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霆影霆】Day Dream

Chapter Text

“你先下来行不行啊!”

高影站在人行道边上,一头冷汗地看着坐在桥栏杆上的关霆,心脏都快不会跳了,后者却一副悠悠然的样子,还转过身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那么着急干吗?过来坐啊。”

高影很想直接冲过去把关霆拽下来,但现在他那两条腿抖得一步都迈不出去。

对于怕水这件事,高影自己也很无奈。从小到大什么江河湖海他都得敬而远之,平时连过个桥都不敢走靠水近的那边。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个半米多深的小池塘,班里一个男生曾经佯作要把他推下去,吓得他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扯着嗓子疯狂喊救命,最后把教导主任都给惊动了,那个本来想捉弄他的男生被他的反应吓得后来看见他都绕道走。

“你又不是小时候溺过水,怎么会怕成这样啊?”关霆也曾不解地对着死活不肯靠近中心湖的高影这样问过。

“没被淹过就不能怕水吗?”高影一本正经地反问道,“这湖这么深,水里都有什么你知道吗?湖底通到哪儿你知道吗?古神的低语你听过吗?”

当时关霆以一种不可名状的眼神盯着高影看了又看,欲言又止。

“想我下来也行啊,”关霆说着朝高影伸出手,“ 自己动手。

高影难以置信地瞪向关霆,见对方似乎真的没打算自己下来,心里头一万个不愿意他也只能鞋底蹭着桥面一点点地挪了过去。高影半侧着身子,低着头用眼角余光瞄着方向去拉关霆的手,哪知手指刚一碰到关霆的掌心就被一把握住手腕猛地拽了过去。

“关霆你他妈!!”高影瞬间本能地骂起了街,蹬着栏杆想把自己的手拔出来。

“抬头往前看。”关霆淡定地抓紧高影挣扎个不停的手。

惊慌失措的高影下意识地听了关霆的话向前望去,忽然间他停下所有动作,像是一颗引爆进程被中止的炸弹,悄无声息地哑了火。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不过这河比白天里好看多了。”高影出神地喃喃道。

褪去了白日晴空下的模样,墨一样的河水静静地向远方流淌着,河道两旁的五光十色顺次倒映下来,围绕着漂浮于水面的一轮满月,从纯黑的底色中勾勒出波光细碎,如同漫天繁星洒落人间,编织成那条都市夜空中无从得见的银河。

“坐会儿再走吧。”关霆像是在撒娇一样摇了摇高影的手。

 

下午高影拿着录取通知书进门时关霆一句话没说,只是先抱着他一头栽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地呆了半天,把高影胳膊都压麻了之后他忽然开始嘿嘿傻笑,接着搂住高影打起了滚。

完全无力反抗的高影被滚得天旋地转都快吐了关霆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在他脑门上猛嘬了一口。

“噫,好,你中了。”

“……没事儿吧你?!”

他们既没有像上次那样喝挂,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来庆祝,与其说是开心,倒不如说是终于松了口气。

当然该打的炮还是打了。

这对释放掉多余精力的小情侣在床上赖到天黑才爬起来出去吃了点东西。夏夜的街道上熙来攘往,他们 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高影走在关霆身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让自己的手和关霆的碰在一起,悄悄勾住了关霆的手指。

关霆不动声色地弯起手指回握住高影的手,两个人 若无其事地混在消夏散步的人群中,虽然看上去神色如常,但这其实是他们第一次在外面牵着手走在一起。高影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他时不时侧眼观察着关霆的表情,见对方一直没什么反应,忽然莫名地有些不甘心,于是便轻轻动了动手指挠了下关霆的掌心,只是还没等他动第二下,整只手就被关霆捏紧了。

关霆瞥了高影一眼,没说什么,但在路边商铺的灯光映照下,还是被高影看到了他脸颊上漾起的红晕一片。

两个人绕来绕去,最后还是绕回了关霆租住的公寓附近 。四周的人流密度一下子降到了个位数,连空气似乎都凉爽了不少,路过这座桥时高影跑去一旁的公厕放了放压舱水,结果一出来就看到了让他魂飞天外的那一幕。

 

平整的石栏上残留着白天里阳光投下的温度,惊魂甫定的高影双手依然有些颤抖,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关霆的肩膀翻上栏杆坐稳,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要说高影刚才没被吓得够呛那是骗人的,但现在他坐在关霆身边,看着自己本该怕到脚打软的河水,说不上为什么忽然有种想要在这儿一直坐到明天看日出的冲动。

但现在他还有一些更想看的东西。

高影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关霆看了半晌,感受到他视线的关霆也朝他看了回来,歪着头抬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便把手拿近对着他打了个响指。

“喂,回魂儿!我知道我好看,你也不用看这么专心吧?”

