庚只觉得又疼又胀,疼得叫出了声,眼泪顺着眼角不要钱似地往下流,“疼……呜……”
“乖,很快就不疼了。”顾昀最看不得长庚疼,长庚一掉眼泪他更是心疼得很。所以他插进去以后没有再动,而是伸手摸向阴蒂,轻轻掐揉着这颗敏感的小豆豆。

刚刚因为插入而减弱的药性又被这一动作激了回来,长庚雪白的身子泛着红,随着顾昀揉按的动作来回扭着细腰,花穴里酥酥麻麻的感觉渐渐没了疼痛的感觉,猛烈的快感涌上头,长庚微张着嘴,来不及口水沿着嘴角流下来。

顾昀试着轻插了几下,听到长庚几句神志不清的叫唤看见他欲仙欲死的表情,一时醋劲儿竟上来了,他的长庚在别人身下也是这样的么。

顾昀越想越难受,身下也不似刚才温柔了,倒像是狠狠地占有,他用力插着花穴,内壁柔软紧致的媚肉紧紧咬着他,咬得他一阵舒爽。

“乖长庚,你老实说,之前有没有人这样对过你?”

长庚猛地一顿,眼里满是慌张,忙手忙脚伸手在两人交合处抹了一手破处时流出的血水给顾昀看,声音颤抖地说:“没有!子熹……子熹你信我!都是你一个人的!别人没碰过……”

顾昀叹了口气,真想现在打自己一拳。他怎么能不相信他的小长庚呢?于是俯下身堵住长庚发着颤拼命解释的双唇安抚性嘬了几下,“我知道,别怕。”

长庚悬着的心松了下来,媚药的药劲儿却慢慢涌上。长庚眼里渐渐变得一片迷离。花穴里面痒得很,一开一合地收缩着夹了夹顾昀。

“长庚,还疼吗?”尽管被夹得几乎欲火焚身了,但顾昀还是不舍得长庚疼。只是勾着他娇嫩的乳尖轻捻。

“嗯啊……不疼……子熹哥哥快动动……”

顾昀忍得口干舌燥,握住长庚的细腰狠狠地抽插起来。
“好快……嗯……啊啊……”顾昀突然快速地挺动激得长庚早就挺立的性器爽得流出了清液,在小腹上一晃一晃的。
粗大的性器每次进入都能磨到长庚的敏感点,惹得他身子一颤,忽然哭叫出来:“子熹……太快了……嗯……啊啊……”

顾昀听见呼吸一窒,忍不住一边顶弄着敏感点研磨,一边想从长庚的嘴里套出些荤话:“心肝儿~哥哥弄得你舒服吗?”

长庚被肏得发懵,只知道现在自己被爽得神魂颠倒,花穴一阵阵地痉挛着,只能顺着顾昀的意思来:“嗯啊……舒服……”

谁知顾昀听见这句话更兴奋了,动作越发粗暴,把花穴里嫩红的媚肉翻出翻进,淫水从交合处流出,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流不停。

顾昀忽然发现自己顶到了一个柔软的小口,里面直勾勾地吸引着他,想让他想狠狠地操进去。

长庚咬着牙将硕大稍微退出来一些。长庚毕竟是第一次,还有些承受不了被操子宫的感觉。

“啊啊……太深了,嗯……”长庚爽得腿都蹬直了哼哼唧唧乱叫,两眼蒙着水雾,浑身颤抖,下身就更惨了,花穴里突然吹出大股大股的淫水,秀气的性器一阵颤抖,射出了一道白浊。

顾昀轻轻一笑,不等长庚从高潮的快感中反应过来,反而更加用力地操干着柔软紧致的宫口,轻哑着嗓子道:“乖,马上就给你……”

说是马上,顾昀还是用力顶了几十下,钉在长庚的宫口交代了出来。

顾昀抱着长庚又啃又亲了,从他身体里退出来。精液混着淫水和血水从长庚被操得合不住的花穴里流出来。

长庚瘫软在床上,眼里水汪汪的,身上全是体液,一直混沌的神智却突然清醒起来。

顾昀可曾娶妻?

于是连忙推开正在自己脖颈上乱吻的顾昀,红着眼小声问道:“子熹,你有没有娶妻?你放心,我不会缠你……”

“小长庚,我可为你守身如玉了好多年,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你想要什么?”

顾昀勾唇一笑,在人额头上留了一吻,“我要你留在我身边,不给我生一窝孩子就不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