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正海/海正]满杯心动

Work Text:

*这对真的好磕,拜托了请吃我安利!
*有私设和脑补

赵海龙感冒了。
一贯聒噪的人突然安静下来,让人多少有些不适应。李正宇坐在赵海龙旁边擦枪,倒也不怕被人传染。
赵海龙边打游戏边打喷嚏,李正宇蹙了蹙眉,给他递了张纸巾。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建议:“别打游戏了,回去休息。”
然而游戏成瘾症患者才不管这事——李正宇甚至觉得,就算要上战场,赵海龙也会和他的手机共存亡——那人接过纸巾道了谢,嘴上还是一样不正经:“你关心我啊。”
或许是感冒的缘故,赵海龙的眼睛亮闪闪的,还氲着雾气,显得格外无辜。李正宇咳了一声,移开视线:“关心战友,应该的。”
赵海龙“哦”了一声,听不出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他低下头划拉手机,李正宇松了口气,继续擦自己的枪。
过了一会儿,李正宇还是忍不住戳了戳赵海龙的胳膊:“你要不还是喝点药吧。”
赵海龙摆摆手:“我没事儿,不就是感……阿嚏!”
李正宇挑起眉,没管他的讪笑。把枪一放,人一拉就往医务室走。
路上碰见了樱,大小姐打过招呼就走了。赵海龙一步三回头,颇有点不舍的意思。
李正宇开口——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语气这么奇怪:“人都走了,别看了。”
赵海龙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听了这话赶紧辩解:“我没有。”
李正宇拍了拍他的手:“我都看见了。”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李正宇觉得自个就像朋友要被抢走了的怨友。没等他别扭完,他们已经到了医务室。
医生没在。于是李正宇把赵海龙放在床上,去给人找药。赵海龙坐在那儿晃荡着两条腿,一副老子背后有人的得意样。
李正宇被他逗笑了,把药和水放到他面前。赵海龙抱怨:“好你个李正宇,模拟训练里打击我就算了,现在还让我喝药。”
如果赵海龙不笑的话,李正宇可能还真以为他生气了。他索性也开玩笑:“还不是因为你脸大,比较好狙。”
赵海龙瞪他一眼,喝了药往床一躺:“我先睡会儿,有事叫我就成。”
李正宇应了一声,正要往出走。赵海龙拽拽他的衣角:“等等,帮我找颗糖。”
他就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草莓真知棒放到赵海龙手里:“上次你给的,还没来得及吃。”
赵海龙撇撇嘴:“你这个人真是。”
他把糖咬碎,手上一用力就把李正宇拉到了跟前,冲着人的唇吻了上去。
草莓是甜的,还带了点药的苦。李正宇觉得自己刚刚那种奇怪的情绪烟消云散。
他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