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夜媚药

Work Text:

毛不易拨开梁博的裤链,隔着薄薄的衣物舔舐着梁博已经半硬的事物,梁博努力集中注意力开着车,心里却恨不得把车丢了直接把着诱人的毛不易摁在车上先来一次。
毛不易并没有得到回复,哼哼两声,又大胆的撩开梁博最后的贴身衣物,舌尖对着梁博事物的虎口,开始舔舐。
梁博腾出左手抓住毛不易的头发,呼吸粗重起来。一路上加速,踩油门,好不容易回到梁家。梁博把毛不易搬回副驾驶座,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毛不易一脸茫然。懵懵地看着梁博系上裤子,下车,打开车门,抱他出来。而毛不易只负责缩在梁博怀里不吭声。
梁博把毛不易抱回屋子里,反锁门,看着满脸通红的毛不易,梁博挑起他的下巴,低沉且磁性的问:“毛毛,我是谁?”毛不易盯了一会,答:“军爷,梁博,哥哥。我热,嗯啊……”
梁博表示再忍下去不是男人。既然答对了,接下来的一切,是你的奖励。梁博把毛不易抵在办公桌上,二人之间的接吻像是互相在啃对方,激烈且还有水声。
毛不易似乎觉得疼了,两只手软软的去撕梁博的衣服。梁博停下嘴上的动作,看着毛不易手足无措的模样,轻声一笑。
这一笑引起了毛不易的注意,抬头看着梁博,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梁博伸手去撕开毛不易的衣物,上衣如愿被撕成碎片,裤子被褪去。而毛不易还在执着梁博的衬衫,久久撕不开,毛不易要哭了般嘤了一声。
梁博平时就受不了毛不易的撒娇,现在更是让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自己解开自己的衣服,脸无限贴近毛不易求吻。
梁博本想着自己再忍忍,给毛不易做点前戏,没成想往后摸的时候,自己想要了许久的地方已经润滑顺畅。抱起毛不易把他放倒在桌上,架起两条白净的腿,梁博做了让他肖想已久的事。
“哼啊~嗯……”毛不易被刺激的叫出声,双手摸索着把住桌沿,一副任梁博欺负的样子。这样的形象在梁博眼里展露无疑,把着毛不易的脚腕,梁博寻找着让他们二人都情欲打发的地方。
“哈啊……嗯~哈……哥……慢点……嗯啊~”
“军爷……哈嗯……哈……快点……”
梁博起初的进攻时而慢时而快,处于受方的毛不易受不了这般刺激,几次借力想往后逃,又被梁博拽回来。
这样的姿势并不是很舒服,毛不易的腰全部悬空,不一会腰就酸了,又受着梁博无章法的冲击,总归还是有些不舒服。
梁博也察觉了毛不易的不自在,把他一翻,让他背对自己。又把着他的腰挺动一会,把他抱起来往床上走。
梁博以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毛不易,毛不易清晰感受到后穴那物的颤动,羞耻感莫名而来。接触到床的一刻,毛不易立刻找了个枕头把自己埋进去。
梁博爱抚地摸着毛不易的后背,最后停留在他的腰肢。
“啊嗯……哈啊……等……哈嗯……嗯昂……慢……”
梁博不似在桌上那般毫无章法,但却也不是九浅一深,怎么快,怎么深,怎么插。梁博在与毛不易情事的后半段往往容易失控,毛不易清醒时还能提醒他点,可无奈,他成了最迷糊的那个。
梁博眉眼开始泛红,咬上毛不易的后背不肯松口。毛不易被咬的后背直挺,反倒迎上了梁博往深的物事。
毛不易后穴被弄的精液四流,眼睛嘀嗒着泪水,嘴里含糊不清,自己也不知道被弄射了多少次。梁博越往后就艹的越狠,毛不易感到疼了,就开始叫。偏偏成了梁博的动力外,并无丝毫作用。后穴的那块嫩肉已经红的吓人,被梁博的物事无限的大操大干,每次总有点精液出来。
“哥哥~嗯啊……哥哥……疼~”
“博哥……你轻点~你醒醒……”
“梁博……嗯啊……”
“梁博……你醒醒……我疼……啊~”
梁博咬着毛不易的脖颈,胯下丝毫力道都不减,毛不易被疼的清醒了点,可现下怎么看都像梁博中了强烈春药般。
毛不易双手逐渐无力,终是受不了昏睡过去。
稍稍睡了会儿,朦胧中被顶醒,梁博又将毛不易换了个姿势继续插弄。
“梁博……嗯……梁博你能听见吗……啊……”
“哈嗯……你醒醒……我肚子疼……嗯哼……”
声音渐渐消下去,毛不易还是承受不住晕过去了,再醒,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
……
……
……
晨起的阳光洒落地面,梁博被强烈的光照恍醒,感觉一阵温暖包围着自己,梁博一惊,用手支起自己。
身下物还和毛不易的后穴相连,经梁博一抽,又半硬不硬起来,梁博看着怀里的毛不易,身上青青紫紫遍布全身,大腿根还有发紫的印记,梁博急忙带着他去清理清理,确认没发烧才稍稍松口气。
把毛不易放好在床上,梁博下楼,见梁老爷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诶!儿子!小毛呢?”
“没起呢。”
“还没起?你有过分了是不是!”
“诶呀没有……”
梁老爷怎么可能信,伸手打了两下梁博,愤愤的坐回去。
梁博:到底谁是你儿子,你咋不护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