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庄沃】梦境是现实的再次重演(完)

Work Text:

*庄吾x沃兹,注意避雷((
*基本上全部是车

 

 

 

 

“呼…呼……啊、啊啊……♡♡”
“………”
“嗯嗯……嗯——♡”

过分黏腻的水声在空白的房间里回响着。

洁白的床单,洁白的枕头。
墙壁上没有窗户,因此如同装饰一般的玻璃窗外是永恒的蓝天白云。

哪里不太对劲。

常磐庄吾如此想到。

他仰躺在床上,穿着的还是那件宽松的蓝白条纹睡衣,连扣子都乖乖巧巧地系到了最上面一颗。

庄吾看着在他身上上下起伏的人。

被拨到右边的斜刘海遮住了沃兹的半边眼睛,汗水顺着对方白皙的皮肤在喉结上缓缓地滚动,最后隐没于锁骨中。

平时总是带着的围巾和卫衣被乱七八糟地叠放在地上。墨绿色和灰色的服饰给这个充斥着白色的空间增添了一丝活物的气息。

“魔王…吾之魔王……嗯♡……”
“…是,这么舒服吗?”

沃兹的腿有些太白了。
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将自己隐于宽大的衣服底下,不被太阳照射的缘故,沃兹的皮肤白得惊人。

因为过大的衣服,原本是连轮廓都难以想象的双腿,此时正赤裸裸地摆在自己的面前。大腿内侧柔软的肌肤正磨蹭着他的腰部,仿佛欲求不满一般地夹紧了,正因为情欲泛着淡淡的粉色。

庄吾将视线转移到沃兹的脸上。

细长的睫毛,因为快乐而在眼眶边偶尔留下的点点泪水。即便此刻的沃兹是在以俯视的角度看着他,庄吾却依然觉得他是如同往日一般,用近乎狂热却又卑微的姿势仰视着望着他。

“呼…啊♡♡很舒服哦…因为是、魔…呃啊♡魔王大人♡♡♡”
“是吗…”

果然还是哪里太奇怪了。

沃兹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因为过分享受而眯起来的眼睛也努力地睁开,上挑的眼睛泛起一丝媚色。

“只要是、吾之魔王…♡无论做什么…都很舒服哦……”

仿佛为了回应这句话一样,被温柔的桃源乡所包裹的庄吾的阴茎此刻感到了内部又紧了紧。

沃兹的双手撑在庄吾的腹部。蓝白色条纹的睡衣还好端端的在那里,即便是因为刺激而不小心捏紧的双手,也刻意地没有与庄吾的肉体有所接触。
一切温暖的触感都隔了一层布料,显得朦胧不清。

明明沃兹下面的液体都差不多要把我的下半身弄的湿湿粘粘的了……

有的时候,常磐庄吾觉得自己真的无法理解这个自称来辅佐自己的,古怪的未来人。

“那个,沃兹。”
“呼…哈啊…♡怎么了…吾之魔王?……”
“说起来,从最开始就是你一个人在爽吧?”
“哈……♡嗯…??”

好像完全没想到庄吾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样,原本已经眼神迷离的沃兹就像是被切断了发条的娃娃,红润的嘴唇微微张着,有些手足无措地停下了他的动作。

“失、失礼了……没有照顾到魔王大人的感受……确实是我失职了……”

像是真情实感地为自己的错误而懊恼着的沃兹,此时此刻也顾不上自己的后庭正被未来魔王的阴茎撑得满满当当,只是低下了头,认真地忏悔着。

明明身体都在发抖。

庄吾将手覆向那片白皙的双腿之间,然后措不及防地,将沃兹压倒在了身下。

立场交换。

“魔、魔王…!呜啊♡”

庄吾惩罚一般地用力捏紧了沃兹胸前深色的一点,不出意外的,看着对方像是一瞬间有电流流通一般地颤抖起来,后穴也不自觉地收缩着。

总感觉能行。

大概是注定要成为王的超直觉,庄吾舔舐着沃兹纤细柔软的脖颈,然后在对方还沉浸在恍惚中时,用力地咬了一口。

“?!————♡”

洁白的皮肤上深色的牙印相当明显,甚至隐隐沁出了血丝。就像狩猎与被狩猎的动物一样,被强制专横地打上了自己的记号。

庄吾看着这个因他而起的印记,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他双手托住沃兹的脸——被汗水黏在脸上,有点毛糙的黑发感觉手里毛绒绒的。但是庄吾没有在意这些,他对着沃兹的嘴唇,给予了一个吻。

“是来自魔王的赏赐,接受吧。”
“嗯、呼———啊…a……♡♡♡♡”

庄吾这样微笑着,看着眼前带着纯粹的幸福与喜悦笑容的沃兹迈向了高潮。

*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梦吗?

庄吾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已经做好了清扫自己梦遗痕迹的准备,却发现下半身清清爽爽,甚至连内裤都散发着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

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好像又不明白了。

于是他便按部就班地起床洗漱,然后换上了校服。

好像今天起的相当早,月咏和geiz都还没下来,只有钟表店的叔叔忙碌准备早餐的身影。

下次直接去问吧。

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一样,庄吾眼前一亮。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起手边的勺子等待着早饭。

———总感觉,好像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