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曾经的男孩(续)

Work Text:

博易曾经的男孩(续)

(吃醋梗,前有剧情后有.....nice~ )

10: 陪你的王源去吧!

毛团子窝在沙发上,-边吃水果一边和梁小爷聊天。

团子家家:最近没安排鸭。就在家里待着。你晚上回来嘛。

博博:唱作人第四期录完了,今天周五晚上录开饭,晚点回去,早睡家家。

团子家家:知道了鸭。

博博:求亲亲...

毛不易甜甜一笑,打了个'mua~'发送过去,简单告了别,退出聊天界面二人给对方的备注满满的肉麻,热恋期间就是不一样。刷了一会咨询,给元宝为了点狗粮,无事做的毛不易转身投入创作中。

转眼到了晚上,立志减肥的毛不易没有做饭,只是守在电视机前等待节目开播。还有几分钟八点时,“我是唱作人》突然更新,毛不易兴奋的点进去,心里开心:就喜欢你这么不准时。

看着看着,毛团子上扬的嘴角渐渐往下。

“让后期给你个战马。”

“其次,这歌也给王源。”

王源紧张,梁博把手搭在王源肩上让他放松。。。

毛不易:梁博你个渣男!

心情过于激动以至于毛不易又开始咳嗽,捂着嘴关闭电视,咳的过于激烈让毛不易有点干呕。抽了张纸巾,捂着胸口从沙发坐到地上。

想着梁博对王源的一系列动作,毛不易死死握住衣服,想让咳嗽平静-点。一旁的电话突然想起,毛不易滑动接听,未注意上面的备注。

“..."气音使得对面的梁博一惊,急忙开口问道:“毛毛你怎么了?又咳嗽了?”毛不易拿开手机看了眼着三注:a博博。内心狠狠的给自己-撇子。

毛不易也是抓住机会问问:“你这期和王源在节目上,互赠歌曲..."后面的话不成句子,梁博听不清,心里琢磨出了一二,自家团子不乐意了。

梁博尽量让自己声音软一点:“家家,我那是要给他增加信心,毕竟没有太多阅历,对音乐上的认真你也知道,他算是年轻辈里出色的..."

毛不易听不下去了,一说话开口又是激烈的咳嗽。梁博立即住嘴,轻声细语的安慰毛不易,开着车的单身小哥发誓, 这是他见过的梁博最温柔的一面毛不易咳了会,强忍着用气声开0:“你在干嘛?

梁博照旧回答:“去录开饭,毛毛..."吃药没。话没说完,毛不易不顾嗓子的不适喊出声:“陪王源吃饭去吧!”话音刚落,立刻挂掉电话。

梁博见有点不对劲,立刻让小哥掉头回家,自己给经纪人发了条信息:我突然有急事,开饭缺一期,请假。而经纪人看到信息没多大反应,自家艺人最近生活状况她了解的很,她也是个站cp的,不能拒绝。.。

毛不易跑去厕所吐出-滩苦水,清了清嗓子,微微能发出几个音,找出药喝了一点,其他的被随意扔在桌上,拖着身体回了房间。

刚上完楼梯,扶着把手的毛不易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有些害怕的看着门一点点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熟悉却不想看见的脸,毛不易快步走向房门。

梁博见毛不易的反应,鞋都没来及还,大跨步加闪现上前拦住毛不易。而毛团子对此不买账,剧烈的挣扎起来,梁小爷死死抱住团子,试图说话,可团子的两个爪子不停在他脸上拍,梁小爷无奈一下子搂住毛团子的脸,亲了下去。

毛团子睑'腾’一下就红了,就在此时,梁小爷抓住两个爪子就往墙上-按,持久性亲吻进行ing。感受到了怀里团子的顺从,梁小爷最后舔了舔团子的嘴,结束了亲吻。

毛不易在梁博离开的刹那立刻转头,而梁博则去亲吻毛不易的脖颈。感受到脖子上有技巧的舔弄,毛不易身体里渐渐泛起了春,但却依旧嘴硬:“你给你的王源信心去,别来找我。”

听着语气中的飘忽,专注舔弄的梁博一笑:“家家喜欢,那我以后只给家家写歌,家家不生气了~你老公错了~”毛不易一‘哼’谁是你老婆。梁博圈着毛不易进了内室,把团子平放在床上I看着被亲到睑发红的团子,梁小爷又倾身进入了温柔乡里。

(前方开车!非战斗人员立即撤离! 我要开始搞毛不易!3!2!1!嘟!!!!)

