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兔龙】dragon in rabbitland(1)

Work Text:

*破坏了童话对不起
*其实和童话只有两毛钱关系
*不是一般程度的ooc
*涉及到幼龄小孩子龙龙
*总之立刻开始做吧↓↓↓

 

 

 

黑暗。

是比想象还要深的黑暗。
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全黑。头顶上有光线穿透过来,抬头的话还能看见奶蓝色的天空,隐隐有新鲜的泥土气味渗透进来。

毕竟是个地上的洞穴嘛。
万丈龙我如此想到。

但是当他低下头的时候,确实是远远超乎自己想象的黑。
即便就在正上方有着并不耀眼的、温暖的阳光,但也照射不到这个洞穴的底部,留下的只有黑暗,黑暗,黑暗。
伴随着失重感,风呼啦啦地吹动万丈的衣摆。

————

万丈龙我不知道这种失重状态已经持续了多久。
十分钟,半小时?

最开始出于好奇心,万丈追着一只大喊着大喊着“迟到了!迟到了!”的兔子。

准确来说是一个长着兔耳朵的黑发男人。
人类是可以长着兔子耳朵的吗!?万丈感觉从小到大建立的价值观念被毫不留情地摧毁。

于是没注意到自己脚下的洞穴。

刚刚掉进去的时候万丈还是因为突如其来的陷阱而受到惊吓地大叫着,顺便开始猜测起自己到达地面时究竟会受到多重的伤害,会不会血肉模糊之类的。
不过在持续至少两分钟以上都没有想象中接触到地面的痛觉时,万丈还是选择面对事实。

掉下去的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周围还有七零八落的小玩意儿跟着下坠:兔子形状的木雕,有兔子装饰的时钟,印着兔子图案的茶杯,甚至连不知道哪里飘来的手帕上都绣着兔子的标志。

总觉得数量出现得太多了,到有点让人恶心的程度了。
而且……

万丈一边放空着大脑一边搓着他暴露在有些寒意的空气中的皮肤。

“还会想到战兔这家伙…”
万丈小声地嘟囔着。
我不见了这家伙会不会稍微有点担心啊?
现在会来找我吗……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来着。

他有点呆滞地看着顶上已经变成小点的蓝色的洞穴入口,缓缓闭上了眼睛。

*

“嗨,你醒啦。”
“呜哇哇———!??”

万丈睁开眼时就是一张凑得极近的男性的脸,仿佛带了美瞳一样的红色眼睛微微睁大,好奇地打量起刚刚醒来就受到惊吓而叫出声的他。

“唔?”
“太近了!!——”
“诶,是这样吗?”

万丈强烈抗拒并一巴掌按到对方的脸上,男性的脸好歹被推远了。

保持距离后,万丈龙我才有闲情看向刚刚的人。
“吓死我了……你,诶,战兔???”

眼前的这个人毫无疑问是战兔的脸,黑色的头发和明显的卧蚕,还有微微翘起的嘴角。如果要说哪里不同的话,就是那双如红宝石一般的红色眼睛。

“啊啊啊战兔你来了啊!太好了!……你也是从那个洞里进来的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完全搞不懂!!……”

吃惊过后,万丈看起来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大概是因为熟悉的人就出现在面前,万丈总算是松了口气。
虽然完全没有理解状况,但算是能有个人听他抱怨一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离奇事件了。更何况还是和他曾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战友——桐生战兔。
于是也没等对面的人有所反应,就噼里啪啦地接着说下去了。

听着万丈龙我说话,有着红色眼睛的战兔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
“……话说回来,这里是?”
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话题有点收不住了,万丈挠挠脑袋,终于想起来一样,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

红色和金色交织而成的,无比闪耀的房间。
偌大的房间中墙壁和地板都被漆成深红色。
万丈龙我此刻正躺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床单、枕头同样的红色,摸起来有着高级的丝绸质感。他的头上是奢华的吊灯,被灯泡所照耀的水晶光芒零零散散地投射在房间中。
在床的不远处有着一张深咖啡色的豪华木桌,上面搁置的是普通人看起来就穷极一生都买不到的,各式各样的装饰性餐具和瓶子。艳红的玫瑰花插在花瓶中,旁边放置着精致的糕点和仍在冒烟的红茶。

而战兔则站在床的旁边,仿佛第一次见面一样地津津有味地看着他。

然后万丈才注意到此时桐生战兔的衣着打扮。

好像上个世纪的人会穿的精致贵族服装,肩上披着火红的披肩,头上还带着一顶闪闪发光的硕大皇冠。

无言地和战兔对视后,万丈沉默着,还是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战兔……你的品味好像不知不觉间变得很厉害啊。”
“嗯,但是我很中意哦?”

穿着华丽的红眼睛战兔笑了起来,转身去旁边的木桌上拿了一盘切好的蛋糕递给万丈。
蛋糕色泽鲜艳让人食欲大开,甚至连一颗颗在奶油上点缀的草莓都饱满圆润。

“要吃吗?”
“哈?”
“奶油是蛋白质哦。”
“哦!那我尝尝看!”

不知道是因为被蛋白质绊住了脚还是因为眼前是最信赖的人,总之万丈没有怎么犹豫地就吃掉了蛋糕。
奶油黏在嘴角上了。

在他吃东西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看着他的战兔,在他吃完蛋糕后突兀地开口了。

“你是万丈龙我吧?”
“……当然是了?不会进入了一个地方脑子就被摔坏了吧战兔?”

万丈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用一种吃惊且担心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奇装异服的战兔。
而听到这个回答的战兔,则是开心地拍了下手,自顾自地说下去。

“果然,天才的我直感是不会出错的!你就是被命运选中的人哦,万丈。”
“哈、哈……?”
“唔嗯……这样啊!不过既然被我捡到了,那么万丈就是我的了。”
“从刚刚起你在说什么啊,完全不明白?”
“那么让我重新介绍一下吧!”

对着一脸茫然的万丈,身披红袍的战兔露出了坏笑。

“这里是rabbitland,所有的居民都是桐生战兔。欢迎你,我们的Alice,万丈龙我。”

他在说什么?信息量太多而不知道从哪里接收和处理的万丈感觉脑子已经跟不上战兔的思路了。
“……所有的居民、是指、…?”
“对,这里的所有人哦。不过为了方便区分我们每个人都有更好记的名字。”

不妙,绝对不妙。

即便是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和熟悉的嗓音,万丈却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人不是他所认识的桐生战兔!!冒牌货!?
但是万丈的第六感告诉他眼前的人确实是战兔没有错。
究竟、哪里的违和感……。

混沌的大脑没有给予万丈足够的时间深思,现在唯独只剩下本能在他的大脑内叫嚣。
脑内的两股声音,一个大喊着“快跑!!”,另一个则说“这是战兔啊要相信他!”。
两个声音吵得不可开交的后果就是,万丈龙我仿佛被钉在床上一样,一动不动。即便想要抬起脚来奔跑,身体也没有遵从他的指挥。

是真的动不了了。

“哎呀?蛋糕的效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眼前的桐生战兔摸了摸动弹不得的万丈的脑袋,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算啦。但是我的代号要好好记住哦。”
“……!?”

万丈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桐生战兔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愉悦笑容。

“我是红,姑且算是这个世界的国王。请多指教了,命运之人——万 丈 龙 我。”
这是万丈意识清醒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