“关霆。”

“干吗?”

“我有件事想问你。”高影突然严肃起来的语气让关霆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也配合着收起玩笑的神色,坐正了身子。

高影挺直后背,稍稍侧过身面对关霆,牵过他的手,像是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嗓子。

“你……是否愿意与你面前的这个男人结为伴侣,无论逆境还是顺境,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永远爱他,尊重他,忠诚于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关霆懵了。

他怔怔地看着高影,刚刚还在猜测着对方想要说什么的大脑像是一瞬间停止了运作,因惊讶而微张的双唇间好半天没能吐出一个字。 关霆本以为高影要问他一些关于以后的事,就算尽力往不切实际的方向想也顶多不过跟他求婚,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总能跳出他常规认知的少年直接抛出了这段话。

一片无处躲藏的绯红透出了高影的脸颊,逐渐蔓延至耳尖, 关霆能感觉到那只牵住自己的手在颤抖着,掌心也不受控制地出了汗,但手上的力道却没有丝毫松懈,握得关霆的手指都有些痛了。

而当关霆还在挣扎着想要找回自己的思考能力时,高影的眼睛忽然转了转,表情里露出一丝慌张。

“诶我……我是不是说错了?这个是不是……不是求婚的时候说的?”

意识到自己似乎讲串了台词的高影瞬间有种想要从这跳下去的冲动,忽然间他感觉到关霆紧紧地回握住了他的手。

“我愿意。”

高影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了。

“我愿意。”像是怕高影没听清,也或许是怕他反悔,关霆把这三个字又重复了一遍,接着不等高影反应就伸过手臂牵起他的另一只手。

“高影,你是否愿意与你面前的这个男人结为伴侣,无论逆境还是顺境,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永远爱他,尊重他,忠诚于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高影措手不及地僵硬了片刻,随后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样,干张着嘴眨了半天眼,使了好大的劲喉咙里才发出声音来。

“我愿意!”

高影这声喊破了音的我愿意在静谧的夜里听上去格外响亮,一辆已经从他们身边骑过去五十米的自行车上的人回头看了一眼,车把晃了晃好悬没摔出去。

看着比校考出结果那天都激动的高影,关霆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割破手掌握在一起,让血滴到河里流进大海啊?” [注 1]

“才不要啊!你多看点健康向上的片子行不行啊!”

高影哭笑不得地否决了这个提案,下一秒却忽然安静了下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高影说着转身翻回桥里跳下栏杆,飞快地跑下了桥。

“不许动啊!就在这儿等着!”像是怕关霆等不及走掉,高影边跑边扭过头喊到。

原本关霆是想趁他不注意偷偷跟上去的,但看高影这么坚持的样子,最后还是留在原地没动。

高影这一去走了好一会儿,关霆没有看时间,没有做任何事,他不知道高影去了哪儿,也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但有一件事他清楚地知道,那就是 只要自己还在等, 高影就一定会回来。

过了大约半个钟头,关霆已经开始有点犯困了,高影终于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他撑着关霆的胳膊,有些颤颤巍巍地爬上桥栏,刚迈过一条腿就不想继续翻了,于是干脆骑着栏杆坐定,等到气喘匀了,才从口袋里掏出一红一绿两枚戒指来。

“我本来看上这绿的了想买一对来着,但是它就剩一个了……”高影说着说着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我从那边的夜市找了半天,就这个还像点样,其他店都太远了,而且我也买不起……但你要是信我总有一天我能买得起的!”

