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やくえす】酩酊花火

Work Text:

【八云让X江纯瑞祈】

我菜,说来还是我太菜。

To:赤道

 

-正文-

 

电影院,最后排情侣座。

气氛仿佛粘稠的糖浆似的胶住了,江纯瑞祈耐着烧着的脸,想抽回自己的手,声音细若蚊呐:“……学长,这是在电影院。”

八云让听了反而笑,眼眸黑亮,扯下披着的外套盖住自己下身,“像上次一样就好了,不会被人发现的。”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他的手,往自己裤拉链的方向带。

江纯瑞祈挣他不过,撤了力道任他将自己的手搁在那根柱状物上,面色绯红,仰头看向电影院顶上一片漆黑,小声说:“那…我刚才说的明天的花火大会,你有听吗?”

浓眉蹙起,带着些难耐的情绪,八云让捏着江纯瑞祈手腕,沙哑道:“好,一起去……你说的怎样都好,快点。”

江纯瑞祈一双眼盯着仍播放着影片的电影屏幕,却显然意不在此,听得他的催促,羞意更浓,手顺势圈住那一根,停了会,似是下定决心,上下套弄起来。他的速度不快,控制着动作发出的声响,待电影声音变大时便加速一番,借此掩住摩擦的响动。

八云让眉峰蹙得更紧,他贴过去,伏在江纯瑞祈肩头,小声喘着气,喃喃:“瑞祈……瑞祈……瑞祈,瑞祈……”。

江纯瑞祈愈发觉得热,连带自身也有些兴起,他调整肩膀位置,垂着眼对着八云让耳侧回道:“……我在,我在,我在,我在呢学长……”

“我想操你,现在就想。”八云让忽地抬首在他耳边呢喃了一句。

-

“学长你……”

八云让侧头挑眉,“嗯?”

江纯瑞祈愣愣看他,为花火大会,八云让今日穿了一身浴衣,深蓝宽袖拢着富于力量感的手臂,露出手腕以下,银白绑带正正好掐着精瘦腰身,颀长身形修如竹,此时正端着眉眼看他。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今天特别好看。”江纯瑞祈低头道。

八云让弯起嘴角,“你也好看,我很喜欢。”

他拿着根未拆封的晶莹苹果糖,伸到江纯瑞祈下巴处抵住,再挑起,绚烂花火腾空声不绝于耳,八云让似笑非笑道:“亲一个,嗯?”

江纯瑞祈眼神一晃,面上就热起来,唇角往下一压,“找个没人的地方?”说着眼珠往旁边瞥,忽地对上一位少女的视线。那少女着一套粉嫩浴衣,手里大概攥了点什么,正向他与八云让的方向观望着,江纯瑞祈偏头打量她几秒,发觉这可人少女似乎是在看八云让。

八云让抿唇,伸手掰回江纯瑞祈的脸,不由分说塞了颗章鱼小丸子进去,“看哪里呢,看我。”

“先陪你去捞金鱼。”话罢八云让握住他手腕,带着他朝前走。

江纯瑞祈被他引着前进,又下意识回头望了望那位少女,只见得人面庞飞上两朵红霞,旋即窈窕身影便被人潮挡去了。

两人在金鱼池子前停住步,八云让付钱,江纯瑞祈执起捕鱼纸网,盯准一条体型较小的墨龙睛,搓搓手下网,才捞两下,浸水的纸网便破了一半。他滞了会,看向八云让。黑发少年接到他的眼神,左手一抬抚了抚他顺软金发,神态自然取了只新纸网,带着他的手左右挑着下水角度。

温热触感贴着手背传来,江纯瑞祈被他这一举动惹得心跳加快,转过头去看他,“学长……真的很受欢迎。”他道。

“哦。所以呢?”八云让淡淡应一声,半圈着他,专注手上动作。

“没什么。”江纯瑞祈视线再回到金鱼池时,发现碗里已多了条草金。

八云让笑两声,附到他耳畔,“想接吻了?”

