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talk龙】(完)

Work Text:

*好ooc哦我在写什么东西(………
*双性幼童龙龙

 

 

“唔唔………呃、啊……!”
“嗯?快要不行了吗?”

有着褐色头发的娇小的孩子眼里浮上了一层雾气,脸颊和耳根却红得有些不自然。
小孩正被穿着严实的男性圈在怀里,鲜红色的皮衣,胸口和面具由蓝绿色交错出错综复杂的花纹。
稍微凑近一点可以看见男子正抚摸着他。全身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奇异男子隔着红色的手套,揉捏着他仍是嫩粉色的乳头。另一只手则不轻不重地握住小孩还没发育完全的阴茎,有技巧地上下撸动着。
仍然青涩可口的嫩粉色阴茎完全没有经历过这种甜蜜的事,可怜兮兮地挺立着,任由男人逗弄着。

“s、stalk………我要………呜………”

棕发的小孩不知所措地抓住名为stalk的男人的双臂。陌生的快感瞬间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他,不知所措和茫然导致他只能更加紧张地攀扶着使他落入这种境地的罪魁祸首。

“嗯……但是太频繁射精的话对身体不好啊,万丈再忍耐一下吧?~”

因为隔着面具的原因,被称作万丈的小孩看不见stalk的表情。但是对方似是通过合成传出来的沙哑声音轻飘飘的,又带着十足的恶趣味这一点还是好好传达到了。

“呜……”

被制止射精,距离攀上顶端只差一步却不再被照顾的小东西,万丈有些焦急地扭动着,甚至啪嗒啪嗒地掉下眼泪,本来就湿润的眼眶此刻更是浸满了泪水。

“啊呀啊呀,小公主哭了,就算是我也要心疼的。”

stalk用着完全听不出忏悔的语气说着,甚至调笑般地用上了小公主这样的称呼。万丈感觉更委屈了。stalk松开一直玩弄着的万丈娇嫩的乳头。小小的乳头因为饱受蹂躏而充血挺立,在有些冰冷的空气中颤巍巍地发颤。
他钳住万丈的下巴,红色的手套紧紧地扣着,带着一点暴力的味道将万丈的脸抬起来,然后好好地端详着。万丈细长卷曲的睫毛上挂着莹莹泪珠,因为不满而翘起的嘴让他嘴边的痣看起来更显眼了。

虽然看不见脸,但是万丈觉得他一定是在注视着自己。他隐约记得以前看过的动物图鉴里面的蛇,stalk与那用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猎物的蛇真是十足的像。

“痛、痛……”
“真是娇气的小公主啊。”

stalk松开了钳住万丈下巴的手,用温柔地语气一边说着,一边用拇指摩挲着万丈嘴角边的痣。手的温度无法透过厚厚的皮衣传达到万丈的脸颊上,这种粗糙的冷酷却又好像裹着万分柔情一般的触感,万丈也分不清是喜欢还是讨厌。

“不过不能射精哦。到后面射不出来会很辛苦的。”
“可是想要…………”
“啊啊、知道了~稍微等我一下。”

他好像有点无奈一样地把万丈抱起来。小朋友也没有挣扎,只是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这个不知道是对他好还是差的大人。

——想要更多。

万丈被放在洁白的床单上。因为头顶上过分明亮的白色灯泡,让他有些不舒服地眯了一下眼睛,然后转头看着在旁边拿着纸草草地写着什么的stalk。

想要………。

室内一时间没人说话,只有机械嗡嗡运转的声音,和stalk写字时的沙沙声。

万丈夹了夹腿,他的小弟弟此时还精神地翘着,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确实相当的难受。同时他从没注意过的另一个洞则分泌出了一些黏糊糊的液体,万丈并拢双腿,一时间觉得哪里都不被满足,但是却手足无措。
但是他不敢出声喊stalk的名字。可能是因为一种作为小动物的天然直觉,让他相当害怕。

“好了——!”
“!”

