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胡仝】怪胎

Work Text:

接到仝卓电话的时候,胡一天正在操场上和兄弟们一起打游戏,只想着快点敷衍掉这个电话继续在王者峡谷一战到底,却意外地听到了电话那头软软的撒娇声。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自从那次之后,仝卓的粘人程度就变本加厉,简直到了要他寸步不离的地步。
“晚点回来,你先吃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沉浸在游戏世界。
“天哥,”打野的哥们儿突然开口,“你最近不大对劲啊。”
“什么?!”胡一天正抓人,没工夫听他说什么。
“感觉你味道变了。有点……甜?”
胡一天的信息素是苦咖啡的味道,标记了Omega之后就融合了少许对方的奶茶味,带上了一点点的甜。
“不是吧天哥,你该不会……”
“这……祸害哪家O了啊,厉害啊天哥。”
胡一天一时间跟他们掰扯不清楚,也不想解释什么,大塔打完了就开溜。
“果然有问题!!!你跑这么快干嘛!”
“不是,我这边……有点儿事。我先走了。”胡一天飞快逃出了兄弟们的审讯。

仝卓心神不宁地在家吃泡面。因为没什么胃口,也就懒得做饭,一桶泡面了事。
最近不知怎么的,一直很烦躁,心情也不好,仝卓为此苦恼了很久。
生理卫生课都在梦周公的仝卓同学当然不知道,他这是刚刚标记过后的不稳定期,情绪起伏很大,需要Alpha的陪伴安抚。
只是,那次之后,他和胡一天之间,有一点小小的尴尬。
两个人相处,兄弟不像兄弟,恋人不像恋人。胡一天还是时常无视他,仝卓倒是变得更粘他了,也更爱撒娇了一点。

胡一天走到家门口才想起他没让仝卓留饭。没辙,噔噔噔跑下楼卖了一桶泡面凑合,这才回了家。
然而他一开门就愣住了,拿着泡面的人和正在吃泡面的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我……”
“我……”
“你……”
“你……”
仝卓彻底放弃了语言管理系统,起身把泡面倒掉。
“我去做饭,别吃泡面了。”
胡一天没回答,坐到餐桌边算是默认。
随后是一阵长长的默然。
仝卓是不舒服不想说话,胡一天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次的事情应该算是他趁人之危,但是他也深知这个时候怎么认错也没用了,哥哥强上了弟弟,这是事实。
度过了一段不怎么愉快的晚饭时间。
胡一天洗的碗,出来时仝卓在沙发上睡着了。
其实他一直没有告诉过胡一天,他不在的时候,他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有了这股让他安心的味道,他终于忍不住疲惫,一觉睡了过去。
胡一天小心地靠近沙发,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释放出了淡淡的信息素,围绕在仝卓周围,像一双手将他托起。
胡一天将这归咎于Alpha的本能。
他轻吻了一下仝卓的眼角。那人熟睡时眼角还湿漉漉泛着红,显得诱人。胡一天是第一次用这样温柔的眼神看他,目光轻如羽翼,扫过他淡粉色的唇。
他没忍住又吻上了他的嘴唇,原本柔和的信息素越来越浓烈,渐渐充满了侵略性。
仝卓被他闹醒了,无辜的下垂眼显得很委屈,但又染上了情欲的色彩,信息素也被勾起来,他探出一点舌尖试图回应对方的吻,却立刻被含住吮吸。胡一天没留半点力气,好像要将他吞吃入腹似的,从舔吻变成撕咬。仝卓疼得抽了口气。
“别咬……疼……”仝卓努力避开胡一天的暴力亲吻。
胡一天也真就听话地不再碰他的嘴唇,而是下移到锁骨,留下一个个暧昧的吻痕。
尽管是被强行带入发情期,但Omega的身体天生就是为了交配繁衍,此刻已经开始溢出汁水,濡湿了薄薄的底裤。
“你怎么这么浪,碰都没碰就湿成这样。”胡一天把手伸进他的内裤摸他濡湿的穴口,还把沾着液体的手伸到他眼前给他看。
仝卓受不了他一脸淡定地说荤话的样子,一个劲儿地想要躲。但沙发就这点儿地方,他能躲哪儿去?不多时就被胡一天拎住手腕动弹不得,两腿只能乖乖地被分开,露出温暖湿润的穴。
“啊——别……”
胡一天直接整个进去,填得满满当当。阴茎被湿热的小穴紧紧包裹,胡一天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太、太大了……要死掉了……仝卓意识涣散地想着。
与上次湿淋淋的被进入不同,这一次只是刚刚做了一点前戏就被贯满,阴茎的形状在里面清晰可感,仝卓两眼一阵模糊,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
“唔、慢…慢一点……”

这会儿还眼泪汪汪地求饶的人,真被干到爽的时候压根儿没了意识,被掐着腰顶弄深处时只知道索求。

“哈…好、好舒服……哥哥好棒……”大脑空白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什么胡话都往外倒。胡一天摁着他的胯骨抽出还淌着水的阴茎问他:“叫我什么?”
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肠肉一阵紧缩,仝卓呜咽着哭喊:“哥哥……老公……快点、快点操我——哈啊!老公……”
胡一天听得下腹一紧,一口气深入到最里面,甚至去顶弄那紧缩着的生殖腔口。
“不!不要……”感受到龟头蹭弄着没有打开的生殖腔口,仝卓惊慌失措,眼泪又汹涌地溢出来。
“乖……让我进去好不好?”胡一天没听他的,继续大力操弄那个隐秘的小口。
“不、不行…会出事的……别顶——啊!”
被强行操开生殖腔的感觉实在不好受,然而当柱身磨过那里的时候,强烈的快感让仝卓分泌出更多的蜜液,顺着交合处流到大腿根部,弄湿了布艺沙发。
更加紧致的感觉也让胡一天几乎窒息,抽插了几下就射在了里面。受到精液的刺激,肠壁收缩了几下,白色的浊液从穴口流出。
体力过人的Alpha又有了勃起的趋势,这次把人翻过来用后入式,进得更深,上次射进去的东西也还留在里面,每次抽出阴茎都会带出一点儿,显得分外淫糜。
后来又去了餐桌上,冰冷的大理石触感让身下火热的相连之处更加敏感。还有落地镜前面,被折磨得通红的乳头在镜面上磨蹭,仝卓忍不住求饶,却被更大力地按在镜子上操干,甚至射出了尿液,湿哒哒地溅到身上,羞耻感和快感混杂着把他送上不知第多少次高潮。
这场性事持续到了第二天,仝卓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生殖腔里被灌满了精液。
胡一天其实还有力气,但也不忍心再折磨他了,和他一起躺在床上,伸手环住他的腰,一只手放在他随呼吸起伏的小腹上。
那里正孕育着一个乱伦的产物,孕育着一对兄弟的恶果,孕育着一个怪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