“咳,没有。”江纯瑞祈被他逗得脸色更红,相贴的衣物摩擦,他身体前倾分开一些。八云让不让他如愿,又凑上前,非要看他泛粉的耳垂红透为止。

“太……太近了。”江纯瑞祈另一只手拢住唇,侧头道,试图阻止八云让愈显亲密的举止。

“嫌人多,是吧?”八云让说道,话语中掩不住笑意,言罢抽身,将碗端起。

江纯瑞祈愣愣,也把纸网放下,看着他放捞来的金鱼入池,尔后掉身勾过他的肩,往着同河边相反的方向走。

花火大会限制在河边举办,离河畔越远的地处自然人烟越是稀少,八云让未走很远,在路边找到个树影浓密的地方便一闪,连着江纯瑞祈,两人身形隐在了粗壮树干后。

 

八云让一至暗处,双手马上扣住江纯瑞祈十指,举到耳侧压在树干上,随之覆上他的唇。

江纯瑞祈原本想再说点什么,一点话语却都被八云让封在了喉咙口,烟火于天际炸开的声音传过来,此刻听来竟觉得格外动人。

“在花火绽放的时刻,怎么可以不接吻呢?”八云让沉沉笑着,暧昧的银丝扯出一条弧线,他说完舔舔唇,想接着继续。

“哒哒哒!”蓦地,清脆的微钝敲击声由远至近响起。

被亲得迷糊的江纯瑞祈隐约分辨出那是木屐踏地的声响,他意识到有人正在接近,一下惊得睁开眼,心跳咚咚听着那声音接近。

江纯瑞祈竖起耳,明澈双眸扫向左下方,一道偏柔的女性声线嘀嘀咕咕,喃喃自语着什么。

“……明明是朝这边走的才对啊……”“人呢?…………”

咯哒咯哒的木屐声越发近了,在江纯瑞祈二人附近停下来。江纯瑞祈分毫不动,八云让松了松扣着他手指的力道,眸中瞧不出半点惧意。

“树……”少女嘴上念叨着什么,顿了会,再一阵咯哒声,江纯瑞祈的眼角余光里便多了抹粉嫩颜色。

他的眼睛已适应暗处的光线,眸子一转就对上少女视线,她掩住嘴,眼睁得很大,约莫是被他们二人过分亲昵的姿势所惊,。江纯瑞祈连忙阖上双目,不去看她,留八云让与她对峙。

八云让幽幽盯着她瞧,神色自然,没有惊诧亦没有躲闪。不知是几秒的时间,少女身形一颤,不曾言语,嗖地收回探出的身子,咯哒咯哒跑远了。

听着这忽然闯入耳的木屐声远去,江纯瑞祈才将脸转回来看向八云让,他缩了缩被定在双耳旁的手,有些退却的意思。

“……被发现了,学长。”

八云让一声轻笑,脸挨着他的脸蹭,“有什么关系?难道她还有那个胆子再跑回来,再打扰我们一遍?”

他鼻尖凑上去,额头抵着江纯瑞祈的,“今天花火大会,我们住酒店?”

江纯瑞祈眼睫一抖,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后穴不自觉缩了缩,眼观着鼻,红着脸道∶“只要学长喜欢,做什么都…可以…”

“这么乱说的话,会后悔的哦。”八云让的手摸到江纯瑞祈腰际。

 

-

 

“学长,这个……是什么……”,江纯瑞祈望着八云让从床头柜拎出来的两个东西,端详了会形状,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

他脊背一挺,耳垂发烫,眼睛不知往哪儿放,“学长你…………?”话语到一半又吞吞吐吐。

“学长早就准备好了?”江纯瑞祈顿一会,组织好言辞,“那刚才还……问我住不住酒店什么的……”

“是啊,随便问问而已,不管你怎么回答……”,八云让把情趣道具摆到床头,逼近江纯瑞祈,稍带温柔而不容抗拒地推他到床上,含笑开口:“今晚你都得留下来陪我。”

情事里的八云让同他本人一样,强硬,却又函着恰到好处的柔,喜欢在关键时候逗弄江纯瑞祈,逼得他不断说出或告白或淫靡的话,喜欢狠狠地操弄身下恋人,干得江纯瑞祈字不成句地小声呜咽也不止,还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被人插入,再去品析他脸上充满情欲的表情。

今日的八云让较以往更甚,他勾着唇角给江纯瑞祈带上猫耳发夹,利索拉开他的腰带褪去浴衣和内裤,露出少年白皙美好的肉体。

单手扶住他白嫩的臀部抬高,八云让手里猫尾肛塞一寸寸挤入柔软的后穴,转几下调整好角度,刺激得江纯瑞祈呻吟出声。他抬眼对上江纯瑞祈泛着水光的眸,眼尾翘起一点,“只是这样就湿了?”

