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翔菲】点心只给好孩子吃(1)

Chapter Text

*g向设定
*菲利普四肢切断前提
*非常和平美好的世界

 

和煦的微风,大海的波涛,海鸥的鸣叫。阳光将海面照射得闪闪发光,今天的风都也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一天。

太适合hardboiled的我了。

左翔太郎坐在鸣海侦探事务所里的黑色皮革旋转座椅上,将头上的帽子搁在一边,接着抿了一口端着的咖啡,一如既往地将内心活动像是朗诵诗歌般念了出来。

如果此刻亚树子在的话,一定会拿出绿色拖鞋敲他脑袋。
理由是看他不爽。

“翔太郎——”
“嗯?菲利普,怎么了?”

声音来源于一位坐在里侧绿皮沙发里的少年。他半边的头发被夹子随意地夹起来,另一半遍则是乱翘的斜刘海。

名为菲利普的少年即是左翔太郎的搭档——在鸣海大叔宣布退休后,这个侦探事务所也是由他们一手打理的。

“翔太郎,到若菜公主的广播时间了,快点打开收音机。”
“好、好———我知道了。”

翔太郎安抚了一下用肉肉的胳膊不满地拍打着沙发的搭档,伸出手替他打开了收音机。
翔太郎走到沙发前,坐到菲利普的旁边,软软的沙发弹性却比看起来的要好。
菲利普熟练地将脑袋搁到翔太郎的肩膀上,再用仅剩的大腿细微地调整自己的坐姿来确保平衡。

“翔太郎今天怎么忘记了?”
“什么?”
“若菜公主的广播。”
“啊啊……可能是今天的风太舒适了吧。”

翔太郎揽过菲利普的肩膀,确保他可以躺的更舒服一点。袖口和裤子下空荡荡的菲利普总是让他升起一种怜爱之心。

菲利普是被鸣海大叔托付给翔太郎的。

当时已经是黑夜,窗外是淅淅沥沥的大雨。鸣海大叔和翔太郎在一个神秘的组织里救出了这位少年。

翔太郎依然记得那天的场景。

即便没有四肢,那双璀璨的黑色眼睛也依旧迸发着耀眼的火焰,在外界电闪雷鸣的试验机构里仿佛正闪闪发光。

少年有些艰难地将一个箱子抬给他,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微笑。

“你有与恶魔相乘的勇气吗?”

后来这位少年是被鸣海大叔和他轮流背出来的。风雨交加的夜,翔太郎现在还觉得他们能带着菲利普跑出来实在是不可思议。同时,在这之后鸣海大叔就宣布隐退,并把这个侦探事务所留给了他们。

还留下了一顶他最爱带的白色帽子。

翔太郎就这样被委托了一个事务所和没有四肢的少年,不知所措之际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就像鸣海教他的那样,要成为hardboiled。一路磕磕绊绊也算是走下来了。

虽然少年偶尔会恶趣味地嘲笑翔太郎是个半吊子。

即便菲利普在生理方面有各式各样的不便,但是他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被拿去做实验的起因就是他的意识与“地球图书馆”链接在一起。用更佳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只要菲利普愿意,他就可以阅读整个地球的知识,所以才会被奇怪的人盯上。
如果调查没有出错的话,菲利普的四肢就是在实验中被残忍的切断的,只为了证实他的意志和“地球图书馆”之间的联系。

想到这里,翔太郎不禁有些唏嘘。他没有经历过,所以无法体会菲利普曾经受过的痛苦,他能做的只有理解,和给他更多的爱。

“没关系的,翔太郎。”
失去双手的菲利普如同幼兽一般,亲昵地用脸颊蹭了蹭,以此来安慰翔太郎。温热的皮肤触碰在一起总是会让人感到安心。

翔太郎这个时候觉得,菲利普对感情接收迟钝程度异于常人真是太好了。或许是实验的后遗症或者什么别的,菲利普总是会问一些“常识性”的感情问题。即便感受到了也很难理解,长久以来就堆积起来了。

曾经经历了如此惨痛的过去,至少在心灵上可以让那个孩子保持纯净。

“翔太郎,翔太郎。”

好像注意到翔太郎注意力不集中一样,菲利普用肩膀拱了拱翔太郎,将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嗯?怎么了aibo?”
“果然没有在听,这是超大新闻哦?!若菜公主要发布新专辑了!”
“诶诶诶诶诶——?!什么,终于?!!”
“是啊!翔太郎,至少买三份回来哦。”

少年露出单纯的欣喜的微笑,只剩下半截的胳膊在沙发垫子上快乐地拍来拍去。

“一张用来听,一张用来……”

真是有活力啊。

注视着这个场景的翔太郎也忍不住笑起来。他捻起一块桌上果盘里摆着的巧克力,塞到了菲利普喋喋不休的嘴里。

“唔唔——?唔唔唔!”
“我知道了啦。”

刚刚划过菲利普嘴唇的手指。
虽然不是第一次投喂了,但是每次接触到菲利普的嘴唇时,翔太郎还是会感觉到一种酥酥麻麻的奇怪电流瞬间通过自己全身的感觉。

他将手指上的可可粉舔干净,然后笑着拍了拍菲利普的头,还顺手揉了把头发。

“一张用来听,一张用来宣传,一张用来收藏,对吧?”

少年嘴里含着巧克力,于是乖乖地点头来表示赞同。

“那么继续听广播吧——”

翔太郎又将菲利普的身体往自己身边按了按,确保对方被自己确确实实地圈到自己的领域。

“不知道若菜公主这次会说怎么样的故事呢——好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