“啊哈~嗯"毛利易嘴里发出令久羞涩的声音,背对着梁博,上衣被上翻一半,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扒了,留着挺立的事物在那里和梁博摩擦。

梁博左手拿着从床头柜里摸出来的润滑剂,开拓着正在吸吮自己手指的后穴,还一刻不停的吻着毛不易。感受到了背后的炽热与后穴手指的抽插,毛不易动了动身子。

“乖,别动。”梁博凑到毛团子耳说,看着团子通红的身体,梁博便知道了身下人的羞耻程度,又挤了点润滑液,再向后穴里添了两根手指,适当的进出。

“嗯~啊! ”手指进行的扩张让毛团子极其舒服,眯着眼睛娇喘了几下,让梁小爷心绪不宁。这方面的梁博特别有耐心,手指在后穴摸索着,寻找能让团子舒服的软肉.

毛团子又嘤嘤了几声,之后声音却猛然高了几度。梁小爷戳戳摸索了半天的软肉,开始特殊对待。“别捏~不

.......哈~”受不了手指对软肉的又戳又捏,几个令人羞涩从团子嘴里连续吐出,梁小爷笑着去吻团子的嘴。

抽出手指,肠液和润滑剂粘在梁博的手指上,看着特别粘稠,顺着毛团子的腰去摸胸口的红缨,身下的事物也顶到了被玩弄许久的穴口。

“家家,想要吗,想要就说。”平时禁欲系的梁博到了床上就开始说昏话,这让毛团子很不开心,无奈后穴的收缩让他异常不适,哼哼唧唧地开0:“要~哥哥~要~哼。”

突然的称呼让梁博晃了神,轻吻对方的脖颈,对着穴口插到底。“哈呵~"水声伴着娇喘预示着情事完全开始,刚刚还洒在床上的月光已然不见了踪影,充斥着情欲的昏黑房间,床上两兵结合在一起的身影开始运动。

“哈响.... 嗯哈.. .慢~哈~”才稍稍适应那事物,谁知梁博一开始就动了起来,毛团子被刺激的不轻,腰间瞬间软了下来。

沉浸在欲海里的梁博对着软肉一顿横冲直撞,使毛团子死死扣着梁博抱着他的胳膊,眼睛里被逼的充满了泪。

奇妙的感觉冲上毛不易的大脑,身体上所有感官集到了后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内侧的嫩肉被带出又插进,嘴里嘤嘤的叫了几声,突然被梁博-个转身,让团子面对着他。

身下暂时停了动作,梁博开始专心吻着毛不易,品尝着身下人嘴里的甘甜,梁博一只不老实的手伸到了毛团子勃起的下体,-下握住它。

“嘤~” 被吻的开心的毛不易突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下体的刺激让毛团子的后穴一下子收缩,梁小爷也是一声低吼。

“呵。”轻声-笑,轻吻毛团子的嘴角:“家家,我帮你弄出来啊。”一个照面打好了,梁博手中开始动作,毛不易无力的手拍打着梁博,一下一下击在梁博的心田,手中动作加快。

“嗯啊!哈啊.... 婴~”几个小奶音随着精液的射出传入梁博耳里,看着处于余韵中的毛团子,梁博眼角微红,继续刚才猛烈的撞击。

后穴被抽插的感觉迅速占领了毛不易的大脑,感受着比刚刚还要猛烈的撞击,想开口求饶却变成了更诱人的呻吟。

“不要....不要了梁....哥~哼.....哥哥~疼......."努力开口,夹杂着暧昧的求饶流进梁博耳朵里,听见自家团子喊疼,梁博凑上去亲了亲,迅速结束了这场令人迷醉的情事。

着暧昧的求饶流进梁博耳朵里,听见自家团子喊疼,梁博凑上去亲了亲,迅速结束了这场令人迷醉的情事。

毛不易感受到事|物的退出,殷红后穴默默吐着白色液体,湿哒哒的。梁博又凑上去亲了亲,然后抱着小朋友进了浴室。

第二天一早...“疼呀!梁博你滚!”

“诶,家家别骂人啊,诶嘿!

看着被扔在一边的枕头和紧闭的房门,梁小爷邪魅一笑:反锁是吧?我可是有备用钥匙的。等我进去,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