“我已经等不及想要侵犯你了呢。”八云让眯起眼,硬朗的轮廓在酒店的灯光下明晰起来,他摁下猫尾肛塞的震动开关,频率调至最大,似笑非笑地看着江纯瑞祈发出声短促的低哼,随即面色飞速涨红,膝盖不由自主合在一块,跟着震动的频率轻微颤着,难耐呻吟。

江纯瑞祈一手攥着床单,觑向八云让,猫一样蜷着,“请学长……尽情……”明明羞得双颊酡红,却在盛情邀请着更多。

八云让将肛塞往更深处送,眸色暗沉,“你还是这么窄。像这样慢慢撑开……够深吗?”

“嗯啊……哈……能感觉到……啊…学长……”,膝盖也交叉在了一起,江纯瑞祈牙齿咬着唇,忍着汹涌而至的快慰。

“来,我们换个姿势吧?……”八云让鼻尖蒙上点水汽,下身勃起的性器撑出一个形状,他笑笑拉过江纯瑞祈的手让他坐起来,麦色精实手臂箍着他小腿,“鸭子坐可以吗?”虽然是询问,八云让已使力开始摆弄他的腿。

“是……是这样吗……?”江纯瑞祈两手撑在腿间,一点点坐下去,抬眸去观八云让神色,穴里插着的猫耳肛塞因他的动作轻摆,毛绒的一根长尾立在身后,一双眼水光潋滟,模样诱人采撷。

见他呻吟声缓下来,八云让挑挑眉,桀骜的气息散出来,他伸出手,“适应了?”边说边送了二指在他嘴里。

“你最喜欢的。”他两根手指并拢进出着,模拟阴茎抽插穴道的动作,意有所指盯着江纯瑞祈双眼,又增一指。涎液顺着嘴角淌下,江纯瑞祈眼阖至剩条缝,迷蒙瞧着八云让,水声“咕嘟咕嘟”,连带着他的暧昧呻吟也变得模糊不清。

江纯瑞祈舌尖缠着他的指尖,反复舔弄含吮,渴求至极的骚浪样子,肛塞还在震动,唇畔逸出的只有猫儿般的软糯叫声。倏地八云让抽出手指,沾满晶亮液体的三根在他眼前晃两晃,似乎是在昭示什么,江纯瑞祈眯眼张着嘴,还在大口喘气,还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他摇摇脑袋,舔了下因激烈运动红润的唇,空虚淹没他的理智,下身的猫尾肛塞的大小也不足以满足愈加膨胀的欲望。江纯瑞祈扭腰,皱眉道:“想要……想要学长插进来……”

软而清澈的嗓音低低要求着,“想要更多的、想要更多……嗯啊!”

话未完便是一声高亢的呻吟,满是情色意味,八云让手指不知何时摸到他后穴旁,与肛塞一起入进去,摩挲探索着柔软穴壁,“啊……是这里想要吗?”二指又抽出来,插到他嘴里,“还是……这里?”

江纯瑞祈含着他的手指开口,声音已是带了哭腔,“想和学长一起做……想做……”

“那就……先嘴吧?”八云让看着他乖顺面容吐出索取的言语,下身早已硬到几乎难以忍耐,他十指翻飞解开束着腰的碍事东西,将浴衣甩至床下,四角裤脱了一半,圈住涨得粗大的性器套弄几下,就着手上的体液,他捏着江纯瑞祈削尖下巴,一手扶着阴茎,龟头抵住他的唇瓣。

“唔嗯…………”,江纯瑞祈顺从含住,一下一下吮着口腔内侵入的热烫异物,舌尖在龟头上打转,舔舐敏感的铃口。

八云让托着他后脑勺,摆动劲腰把阴茎插得更深,低哼喟叹∶“真爽…………”

被动承受插弄的江纯瑞祈发出声嘤咛,清秀长指绕住仍在进犯的性器套弄着,喉咙尽可能扩张去容纳恋人的更多爱意,腔壁紧贴茎身一吸一吸,像是要逼出他的精液一样侍弄着。

八云让倒抽口气,五指插在江纯瑞祈细软的金发里,他闭上眼粗喘,克制住内心抽插的渴望,伸指摸向江纯瑞祈后穴,一摁关了猫尾肛塞的震动开关,指腹所及之处一片湿润软嫩,汁液满溢汩汩而出,滑到他手背上留下水痕。

他笑了一下,“怎么这么敏感?”

