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庄沃】晨间叫醒服务(完)

Work Text:

常磐庄吾是相信命运这个词的。

就像他出生起,冥冥之中就有一种感觉在指引着他——
成为王吧。

同时,庄吾也对这样的感觉深信不疑。
“我要成为王,给所有子民带来幸福与快乐的王。”

他如此发誓着。

因此,他认为,和那个人相遇说不定也是命运。
因为他是相信着命运的。

*

“吾之魔王啊,请不要露出如此烦恼的表情。”

那人垂下了脑袋,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半边眼睛,但是这并不妨碍常磐庄吾看见他嘴角的笑意和堪称温柔的表情。
对方并没有理会自己被挡住的视线,只是抬起手,拨开稍微有些蹭到庄吾眼眶边的头发。

庄吾看着自称是来支持他的未来人,围巾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立起的领子挡住了大半的脖子。
……应该是,纤细又洁白的脖颈吧…。
他觉得喉咙好像有点涩涩的,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为什么?”
“嗯?您指什么?”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呼嗯……这样的事、呢………”

名为沃滋的未来人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叹息,但是没有改变他正骑在未来魔王身上的姿势,甚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用臀部摩擦了一下庄吾的胯部。

“唔!……”

这家伙……。

明明隔着自己的裤子和对方宽大的衣服,但常磐庄吾还是觉得自己被对方成功地撩拨了。
大概现在是耳尖都泛着粉色的蠢样吧。他有点羞耻地闭上眼,拒绝着回避着对方投向他的,专注又炙热的视线。

“请不用担心,吾之魔王。一切都请交给我吧?”
“就算你这么说……!晨勃不在这个范围内吧!?”

顶着对方仿佛戏弄的眼神,常磐庄吾用两只手捂住脸,还是忍不住大叫出声。

“虽然说已经差不多快要习惯你时不时的出现了,但是一觉醒来发现正骑在我身上喊我起床还要解决早间性欲无论怎么讲都不是为了成为魔王的必要条件的吧!!!”
“不是很好吗?魔王的话无论什么样的需求我都可以满足哦,当然晨勃也是呢。”

虽说是双手捂住脸了,但是透过指缝,庄吾看见对方像是困惑一般地歪了歪脑袋,睫毛垂得长长的。

……不要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表情说着色情的话啊!!

“不需要啦……!!还有你赶紧从我身上下来!姑且盖兹和月咏就住在楼上哦!?”
“所以您是担心他们听到吗?如果是这点的话不必担心。”

好像是终于探究到庄吾所在担心的事,沃滋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很快,他又勾起了庄吾经常看到的,那种势在必得的微笑。他用手指点点嘴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一切都请交给我吧?”

*

“呼……咕………”
“嗯………”

结果真的处理性欲了啊……。

庄吾蓝白条纹的睡裤已经被沃滋扒了下来。此时只要他一低头,就会看见对方将脸埋在他股间的画面,发出咕叽咕叽的水渍声。

到底看哪里才好啊……。

说实话这种事也不是没有靠自己的手做过,但是因为基本上还在探索阶段,所以每次只能凭直觉随便地摸摸,然后射出来草草了事。

但是被服务绝对是第一次。

沃滋握住庄吾的阴茎,以一种近乎虔诚的表情,一路顺着肉棒从龟头亲吻下去。与此同时,对方似乎是为了完全确保可以提供给他全方面的舒适,正用手指有技巧地按摩庄吾的睾丸。
纤细修长的手指已经是可以作为艺术品的程度了,但是此刻竟然摸在我的阴茎上,这样剧烈的反差让庄吾倒吸一口冷气。

“舒服吗,魔王大人。”
“唔………嗯…。”
“会让您更加舒服的。”

在庄吾面红耳赤的注视下,沃滋将碎发和过长的刘海拨到耳侧,然后张开嘴,含住了庄吾肉棒的顶端。

“……!!等、等一下!?沃滋你在干什么啊!”
“呼………啾………”
“呃啊……………”

事发突然,等庄吾意识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咕啾咕啾”地,自说自话地舔舐了起来。

他急急忙忙地抱住对方那颗有着柔软黑发的脑袋,却又因为对方的举动,只能束手无策地将指尖埋进了头发里,无意间触及到对方的头皮。

用嘴……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吗……。

第一次被服务就用嘴了。
无论是视觉上还是感官上的刺激,都让庄吾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对方好像熟知他的每一寸一样,舌头探过去的地方都戳中他的爽点。好像在安抚他一样,用舌尖将褶皱的部分一点点地探索过去,温暖的口腔和湿热的舌头慢慢地包裹住他的阴茎。

“等、…!这里,好舒服………”
“啾、啾……、。”

不知道是不是被未来的魔王所赞美的缘故,沃滋舔地更加卖力了,就像是为了讨好喜欢的主人努力着的小动物一样。

………好舒服。

本来以为被男生摸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是男人的口腔也是这么舒服的吗?虽然也不知道女生的,但是、这个也太舒服了……。

在沃滋的侍奉下,庄吾原本插在对方发间的手指下意识地攥紧了发丝。

“沃、沃滋……。”
“咕……、嗯?”

