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离别

Work Text:

    李兰迪从浴室出来,斜倚在床头看书的张新成已经睡着了,手边摊着书,脸上的眼镜也没摘下来。

    蹑手蹑脚上床,收起书,俯下身轻轻摘他的眼镜。没想到他浅眠,还是被弄醒了。

    张新成“唔”了一声,懵懵懂懂地望着李兰迪眼镜取到一半的手,“我睡着了?”

    “嗯。”李兰迪将眼镜放到盒里收好,“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跟我爸一样?靠在那就睡了。”

    笑着揶揄他。

 

    知道他休息不够,越过他的身体去关床头灯,房间一下子黑了下来,只余透过窗帘隐隐约约照进来的月光。

    “睡吧,明天还要出门。”

    张新成从背后靠过来,伸手将她捞进怀里。蹭着她的后颈,鼻息温热地拂过颈侧。

    “谁叫你洗得那么慢,我等着等着就开始犯困。”

    声音含含糊糊,透着股委屈的怨气。

    李兰迪有点莫名,“等我干什么?困就睡啊。”

    难道返老还童还要她给他讲童话故事?

 

    他不出声,呼吸骤然急了些。搂紧了怀里的人蹭来蹭去,想想还是憋屈,张嘴就在她后肩咬了一口。

    刚闭上眼的李兰迪一激灵,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还没来得及推开他,张新成扳过她身子,状若凶狠地吻住她的嘴,舌头长驱直入,勾住她的深深缠吮,根本不理她会不会窒息。也不许她逃,箍住她身体的手到处游移,探进了睡衣,抚摸她平坦的小腹,对光滑的皮肤爱不释手,转而揉捏起腰侧的软肉。

    像头狼,像头窥伺已久的饿狼。

 

    完全没预料到他突然发作,李兰迪被堵得不能呼吸,对覆上来的张新成又推又打,想挣脱他的桎梏。两个人在床上好像打架,扭打成一团。

    终于舍得暂时放过她。

 

    张新成抵着李兰迪的头,喘着粗气,眼睛异常的明亮。“你还记得我明天走……”

    李兰迪当然记得,这一走又要异地两三个月。这会儿也明白他说等她是什么意思了,脸颊通红,恨不得躲到地下去。

    随着身体某一处的绷紧,张新成喉头也发紧,咬着她耳垂沙哑地咕哝,“我还没走就开始舍不得你了,兰迪……”一声声哑声唤着她名字,既是撒娇又饱含隐隐的威胁,“给我好不好?”

    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李兰迪红着脸,揽住了他脖子,“可你明天要早起。”

    他有些求而不得的焦躁,急得团团转,“我不管,”像个小孩子一样耍横,“现在我也睡不着。”作势要掀她衣服,被她按住。

    他这么急切,李兰迪心软了,分别这么久,她也舍不得。

 

    在黑暗里对视了一会儿,放开了压着他的手,手探进修身的棉质背心里,从他后腰一寸寸抚到了脊背上。

     明白她这是许可了的意思,张新成直起身,身上的背心卷起来随手扔出去,露出精瘦结实的肌肉。迅速覆回她身上,李兰迪的睡衣没多久也不翼而飞。抱着他高大的身躯,肌肤相贴。他浑身发烫,跟个火炉似的,烘得两人都冒了细汗。

    张新成从下巴辗转舔吻到锁骨,埋在她胸前,迷恋地又揉又吮,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引诱着他一口含住她的娇嫩。无法自抑地抱紧了他的头,呻吟声破碎,张新成欺身而上,轻咬后仰天鹅般修长的颈项,交颈而卧。

    他在床上一向如狼似虎,和日常表现出来的温吞平和大相径庭。李兰迪早就清楚,所以宽纵了他的迫不及待,放软了身子垫在健壮的身躯底下,配合他。

    这段时间虽然同城,但彼此都忙,也是有段日子没亲近了。最心爱的人如今在身下切切回应,但这还不够,还想再近一些。他渴望占有,渴望融合,所有理智顺着小腹上涌的火气烧了个一干二净。

 

    “啊……”张新成毫无预兆,登堂入室闯了进来,温度滚烫惊人,侵入到最深处。她能感觉到他埋在体内的异物随着呼吸有节奏地搏动,突起的沿将她撑得满满的,又烫又硬,跃跃欲试着发起进攻,挑逗得她不由自主地化成了一滩水,汩汩往外冒。