“嗯…………好难受……还、还要……”,细碎的呻吟飘进他耳中,八云让下床,双臂捞起茫然盯着他的江纯瑞祈,让他夹住自己的腰,一手干脆利落将猫尾肛塞拔出丢到床上,替上自己入到底,随后抱着他往卫生间走。

“啊……!深……学长……”,忽地被什么粗长器物贯穿的刺激感沿着脊椎层层攀上,二人下身结合处伴着脚步踏地的动作一阵阵颠簸,每一次都往最深处撞去。江纯瑞祈耐不得这样的快慰浪潮,伏在八云让肩头小声低吟。

几步到了卫生间,八云让抚着他背脊上的沟,把人放下来翻个身,压在洗浴间玻璃门上,龟头挤进去,立即被严丝合缝绞住,时而收缩一下,如一张红醴的小嘴贪婪咬着什么喜爱的物具。

“嘶…………”,八云让眉峰拧起,爽得一阵酥麻,“绞这么紧,还叫得那么好听。”言罢挺懂腰肢,柱身直捅到底,稳着速度进出,次次尽根没入,捣得穴口的液体“噗滋”不断,他轻扭过江纯瑞祈面庞,交换一个缠绵窒息的亲吻。

除却箍着腰的手,八云让空出来那只牵过他撑着玻璃的,放到二人交合处抚上去。

他轻笑一声,“感受到我的存在了吗?……”八云让脸贴上去,江纯瑞祈面上的温度传递过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看看你被我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他说完又笑,舌尖在他耳廓上刷过一圈,故意使坏。

“痒……嗯啊……嗯……”,江纯瑞祈依言偏头瞥向镜子,其中映着他此刻的放浪模样,眼尾勾出一点浅薄迤逦的红,身子被身后人顶得一前一后,肠液在抽插之际带出来,穴肉翻动。

他羞得不敢再看,小声道:“……很下流。”

八云让突地加速,与之前自持稳定的作风不同,欺负人一样狠插,几近顶开江纯瑞祈直肠口,肠液不断被湿热的穴道分泌出来,整个卫生间一下荡满他难以自控的叫床声,浓郁的情欲气息弥散开,周遭空气热着两人汗津津的身体。

“啊……啊嗯!不……不行……!太快了、实在是……唔!……”,激烈的性爱叫人失神,江纯瑞祈被他干得脑海空白,连自己在说什么也顾不上,吐着模糊破碎的呜咽,“呜……太……学长…学,太爽……太舒服了……呜嗯……”

肉体拍打碰撞之声和着淫靡之语,所有场景沾上混乱的桃色,八云让舌尖探出去舔他线条优美的背脊,从肩至脖颈,再到耳垂,尔后伸手握住江纯瑞祈的性器撸动,指腹研磨龟头形状上的敏感浅沟,不过三分钟光景,江纯瑞祈便抽泣一声射在他手上,白浊热液注在掌心。

八云让笑得欢畅,舔了口掌上的精液,“哈……射这么快……这样玩很舒服吧?”