虽然听上去有点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发言,但在说到最后一句时高影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关霆的眼睛,仿佛在做出什么严肃的承诺。忽然间关霆觉得亡命徒和小孩子之间还是存在着某些共通之处的,比如这两者都自信且不管不顾。

当然他还是相信以高影的能力是完全有可能做到这些的,说不定连买栋别墅都不在话下。

“我还以为你要掏出两个易拉罐拉环来呢,”关霆说着笑了起来,“那个我可真戴不上去啊。”

高影闻言一愣,目光有些心虚地游移了一下。

“我一开始是准备这么干来着,下午来找你的时候我在楼下灌了两罐可乐,转了半天把气顺下去才上的楼,但是没想到今天连誓都给宣了……”

高影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了两个已经压变了形的拉环。关霆的表情一点点地静了下来,高影以为自己的无差别坦白从宽惹他生气了,慌得冷汗都顺着脊梁沟流进裤衩里了,谁知对方那张冷冰冰的扑克脸忽然松动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关霆笑得很放肆,如果现在是白天,周围树上的鸟都会被他吓到四散飞走的那种。高影呆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用什么表情,在仿佛已经过了几百年之后,终于笑够了的关霆抬起自己的左手递到他面前。

“啰里吧嗦半天到底戴哪个?”

面对关霆的直截了当,高影手足无措地反应了一会儿,还差点手一抖把戒指掉进河里,最后他拿着那枚绿戒指定了定神,拉过关霆的手将戒指戴上他的无名指,但在戴到底时忽然停顿了片刻,捏着戒指的手左右晃了晃。

“……好像大了点?”

“换个指头试试?”

“这都可以换的吗?”

“规矩也是人定的,为什么不能换?”

“……”

高影拿下戒指在关霆的手指间来回试了几次,最后停在了食指上。

“这儿最合适。”

“合适的位置就是它该在的位置。”

关霆说着拿过高影手里的红戒指,牵着他的手比较了一下,随后也将戒指戴上了他的食指,尺寸刚刚好。

“好了,现在新郎可以吻新郎了。”

关霆说完之后抬头看向高影,不知怎么的,两个人这时忽然像连手都没牵过的处男一样羞涩了起来。他们面面相觑了好一阵,才犹犹豫豫地朝对方靠了过去,然而就在嘴唇快要碰到一起时,一辆跑车突然咆哮着从旁边的桥面上轰然驶过,排气管还发出砰砰几声巨响。

高影斜着眼看着那辆车跑远,眼神里含着万语千言,关霆沉默了几秒钟,一脸正经地开口了:

“我们结婚这天不杀人。”

“真的你以后少看点这种片子吧!”

高影语调夸张地尖声说道,接着像是被自己语气给逗笑了,眉间的阴云一扫而空,而关霆的脸上也扬起了笑意,他们没再管这种时候到底该是怎么个亲法,只是用彼此最习惯的方式吻在了一起,在本能的牵引下肆意地吸吮着,舔舐着,啃咬着,舌头都恨不得能长到对方的嘴巴里去。高影双手揽过关霆的后颈让他们的身体尽量贴在一起,关霆将手臂绕到高影背后,从他的T恤下摆伸进去搂住他的腰身,他们早已经熟练到不会在缠绵的长吻中上气不接下气,更不会让口水狼狈地淌落一身,如果不是考虑到零星路过的行人,这两个人可以一直吻到下颌拉伤都不会停下来。

“下一步该干什么了?”恋恋不舍地放开关霆的双唇,高影喘息着眯起眼睛,看向面前这张近到变形的俊脸。

“入洞房?”关霆说着让自己的嘴唇和高影若即若离地轻触在一起,感觉着对方柔软的唇瓣翘起好看的弧度。

“那就入啊。”高影轻笑着说。

“就在这儿入?”关霆抬眼看了看不远处那几个刚刚从他们身旁快步走过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你要是能忍到回去也行。”

高影说着将手伸向关霆胯间那个无法忽视的凸起,而就在他乱摸的这片刻工夫,旁边一盏昏暗的路灯倏地熄灭了。

关霆看着那只冒出一缕青烟的灯泡,笑着勾起手指挑过高影的下巴。

“瞧见没?你这满脑子有伤风化的肮脏思想连路灯都看不下去了。”

“这种时候本来就不该有电灯泡。”高影理直气壮地看着关霆,后者一言不发地瞅了他一会儿,接着凑过去在他鼻尖上轻咬了一口。

“一看就是没累着你。”

 

 

 

桥头的那座小公园里一共就没有多少路灯,坏掉了几个也一直没人来修,一到晚上就乌漆麻黑,关霆曾经不止一次担心过这一片的治安问题,但自从在某次路过时听到小树林里传出了一些可疑的响动之后他决定再也不操这份多余的心了。

