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按摩师傅犹大x过劳上班族耶稣

Chapter Text

4

耶稣一回家就给现男友拨了一个视频通话,遗憾的讲这周见不了了,要加班,然后又嘟囔了几句。然而犹大的视角显然令其无暇真切注意到耶稣后续具体嘟囔了什么。

耶稣随意的拿着手机在家里来回走动,犹大看到耶稣脱了一半的皮夹克不伦不类的挂在身上,里面v领系带衬衣显出饱满的胸部轮廓,似乎有什么挡着镜头一角,哦,操,是解开一半的裤带……耶稣弯腰加猫粮的时候,犹大发誓他真的不是刻意看到耶稣领子里的。谢天谢地,耶稣放下了手机,看着镜头里的天花板,犹大深深吸了一口气,喝了口茶。耶稣不知道叼着什么含糊不清的讲这几天忙到脱了一层皮,跑外勤加班还要应付投诉等等。疲惫的声音,带着鼻音低沉而干哑的混着倒水的声音飘到犹大耳朵里,许是喝的太急了,还呛了一下。接着犹大看到眼前一只放大的猫脸,接着是怼上脸的肉垫,然后就在耶稣抱起挡住镜头的猫子的时候,猫子一脚给按了挂断。

很快耶稣又拨了过来,接通的时候犹大默默屏住呼吸悄悄地掐了自己一把,喝了一大口茶,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过于……想上他,尽管耶稣看不到的地方已经架好了战车。耶稣把手机立在一边——犹大猜测是那个粗糙的小矮桌——靠在懒人沙发上低头和卡住的皮夹克拉链抗争,就导致犹大那边的视线直接自然的聚焦在了裤腰附近。耶稣又瘦了,没有裤带勒着,裤子就这么着蹭出了内裤边。犹大咳了两下,示意耶稣要不要呃,调整下镜头角度。闻言耶稣笑了两声,一张脸就怼了上来,盯着犹大不太自然的神色看了半天,然后就这么挂着纯的像冰岛的水的笑容直接套头脱下外套,犹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腰部线条从搓起的衬衣一角出逃。然后耶稣撇了撇嘴抽下裤带,似乎起身去取了什么东西,不大一会儿拿着什么东西回来了——一瓶精油,上次犹大送的。犹大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最近累到失眠……你上次和我讲怎么按摩来着?唔……是这样吗?我不太记得了。”

耶稣拉下裤链彻底抽出皱巴巴的衬衣并咬着衣摆,往掌心倒了点精油搓了搓就往他自己腰上糊。裤子就这么半掉不掉的耷拉在胯上,露出的内裤边还能看到些许探出头的毛发——犹大选择无视这个——和着其余棕色体毛就这么沿着肌肉轮廓向上停留在肚脐附近。放松,放松。犹大这么安慰自己,但仍感觉喉咙发紧。他不能看到耶稣的表情,然而耶稣低喘着发出些许不适的声音却像最锋利的笔刷在犹大脑海里鲜明的画出所有,拍都拍不散。犹大捂脸,努力让自己注意力集中在耶稣说的话上。

耶稣嘟囔着太油了,衬衣带子勒的脖子好难受。又讲到为什么他们出外勤要配枪还不给装弹。接着犹大听到按扣扯开的声音,抬眼就看到耶稣把他衬衣扣子解的七零八落,精油已经糊的胸口,似乎给胸前的毛发上了一层营养护理,彻头彻尾的一团糟。耶稣放弃似的半仰躺在沙发上,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笑着轻声唤了声犹大的名字。犹大坐在电脑前半捂着脸,听到后,应了一声。耶稣便开始讲,他们人类真的太过分了,今天不仅把他捆住,还把枪塞到了他嘴里搅了半天。哦不对,是你们人类。然后耶稣把内裤下拉了点,露出了完整的川字线,犹大这才发现那里有一大片青紫。他们踹的真狠。犹大心揪了一下,然而某个地方不合适宜的更大了几分。接着镜头一晃,耶稣终于把手机举了起来。犹大之前注意到耶稣似乎是刮了胡子,但是并没有看真切,这才发现他嘴角带着伤,有点肿。犹大皱眉,但又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没什么大碍,该死的视觉冲击也该结束了。可惜事与愿违,接下来的镜头并不是犹大以为那样——朴素的视频聊天日常——反而仿佛是看gv一样……尽管想否认这个形容,但时刻警惕着以防彼得突然开门且已准备好分分钟合上电脑的犹大显然没什么说服力。耶稣轻声笑着,仿佛故意让犹大这么窘迫似的。

