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零哥不要啊

Work Text:

《零哥不要啊》Cp芬零
文/危险源

属于男性的器官逐渐陷进了触感湿滑的肉里,剐蹭着微翕的花瓣带起一阵过电般的快意。少女不由得闭起眼,整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充盈的、敏感的入口。
身体一点一点沉下来,快感却一点一点向上攀。就这样,一定会攀向峰巅或是坠进深渊的吧。

——如果她身下的傻子没有缺心眼地嚎出来的话。
“啊……!好紧……好舒服……要、要去了……要丢了……!”

零动作一顿,稍稍起身。两人亲密接触的部位也随之“啵”地一声分开,于裙底带出几根银丝,竟宛如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零哥不要啊!别起来嘛!”身下的男人情急之下意外大胆地扯住了零的裙角,可怜巴巴地——或者是装作可怜巴巴地挽留道,“撩了就跑不合适,零哥你要对我负责啊!”
零甚至懒得吐槽他的称呼,面无表情道:“你怎么叫得比我还大声?”
芬格尔心说你不是叫得不大声,你是根本不叫好么。
还是戏少一点为妙。芬格尔小心翼翼地把手探进裙子,碰了碰少女臀部下缘,谄媚道:“女王殿下就别客气,咱俩谁跟谁啊,我小点声就是了。”

粗粗一看,零似乎并不怎么动容或是动情。她左腿屈膝压在沙发上,面色平静,衣衫整齐。墨绿色的校服上,领口蝴蝶结打得优美稳当,纽扣一丝不苟地扣合着。垂顺感良好的短裙也好好地覆盖着关键部位。但若是仔细打量,便会发现她的面颊上有微微一层绯红,而视线往下,会看到她裹着中筒棉袜的左足尖上,勾着一条属于女孩子的、黑色蕾丝内裤。
禁欲与纵欲,在这个白金色头发的娇小女孩身上微妙地融合,像是色泽无害的鸡尾酒,其实尝一口,就会醉的吧?

相比起来,男人的露出度要高得多。芬格尔直男审美的宽松T恤被卷到了锁骨位置,露出整片古铜色皮肤和结实的胸腹,淡褐色的乳晕进一步加重了画面的耻度。而再往下,解开的裤链支棱出一根远超男士平均水平的驴屌——不仅如此,男人wax过多余毛发的部位居然并不有碍观瞻,就冲着这个,这支“按摩棒”噪音再大也是可以忍受的!
不过,看着他那半遮半露、肌理优美的宽肩窄臀,那明明经历过不知多少险境却竟然一点伤痕也没留的的光滑皮肤,那雅利安人的英俊分明的面庞,那伪装中夹杂着些微真诚、天生淡色却有一丝炽热的眼睛……你又怎么能真的只把他当成“按摩棒”?什么高端的性用品能这么带劲!

而现在,这个人正仰视着零,像是一只困兽,正等待他的掠食者开始下一步行动。
于是他的掠食者动了。
少女附身,用唇吻封住了芬格尔喋喋不休的嘴。娇嫩的舌尖舔舐男人下唇上缘,密集的神经末梢带来一阵过电般的滋味,似乎大脑都为之战栗发麻。男人张开嘴,让少女的舌渡进来。少女的舌就是让人欲罢不能的甜美,刺激舌底生津。唇舌搅动,掠食者反倒被掠食了口腔中的空气。零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忽地推了芬格尔一把,结束了这个过于激烈的吻。零的额上和发间沁出细密汗珠。她有点不耐地把后颈的头发撩到一边。芬格尔用手背擦掉了零嘴角的津液。

看起来冷冰冰的女孩,其实一点也不冷啊。芬格尔心想。
“原来女王殿下不擅长深吻吗?”他用惊讶的眼神望着零。
“谁说我不擅长。”零警告性地看了男人一眼。
“亲身体会嘛……不然我们再试验一下?”芬格尔嘿嘿一笑。
“你闭嘴。”零冷冷道。
“深吻是要张嘴的啊。”芬格尔说,语调无辜至极。

那只能用行动让他闭嘴了——零毫无预兆地握住男人坚硬但又脆弱的性器,果断直截往下一坐。
果不其然,芬格尔立刻发出了一声哀嚎。两人陡然之间密不可分,突如起来的紧窒覆住了男人器官上的每一寸敏感之处。身心还没有做好准备,柔软、紧绷的内里让他大脑一片囫囵,刚才的话头马上抛到了九霄云外。
零倒是死撑着一声不吭。刚才的动作几分算计几分冲动,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狭长的甬道顿时被填满,又爽又痛仿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它骤然被激活,像生发出了自我意识一般收缩蠢动着,不受控制地溢出清液。

“零……你动一动。”芬格尔哑声说。
这时的芬格尔与平日嬉笑的样子截然不同。压低了的语声似是踩在一个最蛊惑的频率,要渗透进少女的心里去。可要说蛊惑,他的眼神又极为恳切。头挨近了她的脖颈,他啄着少女裸露的肌肤。
“你不热吗?”他又轻声问。

好像,真的很热。
零扯住自己领口的蝴蝶结向外一拉,丝带飘飘荡荡地坠落。她解开衬衫的两颗纽扣,扒开来露出一小片皮肤……然后伸手把芬格尔的T 恤撕了。
芬格尔目瞪口呆。零却并不理睬。女上位能很方便地找到女方最舒服的角度和深度。她手上一边动作,一边腰肢开始起伏了起来。
这么小气的吗?就解两颗扣子?好吧好吧,零哥请正面上我。
芬格尔无奈一笑,却也自得。他扶着零的腰,任她以自己的频率耸动,仰望着她精致入骨的小脸,欣赏她动情时放荡却又自矜的神情。比起芬格尔自己的偏好,零的方式更为绵长而有仪式感。甬道温柔而耐心地不断吸吮着男性器官,深深浅浅如贪食的嘴。一小波一小波的刺激堆叠着,直到再也容纳不下的顶点。
快感如同颤颤巍巍的高塔,它轰然倒塌,覆盖了这一双男女。在迸发出来的瞬间,芬格尔死死抱住了零。零有点想借机在男人光滑无暇得近乎无耻的背上留点印子,可惜这人皮糙肉厚,搂得又紧,硬是没使得上劲。

夜还很长。芬格尔像女王脚下一条黏人得过分的哈巴狗,始终搂着零不放。倒也安生了,没什么过分的大动作,只是舔着脸老去亲女王殿下的耳背。
零的眼神不知投向何处。她轻声对男人说道:“我希望至少在床上的时候,你能脱下你的面具。”
芬格尔心里一沉。
那层坚硬的外壳……好像要碎了。
他无声一笑,用调笑的语气说:“我希望至少在床上的时候,你能脱下你的衣服。”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