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橙葡萄】白色情人节应当礼尚往来(1)

Chapter Text

*学趴

 

 

“哎……”
这是葛叶纮汰今天趴在桌子上第329次叹气。

而他的同桌驱纹戒斗看到这个情形,则是隐隐预感到了什么。暗叹一声:不妙,刚想开溜,葛叶纮汰的一只手就紧紧地拽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松手。”
“我不。”

驱纹戒斗:………。

这家伙到底为什么力气这么大啊?!

在尝试拽出自己的衣摆未果后,屁股刚刚离开椅子的驱纹戒斗只能又重新坐了回去,一只手托着下巴。
“所以呢,到底有什么事?”

才刚因为驱文戒斗坐回去而露出傻笑的葛叶纮汰又皱起了眉头,半晌后发出了第330次的叹息声。

驱纹戒斗忍不住啧了一声。

他向来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好吧,在必要的时候他还是会耐下性子来的。
驱纹戒斗不算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可以说是“我打架,斗殴,但我是好男孩。”这一类,就像有的肌肉壮汉却喜欢做甜点一样的反差萌。

基本上驱纹戒斗的时间被他自己划分得清清楚楚,类似八卦娱乐这种东西他一直不屑一顾。如果有人在他面前提这些事,他会面无表情地盯着你,然后用让人忍不住后退的恐怖语气说:“你是自己滚还是我让你滚?”

他相信弱肉强食,这是自然界的常态,每一个处于食物链的生物必须遵守的一环。因此他愿意与强者交谈,而对弱者则相对来说没有什么兴趣。

比如对上葛叶纮汰。

一开始驱纹戒斗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

葛叶纮汰第一天开学就骑着嘎吱嘎吱作响的脚踏车冲进学校,上课前还不忘送一份外卖赚个外快。他总是露出过分清爽的笑容,学校里的好多学妹都会在他离开后kyakya地叫。

这种无聊的当代男子高中生,驱纹戒斗是从来不想关注的。
这个观念直到因为又一年开学季的到来,走进新分的班级,他和葛叶纮汰成为同桌为止。

“嘿,你好啊!我是葛叶纮汰。”这人摸摸自己脑袋,展现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这人还正义感极强,有的时候想偷溜出去逃课竟然会被他抓到,然后一顿苦口婆心的教育。

………和自家名为耀子的恋人真是有点相似……。

啊,这不是重点。
总之因为看着很不爽,驱纹戒斗就去下了个挑战书。如果他赢了就要葛叶纮汰再也不来管他,输了就不逃课。

对自己武力十分有信心的驱纹戒斗觉得这一战是稳了,干脆叫了几个小弟来围观兼职裁判。
然后这家伙就一脸嘻嘻哈哈地把自己打败了。

虽然现在想起来仍然有不甘和屈辱,不过驱纹戒斗一言九鼎,真没逃课了。甚至他那在学生会办事的女友凑耀子都惊讶于他的改变。

总之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缘故,他和葛叶纮汰结下了奇妙的友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甚至还组了一个名为“铠武”的街舞团。

因此,驱纹戒斗知道了许多葛叶纮汰的小秘密。比如———他曾经有一位很重要的人。

名为阿实的人。

 

*

 

想起那天的场景,葛叶纮汰还是有点恍惚的。

他有一个亲如弟弟的学弟……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葛叶纮汰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最开始是他打工的时候看见街头有一个小小的背影。作为连别人的孩子走丢了都会热情帮助的葛叶纮汰,当机立断向那个幼小的身躯伸出援手。

“你还好吗?”
“……”
“啊、抱歉,有点突然吧?是和父母走散了吗?”

——虽然他们的年龄只差五岁,但是对于高中生的葛叶纮汰来说,好像刚刚从小学毕业的男孩仍然稚嫩。

“…………”

回应他的是更长的沉默。
但是葛叶纮汰没有气馁,他仍然是一脸灿烂的笑容。

“怎么称呼你呀?”
“………、光实………。”
“哦哦!真是很棒的名字呢!那就叫你阿实了!”

