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永飞】奶油泡芙的内部是糖霜(完)

Work Text:

*无自觉stk永梦
*天然的镜镜

 

 

 

“…研修医…”
“飞彩桑,是永梦哦。”

镜飞彩转过头,看着突然握住自己手腕的,在自己身边走着的恋人——宝生永梦。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软软的,但是语气却意外地坚定,他用认真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已经不在医院了。约定好了吧?至少这个时候叫我永梦……”
说到最后,永梦的语气竟然越来越轻,头也渐渐地低了下去,但是手却没有松开,反而攥得越来越紧。

果然是狗狗吧?

镜飞彩的脑袋里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句话。
眼前的宝生永梦就好像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狗一样,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想必一定是湿润又有些泛红的眼眶,那个由飞彩想象出来的尾巴也丧气地垂落在一边。

他抽抽手腕,但是旁边的人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镜飞彩只能叹了口气,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永梦的脑袋。

“…我知道了,永梦。”
“飞、飞彩桑———”

看着宝生永梦瞬间恢复元气的表情和闪亮亮的大眼睛,镜飞彩忍不住感慨果然是狗狗。

“今天也会好好保护飞彩桑的!”
“嗯。”

面对恋人信誓旦旦的保证,镜飞彩微微地颔首,喉咙里滚动出一个模糊的音节。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一样快速地转回头,用一如既往有些冷淡的声音催促宝生永梦。

“走了,…永梦。”
“好!”

*

镜飞彩和宝生永梦变成恋人的的契机还是相当奇妙的。

当时的镜飞彩已经被不明正体的视线折磨了一个月了。

最开始只是在下班的时候偶尔会感觉到被注视着。
虽然镜飞彩本人是个有些天然的人,但是对自己的受欢迎程度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经常被女性粉丝包围的他多多少少也习惯了被注视着的感觉。

大概是某个粉丝。不过跟我没有关系。
所以在最初,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但是在这之后,事情变得逐渐不对劲了起来。

不仅仅是下班的时候,甚至上班前也一直被看着一样。无论他乘坐自家的轿车,还是走路时混入拥挤的人群,那个视线一直紧紧地黏着他,就像空气中的分子、无形的手,好像把镜飞彩的全身上下都一遍遍地抚摸着。

不过在镜飞彩试图寻找视线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源头。那种过于沉重的黏着感就像固体一样还残留在他的身上。

作为天才外科医生,同时也是一个健康的男性,此时镜飞彩却从内心深处涌起了不安的感觉。就好像暴风雨前的天空,黑压压的云积累在那里,连空气中的水分子都变得格外沉重。

他的这种不安的预感在接下来确实得到了实现。

不管是在医院的时候,还是在下班前下班后,他一直都被这样的视线所包裹着。
每次镜飞彩都觉得已经是极限、对方没有办法再进行下去的时候,这个视线却还在慢慢地渗透着——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甚至睡觉的时候。

等一下,这不应该吧?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发展到家里来吧?
他摆弄着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儿科医送的布偶。

按照本人的说法是按自己为原型做的布偶,因为最近的飞彩桑很没有精神,非常担心,所以希望这个玩偶可以给他带来一点温暖。

把我当作三岁小孩吗,研修医?
虽然是这样说,但镜飞彩还是乖乖地接过了。

他确实对宝生永梦抱有一定的好感。
并肩作战也好,做他的指导医也好,镜飞彩不得不承认,宝生永梦在他心中逐渐成为了有些特殊的存在。
同时那段时间,他也被正体不明的诡异视线折磨得有些神经衰弱。但是因为自己天才的名号不得不强打起精神,让注意力高度集中地完成手术。

说实话,被宝生永梦注意到自己最近的状况,是很开心的。

因此这个布偶被镜飞彩很好地保存着,甚至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地带着。
圆圆的黑黑的纽扣眼在阳光下反射出高光,让镜飞彩觉得至少,现在此刻他不是一个人。

不过情况还是一天天地恶化着。

连镜飞彩自己都觉得,这是不是因为精神衰弱而产生的幻觉或者妄想症——实际情况没有那么糟,是他自己的想象力导致事态进一步走向极端。

他就像在悬崖边走路的人,背后有无数的人推着他,让他没办法停下自己的脚步,只能一点一点地,好让自己不会一个失足掉入深渊。

当时拯救了他的是宝生永梦。
就在他觉得已经差点要撑不住的那天,宝生永梦出现了。

他用饱含关心的目光,一步步地向镜飞彩走过来,同时伸出手,握住他因为惶恐不安而已经有些冰凉的指尖。

“飞彩桑,最近好像越来越没有精神了呢……没事吗?”
“不管你的事,研修医。”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呢!”

