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永飞】用轻小说一样的标题是否能立起顺利攻略的旗帜(1-4)

Chapter Text

【序】

 

我(僕),平凡的十八岁男子高中宝生永梦。
本应该如往常一般普通地上学,普通地融入班级,开始普通的生活。但是在这个樱花飞舞、春色烂漫的季节中,我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秀气的脸庞,微微下垂的睫毛,仿佛与樱花融为一体的身姿。

没错,我命中注定的人。

镜飞彩。

 

【1】

「镜飞彩,18岁。
生日十月七号,血型B。
经常吃甜食。不过本人一直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吃。究竟是不是喜欢甜口,还是应该打个问号。
明明和我是一样的年龄,却是比我大一届的前辈,据说是因为曾经在美国留学,回到日本上高中直接跳了一级。
现在的目标是考上医学类专业。
每天午休时间都会来图书馆阅读。」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完成,黑色水笔的笔尖也暂时离开了纸面。
我翻动着手上的笔记本,今天向学长和学姐打探到有关镜飞彩前辈的的,零零碎碎的资料也顺利地整理好了。

“……真的好厉害呢,不愧是天才……。”

看着有关于他和他的家人的资料,我不禁用手托住脸颊,深深地叹了口气。

学习完美,家境富裕。
虽然本人看起来有些冷漠,但是性格意外的温柔。(我本人没有接触过,不过学长和学姐都是这么说的)
再加上他自己才华横溢,在校内拥有超高的人气也是预料中的事。

——而我只是他庞大的追求者队伍中的一员。

“怎么办啊~~”

我苦恼地用笔记本挡住脸,忍不住发出了小小的抱怨声。
不过我好歹还是记得这里是图书馆,所以音量也控制在差不多只有我自己能听见的范围。
我忍不住把笔记本挪开一些,从缝隙中观察着前辈那边。

他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书,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照射在他秀气的脸颊上,甚至能看见空气中细小的尘埃轻轻地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他的手边有一杯正冒着袅袅烟气的咖啡,偶尔翻动的书页声和干净笔挺的校服,好像都让镜飞彩变成了一个与其他人隔离的特殊存在。

就像小时候在橱窗里见过的水晶球里面的人一样,华丽又美好,在外人触摸不到的水晶世界里静静地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啊啊……真是360度无死角的脸啊……。
即使在刚入学还有前辈发言的时候已经见过了,但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会让我立刻坠入爱河。
当然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指脸啦,只要是他做出的行动我都会自动理解为可爱。
小奶猫无论做什么都很可爱吧?
大概是这样的心情。
啊,不是指宠物的意思,但是飞彩前辈确实给我一种“做什么都很可爱”的感觉。

按照打探到的情报来图书馆真是太好了~
我暗自窃喜起来。
看着书的飞彩前辈,如果制作成cg,按照卡牌游戏的分类应该被认为sr级别的稀有吧。

「看书的时候虽然会放上一杯咖啡,但是并不会喝。为什么呢?」

在笔记本上打了一个问号,今天也将对飞彩前辈的观察记录好好地写下来了。
正当我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看见飞彩前辈已经抱着书,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图书馆了。

飞彩桑,明天见。
我在心里自作主张地朝他道别着,好像这样就像我们真的约定了再见。

……那现在的时间是?
我抬头看了一眼时钟。
糟糕!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

我慌慌张张地翻动眼前的医学书。

没错,在知道飞彩前辈决定学医后,我才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和飞彩桑进入同一个大学。
在此之前,我在学习方面一直是半吊子的状态。因为我是接近于职业游戏玩家的存在,准确来说是水准已经达到,甚至处于顶尖的排行里,不过因为年龄限制一直没有选择将游戏作为工作。
虽然游戏很有趣没有错,但是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于是因为前辈的缘故了解到了医学。
但是在了解过程中发现医学确实意外地有趣。

嘿嘿,由我自己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所以现在我将游戏的突破攻略暂时放一边,一心一意地读起医来。

如果目标接近的话也能和飞彩桑稍微多一些共同话题吧…?

我抱着这样简单纯粹的想法,朝着以和飞彩前辈搭话的目标向医学生努力着。

【2】

我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时候是在图书馆。

其实在此之前就有从同年级的人那里听说过他的传闻——一名叫宝生永梦的后辈一直在打探我的事。
说实话我对这些八卦完全不感兴趣,对此态度基本上是“No thank you”。有这么多无聊的时间还不如去写一篇报告。不过由于我本人是事件的中心人物之一,即使我不想关心也被迫听到了不少。

“喂,飞彩。据说那个学弟因为你要去学医哦?感动了吗?”
“不要开玩笑了。”

面对同学的调侃,我强忍住从心口涌上来的焦躁和反感,回复他。

“医学不是儿戏。如果他只是因为我而去学习的话恐怕坚持不了一星期。再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以后这样的事不要叫我。”

拜他们所赐,我对“宝生永梦”的第一印象可以说是相当的差,每次听到他的名字,都要被同年级的人念叨一番无聊的对话。

不过真正地注意到宝生永梦之后,他基本上推翻了我全部的负面印象。

起初只是发觉这个人相当眼熟,看校服虽然是一年级学生,但是好像经常跑来图书馆。
他总是笨手笨脚的,甚至什么也没有的空地都会来个平地摔。但是这样的他总是露出阳光的微笑,说着“没事没事”,接着抱着书,拿出笔记本认真地记录着什么。
上次无意间看到过,是已经超过他这个年级知识范围的医学书。

“宝生永梦是吗?要续借这本吗?”
“是的。麻烦您了!”

然后在他和图书管理员的对话中才了解到,原来他就是宝生永梦。

是比我原本想象中的,要更加优秀的人。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请随意地!………诶、那个、飞飞飞飞彩前辈!?”
“声音太大了!”
“唔唔、对不起对不起。”

他就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将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在我出声提醒后立刻自觉地捂住了嘴,好像很怕让我不满一样。

我的态度不由得放得柔和了一些。

“不用叫我前辈,飞彩就可以了。”
“飞、飞彩桑!”

我点点头,然后翻开了手中的书看了起来。但当我抬头时,宝生永梦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一样,呆呆地眨着眼睛看着我。

“…快点看书。来图书馆不是为了看书的吗?我的脸上有比书还要好看的东西?”
“啊…是的……”
“?”
“不、我的意思是说飞彩桑确实很好看……不对不对!我现在就看书!”

我看着他将头摇得仿佛拨浪鼓一般,笨拙地打开书。不知为什么他的脸颊有些泛红。
我看着这样的他,露出了一个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浅浅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