于是这一天,葛叶纮汰就牵着叫做“阿实”的男孩的手,去了常去的甜品店一起吃了水果芭菲。
然后男孩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他的手,葛叶纮汰猜想他应该是回家了。
这样他也安心了。

在这之后,光实出现地愈发频繁,渐渐地从最开始的闷声闷气逐渐健谈起来,也表现得和葛叶纮汰越来越亲昵,还会“纮汰哥、纮汰哥”这样地叫着。
钻到他的怀里一起打游戏,或者因为食量比较小两人一起吃同一杯芭菲——只要葛叶纮汰出现在光实的视野范围内,他就会开心地粘过去。

葛叶纮汰也不得不承认,被一个人全身心地信赖真的是一件……相当快乐的事情。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光实初中毕业。
据他所说,因为父母的原因工作要迁徙到海外,自己和哥哥也得跟着过去,没办法留在沢芽市了。

小孩的脸上明晃晃地写着“难过”,但是葛叶纮汰又何尝不是呢?
他只能像往常一样带着他去吃芭菲,然后笑着和他说再见——即便他明白这样的概率真的非常小。

“没关系啦纮汰哥!我们还可以用手机联系呀。”
光实对情绪的敏感程度显然非同一般,现在反到变成他来安慰葛叶纮汰了。

光实离开了,葛叶纮汰也回到了以前一个人打工,和姐姐葛叶晶一起养家的生活中。

因为时差或者是一些别的原因,光实和葛叶纮汰的联系也断断续续的。基本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琐碎小事,例如“哥哥又忘记给鱼缸换水了!”诸如此类的事。

有的时候葛叶纮汰也会想,当初那个小男孩儿现在是不是长大了,还会不会叫我纮汰哥之类的……毕竟孩子长大了对以前的一些称呼都变得难为情所以不愿意叫了,也是有可能的。

就在这样甜蜜的烦恼中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葛叶纮汰也变成了有着许多空闲时间的大学生,甚至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组了个街舞团,没事就出去演出。

直到上个月的今天——2月14号为止。

作为爽朗系帅哥,葛叶纮汰也如往常每年的这个日子一样,鞋柜里塞满了巧克力,甚至隐隐有要溢出来的趋势。
虽然有多少是本命,又有多少是义理他并不清楚,但总之还是准备负起责任,把一箱的巧克力搬回家中和姐姐商量怎么才能吃完。

就在葛叶纮汰离开学校准备搭上他的自行车时,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纮汰哥。”
“诶、……?”

一位围着紫色围巾的清秀少年不知何时正站在他的身后。或许是还是初春,天气还挺冷的缘故,少年把自己的脑袋往围巾里缩了一下,掩住了有些发红的鼻头。

“阿、实………?”
“嗯。”

少年弯起眼睛笑着,如同过去一样纯真又不谙世事。声音从围巾低下传出来,有点变得闷闷的,但是这并不能掩盖此刻少年愉悦的心情。

“我回来了,纮汰哥。”

愣了半晌,葛叶纮汰擦了擦眼角,这才回应道。

“欢迎回来,阿实。”

少年向前两步,贴到了葛叶纮汰的身上,被冻得有点泛红的双手像恶作剧一般伸进葛叶纮汰用手捂热的口袋里,轻轻捏着他的手指。

“这个送给你。”
“诶?”

葛叶纮汰这才注意到光实好像给他塞了什么东西。

“是本命巧克力哦。”
“诶…?!!”

没等葛叶纮汰反应过来,少年就抽回了双手,一蹦一跳地又走到了最开始离他几步远的位置。

“那今天就这样吧,纮汰哥。虽然希望下个月就有回复,但是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哦、哦………”

葛叶纮汰楞楞地看着丢下这句意味深长台词就扬长而去的阿实,最后只是挠挠脑袋,将还带着一丝冰凉如同少年手的温度一样的巧克力妥帖地调整了一下位置,确保不会因为骑车的动作掉落,这才慢慢地离开。

 

*

 

因此一个月后的今天——3月14日。

葛叶纮汰唉声叹气的原因就是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毕竟他的人生因为家庭原因,还从未与恋爱有缘过。
他只能揪着看起来就很有经验的驱纹戒斗来寻求帮助。

“谁知道啊。”
驱纹戒斗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人生由你自己来左右。”
“虽然这话听起来好中二但是算了……”
“总之,按照平时的你来就好了。答应不答应都和我没关系,少来找我。”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在葛叶纮汰仍然抱头唉声叹气的时候,驱纹戒斗一翻手机:“耀子找我,我走了。”
“阿,喂!戒斗!!”

徒留葛叶纮汰一个人蹲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思考人生。

这一个月里葛叶纮汰并没有找到阿实。也不知道是否是对方体贴他左右矛盾的心情于是刻意回避了接触。

啊…阿实真是好孩子啊……
葛叶纮汰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