宝生永梦的语气急切了起来,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镜飞彩。

“因为是飞彩桑哦?!这一个月都不是很精神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希望飞彩桑可以告诉我!”
“……”
“请听我说,飞彩桑!”

因为镜飞彩的沉默,宝生永梦不由地语速变快,也用更加大声的声音,想让他确实能够听到自己的话。

“飞彩桑要做手术、治疗患者什么的,我可以明白!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在您的健康基础上啊!如果您本人倒下了,那么不管是哪边都会出现巨大的漏洞而破损吧!”
“研修医…”
“而且、而且…”

宝生永梦涨红了脸,踌躇片刻才像终于下定决心了一般大喊出来。

“而且,我不想失去飞彩桑!!”
“…?”
“喜欢飞彩桑!!”
“…哈?”
“爱着飞彩桑!!!”
“等、等等…”
“离开飞彩桑我会不行的,所以飞彩桑请一定要珍惜自己!!!!”
“………………”

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但是宝生永梦刚才的话还不断地盘旋在他耳边。等到他理解意思的时候,永梦已经羞涩地用双手捂住了脸。

“………真是没办法啊。我明白了。”

同样耳根发红的镜飞彩,将困扰了他一个月的问题复述了出来。

“所以飞彩桑被跟踪了?!!!”
“嗯…姑且可以这么说吧。”
“不不不,这种大事要早点告诉我啊!!万一飞彩桑被奇奇怪怪的人伤到了怎么办啊!!”
“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就是……”
“好,我明白了!!”

原本坐在对面的宝生永梦“蹭”地站起来,做了一个双手握拳的动作。

“飞彩桑由我来保护!!!”
“?”

在这之后,镜飞彩就默许了宝生永梦一直黏在他身边的行为。
最初只是上班期间,但是在有了宝生永梦在后,那股令人不安的视线确实消失了。然后逐渐地,不仅是上下班时间的陪伴,甚至连镜飞彩在住的公寓,宝生永梦也顺顺利利地搬进来了。

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然后钻入同一个被窝。一个月前镜飞彩还觉得是天方夜谭的事,如今确实实现了。
因为精神衰弱导致的食欲不振也好,睡眠障碍也好,都在永梦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中不再发作,连镜飞彩自己都好像要在这个笑容中融化一般。

在宝生永梦近乎24小时的陪伴中,让人不寒而栗的视线终于彻底消失了。不过镜飞彩隐约察觉到,他的生活可能再也离不开永梦了。

“研修医…”
“飞彩桑,请叫我永梦吧。”
“…………永梦。”
“嗯,我在的。怎么了,飞彩桑?”
“那个,还是发现自己离不开谁了该怎么办…?”
“诶?”

黑发的青年歪了歪脑袋,用无邪的表情回答他。

“那么一直在一起就好啦!”
“…………………。”
“诶、等一下,那个、飞飞飞飞彩桑,难道说是、是,是我吗……???”
“……………………………。”

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一样,宝生永梦瞪圆了眼睛,感觉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地比划着。

“我、我也喜欢飞彩桑!!不对、是爱着飞彩桑!!!全世界、全宇宙第一喜欢,不想和飞彩桑分开,想要和飞彩桑一直在一起!!!”
“知道了!剩下的就别说了!”
“唔唔唔唔唔!!”

镜飞彩伸出一只手捂住宝生永梦的嘴巴,另一只手则遮住了他泛红的脸。

是两情相悦真是太好了。

*

不知道算不算是因祸得福,总之镜飞彩就收获了名为宝生永梦的恋人。

他们在夜晚相拥而眠,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呼呼…飞彩桑,好可爱啊。”
“……?”

镜飞彩因为这份温暖变得昏昏欲睡,已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嗯~没什么!只是觉得能再次看到飞彩桑的笑容真是太好了呢!”

说什么傻话啊这家伙。
早就习惯了自己恋人突然出现的电波发言,确定了只是日常黏黏糊糊没什么意义的对话后,镜飞彩立刻放任自己的意识坠入梦乡,因此也没有听见宝生永梦接下来说的话。

“那一个月里,无论是吃饭洗澡还是睡觉的时候飞彩桑都完全不笑呢……”
“我真的很担心哦,飞彩桑会不会坏掉什么的。”
“但是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宝生永梦展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他温柔地抱紧怀中的恋人,亲吻着他的额头。

“飞彩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