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兔龙】可以一起网购吗(完)

Work Text:

*新世界妄想

 

 

万丈龙我第一次尝试了网购。

不,准确来说是新世界的第一次。
科技进步发展快得超出人类自身的想象,便携的工具也不断推新,即便如此,网购依然是大多数人的选择。虽然去商店买物品确实别有一番趣味,但是说到底还是网购直接送上门要更加方便。

特别是对于两个新世界黑户来说。

原本的世界里万丈还是体会过网购的,不过次数并不多。一是他没什么钱,二是仅有的钱拿去给香澄看病,三是后来他就变成逃犯了。

逃犯网购什么啊!!
在大街上走路都要变装,要买东西还不如交给战兔一起解决。
于是,因为这样那样的种种原因,万丈龙我的网购经验少得可怜。

但是现在是新世界,万丈察觉到自己的机会到了。

作为新世界的黑户二人组,与他同居的桐生战兔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家里蹲,并高喊着“我绝对是天才吧!?”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万丈龙我当时气的用拳头砸门。
但是看着摇摇欲坠的破旧木门,万丈还是咬了咬牙,收回拳头,开始了打工赚钱养家的路。

除去基本的生活开销之外多少还是能剩下一点钱的。一般来说万丈会选择蛋白质或者泡面,不过每次变装出门买都很麻烦。
但是这次万丈想起来了——
我可以网购啊!
此时此刻,他真想套用一下战兔的口头禅:“很厉害吧?最棒了吧?我是天才吧?!”

不愧是原·假面骑士Cross-Z。

万丈兴奋地下单。

“喂……万丈……”
“嗯?战兔起来了,真罕见啊~”
万丈龙我带着调侃的语气,对着扶着门框——半边身子靠墙支撑重量的战兔咧嘴一笑。

“不,我是还没睡。”
就好像要印证这句话一样,战兔半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顺手揉了揉看起来相当疲倦的眼睛。

“哈?你这家伙的作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啊…”
“比起这个啊,万丈。”
战兔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万丈的话,抬手指了指客厅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你打工要迟到了。”

“诶?”
“……”
“啊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指针已经指向了八点,万丈龙我发出一声悲鸣,抓起椅背上蓝色的外套,匆匆忙忙地穿上后如同旋风般地冲出去。
即便人已经不在了,但万丈说话的余音好像还残留在房间里一样。

这家伙…。

战兔摇了摇头,刚准备慢悠悠地走回去补眠,眼角余光看到了没有被万丈关掉的屏幕。

“诶———网购啊……”
战兔的嘴角翘起弧度,露出让万丈评价过会有不详预感的,玩味的笑容。

*

“咕、……啊……哈、哈………”
“嘘。万丈,小声一点,想被听到吗?”
“——!!!”

仿佛惩罚一般,战兔恶意地隔着衣服,捏了捏伏在他身上的万丈的乳头。

说起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状况?
万丈感觉完全不明白。
即便是前·格斗家,现在的他已经被战兔上下乱动的手摸得软绵绵的,连制止这双手的力气都使不上来,只能像一滩水一样瘫软在对方的怀里,任其摆弄。

十分钟前,快递员来敲门了。

万丈兴高采烈地将乱七八糟的快递抱进来,大大小小的纸盒子叠在一起,场面相当壮观。不过对于万丈龙我来说,首先要拆封的当然是泡面和蛋白质。

肌肉笨蛋是由泡面和蛋白质构成的吗。从实验室里的战兔看着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万丈,摇了摇头,转身去拆自己的快递。

“嗯?战兔也买了?”
“嗯是啊。要来试试吗?”
“哈?”

然后就被迷迷糊糊地拐到床上了。

“等、你这些……哪来………的、哈!咕……!”
“啊,这个吗?”

桐生战兔漫不经心地挑了一下眉,按了一下手里捏着的疑似迷你遥控器的粉色装置。

“…!!!——”
“嗯——?就是看你在网购,所以我也尝试一下啦。不过真是方便啊,现代的互联网这种东西,基本上什么都能买到。”

万丈龙我眼神迷离地注视着桐生战兔,他咬牙切齿想要说出来的话,都被在他的体内胡乱震动的小东西给撞击得支离破碎。

“一直呆在实验室里也很无聊嘛~”

那你去工作啊!!!