耶稣倒了更多的精油糊在胸前,毫无技法的揉着,——在犹大看来是虐待。——胸脯被折腾的不成样子。太多了……犹大干巴巴的讲用不了那么多。随后被他自己过哑的声音惊到。耶稣刻意压低的声音格外的欲,犹大听到他讲,“教我。”“……先解开腰上的最后两颗扣子。”犹大清了下嗓子,示意耶稣放过他的衬衣。耶稣点点头,但也只是点点头。耶稣的手指滑过他自己的身体,粗鲁毫无耐心的完全不听犹大指挥的胡闹着。同时,犹大没法不注意到耶稣勃起的下部,明晃晃的撑在内裤里,岔开的腿间隐约看到蔓延到腿根的青紫。最终耶稣挫败的抽了几张纸巾擦擦手,和犹大讲,他干不了这个,晚安。就挂断了。

这个人啊……

犹大起身开始找手机在哪,找了两圈,放弃,抓起车钥匙就冲出家门。他依稀记得耶稣那个荒郊野外的小破房车停在哪,虽然里面一点都不房车。正当耶稣把脑袋埋在枕头里后知后觉意识到他极度疲惫下究竟干了什么蠢事而整个人臊到怀疑人生时,来自人类园区的门铃响了,耶稣不想理,终还是套了件袍子起身开门。

“您好,有什么事吗?犹大?!”受惊的湿漉漉的猫儿也不过如此。犹大插兜瞅着耶稣挑了挑眉讲,“我认为你需要我。”“你怎么……”“你带我来过一次。”

当耶稣褪下浴袍趴在床上的时候,犹大发现耶稣仍微勃的下身,然而他本人对此毫不在意。“它一会儿自己就下去了。”耶稣无所谓的讲着,抱着枕头眯着眼睛,似乎完全不晓得他这样子暴露在男友面前意味着什么。

耶稣舒服的小声哼唧着不成调地小曲子,而犹大则开始报复性的时不时擦过敏感的位置,力道恰如其分,节奏刚刚好。当耶稣的小曲子突然变调的时候,那声他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声音,耶稣讲,“犹!”接着又一下,名字的尾调变得让气氛旖旎暧昧。耶稣捂住自己的嘴,脸烧的很,可时不时总有不可控的呻吟泄露。犹大就像是一个看上去专业无比的按摩师,全然无视客人的窘迫,甚至致力于让他窘迫。不要因此质疑犹大的业务水平,这只是耶稣限定。

当犹大覆上耶稣下体的时候,微微一笑,意料中的,湿哒哒。耶稣赶忙起身按住了犹大的手,歉意的看着他,咬着下唇半天没有说去一句,最后移开视线。犹大努力让他自己听上去非常平静的讲,“这很正常,都会这样。”犹大从后面环住耶稣,一边“按摩”一边教他怎么做,带着他握住他的柱身上下撸动。耶稣开始有点抗拒的,犹大在他耳边讲,“放松……”耶稣赤裸的后背紧贴这犹大,棉质体恤带着犹大的体温很舒服。“接着像这样……对,没错。”犹大摩挲着耶稣的下唇,而后探了进去。“别压抑,叫出来,对没错,就这样……”犹大吻上耶稣后仰而送到唇边的喉结,留下一个印记,“……你很棒。”

“相信我,会很舒服。”当耶稣感觉到在后面打转的手指的时候,就该意识到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请,然而他选择完全放纵在犹大的眼睛里,即便被他的话语所勒死也无悔。事实证明,犹大不会勒死他,只会用该死的技巧让他只是被手指操后面就射的一塌糊涂,最后哭着乖乖坐在犹大身上被玩弄奶子还得自己动。

最后耶稣在他怀里睡得很熟,犹大想了想,轻声道了句晚安,准备离开。结果开门发现外面根本不是他熟悉的场景……没办法准备去沙发上凑胡一夜,想着第二天在听耶稣解释。可惜,猫子已经跳上沙发,冲着卧室门甩了两下尾巴。

 

5

 

“你太累了。”无数次犹大劝说耶稣不要这么拼。“总有一天你会过劳猝死的。你们公司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我的宿命就是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然后重生,再继续。没有退休的时候。”
“你从不说你具体是干什么的。”
“我负责救赎。”
“那我负责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