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永飞】轻小说flag(番外)

Work Text:

*主永飞,有一点点帕镜要素!!

 

 

现在的我正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面红耳赤地听着隔壁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今天晚上可以和飞彩桑进行一些负距离交流了!!

其实在这之前也不是没有做过啦,但是因为是第一次的缘故,总之黑灯瞎火再加上大脑混乱,注意到的时候飞彩桑已经昏过去了……不得已只能草草终止。
但是这次绝对没问题的!!一定可以一雪前耻!

“嗤。”
面对我握紧的拳头和眼里燃起的豪情壮志,飘在空中还翘着二郎腿的帕拉德发出嗤笑。

“笑什么啦——!”
我压低声音,收住对浴室门上印出的若隐若现影子乱飘的目光,转头对帕拉德说道。
“不明白啊,为什么这么喜欢镜飞彩,比游戏还好玩吗?”
游戏手柄在帕拉德的手上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熟练地控制着。虽说盯着屏幕,但是我很确定他的注意力是集中在我的身上。

“喜欢就是喜欢嘛!”
我有点气呼呼地回复道,这不是帕拉德第一次这么问我。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但是这次!本人就在隔壁而我刚刚燃起斗志的情况下———再问简直太煞风景了。

好像看到我真的有点生气了,帕拉德幽幽地飘下来,衣服上五颜六色的装饰线也随着他的动作像水母的触手一样在空中浮游。他双手托住下巴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嬉皮笑脸地朝我道歉。
“抱歉抱歉~”

完全没有诚意!

我别过脸,不想理会这个自作主张到过分的意识体。
想到这里我叹气,这家伙真的是我构想出来的人物吗?除了游戏天赋以外完全找不到和他有其他的契合点。以前的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想要这样一个不分场合和我玩游戏的朋友?

“啊!这样吧!”
帕拉德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以拳击掌。
“那么你等会儿和那家伙做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好了!这样就能懂了!”
“哈?!!”

要不是他是意识体,我真的会飞扑过去捂住他的嘴:“等等!!这种事!………”

“什么事?”

我话音未落,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和从浴室门口传出的一道清冷的声线。

“飞、飞彩桑…!”

飞彩桑下身缠了一条毛巾,但依然可以好好地看见他那双笔直的长腿。可能是刚刚从浴室出来的原因,他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水汽,连长长的睫毛上也挂着细小的露珠,在灯光下显得尤为朦胧。因为头发还在滴水的缘故,他撩起脖子上挂着的白色毛巾,动作并不算太轻柔地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但仍然有水珠顺着他的面颊,划过锁骨和腹肌,一路朝下直到滚落进遮住下体的神秘领域中

糟糕,太性感了。

一时间我甚至都不知道眼睛该忘哪边放,无论哪边都是让我会因为过度冲击而鼻血直流,于是只能红着脸手忙脚乱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蹙起眉头,一步步走过来坐到我身边。我能感觉柔软的床稍稍陷进去了一些,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他用一种好像漫不经心的语气跟我说话。

“刚刚在和谁说话?”
“唔?”
飞彩桑的眼睛并没有看着我,我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刚刚,在和谁说话吧。什么事?”
“呃……啊!!”

完蛋了,和帕拉德说话的样子被看到了!!我偷偷地用眼角余光瞪了一眼还飘在旁边笑嘻嘻的帕拉德,然后挂起尴尬的笑容挠挠脑袋。

“那个~~是在自言自语啦…!”

可不是在自言自语吗?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看见帕拉德。虽然说听起来像敷衍了事的借口,不过确实是实话。

“嗯……”
飞彩桑可有可无地哼了一声,我也看不出他是不是真的相信我。
然后下一秒,我就被飞彩桑按在了床上。

“但是今晚是你约我的吧,永梦。”
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一种冷淡却隐隐带着期望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因为坐姿问题,飞彩叉开腿,包裹下体的毛巾又往上提了一些,从我的角度隐隐可以看见他丰满又有弹性的臀部,和一点点露出来的阴茎,此刻正压在我的内裤以及小永梦的部位上。

本来在之前飞彩桑洗澡的时候就已经是半勃起状态了,现在这种像女王一样冰冷的眼神和性感动作的反差,让我不由自主地彻底勃起了。

“?感觉到兴奋了吗。”

像是为了惩罚我之前的举动一样,他带着一种调笑和恶意,不轻不重地在我已经变硬的部位上上下下地磨蹭着。

“诶——永梦喜欢这样的啊。”
帕拉德戏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是我已经没有功夫应对帕拉德了——眼前的景象夺走了我全部的注意力。而且不得不说——因为帕拉德在旁边看着的原因,我变得更加兴奋了。

啊啊——宝生永梦,不要继续变得更糟糕下去了!

旁边帕拉德“哧哧”的笑声让我羞耻地捂住脸,只好通过指尖的缝隙来注视着爱人。

“永梦……”
“是、是……!”

飞彩桑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然后一把扯掉了我的裤子。

我精神的阴茎欢天喜地,就这样直挺挺地暴露在飞彩桑面前。而且在对方的注视下我能感觉到涨的更厉害了。

“呜哇哇……”
我想我的脸一定是红透了,被喜欢的对象盯着肉棒看,是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吧!?
但是我不想让飞彩桑扫兴……不,是不想让我自己扫兴,我没有说出拒绝的话,只是发出了怪叫。

“研修医,我还没做什么呢。有什么好叫的。”
“因为、因为是飞彩桑嘛!!”

下一秒,我就看到飞彩桑稍微往后坐了一些,然后往日握着手术刀的那双冰冰凉凉、细腻修长的手握住我精神的部位。

“!!”

明明只是这样简单的刺激,然而我就很不争气地,泄了一些在对方的手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窗沿边的帕拉德抱着肚子哈哈大笑着。
“永梦你逊毙了!”
啰嗦!
我在心里骂帕拉德多嘴,然后紧张地看着飞彩桑对我露出有些微妙的眼神,摆弄了一下十指间粘粘的液体。

果然太快了被讨厌了吗?!但是但是,这样的飞彩桑也好可爱好色哦……。

我看着飞彩桑将我的精液抹到浴巾上,然后再一次坐到了我的两腿之间。
浴巾本来就裹得不严实,在刚刚一阵磨蹭之后更是在双腿间摇摇欲坠。

明明不是全裸但是怎么感觉比全裸还要让人有冲动呢……。
我咽下口水,双眼紧紧地盯着飞彩桑的全身。
平时那双笔直的双腿总是被一丝不苟地包裹在西装裤下。该说不愧是小少爷吗,白皙的肌肤好像比以前在屏幕上看到的女孩子还要娇嫩,仅仅是刚刚一上一下的动作,大腿内侧就已经红了一块,格外显眼。

“飞彩桑……”
我有些紧张地发问。
“那个、可以吗……”
“………”
他将头别到一边去,但我没有忽略他泛红的耳朵。
“…随便你了。”

就好像是在饿到不行的野兽面前将那层隔离他和食物的玻璃墙挪开一样,在得到本人的许可后,我终于忍不住把飞彩桑反过来按到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