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翻译Steve Balsamo FB网志一则

Work Text:

虽然这篇网志翻译的极其不成熟,但尚且还算说得过去。由于他的粉丝想翻到这篇藏在时间尘埃里的网志还是有些困难的,便稍作完善,存放在这里以记录。

 

Steve Balsamo
2012年5月21日11:30.

 

大伙好呀(Hiya all),

昨天我们录完了新专辑,我很喜欢这次的歌,说不激动是假的!同时,最近发生了几件很奇怪的事/巧合。就在专辑完成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我们真的有见到真的鬼!当时是有8位女孩在拉提琴,其中有一位女孩一直不停的说:“这里太冷了”。然后我们就给每个人拍了一张照片,就在这个女孩身后,显现了一大缕白色鬼魂(a very large,wispy white ghost)。我们讨论了一番,决定给他起名字叫卡特(Carter),并送上了感谢(give him a thank you on the record as well)!

前天画画的时候,我听到外面在放《客西马尼》,突然不知道怎的……有一种情绪撞击了我,然后我就一下子趴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一样(cried like a baby)。真的!随后没多久,眼泪还没干呢,我就接到了一个找祖宾.瓦拉的电话,可惜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到他,虽然1997年的时候基本上他们都是通过我找瓦拉先生的(笑)。想起当时剧院工作人员和我讲,就在我唱《客西马尼》的时候,祖宾大师(vocal master)在后台……非常的投入。事实上,是几近崩溃的哭泣,他当时非常的进入角色,是第二棒的美丽接吻对象(Beautiful Kisser.Second only to Anna Jane Casey who is the best),绝对的才华横溢(talented)。我从他那里学到了非常多,尤其是如何小酌一杯。(笑)

这让我想起来,当年祖宾照旧在剧院附近的酒吧等我,也是最后一次。我很快洗完澡冲过去时,正碰上一个中国粉丝给他送礼物,一瓶蛇酒。很漂亮的长发姑娘,明显有点紧张而语无伦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祖宾主动说签名!我那个签名还是用三场酒买回来的……之后,祖宾就说我们找个地方去尝尝它,然后就去了一个之前没去过的比较偏僻的酒吧,我们基本去遍了附近的酒吧。由于我……低估了酒的度数,并不记得最后具体做了/说了什么,祖宾对此讳莫如深。唯一记得的是,由于过于偏僻,我们最后错过了末班车,还打不上出租,走了大半夜走回宾馆的!

几天前去看《悲喜交家》(Fun Home)的时候,还路过了那家酒吧(译注:那家酒吧其实离得非常远,很难实现“路过”)。老板做了一个和那瓶酒很像的仿品,摆在了他的收藏展柜里,瓶子里甚至还贴着当时我和祖宾的合影,旁边立了个牌子简短的介绍了一下犹耶(Jusus)什么的。看照片我才知道当时我醉得多厉害!像克拉肯一样……很遗憾的是那天瓦拉先生没有上台,他就坐在我后方几排,我想他应该没有看到我,看他和别人聊得很开心,我便没有上前打招呼。

可能在你们看来这几件事是毫无联系的,但是我认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神秘的磁场在牵引着彼此。就在昨天晚上,我家那个年代久远的早就跑不动的钟表,它自己突然又开始走针了!

 

今日引用:

当众多巧合接连撞在一起时,就不再是单纯的巧合。——瓦拉先生酒后箴言。

 

2018.05.18 译

 

补档:

“今天,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是你。瓦拉先生,你可知,我见过最美的景象是你早晨睁眼的瞬间。直到今天,往事如烟(All Those Years Ago),祖宝(Zubes),我在镜子前又触碰到了这世间最美的双眸。你肯定不会知道,我该死的想念你。”

当然,这话只是史蒂夫本人的喃喃自语,并未真的写在网志内,但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列出来的。至于缘何知晓,要得益于某些和法术有关的东西,在此不便细说。

 

2019.04.01 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