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发城衍生】成人游戏

Work Text:

·涉及CP:复问简刘进嘉秋狗
·小破车还ooc
·七夕快乐

当李问提出带高进玩这个 游戏对其他城脸不公平时,吴复生说他蠢,指着捧杯子喝牛奶的李嘉华问他,要是他是高进会怎么玩这个游戏。
察觉到目光,李嘉华回头冲他笑,或许牛奶喝多了真能变甜,如果此处有画笔他一定要把李嘉华的笑留在纸上。他羡慕高进运气好,又觉得高进好复杂,在座剩下两个和吴复生长得差不多的男人也没好哪去。

简奥伟是第一个扔骰子的,刘杰辉站在他身后,手放在椅背上,他融不进沙发上三个呆呆打牌的氛围,只好来看四个发脸扔骰。他去碰眼镜,骚扰正在研究性爱地图的简议员,吴复生调侃他留点力气等会还有好多事。
一朝上,简奥伟将蓝色的棋子挪出一格,指定物品口交。
高进家里东西多,适合刘处长含进嘴里的却没几样。高进想了想,请大家吃了冰棍。
刘杰辉好冷艳,至少在李嘉华和Ace眼里是这样,两个刚上大学的小孩咬着自己的冰棍,看刘杰辉抬膝坐到简奥伟大腿上,舌尖舔过冰棍柱体然后整根含进嘴里,刘杰辉的口腔一定很热,糖水在嘴里搅出声音。刘杰辉的口技好,假期被藏在简大状的办公桌下也是常有的事。高定皮鞋因跪姿褶皱显痕,衬衫鼓起一块乳头处被唾液浸湿,那点粉褐色就硬着,是简议员饭后甜点,午休已过简律师的私人咨询按时收费,他含着阴茎下身也硬了大半,简律师对访客说咨询如何脱罪是另一张价目表,他想躲在桌下替男人口交也应该是另一番待遇,于是第二天简律师手指上便多了一枚戒指。冰棍被含化了小半,他亲吻着往下淌水的冰棍,他的表情不再严肃,皮鞋轻轻蹭着简奥伟的西装裤要他环住自己的腰。简奥伟照做了,他对刘杰辉眼睛里的挑逗很是熟悉。刘杰辉给他口交总会露出这副神情,被拉起来啃咬锁骨时又会拒绝,说夏天不适合穿高领毛衣。
“简生,你顶到我了。”
刘杰辉很认真地告诉简奥伟他硬了的事实,他吃完了东西脸上又无二样,似乎只是完成了一项上级交代的任务。简议员索要一个巧克力味的吻,刘sir自然助人为乐。他把木棍扔进垃圾桶,从简奥伟怀里脱身而出,站回他的身后,庆幸没有抽到女装。
一通表演几个男人看得难免动欲,高秋去看他的小狗,小狗和李嘉华讲着话一口把冰棍咬下又在嘴里嚼碎,倒霉小孩。

李问就没刘杰辉这么想得开了,他被吴复生几句情话迷得晕头转向来参加这个情欲趴。现在趴跪在地上,高高抬着臀部被几头饿狼的审视。他能感受到西装裤包裹臀部的紧迫和吴复生眼神中的炽热。
吴复生非常热衷于捉弄得他面红耳赤,好像灰黑色的小画家会因缱绻被染上桃色。托着他的双乳说沉甸甸半点不比女人差,舔过他的嘴唇舌尖把他亲得唇周发红又饱含温情地问他是不是吃了草莓味的软糖。他不是三岁小孩听不懂撩拨,吻过吴复生的下巴说只是想他。他原本该挨十下耳光的,吴复生却以明天要谈生意破相不好为由要打他屁股,众人纷纷表示理解,本就是情趣的事坏了兴致是过错。他听到高进在夸他臀部圆润,一旁的刘杰辉也附和的确很好看,要不是被高秋抱住Ace甚至想跑过来伸手摸一把。他脸发烫,偏偏吴复生又在炫耀他的屁股不只好看。他晃了晃腰,连同两边臀肉。
“老板,快一点,我膝盖都麻了。”
然后他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吴复生好像是行走的荷尔蒙,连打人屁股这件事都干得暧昧无比。落下手掌后总是怕他疼似的揉揉颤动的臀肉,贴心无比问他还有几下他都忘了。吴复生后入时也喜欢打他屁股,逼得他收紧肠肉又说他好荡吸得好紧,他嘴上不说却在心里咒骂,想爬开结束性事却被拉回重重撞在那根粗硬的阴茎上,吸食毒品都不会比被吴复生肏更上瘾,他猜。吴复生像是大型猫科动物,用身体罩住他让他乖一点,射精后又喜欢把精液涂到他腰窝上昭告主权。变态。
他屁股好疼,被刘杰辉叮嘱坐下时放个垫子回家后及时擦药,他带着同病相怜的同情说了声谢谢,却不知简奥伟落下的每一记皮鞭都是刘杰辉自己要求的,刘处长对痛感有特殊的迷恋,简奥伟也乐于满足。李嘉华凑过来问他是不是好痛,他看着就觉得吴复生过分,李问夹紧了双腿,好像十几岁怀春想偷尝禁果的处女,他并不想让李嘉华看出他性器勃起,他点点头,附和道吴复生真是好过分。