他们躲在一棵远离园中小径的大树后,高影背靠着树干,粗糙的树皮隔着衣服硌得他有点痛,但这点小问题还不至于妨碍到一个精虫上脑的年轻男孩专心办正事。关霆将高影的一条腿抬起架在自己的手臂上,用膝盖卡住他另一条腿向旁边推开,早就硬得生疼的性器顶进他的双腿间进出着。高影紧搂住关霆的肩膀,被顶得脚尖几乎离地,他本能地弯回小腿勾在关霆腿上,靠关霆的大腿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勉强维持着平衡。

因为怕高影控制不住音量,关霆不敢动作幅度太大,但每一下又都干得对方腰眼发软。高影把下半张脸都埋在关霆的肩窝上,尽力想堵住自己这张嘴,然而零碎的呻吟声还是止不住地从他的嗓子眼里往外冒。

“嗯……用力操我啊老公……怎么说出来这么好笑啊哈哈哈哈……”

意识到就算他再努力也不可能完全忍住不出声的高影有些自暴自弃地贴在关霆耳边讲起了下流话,只是话音未落他自己就先扑哧一声笑了场。

“闭嘴!”关霆压低声音吼了高影一句,像是有点生气的样子一口咬在他的耳尖上,疼得他哎哟一声哆嗦了一下。

“不会叫床别瞎叫,给我叫软了你回去操你自己吧!”

“嗯……哈……干吗非得……操我自己啊?我不是……还有你可以操吗?”高影腾出一只手顺着关霆的后背向下滑进他的裤腰里,十分色情地揉了一把他的屁股。

“……你让我屁股歇会儿行不行啊?!”被他揉得一激灵的关霆低声抗议道。

刚刚皮这一下为高影换来了一阵异常大力的抽插和关霆粗暴地握上来的手,后腰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和前面被关霆套弄着的快感混合在了一起,高影舒服得快要上了天,脑子里仅剩的那一点没有被性爱塞满的角落开始认真考虑以后是不是应该有事没事多皮一皮。

高影分不清自己最后到底是被关霆的手还是鸡巴给搞射了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叫出声来了,等他清醒过来时已经整个人软塌塌地倚在关霆怀里,而对方在帮自己提裤子。

“咱们这是不是叫私定终身?”高影迷迷糊糊地问道。

“都什么年代了还私不私定,”关霆说着拉上高影的裤子拉链,又把他的T恤下摆抻平,“大清都亡了一百多年了。”

打理好高影之后关霆牵过他的手转身朝林子外面走去,高影没事儿人一样跟着向前迈了一步,结果差点当场下跪。他整条右腿像是被抽了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这时高影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用了个多难拿的姿势。

“怎么了?”关霆疑惑地回过头。

“被你操到腿软了,你背我。”高影一副耍赖的口气说道。他感觉关霆对他这句话的真实性似乎有些怀疑,但依然打算蹲下身让他上来。

“不用,你站着就行。”

虽然有些不解,关霆还是站了起来。高影揉了揉自己的腿,往后退了一段,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了看路,搓了搓手,紧接着哒哒哒几步助跑,扒住关霆的肩膀纵身一跃,飞扑到了他背上。

“……你确定你真的用我背?”要不是自己下盘稳现在已经被撞飞出去的关霆对高影的身体状况提出了质疑。

“用。我刚才把最后一点力气耗掉了,现在可能下不来了。”

“……”

路上的行人比之前更少了,高影舒舒服服地趴在关霆后背上,悬着的一双小腿荡来荡去。

“对了,你还没叫我老公呢,戒指你都收下了,赶紧叫老公。”

高影把脑袋枕在关霆肩膀上,拍了拍他的胳膊。关霆轻笑一声,偏过头冲着高影的耳朵小声说了句老公。

高影忽然一下子就没音了,关霆正纳闷着,他又开口了。

“……我好像又硬了。”

“不用你说我都知道了。忍着吧,爷今天不营业了。”

“别这样啊……你忍心看我一柱擎天到天明吗?”

“你能吗?”

“……我怎么就不能了我?!”

“回去我一盆凉水浇下去,包你今晚心无杂念一夜无梦。”

“你无情!”

“再闹下来自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