    她受不住,掐着他肩膀惊叫出声。张新成被混沌情欲支配的神智被她唤回了些。心爱的姑娘像受惊的幼兽缩在他怀里呜咽,才意识到两人的身体分别日久,自己过于粗鲁了。

    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总是在吃到肉的时候难以自持,何况还是接下来这段时间里的最后一顿,恨不得把心爱的姑娘吞进肚子里免得牵肠挂肚。

    身下停住动作,埋在她身体里,浑身感官都集中在相连的那一处,酥酥麻麻的熟悉感,如同万千虫子爬动噬咬,她不自觉的收缩挤压几乎让他把持不住。

    张新成喘气声一下噎住,顿了会儿才长长吐气。咬了咬牙,喘息着低头去寻她的唇:“我的错,我的错,弄疼你了。”李兰迪被他哄了好一会才逐渐适应他的侵占,忍不住蜷缩起来,“你轻点。”他轻轻浅浅地试探,大手轻揉着她的臀肉,“好,我轻点,宝宝……”

    细碎的亲吻还在继续,试探着,诱惑着,直到她缠紧了他的腰,身下紧窄一口一口吃力地吞吐着自己,她哼哼着发出幼猫般的细吟,张新成才放开手脚,不管不顾地放纵。

    被他由慢及快地刮磨着甬道,一下一下抵在床上,李兰迪浑身酥软,迷茫着眼注视他半撑在身上,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绷紧了下颚线嘶嘶吸气,浑身肌肉青筋暴起,一副忍得很辛苦的模样。

    她着迷地伸手去摸界线分明的腹肌,被他一把抓住,扑上来咬她的脸。

    “兰迪,你走神了。”语气不善。不容她辩解,又是接连而来深而重的冲撞。

    他做得不够好才让她有走神的机会。张新成憋着气,故意对准体内一处凸起的软肉研磨,逼得她过电一般的颤抖。李兰迪体内又麻又痒,酸软快慰得脚趾都蜷了起来。呜咽着伸长手臂来抱他,在他耳边带着哭腔地喊他名字,“新成,新成……”小声求他慢一些。

    终究是发不了狠,安抚地舔舐,呼出的气息贴着她的耳垂纠缠,像在埋怨心上人不自知时撩起的欲望令他痛苦。

    意乱情迷。

 

    突然就被反客为主,张新成没防备就被她压到了床上。她骑在他身上,双手撑着他坚实的腹部。张新成眼见她这么大胆,眼睛都直了,挣扎着想夺回主动权。李兰迪压着他:“别动,让我来。”

    张新成舔着后槽牙,困兽一般双眼通红,在迎合她还是满足自己中天人交战。对视良久,还是遂了她的意思,颓然倒回床上。扶着她的腰,任由她胡作非为。

    她要他生,他便欲仙欲死;她要他死,他便如坠冰窟如下地狱。她在他身上婉转腾挪,前后摆动,极尽撩拨,就是不肯给他个痛快。张新成喘着气,汗湿的下巴扬起,千回百转地哀叹,“兰迪,兰迪……”

    敏锐地感知到她在他身上颤抖,不受控地收缩夹紧了他。张新成被她发梢拂过的妩媚曲线迷了眼,乱了神,猛虎出柙般将她摁倒在床上,激狂地冲了进去。李兰迪所有声音被他堵在嘴里发不出来,突如其来这么一下,身子不住痉挛。由慢调子步入快节奏,激得她指甲抠进了他的背,他却恍若未觉,只顾颠鸾倒凤。

    快感接二连三,李兰迪敏感得弓起了身子,甬道抽搐着挽留他。张新成也顶不住这灭顶的愉悦,渴切地低吼,“等等我,等等我……”

    亢奋着骤然松快,满腔热情都灌注给予。

 

    酣畅淋漓的欢爱,疲惫得手指动一下都懒得。张新成埋在她柔软的胸脯里低声喃喃:“你真好,真好……”

    翻个身把她抱进怀里。李兰迪被他折腾得几近脱力,窝在他汗湿的胸膛上也懒得嫌弃了,昏昏欲睡。

    朦朦胧胧听到他在耳边叹息:“要是能把你揣在怀里就好了。”

    张新成的唇轻轻蹭着她的耳朵,嗓音仍透着沙哑。

 

    “走到哪我们都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