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电子生命会梦见挚友吗

Work Text:

*捏造设定
*本篇剧透

 

 

 

やる夫做了一个梦。

那是在世界毁灭之前、他的挚友死去之前——不,应该是更早的时候、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他们仍然是高中生的日常。

やらない夫是很耀眼的存在。
脑子灵活,体育又好,好像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与やる夫这样的死宅本人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但是这样的やらない夫偏偏和やる夫成为了挚友。

有很长一段时间,やる夫过得很不好。
同学和老师的视线总是锁住他,好像在责怪着:就是这个人,把やらない夫带着偏离了正轨。
看着对此而感到惴惴不安的やる夫,坐在他旁边按着游戏手柄的やらない夫沉思了一下,然后朝他神秘地挥挥手,把自己新发现的神秘小网站分享给やる夫。直到对方两眼闪烁地沉浸在那里,やらない夫才像松了一口气一般笑起来。

梦做到这里就醒了。

やる夫不确定这究竟是真实的回忆还是他所伪造的幻想。
但他想,如今他已经是寄宿在电子设备中的存在,信息的真与伪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只要他愿意的话,不超过一秒钟就可以回忆起作为人类的“やる夫”的全部记忆,网络于他已经不存在任何阻挠的屏障,他对网络也是如此,在超级计算机面前,秘密的瓦解连一秒都不到。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还是选择将自己的记忆丢在某一个角落里,让它慢慢蒙尘。他会做的只是定期扫落因为放置过久而粘上的灰尘,却不去翻开哪怕一页记忆的篇章。

やる夫只是闭上眼睛,回味起刚刚做的梦。

不知道是过度美化还是曾真实存在的场景,正因如此才让他稍微有一些自己还是人类的感觉。

 

やらない夫在高中时期突然失踪了,说是去美国留学,直到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又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一如他曾经在高中认识的やらない夫一样,唐突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又唐突地消失。

やらない夫那天就出现在自己的门口,外面下着蒙蒙细雨,他看见やらない夫穿着的笔挺的西装都被打湿了一部分。
但やらない夫好像一点也不介意,他只是手里捏着两盘卡带,朝やる夫打招呼。

“やる夫,新发售的游戏到手了——一起玩吗?”
“来!不战不休!”
“不战不休!”

他们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期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只能靠邮件维系的友谊在此刻又回到了无话不谈的时光。
やる夫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问些什么,比如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又或者当年他怎么突然就走了。但是一切的话语都被他咽下去,最终他选择在游戏里和やらない夫一起建设基地,对方负责搬基础材料的那种。

 

やる夫成为了像网络幽灵一样的存在。
自从被伊斯人互换灵魂之后,他便通过电脑游荡于网络中。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他对自己说。
他的头脑已经和整个网络世界密不可分,不如说网络上的每一条细微的信息线都像原本就属于他“身躯”的一部分一样,
这种类似于超级黑客的能力简直像是漫画主人公——除去やる夫总是拿这个能力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网站的话。

但他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些些意难平。
为什么挚友连想要毁灭世界这样的事都要瞒着我呢?
擅自地想要毁灭世界,擅自地又不想让自己和其他人一样痛苦地死去,于是通过手段和伊斯人达成协议,将自己的“灵魂”送入电脑内。

“这样那家伙至少不会感觉到痛苦。”

是啊,在网络世界的话,即便世界毁灭了,也一定只是类似于电源切断,他的意识随着电流的中断而一同沉睡下去而已。
难道该说やらない夫细心吗?
やる夫就是有点不甘,但是他对挚友无法提起一丝责备的念头。作为想要毁灭世界的元凶,やらない夫他可能确实已经疯了,但是在这无尽的黑暗与疯狂中,やる夫是唯一一个受到那如萤火光点般微小善意的人。

就算只是因为这个,やる夫就不可能责怪他了。
やらない夫知道自己喜欢游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宅,于是将自己送去那个世界,还有他们两个人的游戏角色一起呆在游戏基地里烤火——即便其中一个人再也不会上线了。

在灵梦他们,也就是那四个拯救世界的救世主不需要呼唤他的时候,やる夫便一个人操作两个角色,乐此不疲地模拟出他和やらない夫曾一起做过的事情。
无聊、幼稚。
但是有一种对方还活着的错觉。

他还记得和やらない夫最后的对话。
告诉他推出了新职业还有新的基建设备,很适合やらない夫,可以和他一起试试,还告诉他调查过新的旅游地点了,这次一定能准备万全地出发,最后跟他说,他们一直期待的新游戏下个月就发售了。
前面的对话不知是やらない夫没有听清,还是已经没有力气讲话回答他了,直到听到最后的消息,才哼哼着细如蚊蚋地吐出一段话。

“……、早知道……就把召唤……推迟、一个月了……。”

然后他又呢喃着说出一句“谢谢”,便倒在废墟中没了声息。

死去了。

 

如今やる夫漂浮在网络的上方,回忆着他刚刚梦到的他和やらない夫高中时期的事情。
明明已经是电子生命了却还是会做梦,或许这是他的某一部分仍为人类的标志。

现在他的寿命已经与科技一样长久,长到他自己也无法预测他会活多久。
但是说不定很快世界又要面临末日了呢?
他想着,如果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那他一定也会像曾经与やらない夫对立一般,尽自己的全力,守卫这个世界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