伴随着纸被丢在一旁的声音的是stalk站起来拖动椅子,然后一个翻身把万丈压在床上的动作。
白炽的灯光被stalk高大的身影挡住,在万丈龙我的身上打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嗯…?”
stalk轻车熟路地往万丈身下摸过去,却好像得到了意外惊喜一样,发出了让人感觉有些意味不明的感叹。

“万丈,恭喜你啊,女穴也差不多快要成熟了呢—”
“女,女穴…?”

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新名词,万丈有些紧张地眨眨眼睛。自从有记忆起就伴随着他存在的部位因为几乎没有什么用,所以他没有关心过。stalk每次对他做这种事的时候也基本上没什么反应,看stalk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他也没有去在意。

这里被玩弄完全是意料之外。
原来这个部位是可以用的吗?明明无论是上厕所还是其他时候都没用过。

“…!!”
“你看,很轻松就进去了。”

在万丈思维还没归来的时候,stalk就措不及防地将一根手指塞进了被称作女穴会分泌黏糊糊液体的部位。
为了避免眼前的小孩因为受到惊吓而挣扎起来,他一只手抬起万丈双膝并拢的腿窝,一气按了下去,让万丈小孩独属的小孩的柔韧性发挥了十足。粉粉的却又泛着红的肉穴彻底地暴露在stalk的眼前。

stalk用手指模拟着活塞动作,一进一退地抽插着,每次退出时都有着银色的丝线被扯出来,配合着万丈懵懵懂懂的表情显得分外色情。

“呃啊……!”
“不可以。”

万丈挥动着双手,想要去摸自己濒临极限的阴茎,stalk却用不容置疑的冰冷语气制止着他。

“今天用女穴来高潮。”

从红色皮衣的背后伸出了黑色的触手。粘腻的黑色触手外面围着一圈看起来就相当不详的黑雾。触手们温柔却粗暴地将万丈的双腕扣在床上,甚至连双腿的位置都被强制地打开固定。

万丈的身体本能地因为羞耻心而不安着,同时被束缚住的身体让他失去了自主动作的机会,只能乖乖地任由stalk摆弄着,无助在口中断断续续地喊着他的名字。

“stalk、stalk……让我……呜呜…哈、~~——”
“哦~在这里啊。”

在万丈身体里作乱的手指好像按到了某个不得了的电流开关,万丈突然感觉自己全身就像通过了电流一样,一股酥麻的感觉向他的下腹汇聚,然后眼前一片空白。

高潮了…?

“只是手指就两边一起高潮了,真厉害啊。”

stalk还是那副从容的样子,他挥了挥手,解除了触手对万丈的束缚。
还是小孩子的他精液量并不多,有一点白浊溅到了stalk鲜红色的皮套上,而大部分则是射到了万丈自己的腹部。缓缓流下来的白浊和因为潮吹喷射出的透明液体将他的下体搞得乱七八糟的。

好像是对自己杰作相当满意的艺术家一样,stalk可以说是有点愉悦地点点头。
他抽出刚刚还埋在万丈体内的手指,此刻那根手指皮套上已经被潮水喷的一片亮晶晶的。然后stalk就这样直接地抚摸着万丈的脸颊,湿黏的液体与万丈因为剧烈运动而产生的汗珠混合在一起。

“呼……呼………”
“多谢小公主今天的款待,收集了很好的数据呢—。这样一定能更好地了解你的身体的。所以不用担心。”

像是察觉到了眼前孩子的不安,他隔着面罩却准确无误地吻上了万丈的嘴唇。

“好了,该是好孩子睡觉的时间了。”

那一瞬的轻柔如同幻觉一样,还没等万丈反应过来,那人又恢复了最开始的距离。
不过确实很累了。
万丈后知后觉地感受到困倦席卷了他的身体。穿着怪异的皮套男子将他抱在怀里,看着因为疲惫而几乎是一瞬间陷入沉睡的孩子,慢慢地踱步进了浴室。

“那么下次再来继续吧。C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