轮到高进,李问凑过来,出于好奇蹲在地上问高进是不是想丢几就丢几。李嘉华还在旁边看着,高进当然回答没有那么神纯属运气,他给吴复生递眼神让他管一管李问,吴复生只当没有看见。
嘴上说着运气,高进还是凭着听力在晃盅的时候耍了心思。他想让李嘉华接触跳蛋。
“进哥,为什么吴生简生都是直接扔,你还要骰盅晃。”
李嘉华在挑喜欢的颜色,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李问靠着吴复生的腿坐在地上,抬头对画家说李嘉华好呆,五十步笑百步,听到李问讲话的刘杰辉嘴角上扬被简奥伟吻过。高进用习惯搪塞,他今天梳了大背头,智商全在。
阿Dee坐在洗手台上,心虚到大腿紧绷,高进让他自己润滑,小孩跳下洗手台就要走。他被按回原处,腿垂在半空,润滑液挤进后穴,他早上刚和高进做过很容易就被破开,跳蛋塞进肠道,粉红色的蚌肉含进石子再次张开时会孵化成珍珠,高进并不缺一两颗名贵珍珠,他只是想看小孩内裤湿透,羞涩又渴求的模样。他被拍拍屁股提醒夹紧,穿好裤子后小声嘀咕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既然如此,走吧,我们继续游戏。”
小明星永远活力四射,出了卫生间就飞快跑下楼,怕被高进逮住一样,金主不会花体力去追他,按下控制器能收获小孩的拥抱。跳蛋留在他前列腺处,被高进当宝贝饲养的小孩没玩过道具,一震动他就直哼哼,腿有些发软,扶着墙壁想缓一缓再走,按钮换成了另一个,他咬住下唇才忍住那一声叫春,回头要进哥抱。
高进半抱半扶,把软成一滩水的兔子挪到沙发上,小孩的性器发硬抵在他大腿上。
“阿Dee今天好兴奋。”
小孩软绵绵瞪了他一眼,显然没有把早上高进费了半个小时体力教育他愿赌服输的道理记住。他感觉全身都在发烫,穴肉又不停收缩把跳蛋推向更深处,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唯一的解决方式是后穴换上高进的阴茎,用不留情的冲撞消散欲望,用精液来治好他的情热。
高进回到座位后,李嘉华的喘息就没停过,短裤被前液打湿一小块,小明星无力再说笑了,意志力全用来克制自己不去讨要高进。

刘杰辉担心的女装最后落到了小狗身上,对于这一项高进倒是早有准备,拉出一排衣服让高秋选。高秋在遇到小狗前自认直男,很是喜欢高中妹妹仔,他拎起一套制服扔给Ace。小狗哪里服气,平时玩滑板欺负老师的小霸王伸手就要打卧底警员。
“新出的滑板真是好好看。”
……
小狗从卫生间出来了,他一边感谢高生准备的裙子长度超过他的膝盖,一边想拿到滑板后要怎么欺负高秋。走到一半被早就等在一边的高秋拦腰抱起,扛回座位。之后的游戏他都坐在高秋腿上,男人的手不时伸进长裙抚摸大腿根,用低沉的声音说妹妹仔今天忘记穿安全裤了。年轻人的大腿又白又软,一大块黏糕只消把手放上去就会凹陷邀请更多爱抚,他的温柔乡。Ace被情场老手摸得发痒,意识到娴熟手法是在大波女人身上练习出来后吃了闷醋,他把高秋的手按在自己的胯部,露出牙齿假笑。
“大叔搞错没有啊,我是男仔来的。”
简奥伟笑说高中生真是有活力,他纠正简奥伟的错误又夹紧腿不让高秋继续在裙内耍流氓,高秋仅把这点小阻碍视作小孩的欲迎还拒。小孩最近好像进入了叛逆期,没大没小直呼高秋,床上也不肯叫他,被做狠了才不情不愿哭着叫秋哥哥求饶。高秋在黑道卧底多年,本质没变习性却沾染了不少无赖劲。一边在小孩的后穴进进出出讨着秋哥哥的便宜,一边用满是茧子的手搓动小孩的阴茎,逼得小孩眼角发红下一秒就流出眼泪,胯部顶着手心急不可耐地想要释放。偏偏高秋不让,总是能捕捉到Ace高潮前的表情然后停下正在进行的一切,要小狗叫一声老公才肯继续干体力活。Ace哪里愿意,抬腿就踹高秋让他滚一边,几秒钟后又像性瘾发作求高秋动,到那时候小孩才乖,sir、uncle、老公,高秋想听什么便是什么。
两位高姓不愿意透露具体名字,喜欢养小孩的先生私下聊过,一直认为小孩不听话是因为缺爱,解决的最好方法是让小孩知道被深爱着,心理和身体都要兼顾。

第一轮结束,刘杰辉像没事人一样和简奥伟讨论地图上自己的接受度。李问抱一个垫子又坐一个垫子,安慰李嘉华再两轮就结束游戏了。Ace在高秋腿上坐得不舒服,想摆脱色狼骚扰又因体型和力量差距悬殊放弃挣扎,把卧底警员的嘴唇咬出血警告手的动作规矩一点。高宅主人的suger boy被体内情趣玩具困扰,好听的嗓音变成淫靡游戏的最佳伴奏。
还有两轮游戏。

 

 

关于各位城脸为什么参加色情趴
时间点是游戏开始前

“简生说想带我和朋友一起玩。”刘杰辉冷静地喝着白开水,“但是活动内容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老板太靓仔,我不好意思拒绝。”李问话一说完就遭到了刘杰辉的质疑,简奥伟是吴复生胞兄,刘杰辉对吴复生早有耳闻。“……老板说他好爱我,要是不过来玩他就要在电影院表达对我的爱。”
“进哥说今天有客人要来家里做客,要玩游戏,还让我多交朋友。”李嘉华抱着牛奶杯,露出兔牙和梨涡。
“高秋答应给我买滑板。”Ace咬着吸管喝雪碧,望向刘杰辉,“活动内容……高秋没和我说这个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