好像看懂了万丈眼里的怒火一般,战兔笑了起来。

“我懂了,万丈原来喜欢这种play啊——诶~真意外!那么、作为 天 才 物理学家的桐生战兔,就来满足你的需求吧!”
“哈………你懂了、什么东西啊………啊,哈啊……!!”

在万丈毫无准备的时候,战兔措不及防地一个挺入。炙热硕大的东西直接捣进万丈已经粘粘糊糊的体内,发出色情的“咕啾”声。体内的跳蛋也因为外部的推入钻向了更深处,在湿热温暖的内壁里到处乱转。

“嗯…啊…!!”
“对吧—!我就说万丈是喜欢这种play的。真是淫荡的坏孩子。”

万丈看见战兔露出坏笑,嘴里虽然说着轻佻的话,下半身的动作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甚至有愈来愈猛烈的意思。

他此时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浪中的一叶孤舟,在战兔的玩弄下起起伏伏。
明明这具身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熟知的地方却被战兔一一击破,寻找到的是万丈自己都不知道能敏感成这样的地方。

———一定是那什么外星人基因的错。
万丈迷迷糊糊地想着,但是嘴里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战兔、战兔………战……!!”

万丈可能已经什么也说不出了,伴随着抽插声、水生和跳蛋细微的嗡嗡声,他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只能攀扶着桐生战兔的手臂,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

战兔舔舐着他的耳廓,暧昧地描摹着形状。
“要给坏孩子惩罚才行。”

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擅自定义成坏孩子了。
万丈觉得有点委屈。
去打工的是我,回家之后被莫名其妙地塞了颗跳蛋就开始上床,结果现在被说成淫荡的坏孩子。

“战兔……!………呜……………!”
“嗯………诶、等下,万丈怎么哭了?”

等桐生战兔注意到万丈红了眼圈才发现有点不对,细小的泪珠黏在他的睫毛上。
战兔将抽插的节奏放缓,以一种与刚刚不同的温柔态度,像是讨好一样慢慢地戳着万丈体内深处的敏感部位。

 

“是我太用力了…?”
“……你又大了一圈。”
“…”

虽然问题完全不在这里。
但万丈龙我还是努力摆出了一幅很凶的表情,试图掩饰他刚刚的失态。

“啊、难道说是被叫坏孩子生气了?”
“……。不要跳蛋。”
“诶?”

好像完全没反应过来万丈的跳跃式话题,战兔难得地呆了一下。

“我说…我不想要跳蛋。”
“为什么?不舒服吗?”
“……我只想要战兔!!这样我就是好孩子了吧!”

怎么回事,这也太可爱了。
桐生战兔注视着因为说出害羞的话语而脸颊通红的恋人。
啊啊、在用小孩子的方式闹着脾气呢。

战兔噗噗地笑了起来,在万丈叫着“有什么好笑的!”时候,将跳蛋从他的体内慢慢地抽出来。

“嗯,那么惩罚就不用了!换成给好孩子的奖励吧。”
“………!嗯………!”
他再度将自己的肉棒放进去,被万丈热情又柔软的内部吸附着不愿意松开。

“奖励是,来自我的一个亲亲。”
战兔贴近万丈的嘴唇,给了他一个与之相配又缠绵的热吻。“我说、战兔………”
“嗯?”

身边的人突然发出声音,桐生战兔扭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万丈龙我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只露出了一点脑袋。本来应该由自己绑好的漂亮的炸虾辫子也早已乱成一团。

“怎么突然要买…那个…”
“哪个?”
“就是你刚刚用的那个!!”
“哦~跳蛋吗。”

战兔好笑地看着万丈瓮声瓮气地说话,在他即将大吼大叫着暴起的前一秒顺利地安抚了。

他歪头想了想,最终给了一个万丈看起来相当敷衍的答案:“想买就买了啦。再说万丈不是在尝试网购吗,所以正好试试。”

“你不是对发明最得意了吗!自己做啊!我们家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
“我明白了!那么就是万丈自愿当我的试验品吗。”
“才不是这个意思啊!!!”
“筋肉笨蛋有的时候也是能做些有用的事呢~”
“所以好好听我说话!!!”
“知道了知道了。”

桐生战兔打了个哈欠,也钻进了被窝里。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龙我的身体,然后两人在棉被中抱在一起。
胸膛与胸膛之间紧贴的温暖和平稳的心跳,让万丈和战兔同时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下次再一起网购?”
“谁要和你一起网购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次一起买。晚安。”
“喂!”

不过偶尔一起网购,也算挺不错的事吧?