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橙葡萄】猫猫日(1)

Chapter Text

*接17写的后续,虽然说是后续但是请当作新的故事看吧!!
*是真的傻白甜,我又开始讲相声了

 

 

光实只是如往常一样回到家中,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喊了一声“我回来了”,然后等待他可爱的小橘猫喵喵地扑向他。

但是今天没有。

“…?”

没有预想中治愈人心的毛绒绒触感和软绵绵的叫声,吴岛、不,葛叶光实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关上玄关门后朝客厅走去。

“纮汰…?”
“啊,阿实。”

明明呼叫的是猫咪的名字,但是却是一个健气的男生回应了他的话。

客厅黑漆漆的,但是因为猫咪良好的夜视能力,这对光实来说造不成困扰。但他还是没有在一时间中分辨出客厅里竟然有一个人影。慌乱之中他隐藏在兜帽和宽大卫衣下的耳朵和尾巴都颤颤巍巍地伸出来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熟悉的声音,没有错,那是——

“纮汰哥!!”

光实欢快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然后一把抱住了这个人影。

“纮汰哥……”
想你。
这样有些过分甜腻的话光实不可能说出口,后半句淹没在他和葛叶纮汰的拥抱之间。
“阿实,我想你了。”
对方伸出温柔又强壮的臂膀,将光实环抱起来。那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柑橘香味——毫无疑问是葛叶纮汰没有错。

啊啊,真是幸福啊……
太幸福了,就像梦一样。

光实依偎着眼前的人——即便在黑暗中,对方的轮廓有些模糊不清,但那双溢满情绪如同黑曜石的双眼仍然清晰可见。

“阿实,不开灯吗?”
“………先稍微,这样一会儿。”
对方轻轻地嗯了一声,默许般地抱住他。

如果这是幻觉的话,请不要让我从这个梦中醒来吧。

光实会如此想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葛叶纮汰已经死了。

 

那天与今日不同,下着蒙蒙细雨。天空布满着化不开的灰色愁云,冰冷的风和细碎的呜咽声一同传进光实的耳朵里。

他穿着黑西装,手指打着同样是黑色的伞。在场的人几乎也全都是这样的打扮,清一色的黑色。

光实远远地站在外围,看着大家为葛叶纮汰默哀,有的人甚至没办法控制情绪一般地大哭起来。比如舞姐,她甚至哭到站不稳,还是晶扶着她,才没能让她的双膝跪在泥泞的草地上。

光实没有流泪。
明明是相当情绪化的人,稍微被纮汰训斥一句或者安抚一下就会红了眼眶,但是此时此刻,他并没有流泪。

曾经最亲密最重要的恋人死去了。
一同浸泡在水中,温柔抚摸他的耳朵和尾巴的人死去了。

葛叶光实只是接收了这样的事实而已。实际上他并未有实感。
只是暂时离开了而已,工作了而已,会再看到的…大概是这样的心情。在他的心中,葛叶纮汰与死亡这个词并不那么能放在一起。

于是当他转身看到那只一直固执地蹲在他身边的小橘猫后,他咧开嘴,露出一如既往纯良又清澈的微笑,抱住了小橘猫。

“纮汰哥,我们走吧。”

 

“纮汰哥,终于回来了啊。”
良久,黑暗中传来一声细小的叹息。光实将仿佛陷入沼泽一样的在纮汰身体里的自己拔出来,但是手却并没有放开,连黑色的猫尾巴都卷着纮汰的大腿,好像在反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存在。

对方好像露出了一抹阳光的微笑,就这样抱着光实,打开了客厅的灯。

从黑暗一下子到光亮的世界让光实有点不习惯,他下意识地眨了眨自己有些涣散的眼睛,想让自己的视线快点聚焦。

“纮汰哥去哪里了?”
“一直在看着你哦。”
“诶?”
“一直在阿实的身边。”

好不容易能重新看见了,纮汰却低下头,温柔地吻着他有些敏感的黑色猫耳朵,在看着它抖来抖去后轻笑了一下,最终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难道那个、纮汰…”
“是我没错哦。”

面对葛叶纮汰如此爽快又直接的回答,反而让光实愣住了。

“阿实不是认出我吗,所以才把我捡回家的,还叫我纮汰。”
说着他好像刻意卖萌一样,双手握拳抵在脸颊边,做了一个喵嗷喵嗷的表情。

“诶。”
“还有一起洗澡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和以前完全一样啊!还知道了阿实作为猫咪是怎么样的感觉,不过不能作为人型和阿实相见很寂寞呢。”
“………”
“怎么了阿实?”

等葛叶纮汰掰着手指一个个认真数过去之后抬起头,才发现眼前少年的表现有点不太对劲。
平日有些过分白皙的脸蛋上透出一片红晕,连尾巴松开并且不知不觉地摇摆都没有意识到一样,还在微微颤抖着。

“阿实…?该不会…”
“不要再说了纮汰哥!!”

少年用着比平时大一倍的嗓音打断了青年的话,恼羞成怒地用双手捂住了脸颊逃避现实。

谁知道真的变成猫了啊!!!

其实要总结自己之前的行为的话只能说是病入膏肓。首先作为黑帮——世界树财团首领,也是他的哥哥——吴岛贵虎不知去向,深受科研人员信赖的教授凌马则和巴隆组的戒斗同归于尽。然后是葛叶纮汰的死讯———

无论哪件事都让光实根本顾不得自己,于是在葬礼那天看到的橙色小猫,让他鬼使神差地产生了一种熟悉的冲动,这大概是命运的安排。
当时的光实是这么想的。

“但是………人变成猫是真的可能的吗?!”
“唔?”
看着整个人已经粘在自己身上的光实,葛叶纮汰几乎是下意识地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感受到对方的情绪逐渐变得安定。

“阿实没看过那个吗?”
“什么?”
“《名侦探O南》。”
“哈?!”
“那个啊,主人公吃了组织的药之后就缩小成小学生了对吧?我这边差不多也是类似的情况。只是变成猫了而已。”

光实从纮汰的怀抱里钻出来,整张脸上写满了“纮汰哥你是认真的吗?!”的表情。

“…真的吗?”
“真的啊真的!!”

纮汰连连点头,那坚定的目光只差写上我是“真情实意地坦白”这几个字。

光实认真地盯着他好一会儿,在确定了真的没发现其他奇怪的举动之后,又躺回了纮汰的怀里,尾巴轻柔地缠绕上对方的手臂,任由自己和纮汰栽进软绵绵的沙发中。

光实装作不经意地试探着。
“舞姐他们怎么办?”
“怎么办啊——”
纮汰任由光实在自己身上做着像猫儿一样的小动作,摸着对方的头思考着。
“确实还要去找没错……。但是”

察觉到身上的小动物又有立刻盘问的趋势,纮汰赶紧补充了一个转折。
“但是现在不行。毕竟名义上我已经死了,这个身份必须得舍弃了。在处理好之前没办法找他们。而且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想…”

略微沉思了一下,纮汰凝视着光实头上小小的发涡,还是说道:“可以的话,想要和阿实一起回到正常生活。”
“————”

光实感觉到一股寒意侵入他的五脏六腑,蔓延至四肢。不仅仅是纮汰想要回归正常生活这件事。而是他后面那半句话———

“帮助我的人是吴岛贵虎。他,是你的哥哥吧,阿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