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平行世界开车续写

Work Text:

    他要得很急,衣服还半挂在身上,身底下就闯了进来。我瑟缩着闷哼了一声,可他还没等我适应就开始大开大合地冲撞。
    很硬,很烫,激烈的碰撞顶得我往上移了好几寸。身体不由自主地收缩,挽留着他别走,换来的是他更急切的探索。
    我喘息着搂紧了他,“新成,新成,等等……”他还是没停,只是抬起辗转于胸前的头,俯下来亲吻我,热切缠绵。我急了,挠着他背上坚实的肌肉,听见自己抱怨的声音破碎,“等等,疼……”
    他这次终于听清了,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但仍然在我体内,跃跃欲试。呼吸仍然急促,显是还没平复下来。
    他轻轻吻着我嘴角,眼神明亮,试探着,“我弄疼你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缩到他颈窝里。“嗯……你太用力了……”想想我们有一年多没有亲密接触过,又一直离离合合纠缠不清,对他来说此时的占有颇有失而复得的兴奋,失控简直是必然的。想起他刚刚痊愈的病,这么长时间的疗伤,还是心疼,仰着头,细细亲着他的侧颈。
    他身体僵了僵,耳鬓厮磨着小声叫我的名字,“帮我脱衣服。”他身上衬衫半敞,方才急着进入正题,没来得及脱。
    外面天已经黑了,借着窗外的华灯初上,我能看到他眼里的光。我避开他的眼睛,摸索着帮忙解开扣子,只是他非但不帮忙,还一直作乱偷偷亲我。好不容易解开最后一颗扣子,他把衬衫甩到床下,迫不及待俯身上来堵住了我的嘴,渴切热情的攻城略地,我只能容纳他的所有冲动,给他我的回应。
    以往那么多次的缠绵缱绻,即使隔了这么久,我想他和我一样,仍然记得对方身上的敏感点。此时他蜿蜒而下,下巴,锁骨,胸口,小腹,一一吮吻。亮出锋利的牙,小心翼翼地轻咬每一寸肌肤,意图留下印记。终究还是舍不得用力,安抚地舔吻着。我被他撩拨得浑身发软,化成了一滩水,低低呻吟。
    他的大手按在我腰上揉捏,我能感觉到他在用力,体内涨了好多,蓄势待发。只是顾忌着我,犹豫不决。
    我想他是真的想我了,无论身心。在床上的表现像头多日吃不着肉的饿狼,只是在等我首肯。只要我点头,下一秒他就能爆发积蓄的所有力量,将我吞吃入腹。可是我很乐意,我也想被他包裹着融为一体,再也没有离别。
    “新成,”吸引他抬起头,回到我身边。我抱紧他,仔仔细细地取悦他,去咬他凸起的喉结,轻轻舔吮,听到他的喘息越来越重,埋在身体里的那部分蠢蠢欲动,腰克制不住地想往上顶。
    他呼吸不稳地问我:“我不是在做梦,对吗?”
    我吻着他,“不是,我想你啊……”
    他终究是忍不住了。压着我,一只手揉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和我十指相扣,狂风暴雨地需索。我已经湿透了,紧紧咬着他。他也感觉到了,明显就是放开手脚,凭着本能进攻。在他耳边的娇喘轻吟,都转化成催情剂。
    大力挞伐,他狠狠冲进去后还要重重碾过体内突起的软肉,他一向知道的,知道我身上所有开关。“啊……”我尖叫,浑身发抖地缠紧他,身底下一波又一波的水涌出。他满足地喟叹,吮着我锁骨一侧的嫩肉。
    等我回过神,在颠簸中想去亲吻他胸前的肌肉,被他捞了回来,一口咬了上来,唇舌交接,呼吸相闻,舌头被他咬着咂弄着,身体再无缝隙可言。
    最后时刻,他已经不能自控了,低吼着,一下比一下凶,一下比一下重。意乱情迷间就听见他埋在我颈窝急切地呢喃着我的名字,“兰迪,兰迪……我爱你……”
    我流泪,这么久,我终于听到他再次说这句话了。他吮去我的泪,在体内最深处爆发的那一刻重重吻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