“不行……呜……感觉要……要坏掉了…………”

“不要总是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啊……让我想狠狠干你……填满你的骚穴……”

“明明看起来这么干净,却在做着这么淫荡的事情……”

他说着手指并起,贴着自己阴茎插入,手指插进去的时候性器出来,如此循环,磨得江纯瑞祈嗓音嘶哑,细密长睫上盈着些许泪滴,只能咬着牙关跟随他的举动声声啜泣。

“唔嗯……嗯……学长……我,我的身体……”

八云让捣弄的速度只増不减,甬道完全撑开,足力碾过前列腺,江纯瑞祈几乎是将晕未晕的样子,体重皆依托在他身上,穴内每一个点都给操得极为熨实。

“啾。”一个吻落在他后脖颈,阳精尽数被射入吞吃着性器的穴内。

“现在是我的了。”

 

-

 

事实所证,纵欲一事甚为透支体力,伤不伤身自由心证。

八云让是比江纯瑞祈早醒的,昨晚实在尽兴,此时他正睁着眼描摹眼前少年的美好睡颜,如饱食猛兽般的餍足姿态,壮实不夸张的肌肉掩在薄被下,所幸昨日没在床榻上做,未在床单上留下引人遐想的精斑。

约莫晨间十一点的时间,江纯瑞祈方悠悠转醒,明显是疲累至极,湿漉的眼只睁了一半,同八云让对视了许久才猛地惊醒。

“学……学长你醒了多久了?”他问,声线略微有些哑。

八云让摸了摸他的金发,起身,“没有很久。既然你醒了,穿好衣服先去吃东西吧。”他拿过床头柜里叠好的衣物,套上自己那份黑T与长裤。再一拾拎起江纯瑞祈那套递给他,便步向卫生间准备洗漱。

江纯瑞祈捧着衣物,呆呆看他。

“嗯?……怎么了。”八云让接到他的热切注视,扭头问道。

江纯瑞祈立时摇头,一下有点脸红,“就是突然……想抱抱你。”

八云让长眉一动,盯着他不说话,看得江纯瑞祈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

“对不起……我是不是,……太黏人了?”

八云让俯身拥住他,轻吻他的锁骨,“一点也不,你很好,我很喜欢你这样。”

二人粘腻着度过这段满溢恋爱气味的早晨,待到他们进入餐馆准备填报肚子时早是午餐的饭点了。阳光正正好,斜着打在江纯瑞祈脸上,只觉得暖。

退房出门,两人一个白T一个黑T,江纯瑞祈透白的肌肤于光下晃着人眼,身旁站一个惹眼的硬朗英俊小伙子,显而易见的兄弟服,亦或是说……情侣装。

“这衣服……学长你选的?”江纯瑞祈偷偷瞧街边的梧桐,想说点什么,心中蜜意又发酵似的涨。

八云让手插兜,“是啊,喜欢吗?”

“咳!嗯……很好看。”他摸摸开始发烧的脸,拍两下,暗叫自己没出息。本想问会不会招来非议的话语也堵了回去,到底是开心大于思虑。

然而,踏入店内时候,心下思虑又涌上来。江纯瑞祈捱着戳在他身上的视线,与八云让站远了些,店里人占了过半的座位,约莫是离着学校近的缘故,大致都是学生,其中不乏同校同段的校友,知道他俩的人不少,旁人只道俩人关系亲密走得近,也有人传播关于二人的同性恋人消息。

八云让见他拉远距离,手一伸,直接圈牢他手腕不让他走。江纯瑞祈小小声同他说话:“学长……这里人太多……可能会影响你……”

他没讲完肚里腹稿,八云让便拉着他走到了座位旁,力道一施就扯得他贴过来。失了安全距离,其余座位上的学生投来的眼神越加令他如芒刺在背,小声却仍旧可闻的议论仿佛实质化戳在脊梁骨上,江纯瑞祈抗拒着挣扎,想坐远,愈挣面色愈红。

“他们在谈论我们了……”,江纯瑞祈露出些微紧张的神态,右手推着他手臂,二人肩头黏在一块,八云让不理会,兀自勾住他肩膀,看住他。

不远处扎堆的同校学生惊起片小小喧哗,从他人的角度观过去两人几近是趋向接吻的姿态了,八云让却仍不收手,勾得更紧。

“有什么关系,你在怕什么?”

江纯瑞祈说不出话,挣也挣不过,只能红着张脸看他,时而别过眼。

八云让看进他躲闪的眼底,不顾观望着他们的旁人,低声道:“我喜欢你这件事情,我从来就不怕别人知道。”

他说这话时黑而利的眉毛上挑,从点漆黑眸的眼里闪出一点张扬的光来。

 

 

 

-

写完了,没啥好说的,菜还是菜。
By:奕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