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弦贤】深夜密谈

Work Text:

夜空中有这一轮硕大的满月,而它的旁边,星星正在闪耀着。

歌星贤吾坐在窗边,对着月亮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
木塞被好好地塞上了,里面有上下沉浮着的闪烁着荧光的不知名颗粒。在昏暗的房间,只有星空作为点缀的晚上尤为显眼,和窗外的月亮一般夺目。

“这是什么?”

如月弦太郎好奇地盯着贤吾手中拿着的瓶子,又贴近了一点歌星贤吾。
对此,歌星贤吾只是象征性地皱起了眉头,用手抵在如月弦太郎的脸上,阻止他继续靠近的行为。

“好挤。”
“哦,对不起......”
“.......”

实际上,歌星贤吾已经做好如月弦太郎搬出他的那套“朋友理论”——万事不决只要说“我们是朋友啊!”就可以被原谅的万能理由。作为无限原谅如月弦太郎的亲密友人,这次他本想对此稍微说教一番,但是对方竟然老老实实地道歉了,让贤吾一时间失语。

怎么说呢.....对着这张像在雨中等主人回家的小狗一样的脸,歌星贤吾终究还是心软了。
不,无论这家伙是什么样的反应,我都会接受的吧。

贤吾有些自嘲地勾起嘴角,对着自己冷哼一声。

“.....算了,也没关系。”
“真的?!好耶!!”

只是因为一句话就立刻重新恢复了元气,如月弦太郎扬起的笑脸就像往常一般灿烂。随后他立刻又贴近了过来。已经变得比同龄人更加宽阔的少年的胸膛贴在了他的背上,歌星贤吾甚至能闻到一点属于如月弦太郎的独特的味道。

“贤吾,这到底是什么啊?”

如月弦太郎眨了眨眼睛,将下巴垫在歌星贤吾的肩上,看看贤吾,又看看他手上的瓶子。

真是有点糟糕的距离.......。

歌星贤吾与他四目相对。
睫毛很长啊......如果不是梳着不良专用的飞机头,以及那一身立志与和其他学生截然不同的服饰,想必如月弦太郎转学来的第一天就可以和80%以上的女生成为朋友。

“外星生物。”
“诶。”
“.......开玩笑的。是来自presenter的赠礼。”

歌星贤吾看着如月弦太郎那张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的表情,“噗嗤”地笑出声。

“很失望吗?”
“因为还以为要见到第一个外星人了啊!”
“.......我不就是吗?”

他轻飘飘地抛下这句话,然后就扭头看向窗外,让如月弦太郎没法看见他的表情,大概也就看不出此刻他有些复杂的内心。

 

“不是这样的!”
但是如月弦太郎出奇认真的话语却从他的耳畔传来。

然后下一刻,歌星贤吾就感觉自己的双肩被按住,如月弦太郎压住他,确保对方的眼神确实在看着自己。

“怎么、突然......”
“贤吾可能确实是外星人没有错。但是贤吾就是贤吾。”
“........”

如月弦太郎漆黑的眼瞳里倒映出自己被一句话讲到哑口无言的身影。
他的眼睛很好看,尤其是专注着注视着谁的时候。
这对黑色的眼珠中仿佛包含着全宇宙的星辰,泯灭与诞生在时间的洪流中重复着,孕育出新的生机。

“呃、虽然这么说有点怪怪的。但是贤吾对我来说不是用外星人或者人类来定义的。贤吾是我的朋友,全宇宙——第一的朋友。”
“但是如月的目标是和全宇宙做朋友吧?这样的话不管是什么种族,最终结果都会变成你的朋友。”

我是其中一员。
我只是其中一员。

“呃呃呃呃!不是这个意思!.......不,虽然说我要和全宇宙做朋友没有错,贤吾也是我的朋友没有错,但是,呃,贤吾是不一样的!”

如月弦太郎磕磕绊绊地解释着,好像注意到歌星贤吾的情绪不是很好,但是他又找不到自己话里有哪句说错了。刚刚的气势一下子消散了,只能一遍抱着头一遍观察歌星贤吾的表情。

“啊——因为我是笨蛋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讲!”
“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地承认自己的属性啊笨蛋。”

“不管贤吾是人类还是外星人,被改造出的人造生物也好,从银河另一端流浪过来的神秘生物也好,贤吾就是贤吾,谁也无法取代的!你的一切我都会接受的!”
“其他人呢?”
“其他人是其他人,贤吾是贤吾。”

怎么回事啊这个台词。
.......但是很开心。

看着如月弦太郎张开双臂,一脸期待地等待着自己拥抱过去的姿势,歌星贤吾长长地叹了口气。但他还是将手里的瓶子搁置在了一遍,然后伸出双手环抱着他,将脑袋埋在了弦太郎的胸口前。

咚咚的心跳声强而有力,令歌星贤吾感到莫名的安心。

“贤吾。”
“嗯?”
“可以听见你的心跳声呢。”
“什么啊,我也能听见你的心跳声啊。”
“嘿嘿,也是呢。”
“笨蛋。”

歌星贤吾像是往常一样地抱怨,但更像是嗔怪的声音闷闷地透过衣服传出来。

说起来如月弦太郎也是一度死去过的人,当时尸体还是自己拖回来的。
最后是靠自己的宇宙神秘力量才让他复活.......用复活这个词也不知道对不对。
我已经不是人类了,那么用同源的力量活下去的如月是不是也和自己是同样的物种呢?

不是人类也不是外星生物,处于两者缝隙之间,一直有着强烈又孤独的游离感,然而歌星贤吾竟在此刻与如月弦太郎相依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丝慰藉。

在偌大浩瀚的宇宙中,即便一切都远离自己,但仍旧有这个人会在身边。

“........笨蛋。”
“诶、为什么要说两遍?”
“所以才说你是大笨蛋啊,如月。”
“呜哇第三遍了!我有笨蛋到这个程度吗?!”

这两个人依旧维持着相拥的姿势,哪一方都没有提出要放开手的意见。

大多数的时间是沉默着的,偶尔会出现他们拌嘴的声音。
在如此安心的氛围中,歌星贤吾也感受到了倦意。

“要睡了吗?”
“嗯。”
“就这样睡可以吗?”
“嗯。”

歌星贤吾合上双眼,任由意识逐渐离他而去,飘散到窗外的星星上,暂时地消失于自己的脑海里。

反正在第二天,弦太郎就会把他的意识捉回来,然后笑着对自己说一声“早上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