沃滋有些疑惑地抬起头,但是嘴里依然没有停下动作。肉棒插在他的嘴中让庄吾升起了一种相当奇妙的感觉。大概是沃滋从下往上看的原因,比起平常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沃滋,此刻的他更像是臣服在自己脚下,会亲吻自己双脚的征服感。

是我,是看着我。
不是别人,此时此刻他所看着的,是我。
眼里所倒映着的人是我。

好像被眼前的画面所满足到一般,庄吾无意识地露出了笑容。
“那,要动了哦…?”
“唔、………唔、嗯……!?”

大概是沃滋也没有想到,突然之间,庄吾就挺起了腰,将没被含住的半截肉棒直接粗暴地塞进了沃滋的嘴中。

“嗯、嗯!?………咕”
“说好的什么样的需求都会满足的吧?”
“呼、呼………”

被一口气将阴茎塞进嘴里,说实话即便是对沃滋来说也是有点难受的。十八岁少年正是性欲旺盛,散发荷尔蒙的时候,嘴里朝气十足、突突跳着的肉棒抵住沃滋的喉咙口,连舌头都被压在下面,转动变得艰难起来。

沃滋发出好像有点痛苦的喘息声,想要稍微退后一点,却被未来的魔王按住脑袋,扣着后脑勺,更加用力地往前顶弄着。

“……是你先撩拨的,要负起责任。”

沃滋似乎连发声都相当艰难,原本撑在床上的手指都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将原本整洁的床单抓出一丝褶皱。

“呼……啊……哈啊……”
“要去了…………唔………!!”

进行最后冲刺的时候,庄吾已经无暇分心沃滋此刻的感受,湿热的口腔和对方有点痛苦却沉迷的表情占据了他的大脑。

好想射出来,好想就这样射在他的嘴里,然后让他的身体中留下我的东西。

庄吾这么想着,也确实这么做了。
一股股的精液顺着管道撒播在对方的嘴中,即便嘴已经被肉棒撑的满满当当,还是有白色的液体从对方的嘴角溢出,顺着下颚,滑进被立领遮挡的身体上。

“咕…………咳、咳、………”
“……!?呜哇哇!!没事吧!??”

等高潮的余韵过去,庄吾才后知后觉地拔出肉棒。一直到听到沃滋的咳嗽声才好像回过神一样,连裤子都来不及穿上就慌里慌张地凑过去看他。

我都做了什么啊,我………
第一次就把精液射到对方嘴里了………

饶是以后要成为王的男人,此刻的心还是少许被愧疚感淹没了。
他慌慌张张地扶着沃滋,等待对方缓过神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动作太激烈,沃滋的眼角甚至沁出了泪水。无论是嘴唇、鼻尖还是眼眶都泛着微微的红色。虽然停止了咳嗽,都是还是有银色的细丝和少许显白的液体从他的口中流出。

“等……等会儿,你是喝掉了吗!?我的精液!!??”
“唔……”
对方用大拇指和食指摩擦了一下嘴唇,原本就像被蹂躏过一样的唇变得更加红艳了。然后沃滋才抬起头,慢悠悠地回答庄吾的问题。

“……是哦,吾之魔王。”
“呜~~~~~~呃!为什么要吃那种东西啦!!”
“因为……是魔王的恩赐啊。”

庄吾看着对方又恢复到往常一般的笑容,好像一拳打到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

“呃啊………真是的!发生什么事我可不管哦!?”
“请您安心,魔王大人。”

沃滋少许调整了一下围巾的位置,好像是不经意一般看向了庄吾卧式里悬挂着的种。

“比起这个……您上学快要迟到了哦。”
“!??!!”

*

像闹剧一样的早晨落下帷幕。
因为比往常下来得要晚一些的缘故,早餐时间里,庄吾还被月咏和盖兹逼问着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种事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开口,只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沃滋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人,突如其来的出现,又莫名其妙地消失。

可能,这也是身为王的命运的一环吧——

常磐庄吾如此叹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